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靖 孔琳之 殷景仁

季恭始察孝廉,累迁司徒左西掾,未拜,遭母忧。隆安五
年,被起爲山阴令,不就。

卷二十七

陳書卷二十一

宋武帝东征孙恩,屡至会稽,过季恭宅,季恭正昼卧,有
神人衣服非常,谓曰:“起!天子在门。”既而失之,遽出,
适见帝,延入结交,执手曰:“卿后当大贵,愿以身爲托。”
于是曲意礼接,赡给甚厚。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五  谢哲萧乾谢嘏张种王固孔奂萧允弟引

帝后讨孙恩,时桓玄篡形已着,帝欲于山阴建义。季恭以
山阴路远,且玄未居极位,不如待其篡后,于京口图之,帝亦
以爲然。时虞啸父爲会稽内史,季恭求爲府司马不得,乃出诣
都。及帝定桓玄,以季恭爲会稽内史,使齎封板拜授,正与季
恭遇。季恭便回舟夜还,至即叩扉入郡。啸父本爲桓玄所授,
闻玄败,开门请罪。季恭慰勉,使且安所住,明日乃移。季恭
到任,厘整浮华,翦罚游惰,由是境内肃清。

孔靖孔琳之殷景仁

  谢哲,字颖豫,陈郡阳夏人也。祖朏,梁司徒。父譓,梁右光禄大夫。哲美风仪,举止酝藉,而襟情豁然,为士君子所重。起家梁秘书郎,累迁广陵太守。侯景之乱,以母老因寓居广陵,高祖自京口渡江应接郭元建,哲乃委质,深被敬重。高祖为南徐州刺史,表哲为长史。荆州陷,高祖使哲奉表于晋安王劝进。敬帝承制征为给事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贞阳侯僭位,以哲为通直散骑常侍,侍东宫。敬帝即位,迁长兼侍中。高祖受命,迁都官尚书、豫州大中正、吏部尚书。出为明威将军、晋陵太守,入为中书令。世祖嗣位,为太子詹事。出为明威将军、衡阳内史,秩中二千石。迁长沙太守,将军、加秩如故。还除散骑常侍、中书令。废帝即位,以本官领前将军。高宗为录尚书,引为侍中、仁威将军、司徒左长史。未拜,光大元年卒,时年五十九。赠侍中、中书监,谥康子。

累迁吴兴太守,加冠军。先是吴兴频丧太守,言项羽神爲
卞山王,居郡听事,二千石常避之。季恭居听事,竟无害也。
迁尚书左仆射,固让。义熙八年,复爲会稽内史,修饰学校,
督课诵习。十年,复爲右仆射,又让不拜。除领军,加散骑常 侍。

  季恭始察孝廉,累迁司徒左西掾,未拜,遭母忧。隆安五年,被起爲山阴令,不就。

  萧乾,字思惕,兰陵人也。祖嶷,齐丞相豫章文献王。父子范,梁秘书监。乾容止雅正,性恬简,善隶书,得叔父子云之法。年九岁,召补国子《周易》生,梁司空袁昂时为祭酒,深敬重之。十五,举明经。释褐东中郎湘东王法曹参军,迁太子舍人。建安侯萧正立出镇南豫州,又板录事参军。累迁中军宣城王中录事谘议参军。侯景平,高祖镇南徐州,引乾为贞威将军、司空从事中郎。迁中书侍郎、太子家令。

十二年致仕,拜金紫光禄大夫。是岁,武帝北伐,季恭求
从,以爲太尉军谘祭酒。从平关、洛。

  宋武帝东征孙恩,屡至会稽,过季恭宅,季恭正昼卧,有神人衣服非常,谓曰:「起!天子在门。」既而失之,遽出,适见帝,延入结交,执手曰:「卿后当大贵,愿以身爲托。」于是曲意礼接,赡给甚厚。

  永定元年,除给事黄门侍郎。是时熊昙朗在豫章,周迪在临川,留异在东阳,陈宝应在建、晋,共相连结,闽中豪帅,往往立砦以自保,高祖甚患之,乃令乾往使,谕以逆顺,并观虚实。将发,高祖谓乾曰:「建、晋恃险,好为奸宄,方今天下初定,难便出兵。昔陆贾南征,赵佗归顺,随何奉使,黥布来臣,追想清风,仿佛在目。况卿坐镇雅俗,才高昔贤,宜勉建功名,不烦更劳师旅。」乾既至,晓以逆顺,所在渠帅并率部众开壁款附。其年,就除贞威将军、建安太守。

