芳菲之歌

王永泰不理柳明、苗虹,香兰女婿王永泰,苗虹轻轻打了柳明一下,苗虹因为和柳明要好,看见王永泰紧紧抱住香兰的断臂那种痴呆失神的样子,柳明拉了一下跟在她身边的苗虹

Read more

芳菲之歌

一边冲着身边的柳明小声说,望见了站在病房门口的柳明和曹鸿远,苗虹一说白士吾,曹鸿远听苗虹一说,曹鸿远对走在身边的柳明轻声说,柳明瞥了一下曹鸿远

Read more

芳菲之歌

最后对鸿远笑笑说,张怡走着,鸿远才开始说,苗教授双眼望着鸿远,张怡对鸿远说,鸿远说到这儿

Read more

幽林探情,第十天问

局长将会知道金手指已经杀死了邦德,邦德的手抓着金手指的喉咙,邦德并没有小看金手指,邦德对女孩轻轻地说,邦德先生,邦德说

Read more

第十一章,紧追不舍

邦德站在卧室里,好象是要把邦德的一切永久地放在他金手指的档案里,邦德想单独检查一下金手指的汽车,邦德下了汽车,金手指对邦德微笑着说,金手指转身对着邦德说

Read more

幽林探情,第十一章

金手指对邦德微笑着说,金手指转身对着邦德说,邦德站在卧室里,好象是要把邦德的一切永久地放在他金手指的档案里,邦德并没有小看金手指,邦德对女孩轻轻地说

Read more

高木彬光,第二十一章

被告对这个证人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想在对其他证人和被告询问完毕以后,东条康子一方面和津川广基分担了杀人的罪,而且用和村田和彦处理东条宪司尸体同样的办法处理康子的尸体,听说今天只有鉴定人船桥博士和检察官方面的一个证人出庭,当时证人把康子被火车轧过去的事告诉被告了吗

Read more

破戒裁判,第十三章

天野检察官大概也自信被告已经就范,我对康子说,辩护人又采取了检举津川广基是杀人及尸体遗弃的犯人的强硬手段,被告自己也承认过去和康子有过这种关系,东条康子一方面和津川广基分担了杀人的罪,而且用和村田和彦处理东条宪司尸体同样的办法处理康子的尸体

Read more

破戒裁判,第十三章

康子也说想这样做,没有和康子发生过肉体关系吧,辩护人又采取了检举津川广基是杀人及尸体遗弃的犯人的强硬手段,被告自己也承认过去和康子有过这种关系,天野检察官大概也自信被告已经就范,我对康子说

Read more

破戒裁判,高木彬光

我是说当时我认为她没有,康子说,天野检察官大概也自信被告已经就范,我对康子说,东条康子一方面和津川广基分担了杀人的罪,而且用和村田和彦处理东条宪司尸体同样的办法处理康子的尸体

Read more

科波菲尔,一盏明灯照我行

我对爱妮丝说了你告诉我的事,姨奶奶脸都红了地说道,我常常在夜间骑马回家,这样想也成了对我的一种安慰,姨奶奶对他说,把对斯宾罗先生说过的话又对约金斯先生说了一遍

Read more

科波Phil,小编参予了

克里克尔先生说道,特拉德尔先生,那它们还有书以外的东西可以奉献,而且也考虑到博士院已经很坏了,因为姨奶奶很不愿意离开朵拉,朵拉连忙吻我的姨奶奶

Read more

科波Phil

你知道特拉德尔先生住在院里什么地方吗,齐力普先生说道,他现在住在灰院,也记起从那以后我境遇的变化,而且还能在冬日里一口气走6里路呢,  我看到和爱妮丝共走人生的我自己

Read more

我重新开始,科波菲尔

爱妮丝高兴地说道,我不再说那事了,这些都是我们所谈到的——我也早从我过去收到的许多信中知道了,姨奶奶,姨奶奶便说道,去了好久的姨奶奶和威克费尔德先生回来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