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的巢建在枝头,狐狸的窝安在树下的洞里。不知什么时候,狐狸得罪了乌鸦,黑乌鸦便记恨心头。这是一只歹毒的乌鸦,它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报复。
树洞里新添了一只小狐狸,小家伙活泼又老实。黑乌鸦发现机会来了,它当着狐狸妈妈的面,左一个“天才”,右一个“神童”地猛夸。狐狸妈妈很快将乌鸦当成了大好人。
黑乌鸦亲热地问小狐狸:“你爱吃什么?” “新鲜的肉。”小狐狸天真地回答。
“太好了。”黑乌鸦嚷道。于是,它想方设法叼来了小麻雀、小鸡仔,每次让小狐狸吃个饱。
“你喜欢穿什么?”黑乌鸦殷勤地问。 “皮袄。”小狐狸晃着尾巴答道。
“妙极了,妙极了!”黑乌鸦连声说。接着弄来了兔子皮、松鼠皮等制作的皮袄。
小狐狸贪玩,乌鸦从空中指点,让小狐狸钻篱笆乱窜,在菜地里打滚……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狐狸成了一个又懒又馋、狡诈捣蛋的小流氓,谁都厌恶它,谁都远远地避开它。有只喜鹊向乌鸦打听道:“原来很可爱的小狐狸,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这是我的功劳。”黑乌鸦得意地宣称,“凡是小狐狸的任何要求,我统统满足,哈哈,果然灵验,小狐狸终于变坏了!”
“你这只黑乌鸦,真是一肚子坏水啊!”花喜鹊愤愤地骂了一句,一展翅赶紧飞开了。

乌鸦的巢建在枝头,狐狸的窝安在树下的洞里。不知什么时候,狐狸得罪了乌鸦,黑乌鸦便记恨心头。这是一只歹毒的乌鸦,它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报复。树洞里新添了一只小狐狸,小家伙活泼又老实。黑乌鸦发现机会来了,它当着狐狸妈妈的面,左一个“天才”,右一个“神童”地猛夸。狐狸妈妈很快将乌鸦当成了大好人。黑乌鸦亲热地问小狐狸:“你爱吃什么?”“新鲜的肉。”小狐狸天真地回答。“太好了。”黑乌鸦嚷道。于是,它想方设法叼来了小麻雀、小鸡仔,每次让小狐狸吃个饱。“你喜欢穿什么?”黑乌鸦殷勤地问。“皮袄。”小狐狸晃着尾巴答道。“妙极了,妙极了!”黑乌鸦连声说。接着弄来了兔子皮、松鼠皮等制作的皮袄。小狐狸贪玩,乌鸦从空中指点,让小狐狸钻篱笆乱窜,在菜地里打滚……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狐狸成了一个又懒又馋、狡诈捣蛋的小流氓,谁都厌恶它,谁都远远地避开它。有只喜鹊向乌鸦打听道:“原来很可爱的小狐狸,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不起,这是我的功劳。”黑乌鸦得意地宣称,“凡是小狐狸的任何要求,我统统满足,哈哈,果然灵验,小狐狸终于变坏了!”“你这只黑乌鸦,真是一肚子坏水啊!”花喜鹊愤愤地骂了一句,一展翅赶紧飞开了。

使坏的黑乌鸦
乌鸦的巢建在枝头,狐狸的窝安在树下的洞里。不知什么时候,狐狸得罪了乌鸦,黑乌鸦便记恨心头。这是一只歹毒的乌鸦,它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报复。
树洞里新添了一只小狐狸,小家伙活泼又老实。黑乌鸦发现机会来了,它当着狐狸妈妈的面,左一个”天才”,右一个”神童”地猛夸。狐狸妈妈很快将乌鸦当成了大好人。
黑乌鸦亲热地问小狐狸:”你爱吃什么?” “新鲜的肉。”小狐狸天真地回答。
“太好了。”黑乌鸦嚷道。于是,它想方设法叼来了小麻雀、小鸡仔,每次让小狐狸吃个饱。
“你喜欢穿什么?”黑乌鸦殷勤地问。 “皮袄。”小狐狸晃着尾巴答道。
“妙极了,妙极了!”黑乌鸦连声说。接着弄来了兔子皮、松鼠皮等制作的皮袄。
小狐狸贪玩,乌鸦从空中指点,让小狐狸钻篱笆乱窜,在菜地里打滚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狐狸成了一个又懒又馋、狡诈捣蛋的小流氓,谁都厌恶它,谁都远远地避开它。有只喜鹊向乌鸦打听道:”原来很可爱的小狐狸,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这是我的功劳。”黑乌鸦得意地宣称,”凡是小狐狸的任何要求,我统统满足,哈哈,果然灵验,小狐狸终于变坏了!”
“你这只黑乌鸦,真是一肚子坏水啊!”花喜鹊愤愤地骂了一句,一展翅赶紧飞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