宋台初建,以爲尚书令,又让,乃拜侍中、特进、左光禄
大夫。辞事东归,帝亲饯之戏马台,百僚咸赋诗以述其美。及
受命,加开府仪同三司,让累年不受,薨以爲赠。

  帝后讨孙恩,时桓玄篡形已着,帝欲于山阴建义。季恭以山阴路远,且玄未居极位,不如待其篡后,于京口图之,帝亦以爲然。时虞啸父爲会稽内史,季恭求爲府司马不得,乃出诣都。及帝定桓玄,以季恭爲会稽内史,使齎封板拜授,正与季恭遇。季恭便回舟夜还,至即叩扉入郡。啸父本爲桓玄所授,闻玄败,开门请罪。季恭慰勉,使且安所住,明日乃移。季恭到任,厘整浮华,翦罚游惰,由是境内肃清。

  天嘉二年,留异反,陈宝应将兵助之,又资周迪兵粮,出寇临川,因逼建安。乾单使临郡,素无士卒,力不能守,乃弃郡以避宝应。时闽中守宰,并为宝应迫胁,受其署置,乾独不为屈,徙居郊野,屏绝人事。及宝应平,乃出诣都督章昭达,昭达以状表闻,世祖甚嘉之,超授五兵尚书。光大元年卒,谥曰静子。

子灵符,位丹阳尹,会稽太守,寻加豫章王子尚抚军长史。
灵符家本丰富,産业甚广,又于永兴立墅,周回三十三里,水
陆地二百六十五顷,含带二山,又有果园九处。爲有司所纠,
诏原之。而灵符答对不实,坐免。寻又复官。灵符悫实有材干,
不存华饰,每所莅官,政绩修理。废帝景和中,犯忤近臣,爲
所谗构,遣使鞭杀之。二子湛之、深之于都赐死。明帝即位,
追赠灵符金紫光禄大夫。

  累迁吴兴太守,加冠军。先是吴兴频丧太守,言项羽神爲卞山王,居郡听事,二千石常避之。季恭居听事,竟无害也。迁尚书左仆射,固让。义熙八年,复爲会稽内史,修饰学校,督课诵习。十年,复爲右仆射,又让不拜。除领军,加散骑常侍。

  谢嘏,字含茂,陈郡阳夏人也。祖,齐金紫光禄大夫。父举,梁中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嘏风神清雅,颇善属文。起家梁秘书郎,稍迁太子中庶子,掌东宫管记,出为建安太守。侯景之乱,嘏之广州依萧勃,承圣中,元帝征为五兵尚书,辞以道阻,转授智武将军。萧勃以为镇南长史、南海太守。勃败,还至临川,为周迪所留。久之,又度岭之晋安依陈宝应,世祖前后频召之,嘏崎岖寇虏,不能自拔。及宝应平,嘏方诣阙,为御史中丞江德藻所举劾,世祖不加罪责,以为给事黄门侍郎。寻转侍中,天康元年,以公事免,寻复本职。光大元年,为信威将军、中卫始兴王长史。迁中书令、豫州大中正、都官尚书,领羽林监,中正如故。太建元年卒,赠侍中、中书令,谥曰光子。有文集行于世。

深之大明中爲尚书比部郎。时安陆应城县人张江陵与妻吴
共骂母黄令死,黄忿恨自经死,已值赦。案律,子贼杀伤殴父
母枭首,骂詈弃市,谋杀夫之父母亦弃市。会赦,免刑补冶。
江陵骂母,母以自裁,重于伤殴。若同杀科则疑重,用伤殴及
詈科则疑轻。制唯有打母遇赦犹枭首,无詈母致死会赦之科。
深之议曰:“夫题里逆心而仁者不入,名且恶之,况乃人事?
故殴伤咒诅,法所不原,詈之致尽,则理无可宥。罚有从轻,
盖疑失善,求之文旨,非此之谓。江陵虽遇赦恩,故合枭首。
妇本以义,爱非天属,黄之所恨,情不在吴,原死补冶,有允
正法。”诏如深之议,吴免弃市。

  十二年致仕,拜金紫光禄大夫。是岁,武帝北伐,季恭求从,以爲太尉军谘祭酒。从平关、洛。

  二子俨、伷。俨官至散骑常侍、侍中、御史中丞、太常卿,出监东扬州。祯明二年卒于会稽,赠中护军。

灵符弟灵运位着作郎。灵运子琇之。

  宋台初建,以爲尚书令,又让,乃拜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辞事东归,帝亲饯之戏马台,百僚咸赋诗以述其美。及受命,加开府仪同三司,让累年不受,薨以爲赠。

  张种,字士苗,吴郡人也。祖辩,宋司空右长史、广州刺史。父略,梁太子中庶子、临海太守。种少恬静,居处雅正,不妄交游,傍无造请,时人为之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王府法曹,迁外兵参军,以父忧去职。服阕,为中军宣城王府主簿。种时年四十馀,家贫,求为始豊令,入除中卫西昌侯府西曹掾。时武陵王为益州刺史,重选府僚,以种为征西东曹掾,种辞以母老,抗表陈请,为有司所奏,坐黜免。

