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女士是一个安徽农村妇女,十多年前和丈夫到宁波做废品收购生意。他们有一个儿子,叫朱定天。因为喜欢武术,两年前,夫妻俩将儿子送到河南嵩山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一年后,朱定天从一个经常喊苦的娇气宝贝变成了班级里的佼佼者。

摘要:
尽管中国政府严令不得利用奥运会赛事门票牟利,但一些市民并不买账。奥运会开幕式门票在网上叫卖已经最高到15万元人民币(2万美元)一张。
   北京奥组委上个月表示,奥运..奥运开幕门票2万美元
你信吗尽管中国政府严令不得利用奥运会赛事门票牟利,但一些市民并不买账。奥运会开幕式门票在网上叫卖已经最高到15万元人民币(2万美元)一张。
  
北京奥组委上个月表示,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门票只可以转让一次,但“任何利用奥运门票牟利的行为都是非法的。”“从事非法活动的人将依据《刑法》严惩,”奥组委网站上的声明说。但这一信息似乎没能得到贯彻。  一位山西居民在第一轮售票中抽到了最贵的开幕式门票,决定在网上拍卖,开出了30倍于原价5000元的一口价,概不讲价。这位卖主通过网上实时通讯软件说:“卖价是越高越好。如果我生活好点的话,我倒想自己去看开幕式。但我宁愿卖给有钱人。像我这样的穷人哪可能买得起票?买这张票也不容易,所以我想买了它,买个新房。”  知名导演张艺谋和斯皮尔伯格都将参与开幕式设计,2008年8月8日的开幕式很可能精彩异常。订票者最多每人只能买到一张。  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湖北女性把自己5000元的开幕式门票放到淘宝网站上拍卖,起价6万元。到周五下午,尚无人竞拍。她说:“我们住在外地的人不方便看奥运会,我几天前上传的信息,有人来打听,但仅仅是问问。”  奥运门票按原计划将嵌入微型芯片,但目前尚未开印。几位卖主现在在网上只能展示他们的确认函。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倒卖门票牟利是非法的。“卖票的人是不是要上法庭啊?”那位湖北女子问道。山西的卖主则说:“我还没想那么多。”  本周二,第二轮售票因购票者太多挤垮了售票系统而宣告暂停。

根据东京奥组委官方公布,5月9日起,日本公民可以在线申请2020东京奥运会门票,由于人数众多,门票将采取抽签的方式决定归属。

去年,奥运会开幕式在塔沟武术学校选拔表演者,经过几轮淘汰,小定天幸运地入选了。确定儿子要亮相奥运会开幕式时,董女士特别高兴,她答应儿子,奥运会开幕那天,她一定到现场看儿子表演,为儿子加油打气!得知妈妈要为自己助威时,小定天兴奋得在电话里大叫,还一个劲儿向妈妈保证,一定刻苦努力,争取好好表现。

图片 1

可不幸的是,两年前,董女士被确诊患上肺癌,剩余时间已经不多了。另外,申购奥运会开幕式门票的时间早过了。董女士辗转向周围朋友打听门票的事,几个月下来一直没有消息。

日本公民首先要通过2020东京奥运官网注册东京2020ID,5月9日起,日本公民可以开始申请奥运比赛门票,组委会将以抽签形式分配门票。抽签5月28日结束,6月20日公布结果,7月2日抽到票的用户将进入支付流程。

毕竟奥运会开幕式的门票是在全世界发售,在13亿人口的中国,发售也就那么几万张,而整个宁波抽到门票的还不到50人。有谁会把好不容易申购到的门票转让给自己呢?这些,董女士当然知道,但为了儿子,她要试一试。董女士将自己的愿望告诉了媒体:“我也知道这时求得一张奥运门票很难,可我还要试一下,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要为儿子尽力做一件事……”

图片 2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一位市民得知后,非常同情董女士的遭遇,思考了一番后,他最终决定把门票无偿赠送给董女士。这位市民名叫王山松,是浙商银行宁波分行的一名普通职员。今年年初,北京奥委会发售第一阶段门票时,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网上进行预售登记,没想到1个多月后竟然收到了奥组委的邮件,告知他抽到的是一类票,即奥运会开幕式的门票。上个月,王山松收到寄来的门票,兴奋得不得了。身边的不少朋友都想出高价购买,王山松都舍不得卖。

非日本公民很快将可以通过东京奥组委在各国的指定票务代理进行购票,根据东京奥组委公布的指定票务代理名单来看,目前中国大陆的票务代理尚未确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