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师缓缓点头,眼中有安慰之色,喘息片刻,低声道:“招魂引乃鬼魅之术,在场生人不宜太多,就青鬼历公子和宗主留下帮忙,其他诸位暂且出去吧!”

大巫师缓缓点头,眼中有安慰之色,喘息片刻,低声道:“招魂引乃鬼魅之术,在场生人不宜太多,就青鬼历公子和宗主留下帮忙,其他诸位暂且出去吧!”
鬼历与鬼王同时点头,其他众人页不待他们多说,纷纷推了出去。片刻之后,寒冰石室中只剩下大巫师和鬼王鬼历三人。
大巫师脸色衰败,身子慢慢颤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软,缓缓坐到了地上。
寒冰石室之中,只有大巫师低沉的喘息声。鬼王和鬼历站在这个衰弱的老者面前,紧紧盯着他苍老的脸庞。此刻,大巫师残存的生命,已经室他们二人仅有的希望。
大巫师喘息稍定,抬起了头,对着他们二人笑了笑,鬼王鬼历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大巫师沉吟片刻,对鬼王道:“请宗主找一些血来,招魂引鬼魅之术,以鲜血为佳。
鬼历微一皱眉,鬼王已然点头道:“这好办。”说罢刚要走开,忽又想起了什么一般,停住脚步,向大巫师问道:“大师,这鲜血……是要兽血还是人血?”
大巫师怔了怔,多看了鬼王一眼,但还是道:“兽血亦可,但若以效果论,还是人血最好。”
鬼王点了点头,迈步走到门口,打开石门,只见青龙,幽姬都站在门外,一身黑衣的鬼先生也站在稍远地方。
一见鬼王突然出来,青龙,幽姬脸上同时幽吃惊神色,但鬼王却不多看他们,径直对鬼先生到:“拿一盆新鲜人血来。”
青龙,幽姬都石一怔,鬼先生却只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鬼王随即也转了回去,只剩面色渐渐深沉的青龙和幽姬站在原地。
寒冰石室之中,气氛不知怎么,突然变得有些怪异。鬼历默默注视着躺在那的碧瑶,许久之后,转过身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大巫师,随后目光落到了鬼王身上。
鬼王却仿佛什么也没感觉到一般,神色从容自若,一双眼睛只是望着碧瑶,偶尔向鬼历这边看来,也只是一转即过,丝毫没有停留。
石门上突然响了两声,随后缓缓打开,鬼先生捧着一个铜盆进来,放到了大巫师的身前,随后向鬼王点了点头。
鬼王微微颔首,鬼先生也不多说什么,默默退了出去。
殷红的鲜血,再铜盆中轻轻晃荡,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石室之中。
鬼历的眼角微微抽搐,深深向鬼王望了一眼,鬼王却缓缓向大巫师道:“大师,你要的血,在这里了。”
大巫师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一盆鲜血,默然无语,半晌忽地轻叹一声,道:“好吧,我们开始。”
撑着无力的身体,大巫师缓缓站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站直,身子已经开始摇晃了。
鬼历抢上一步,从旁扶住了他。
大巫师向他望了一眼,苦笑一声,却没有再推辞了。
衰弱的老人慢慢伸手道怀中,掏摸了片刻,伸出手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支式样古怪的红笔,笔身大致有拇指粗细,约有常人手掌长短。尾端乃是一狗头形
状,红色的笔身上也不知道什么做成的,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咒。在笔的最前端,均匀的镶着一撮细毛,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有残留的暗红附在其上。
不问可知,这支笔往昔所沾染的,只怕多半都是鲜血之类。 握住笔,深深呼吸!
大巫师在鬼历的搀扶下,低下身子,把这支笔在鲜血中浸泡了片刻,然后提了起来。
鲜血从笔端细细的毛间,一滴滴无声滑落,掉在铜盆里,在血面荡起小小涟漪,荡漾开去。
提着笔,大巫师在鬼历扶持下,慢慢的走到碧瑶所躺的寒冰石台旁边,从石台与地面接壤的一处,慢慢的画下了第一笔。
鲜艳的颜色,在原本平整的地面上渐渐眼神,老人用微微颤抖的兽,画出了一道接一道的血符。
四周寂静无声,但不知怎么,气氛却仿佛渐渐紧张起来。
鬼王在旁看了一会,默默走到铜盆旁边,将铜盆捧起,走上几步,放到大巫师的身边。正在画幅的大巫师抬起头向他看了一眼,默默点头,随即又低头继续。
越来越多的鲜血笔画,以碧瑶的寒冰石台为中心,逐渐出现在她的周围,一座诡异而带着血腥气息的法阵依然初现。
大巫师的那枝红笔,显然也是南蛮巫术一道中的异物,被这支红笔吸食的鲜血,经由大巫师画在地面,鲜血居然凝而不干,色泽献润,且在边角转折地方,竟无一丝一毫的血丝溅洒而出,如画地为牢,将这些鲜血稳稳圈在其中。