琇之有吏能,仕齐爲吴令。有小儿年十岁,偷刈邻家稻一
束,琇之付狱案罪。或谏之,琇之曰:“十岁便能爲盗,长大
何所不爲。”县中皆震肃。迁尚书左丞,又以职事知名。后兼
左户尚书,廷尉卿。出爲临海太守,在任清约。罢郡还,献干
姜二千斤,齐武帝嫌其少,及知琇之清,乃叹息。出监吴兴郡,
寻拜太守,政称清严。

  子灵符,位丹阳尹,会稽太守,寻加豫章王子尚抚军长史。灵符家本丰富,産业甚广,又于永兴立墅,周回三十三里,水陆地二百六十五顷,含带二山,又有果园九处。爲有司所纠,诏原之。而灵符答对不实,坐免。寻又复官。灵符悫实有材干,不存华饰,每所莅官,政绩修理。废帝景和中,犯忤近臣,爲所谗构,遣使鞭杀之。二子湛之、深之于都赐死。明帝即位,追赠灵符金紫光禄大夫。

  侯景之乱,种奉其母东奔,久之得达乡里。俄而母卒,种时年五十,而毁瘠过甚,又迫以凶荒,未获时葬,服制虽毕,而居处饮食,恒若在丧。及景平,司徒王僧辩以状奏闻,起为贞威将军、治中从事史,并为具葬礼,葬讫,种方即吉。僧辩又以种年老,傍无胤嗣,赐之以妾,及居处之具。

明帝辅政,防备诸蕃,致密旨于上佐,使便宜从事。隆昌
元年,迁琇之晋熙王冠军长史、江夏内史,行郢州事,欲令杀
晋熙。琇之辞,不许,欲自引决,友人陆闲谏之,琇之不从, 遂不食而死。

  深之大明中爲尚书比部郎。时安陆应城县人张江陵与妻吴共骂母黄令死,黄忿恨自经死,已值赦。案律,子贼杀伤殴父母枭首,骂詈弃市,谋杀夫之父母亦弃市。会赦,免刑补冶。江陵骂母,母以自裁,重于伤殴。若同杀科则疑重,用伤殴及詈科则疑轻。制唯有打母遇赦犹枭首,无詈母致死会赦之科。深之议曰:「夫题里逆心而仁者不入,名且恶之,况乃人事?故殴伤咒诅,法所不原,詈之致尽,则理无可宥。罚有从轻,盖疑失善,求之文旨,非此之谓。江陵虽遇赦恩,故合枭首。妇本以义,爱非天属,黄之所恨,情不在吴,原死补冶,有允正法。」诏如深之议,吴免弃市。

  贞阳侯僭位,除廷尉卿、太子中庶子。敬帝即位,为散骑常侍,迁御史中丞,领前军将军。高祖受禅,为太府卿。天嘉元年,除左民尚书。二年,权监吴郡,寻征复本职。迁侍中,领步兵校尉,以公事免,白衣兼太常卿,俄而即真。废帝即位,加领右军将军,未拜,改领弘善宫卫尉,又领扬、东扬二州大中正。高宗即位,重为都官尚书,领左骁骑将军,迁中书令,骁骑、中正并如故。以疾授金紫光禄大夫。

子臻,至太子舍人,尚书三公郎。臻子幼孙,梁甯远枝江
公主簿、无锡令。幼孙子奂。

  灵符弟灵运位着作郎。灵运子琇之。

  种沈深虚静,而识量宏博,时人皆以为宰相之器。仆射徐陵尝抗表让位于种曰:「臣种器怀沈密,文史优裕,东南贵秀,朝庭亲贤,克壮其猷,宜居左执。」其为时所推重如此。太建五年卒,时年七十,赠特进,谥曰元子。

奂字休文,数岁而孤,爲叔父虔孙所养,好学善属文。沛
国刘显以博学称,每深相叹美,执其手曰:“昔伯喈坟素悉与
仲宣,吾当希彼蔡君,足下无愧王氏。所保书籍,寻以相付。”

  琇之有吏能,仕齐爲吴令。有小儿年十岁,偷刈邻家稻一束,琇之付狱案罪。或谏之,琇之曰:「十岁便能爲盗,长大何所不爲。」县中皆震肃。迁尚书左丞,又以职事知名。后兼左户尚书,廷尉卿。出爲临海太守,在任清约。罢郡还,献干姜二千斤,齐武帝嫌其少,及知琇之清,乃叹息。出监吴兴郡,寻拜太守,政称清严。

