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玉军

连日来,关于“份子钱”的奇葩故事在网上层出不穷,引起了锡城年轻人关于份子钱的讨论:份子钱是否应该出,该怎么出,出多少,都是让不少年轻人头疼的事。而在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里,家住河埒口的“85后”青年小李就遭遇了一个关于份子钱的奇葩经历。

连日来,关于“份子钱”的奇葩故事在网上层出不穷,引起了锡城年轻人关于份子钱的讨论:份子钱是否应该出,该怎么出,出多少,都是让不少年轻人头疼的事。而在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里,家住河埒口的“85后”青年小李就遭遇了一个关于份子钱的奇葩经历。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2期  通俗文学-扉页小说

奇葩:结婚时收到当年送出的欠条

奇葩:结婚时收到当年送出的欠条

  那是10年前的事了。第一次与她在公园见面。一棵绿叶婆娑的老树下,我和她并肩而坐。她说的多,眼睛向着远方,似乎有无数美妙的故事从远天涌来。

小李大学是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念的。四年前的国庆节前,小李收到大学同学小宋的结婚请帖。他们两人关系很要好,所以小李觉得无论如何要去参加婚礼,给兄弟站场子。他跑去火车站买了无锡到沈阳的往返车票,因为没有硬座,只能买卧铺,一共花了800块。而那时小李刚参加工作,每个月收入只有两千三块,买了车票以后所剩不多,还要应付生活。但给兄弟的份子钱又不能太少。于是小李想来想去,在送给小宋的红包里塞进了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新婚快乐!手头有点紧,红包先欠着,等哥们发达了,补你一个大的。小李。”

小李大学是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念的。四年前的国庆节前,小李收到大学同学小宋的结婚请帖。他们两人关系很要好,所以小李觉得无论如何要去参加婚礼,给兄弟站场子。他跑去火车站买了无锡到沈阳的往返车票,因为没有硬座,只能买卧铺,一共花了800块。而那时小李刚参加工作,每个月收入只有两千三块,买了车票以后所剩不多,还要应付生活。但给兄弟的份子钱又不能太少。于是小李想来想去,在送给小宋的红包里塞进了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新婚快乐!手头有点紧,红包先欠着,等哥们发达了,补你一个大的。小李。”

  晚霞从天边升起时,我和她走出公园,她挽着我的胳膊。在等车的停靠站,估摸着车将来的前一会,她问:“下一次……”我忙说:“我给你打电话。”沉默。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合适……”“不是。”其实我心里想的正是。我说:“我回去再想想。”

之后两人还是照常联系,但谁也没有提欠条的事。2015年11月份,小李给小宋打了个电话,说自己2016年元旦结婚,请他跟夫人来无锡喝喜酒,小宋连声答应。婚礼那天,小李收到了小宋给的红包。但是婚宴以后清点礼金时,却发生了搞笑的一幕:红包里有两张纸条,一张是当年小李写给小宋的欠条,另一张是小宋写给小李的,上书三字“抵消啦!”小李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事后,小李给小宋打了个电话,两人一笑泯恩仇。

之后两人还是照常联系,但谁也没有提欠条的事。2015年11月份,小李给小宋打了个电话,说自己2016年元旦结婚,请他跟夫人来无锡喝喜酒,小宋连声答应。婚礼那天,小李收到了小宋给的红包。但是婚宴以后清点礼金时,却发生了搞笑的一幕:红包里有两张纸条,一张是当年小李写给小宋的欠条,另一张是小宋写给小李的,上书三字“抵消啦!”小李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事后,小李给小宋打了个电话,两人一笑泯恩仇。

  过了几天,我约她到她单位附近的街心公园见面。我告诉她:“我们性格差异很大……”我说了不少这方面的话,她相信我的话不都是真实的。她点点头。她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找我。”她在车站工作,我出差多。她说,“要车票,给我打电话。”又说,“见到你,我会痛苦。”就此分别。

时尚:为省车马费选择手机转账

时尚:为省车马费选择手机转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