随着大巫师的喘息声再一次响起,并且渐渐浓重,地面上的血色图案也逐渐复杂起来。这些诡异的图案,有的看去像家畜猛兽,有的像飞禽大鸟,更有些完全看不出像什么的怪异图案,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且没有任何一个相同。只有一点相同的,就是这些图案全部都互相连接在一起。
从铜盆中被红笔画在地面的鲜血越来越多,但落到地面的鲜血的色泽,却仿佛比刚端来盛在铜盆中的鲜血还有鲜艳。
空气中的血腥味道越发的浓烈了。石室之中,此刻出了大巫师的喘息声音,更无一点异响。
这些鲜血画成的图案法阵,从碧瑶的左肩石台处地面开始,大巫师一笔一画专心的涂抹着。
鬼历在一旁搀扶着他,亲眼看着这一片鲜活的血色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渐渐汇聚成一个半径五尺的椭圆环状。此刻,出了碧瑶头部石台附近的一小块地面之外,她的周围已经变做了一片血色。
鬼王再一次将铜盆端起,放在石台上方地面,然后慢慢走到一旁。
这个诡异的法阵已经接近完成了。无数连在一起,或大或小的怪异图案,闪烁这血色光芒,乍一看去,赫然如一片喝道纵横交错的河流,鲜红活泼的血液如在血脉中一般快活的畅游着。从一处涌向另一边,从尽头倒转而回,如平缓潮汐,生生不息。
交织的鲜红,在脚下的地面渐渐汇合大巫师的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似已经颤抖的无法再握住那枝红笔。
搀扶着老人身体的鬼历,更是如此明显的感觉道那个苍老身体产来的痛楚,甚至连他也无法了解,这个身体到底因为什么,到如今还能坚持下来。
粗重的喘息声到此刻已经变做了嘶哑,大巫师的额头湿了一片,却已经再也无汗可流。
他缓缓的,缓缓的伸出手,蘸满了鲜血的红笔画下了最后一笔,最后完成的一个图案,与之前的第一个画下的血图连在了一起。
噗!
低沉的声音传出,红笔无力的掉落在一旁,鬼历臂弯中的重量陡然沉重,大巫师的身体就这么软了下来。
鬼历心头一跳,脑海中忍不住翁的响了一声,连背上都瞬间又针空入骨的恐惧感觉。他屏住呼吸,手上加力扶住大巫师,低头看去,只见大巫师面色灰败之极,但微微张口,兀自正在喘息,显然是耗力过度所致。
鬼历这才把心放了回去,同时惊觉,只刚才那个片刻,自己的额头背后竟也都湿了起来。
一旁,几乎就在同时,传来鬼王长出了一口气的声音,显然他也为之受了点惊吓。
此时此刻,这辆个睥睨天下的男子,竟都为了这个垂死老人的一点动作而心惊肉跳。
大巫师喘息良久,精神似乎才稍稍恢复,对鬼历点了点头,示意他让自己做了下来。
鬼历心头忐忑,看着这大巫师模样,实在害怕这老人一个不小心就要死去,只是此刻纵然再担心也没有办法,只得按照大巫师得吩咐,搀扶着他坐了下来,正在碧瑶石台得嘴上方。
大巫师深深呼吸,向前望去,再他面前的,是一个已经完全连接在一起的鲜血法阵,遍布地面的血色通道,将无数鲜血禁锢其中。而那些献润之血,仿佛受着无形之力影响一般,在平整的地面上,却几乎同时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纷纷流去,中间并无一丝脱离如血脉一般的笔痕。
从这头流到彼端,再从相连的通道流转回来,自成一个周天循环,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站在大巫师身后的鬼历与鬼王互相对望了一眼,他们二人都是修真到中的大行家,此刻眼中都有惊愕之意。
大巫师沉吟片刻,伸出枯槁手掌,将刚才掉落在身旁的红笔拣了起来,在身前倒竖,笔端红色细毛向下,从那红笔之上,兀自又残留血滴凝聚成珠,在细毛上挣扎流连片刻之后,无声掉落,融入倒身前那片红色河流之中。
大巫师目不转睛,原本粗重的喘息声也突然沉静下来,石室之中,陡然平静!
只见他双眉缓缓的竖起,原本无神的眼睛力竟也慢慢亮起光芒,而在他身前那座法阵之中的鲜血,似乎也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奔流的速度突然加快。
大巫师拿着红笔的手缓缓落下,很快接触倒了地面,就在最外为一道血河的前方三寸之处,纤细的红色细毛接触到了地面,竟然没有弯曲,整个地面像是突然变做了柔水一般,这支红笔就这样缓缓而无声的插入了地面。
石室中的场面气氛慢慢变得诡异起来,伴随着越来越快的红色河流,渐渐发出隐约的呼啸之声,淡淡的血气随着那枝红笔深入地面,逐渐从这座法阵之上升起,稍后融合了寒冰石台散发出的淡淡白气,将碧瑶的身体围在其中。
鬼王和鬼历的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场中。
大巫师松开了握着红笔的手,低沉的颂咒的声音,开始在这间石室中回荡起来。大巫师干裂的口唇间,轻微却频繁的吐出一句接一句古怪的音调怪音,他的双手仿佛随着莫名的旋律,缓缓伸至半空,五指成爪,轻轻挥动。
石室力的呼啸声音越来越响,地面上,那座法阵中的血河此刻依然是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流动,阵阵鬼力从这鲜血河间呼啸二来。
忽地,大巫师口中吐出尖锐啸响,双手五指如爪反扣而下,噗的一声抓入血河之中。
几乎就在同时,站在身后的鬼王和鬼历一阵茫然,那一个瞬间,之觉得周围这个石室竟不复存在,四方石壁,上下石板地面,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如处身于须弥无间、浩瀚天外,阴森森,黑沉沉竟无一丝一毫可依靠之物。
只听闻鬼哭之声霍然而作,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灿烂红光,从红色血阵中迸发出来,冲天而起。红光摇曳之中,无数阴灵鬼魅之幽影惊慌失措,如被无形巨力生生吸附到此,身不由己,到处乱窜,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那红色光幕。
也就在这个时刻,石室中恢复了本来面貌,鬼厉与鬼王知觉亦立刻苏醒过来。二人心下震动,知道刚才那个瞬间,这[招魂引]阵法竟然视周围石壁山腹于无物,以南疆诡秘巫力硬生生贯通九幽鬼界,擒来无数阴灵鬼魅,禁锢在这法阵之中。
只是这招魂引法阵如此神奇,自然大耗元气,透过红光望去,达巫师的脸色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若说他此刻就是死人,只怕也有人相信。
鬼王二人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暗自祷告这个大巫师一定要支持下去,同时双眼更是死死盯住那座法阵。
场中,无数阴灵鬼魅在红光中嘶吼跳跃,飞舞,有寻常幽灵,亦有模样古怪之山精巨兽。片刻之后,被红光一一弹回的这些鬼物,大概知道了不能脱困,纷纷转头向坐在阵法前端的大巫师怒吼呼啸。
大巫师也不多看这些愤怒的鬼物,一双眼缓缓抬起,注视到宏光笼罩下的石台之间,碧瑶手中的合欢铃上。他双臂陡然挥舞,左手如爪依然,右手五指却有变化,无名指,小指内曲三分,中指,食指如剑,拇指冲天,正是巫道法决,凌空而指。
合欢铃铮然而鸣!
[叮……]清脆铃音,如深谷黄莺,清晨而鸣,那合欢铃竟然从碧瑶手中离开,缓缓升到半空。淡淡金光,从铃身上再次发出。
几乎就在大巫师指向合欢铃的同时,招魂引血阵中的无数阴灵鬼魅如被无形之力催持一般,虽然愤怒嘶吼,不甘不愿,却都如潮水一般升到半空中的金色合欢铃扑去。
瞬间,鬼气大盛,合欢铃铃身剧烈颤抖,鬼魅妖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反复冲击,无数鬼物蜂拥而至,嘶咬铃身,凶猛撞击,场面一派疯狂。而在这片血色法阵之中的红色血海,红光越发鲜润,鲜血呼啸,几乎要沸腾起来!
仿佛是受不了这片阴森鬼力,合欢铃铃身淡淡金光逐渐暗淡下去,淹没在无数鬼魅之中。片刻之后,一声铃响,合欢铃上方赫然缓缓生出一道轻烟,若隐若现,若断若续,飘摇在合欢铃上,只是看那后半边似还在合欢铃中。
大巫师的脸色不知怎么,突然又变得微微红润起来了,比之刚才气色,反而好了不少,就连挥舞的手臂也似乎有力许多。
只见他苍老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喜,口中一声大喝:[咄!残魂出体,九魂归来。黄泉九幽,招魂乃引!]这四句法决大巫师喝的竟是中气十足,凛然生威,随着他
话音喝处,红光轰然而散,刹那间布满整座石室。鬼王与鬼厉只觉得四周又是一阵轰鸣,刚才那空荡荡,阴森森,如置身九幽冥界的感觉再度出现,所不同的是,此
刻周围鬼哭声声,竟有无数阴灵鬼物纵横飞舞。
[轰!]仿佛一刻也不曾停留,如电光穿过天际不可阻挡,他二人还未回过神来,周围场景再度变回石室,那片红色妖目之中,无数鬼物飞舞之际,合欢铃上那一道道轻烟周围,被无数鬼物簇拥着,缓缓的出现了一道接一道的轻烟。
一、二、三、……八、九! 三魂七魄,是为魂魄!
鬼厉全身发抖,手中指甲深深陷入肉里,竟有鲜血流下,他却完全不知。那一片红色光幕之中,那一道道的轻烟啊……
他转过头,向大巫师望去。 只要片刻! 一个片刻的时间就好了阿!
他忍住住在心头这般吼叫!
大巫师的脸上一样潮红,忽地也如潮水般退去,深深皱纹包围的眼角开始抽搐起来。
那一双挥舞在空中的枯槁的手,又一次的开始颤抖。只有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响亮:[三魂七魄,聚灵为神。合神搜灵,是为一体!]随着他的话声,半空中依次出现的那九道轻烟,从鬼魅阴灵群中飞出,缓缓靠近合欢铃,渐渐的,与合欢铃上的那道轻烟融合为宜。
隐约中,依稀渐现人形。
此时此刻,不止鬼厉,连鬼王也忍不住身体发抖,面有兴奋之色。
大巫师面上不知何时开始,已经重新没有血色,他的手也颤抖得更加厉害。
血色红光中,他张开口,大声道:[魂魄已成,众灵归位。灵神入……]残留在他喉间的一个体字,就在那将出未出的时刻,大巫师的声音,忽然就这么哑了下来,发出的,竟只是细微低沉的[嘶嘶]声音。
鬼王与鬼厉同时脸色大变。
招魂引法阵中红光一阵剧烈摇晃,忽地爆发出一声轰然大响,红芒三落,无数鬼物顿时冲天而起,纷纷没入石壁低下,转眼间消失无踪。只是鬼王和鬼厉哪里顾得了那许多,透过纷纷乱象,他二人直向大巫师望去。
鬼厉与鬼王如电般冲到大巫师的身边,扶住他的身体,然而大巫师的头颅依旧缓缓却不可阻挡地向下垂去。只是在他的口中,却仿佛还在挣扎着说些什么。
鬼王和鬼厉拼命靠近大巫师,在那已经含糊不清的声音里,他们只能隐约听到几个断断续续的字句:[唔……九幽……唔唔……至阴……唔……非……此……]那声音渐渐低微沉默,老人的头颅最终垂在了胸口,再也没有消息。
透骨的冰冷,如置身深深冥界的冰狱,两个木然的男人,不能置信的望着这一切。
消散的红芒渐渐消失,汹涌的血河安静下来,失去了力量的血痕再也无法禁锢鲜血,献润的人血流淌了一滴。
合欢铃上的轻烟,如长鲸饮水一般被收了回去,消失在合欢铃中。
淡淡金色光芒再度泛起,将合欢铃衬托的格外耀眼。
一阵轻轻的摇晃,伴随着清脆铃声,合欢铃缓缓落下,又回到了躺在寒冰石台之上,碧瑶的双手之中,安静如昔。
死一般的沉寂,弥漫在寒冰石室之中,久久不散,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焚香谷,密室。
古朴的屏风隔开了石室的空间,一身灰衣的上官策安静地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许久,焚香谷谷主云易岚苍老的声音才从屏风后头传了过来:“我听说,师弟你这次追查九尾天狐,行踪古怪,而且最后关头,却突然命令众弟子都撤了回来,可有此事么?”
上官策嘴角露出淡淡一丝冷笑,他自己猜得到云易岚口中那句“听说”,究竟是听谁说的。整个焚香谷中,此刻除了自己,也只有云易岚最心爱的弟子李洵可以在这里同他说话了。“
只是上官策也不分辨什么,只缓缓道:“不错。”
云易岚沉默了片刻,道:“如此,做师兄的就十分不解了,请师弟教我可好?”
上官策对着屏风,微微欠身,道:“不敢。我是在追踪九尾天狐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所以才命令诸弟子立刻回转,并马上回谷向师兄禀报的。”
云易岚的声音明显一怔,道:“是什么人,居然让师弟你如此重视?”
上官策缓缓吐出二字,道:“巫妖。”
屏风后头,突然沉默下来了,许久都没有声音。
上官策耐心地站在那里,云易岚的这个反应,本就在他预想之中。当日他见到巫妖的时侯,心中震骇,也是非同小可。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侯,屏风后头,才传来云易岚平缓的声音:“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上官策从云易岚的声音中,一点都听不出这位师兄心里究竟想着什么。是焦灼,是震惊,他完全都听不出来。他盯着那座屏风,接着道:“还有一点……”
云易岚“嗯”了一声,这次却有些意外了。
上官策深深吸了口气,道:“巫妖手中,夺到了五族圣器中的两件:黑杖和骨玉。”
“什么?”云易岚终于无法再保持冷静,在屏风后头脱口而出。
上官策心头掠过一丝冷笑,但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道:“应该是兽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黎族巫师,然后传了他”黑火“,妖术,进而利用其挑动苗、黎
二族争斗,从而将黑杖骨玉从苗族祭坛大巫师手中抢了过来。之后那黎族巫师本想反叛兽妖,但兽妖早有准备,让巫妖用”黑火精珠“,杀了此人,将两件圣器夺回
去了。”
云易岚冷冷哼了一声,道:“居然还有这等不知死活的家伙!”顿了一下,他声音隐隐透出了几分严厉,道,“这几件圣器关系重大,你怎么不动手?”
上官策面色漠然,道:“我赶到时侯,黑杖骨玉已然落在巫妖之手,而且他身边还有恶龙。
云易岚沉默了下去,半晌才缓缓叹息一声,道:“天意,天意啊!我们百年大计,就这般毁于一旦!”
上官策默然不语。 青云山,通天峰。
白云飘飘,仙气萦绕,这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鹤鸣声声,清润悦耳,回荡在天际。
十年前一场激战毁去的“玉清殿”,此时早已经重修完毕,而且看去气象万千,规模宏大,比之当年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数十根巨大红色石柱撑着栋梁,殿顶做黄色琉璃,阳光照下,耀人眼目,一片辉煌。
殿顶中央,高耸如塔尖,碧玉圆环做宝塔形状,从大到小,从下往上连行三十六层,尖端黄石,晶莹通透。
檐向八方,飞越而出,东、南、西、北四面雕金龙戏珠,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面雕彩凤飞舞,金龙彩凤口中俱衔琉璃风铃,随风飘荡,发出清脆声音,更加增添了几分仙意。
在这鹤鸣风铃声中,一身白衣的陆雪琪在玉清殿前石阶上缓缓而上。
旁边不时有几个正在打扫石阶的青云弟子,见到陆雪琪,都点头见礼,其中有一二年轻刚入门、道行尚轻的少年,被陆雪琪容貌所摄,竟在一望之后,不敢再看,脸色微红而低下头去。
陆雪琪一一回礼,脸色一如往常般的毫无表情,向着石阶尽头那座高耸巍峨的殿宇走去。
身后,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大响,一声龙吟一般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陆雪琪没有回头,那是碧水寒潭中的青云门镇山灵兽水麒麟,又爬出了水面到潭边岸上晒太阳睡懒觉了。
这里的一切,都这般宁静而和谐,又有谁知道,曾经有一个少年从这里愤然而出,投身于另一个肮脏血腥的世界呢?
宏大的殿堂内,光亮从四面八方开着的窗子照了进来,显得特别透亮,丝毫也无阴暗感觉。青云门掌门、方今天下下道第一人道玄真人,面含微笑,端坐在主殿大位之上。在他右下首,还坐了另一人,却是陆雪琪的恩师、青云门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
陆雪琪为之一怔,她此番从南疆归来,因为是道玄真人派遣,所以先回长门通天峰向道玄真人禀告,然后才打算回山见师父水月大师的,倒是没有想到,水月大师竟然也在通天峰。而且看这玉清殿上,除了道玄真人和水月大师之外,再无其他人在座,倒似他们二人专为等她回来一般。
见到陆雪琪进入大殿,道玄真人首先和蔼地微笑出来,他旁边的水月大师虽然一向冷漠,但对着自己这最心爱的弟子,自然与旁人不同,眼中也有几分疼爱神色露了出来。
陆雪琪走了上去,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然后转头向水月大师也行了一礼,但对这情同母女的恩师,她说话就随便多了,道:“师父,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道玄真人笑道:“我昨日接到消息,知你今日回山,便将这消息派人知会了你师父。而且正好有些琐事,要与你师父说说,干脆便请她过来了。”
陆雪琪应了一声,水月大师坐在一旁,看着自己这美貌弟子,只见陆雪琪欺霜胜雪的容貌上,还是一如往日般的美丽而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知怎么,看着却觉得她脸色隐隐有几分苍白。
水月大师心中暗自一动,两道秀眉也不为人知地轻轻皱了皱。
道玄真人可没有水月大师与陆雪琪一起相处了多年的经历,当下也不觉得陆雪琪有什么不妥,只微笑着继续道:“雪琪,这次前去南疆,探望焚香谷谷主云老先生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陆雪琪沉默了片刻,当下将自己在南疆的经历一一说了一遍,只是中间将在天水寨与鬼厉深夜诀别的一幕,隐匿不谈。
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慢慢听着陆雪琪一路说来。听到此番焚香谷中谷主云易岚仍然没有露面,只有上官策和李洵等人出来解释的时候,他们二人对望了一眼,眼中都有奇怪神色,但也没有说话。
到了后来,听着陆雪琪面无表情地说到南疆苗族七里峒中一战时侯,鬼厉出现,众人激战时刻,道玄真人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而水月大师却似想的更多,同时也知
道自己徒弟心思,不由得多看了陆雪琪几眼,只见陆雪琪在说到鬼厉被李洵偷袭,又为她所施展的“神剑御雷真诀”所伤时刻,说话语调虽未有变,但眼中黯然神色
却一闪而过。 水月大师在心中轻轻叹息一声,合起了双眼。
道玄真人等到陆雪琪说完之后,退到了水月大师身旁站着,向水月大师望了一眼,冷哼了一声,道:“张小凡那个孽障,十年前没有除了他,如今果然已经养虎为患。”
水月大师睁开双眼,有意无意向身旁陆雪琪看了一眼,淡淡道:“这都是命数使然,强求不得的。”
陆雪琪的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道:“从雪琪刚才所说来看,这十年来,此人道行似已大进。”
水月大师缓缓点头,道:“张小凡能在瞬间以噬血珠妖力将十几个黎族战士吸噬精血而亡,在被李洵所伤后又立刻反挫于他连焚香谷有名的纯阳玉尺都抵挡不住,这份道行,已不在……”她看了看陆雪琪,道,“已不在琪儿和你门下的萧逸才之下了。”
陆雪琪面无表情。
道玄真人却缓缓摇头,水月大师怔了一下,道:“怎么,师兄草非以为我看错了么?”
道玄真人叹了口气,道:“那妖孽被李淘偷袭在前,又被神剑御雷真诀所伤,非但没有命丧当场,反而还能飞起反击。我料其抵挡神剑真诀之威的必是天音寺真
法”大梵般若“,继而用本门太极玄清道破开神剑真诀法力阵势,冲近雪琪之后,雪琪说此人双目如血,噬血珠魔棒红芒大盛,则必然乃是用噬血妖力制住雪琪。从
这些来说,他融会三家真法,道行之高,多半已胜过我等门下弟子了。”
他看了一眼陆雪琪,道:“只是那时多半他已精疲力尽,强弩之末,所以无法再下手伤害雪琪,否则雪琪神剑御雷真诀被破,等如毫无还手之力,实在危险至极。雪琪,此人看来已将佛、道、魔三家大法融于一身,道行诡异难测,日后若遇上此人,千万小心。”
陆雪琪嘴角动了动,握着天琊神剑的手指,悄悄握紧又松开,低声道:“是。”
水月大师看着她的模样,在心中叹息一声,忽然道:“琪儿,你一路辛苦了,就先回去歇息罢。我还有事与你掌门师伯商谈,待会便也回去了。”
陆雪琪应了一声,向道玄真人望去,道玄真人摇头一笑,微笑道:“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老糊涂了。雪琪,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小竹峰好好休息吧。”
陆雪琪这才走了出来,先向道玄真人行了一礼,然后对水月大师道:“师父,那我先回去了。”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你去罢。”
陆雪琪低头应了一声,缓缓退了出去,片刻之后,消失在道玄真人与水月大师的视线中。
道玄真人沉吟片刻,叹息道:“好一个张小凡……唉,可惜了。”
水月大师淡淡道:“那孩子变做这般模样,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水月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水月大师一脸漠然,但说话语调丝毫不变,道:“没什么意思,张小凡弃明投暗,我们多少也有不对的地方。”
道玄真人沉声道:“莫非水月师妹以为我当年的做法是错的了?”
水月看了道玄真人一眼,只见他脸色少有的严肃起来,叹了口气,缓缓道:“师兄,你别多想了。换了是我,也是要和你做的一模一样。我刚才就说过了,张小凡那是命数使然,天意如此!”
道玄真人沉默了一会,脸上神色渐渐松弛下来,只是大殿之中,气氛却似乎开始有些尴尬起来。过了片刻,道玄真人缓缓道:“刚才你也听到了,雪琪这番前去,还是没有见到云易岚云谷主,你怎么看?”
水月大师哼了一声,道:“云易岚那个老家伙,一向神神秘秘,故弄玄虚,此番也不知道要搞什么事情。但他一身修行,却是不可小觑,南疆那里想来也没什么人物可以害得了他。所以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倒是……”
道玄真人一怔,道:“什么?”
水月大师向道玄真人望去,道:“你此次其他弟子都不派遣,只遣琪儿一人独去南疆焚香谷,而且事先居然也不和我商量!”说罢,她面色突然冷了下来,冷笑了两声。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道:“师妹,其中缘由,我后来是跟你说过的,你不是也没有反对么?”
水月大师站起身来,淡淡道:“我虽然不反对,但我这个徒弟的性子向来刚烈执着,你是知道的,凡事还是做的有些余地比较好。
说罢,也不等道玄真人说话,自顾自就走出了大殿之外。
道玄望着她的背影,忽然摇头,长长叹息一声。 狐岐山。 寒冰石室。
鬼王宗从鬼王以下,青龙、幽姬等人都站在石室中,旁边是鬼厉和小白,最僻静的角落里,一身黑衣的鬼先生孤独地站在那儿。
只是现在,却没有人有心恩去注意那个黑暗的身影,所有人的精神,都紧张地望着站在碧瑶寒冰石台旁边的大巫师身上。
鬼厉不由自主地悄悄握紧了拳头,在这个场合里,他并没有让小灰也跟着过来。望着大巫师衰老的身影和白气轻烟中碧瑶的容颜,早已心志如钢的他竟然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十年了,十年来的渴望,无时无刻不缠绕心头的梦魇,这份希望,此刻就在眼前了。
大巫师的身体轻轻摇晃了一下,身后众人一阵动容,鬼厉忍不住向上踏了一步,就连一向沉稳之极的鬼王,眼角竟也抽搐了一下。
大巫师转过头来,对着众人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经过昨晚一夜的休息,今天见到的大巫师,气色却似乎并没有比昨天好多少,反似有更加衰败的趋势。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都深深刻了进去,就像是榨取着他仅存的生命。
石室之中,只有大巫师渐渐粗重的喘息声音。
鬼王与站在身边的鬼厉对望了一眼,互相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隐约的焦灼。
忽地,大巫师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所指方向,正是碧瑶双手握着的那只“合欢铃”。
金色的铃铛在白哲的手间竖立着,闪烁着柔和的光线,铃身之上,慢慢倒影出那只越来越接近的苍老的手。
下一刻,枯槁的手接触到了合欢铃,寒冰石室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从大巫师的手指尖处,缓缓亮起幽蓝光芒,渐渐闪亮,只是随着这光亮不停闪烁,大巫师脸上也变得更无一丝生气,直如死灰一般。
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呼唤一般,突然,沉默了十年的合欢铃竟然迸发出一声清脆铃声,轻轻回荡开来。
鬼王与鬼厉面上顿时现出激动神色,两个男人竟然忍不住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只是片刻之后他们同时醒悟,这才控制住自己,但眼光早就死死地盯着大巫师的手指。
那清脆铃声响过之后,合欢铃铃身上缓缓泛起了一层金色光亮,虽然并不明亮,但几平就在这层金光泛起的同时,大巫师的脸上突然现出吃力神色,片刻之间,这间寒冰石室中突然寒气大盛。
在场众人几乎同时变色,能站在这里的,哪一个都是道法修真上的大行家,几乎是下意识的,鬼王和鬼厉以及小白都飘身而上。
但就在寒气盼间扩张之际,合欢铃上原本柔和的金色光芒转眼变做炽烈,几乎如有形之火,“轰”的一声在石室中向四周迅速无比地蔓延开去。
大巫师首当其冲,身体更是本来就弱,登时整个身子被这炽烈之光打到半空,一口鲜血就这么生生喷了出来。
鬼王身影几如鬼魅,瞬间出现在大巫师身旁,将他身子接住,鬼厉同时出现在他身前,噬魂魔棒凌空出现,一道玄青光环转眼现身,挡住了那势如排山倒海般冲来的金铃炽芒。而小白白色的身影却出现在了寒冰石台之旁,手起处,一道白光缓缓而下,将合欢铃笼罩其中。
片刻之中,颤抖的合欢铃缓缓平静了下来,那片金色炽芒也逐渐消失,石室中的气温也恢复了原样。
众人都向鬼王搀扶的大巫师看去,只见被这一击,大巫师七窍都有血丝渗出,任谁都看出这个老人实已到了垂死边际,只残留一点余力而已了。
一片寂静中,所有的人面面相觑,怔怔说不出话来。
直到,一声喘息呻吟,打破了这片死一般的寂静。大巫师慢慢睁开眼睛,勉力站直身体。
鬼王为之动容,伸手欲扶,大巫师却缓缓摇头,鬼王默默点头,眼中转过一丝佩服之色,慢慢收回了手。
大巫师喘息片刻,抬起袖子,慢慢擦去了口边鲜血,开口说话,只是这话里声音,竟是沙哑无比:“这位小姐残存的一只魂魄,的确就在这合欢铃中。”
众人俱无声。
大巫师深深呼吸,道:“只是这合欢铃乃是异宝,本身所蕴灵力,等如自成一坚固法阵,虽然如此才能保护小姐魂魄,但外人想要取出,也非要破去这合欢铃不可。
话刚说到这里,他身子忽然一晃,刚刚擦去血丝的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鬼厉冲上几步,将这老人扶在怀中,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前辈,你还是先休息一下罢。”
大巫师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淡淡一笑,忽地压低声音,道:“你莫忘了当日在七里峒中,答应我的事啊。”
鬼厉一怔,点头道:“前辈放心!”
大巫师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推开了鬼厉,转身对鬼王等人道:“如今之计,要破去合欢铃灵力,又不能损害小姐魂魄,我只有布下南疆巫术中的”招魂引“法阵,看看能不能将小姐魂魄从铃身中引出,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众人对望无语,谁都看出这老者油尽灯枯,再说要布这个什么“招魂引”,真不知道他能否撑到那个时侯。
鬼王牙一咬,上前一步,对大巫师抱拳道:“大师为小女如此尽力,在下感恩不尽。其他事大师不必担忧,只管放心施法就是,无论结果如何,鬼王宗必定不会让大师失望就是了。”
大巫师缓缓点头,眼有安慰之色,喘息片刻,低声道:“招魂引乃鬼魅之术,在场生人不宜太多,就请鬼厉公子和宗主留下帮忙,其他诸位暂且出去罢。”
鬼厉与鬼王同时点头,其他众人也不待他们多说,纷纷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大巫师和鬼王鬼厉三人。
大巫师脸色衰败,身子慢慢颤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软,缓缓坐到了地上。

    鬼历与鬼王同时点头,其他众人页不待他们多说,纷纷推了出去。片刻之后,寒冰石室中只剩下大巫师和鬼王鬼历三人。

    大巫师脸色衰败,身子慢慢颤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身子一软,缓缓坐到了地上。

    寒冰石室之中,只有大巫师低沉的喘息声。鬼王和鬼历站在这个衰弱的老者面前,紧紧盯着他苍老的脸庞。此刻,大巫师残存的生命,已经室他们二人仅有的希望。

    大巫师喘息稍定,抬起了头,对着他们二人笑了笑,鬼王鬼历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大巫师沉吟片刻,对鬼王道:“请宗主找一些血来,招魂引鬼魅之术,以鲜血为佳。

    鬼历微一皱眉,鬼王已然点头道:“这好办。”说罢刚要走开,忽又想起了什么一般,停住脚步,向大巫师问道:“大师,这鲜血……是要兽血还是人血?”

    大巫师怔了怔,多看了鬼王一眼,但还是道:“兽血亦可,但若以效果论,还是人血最好。”

    鬼王点了点头,迈步走到门口,打开石门,只见青龙,幽姬都站在门外,一身黑衣的鬼先生也站在稍远地方。

    一见鬼王突然出来,青龙,幽姬脸上同时幽吃惊神色,但鬼王却不多看他们,径直对鬼先生到:“拿一盆新鲜人血来。”

    青龙,幽姬都石一怔,鬼先生却只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鬼王随即也转了回去,只剩面色渐渐深沉的青龙和幽姬站在原地。

    寒冰石室之中,气氛不知怎么,突然变得有些怪异。鬼历默默注视着躺在那的碧瑶,许久之后,转过身看了看闭目养神的大巫师,随后目光落到了鬼王身上。

    鬼王却仿佛什么也没感觉到一般,神色从容自若,一双眼睛只是望着碧瑶,偶尔向鬼历这边看来,也只是一转即过,丝毫没有停留。

    石门上突然响了两声,随后缓缓打开,鬼先生捧着一个铜盆进来,放到了大巫师的身前,随后向鬼王点了点头。

    鬼王微微颔首,鬼先生也不多说什么,默默退了出去。

    殷红的鲜血,再铜盆中轻轻晃荡,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石室之中。

    鬼历的眼角微微抽搐,深深向鬼王望了一眼,鬼王却缓缓向大巫师道:“大师,你要的血,在这里了。”

    大巫师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一盆鲜血,默然无语,半晌忽地轻叹一声,道:“好吧,我们开始。”

    撑着无力的身体,大巫师缓缓站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站直,身子已经开始摇晃了。

    鬼历抢上一步,从旁扶住了他。

    大巫师向他望了一眼,苦笑一声,却没有再推辞了。

    衰弱的老人慢慢伸手道怀中,掏摸了片刻,伸出手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支式样古怪的红笔,笔身大致有拇指粗细,约有常人手掌长短。尾端乃是一狗头形

    状,红色的笔身上也不知道什么做成的,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咒。在笔的最前端,均匀的镶着一撮细毛,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有残留的暗红附在其上。

    不问可知,这支笔往昔所沾染的,只怕多半都是鲜血之类。

    握住笔,深深呼吸!

    大巫师在鬼历的搀扶下,低下身子,把这支笔在鲜血中浸泡了片刻,然后提了起来。

    鲜血从笔端细细的毛间,一滴滴无声滑落,掉在铜盆里,在血面荡起小小涟漪,荡漾开去。

    提着笔,大巫师在鬼历扶持下,慢慢的走到碧瑶所躺的寒冰石台旁边,从石台与地面接壤的一处,慢慢的画下了第一笔。

    鲜艳的颜色,在原本平整的地面上渐渐眼神,老人用微微颤抖的兽,画出了一道接一道的血符。

    四周寂静无声,但不知怎么,气氛却仿佛渐渐紧张起来。

    鬼王在旁看了一会,默默走到铜盆旁边,将铜盆捧起,走上几步,放到大巫师的身边。正在画幅的大巫师抬起头向他看了一眼,默默点头,随即又低头继续。

    越来越多的鲜血笔画,以碧瑶的寒冰石台为中心,逐渐出现在她的周围,一座诡异而带着血腥气息的法阵依然初现。

    大巫师的那枝红笔,显然也是南蛮巫术一道中的异物,被这支红笔吸食的鲜血,经由大巫师画在地面,鲜血居然凝而不干,色泽献润,且在边角转折地方,竟无一丝一毫的血丝溅洒而出,如画地为牢,将这些鲜血稳稳圈在其中。

    随着大巫师的喘息声再一次响起,并且渐渐浓重,地面上的血色图案也逐渐复杂起来。这些诡异的图案,有的看去像家畜猛兽,有的像飞禽大鸟,更有些完全看不出像什么的怪异图案,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且没有任何一个相同。只有一点相同的,就是这些图案全部都互相连接在一起。

    从铜盆中被红笔画在地面的鲜血越来越多,但落到地面的鲜血的色泽,却仿佛比刚端来盛在铜盆中的鲜血还有鲜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