  种仁恕寡欲,虽历居显位,而家产屡空,终日晏然,不以为病。太建初,女为始兴王妃,以居处僻陋,特赐宅一区,又累赐无锡、嘉兴县侯秩。尝于无锡见有重囚在狱,天寒,呼出曝日,遂失之,世祖大笑,而不深责。有集十四卷。

仕梁爲尚书仪曹侍郎。时左户郎沈炯爲飞书所谤,将陷重
辟,连官台阁,人怀忧惧,奂廷议理之,竟得明白。

  明帝辅政,防备诸蕃,致密旨于上佐,使便宜从事。隆昌元年,迁琇之晋熙王冠军长史、江夏内史,行郢州事,欲令杀晋熙。琇之辞,不许,欲自引决,友人陆闲谏之,琇之不从,遂不食而死。

  种弟棱,亦清静有识度,官至司徒左长史,太建十一年卒,时年七十,赠光禄大夫。

侯景陷建邺,朝士并被拘絷,或荐奂于贼率侯子鉴,乃脱
桎梏,厚遇之,令掌书记。时子鉴景之腹心,朝士莫不卑屈,
奂独无所下。或谏奂曰:“不宜高抗。”奂曰:“吾性命有在,
岂有取媚凶丑,以求全乎。”时贼徒剥掠子女,拘逼士庶,奂 保持得全者甚衆。

  子臻,至太子舍人,尚书三公郎。臻子幼孙,梁甯远枝江公主簿、无锡令。幼孙子奂。

  种族子稚才,齐护军冲之孙。少孤介特立,仕为尚书金部郎中。迁右丞,建康令、太府卿、扬州别驾从事史,兼散骑常侍。使于周,还为司农、廷尉卿。所历并以清白称。

寻遭母忧。时天下丧乱,皆不能终三年丧,唯奂及吴国张
种在寇乱中,守法度,并以孝闻。

  奂字休文,数岁而孤,爲叔父虔孙所养,好学善属文。沛国刘显以博学称,每深相叹美,执其手曰:「昔伯喈坟素悉与仲宣,吾当希彼蔡君,足下无愧王氏。所保书籍,寻以相付。」

  王固,字子坚,左光禄大夫通之弟也。少清正,颇涉文史,以梁武帝甥封莫口亭侯。举秀才。起家梁秘书郎,迁太子洗马,掌东宫管记,丁所生母忧去职。服阕,除丹阳尹丞。侯景之乱,奔于荆州,梁元帝承制以为相国户曹属,掌管记。寻聘于西魏,魏人以其梁氏外戚,待之甚厚。承圣元年,迁太子中庶子,寻为贞威将军、安南长史、寻阳太守。荆州陷,固之鄱阳,随兄质度东岭,居信安县。绍泰元年,征为侍中,不就。永定中,移居吴郡。世祖以固清静,且欲申以婚姻。天嘉二年,至都,拜国子祭酒。三年,迁中书令。四年,又为散骑常侍、国子祭酒。其年,以固女为皇太子妃,礼遇甚重。

及景平,司徒王僧辩先下辟书,引爲左西掾。梁元帝于荆
州即位,征奂及沈炯,僧辩累表请留之。帝手敕报曰:“孔、
沈二士,今且借公。”其爲朝廷所重如此。

  仕梁爲尚书仪曹侍郎。时左户郎沈炯爲飞书所谤,将陷重辟,连官台阁,人怀忧惧,奂廷议理之,竟得明白。

  废帝即位,授侍中、金紫光禄大夫。时高宗辅政,固以废帝外戚,妳媪恒往来禁中,颇宣密旨,事泄,比将伏诛,高宗以固本无兵权,且居处清洁,止免所居官,禁锢。

僧辩爲扬州刺史,又补中从事史。时侯景新平,每事草创,
宪章故事,无复存者。奂博物强识,甄明故实,问无不知,仪
注体式,笺书表翰,皆出于奂。

  侯景陷建邺,朝士并被拘絷,或荐奂于贼率侯子鉴,乃脱桎梏,厚遇之,令掌书记。时子鉴景之腹心,朝士莫不卑屈,奂独无所下。或谏奂曰:「不宜高抗。」奂曰:「吾性命有在,岂有取媚凶丑,以求全乎。」时贼徒剥掠子女,拘逼士庶,奂保持得全者甚衆。

  太建二年,随例为招远将军、宣惠豫章王谘议参军。迁太中大夫、太常卿、南徐州大中正。七年,卒官,时年六十三。赠金紫光禄大夫。丧事所须,随由资给。至德二年改葬,谥曰恭子。

陈武帝作相,除司徒左长史,迁给事黄门侍郎。齐遣东方
老、萧轨来寇,四方壅隔,粮运不继,三军取给,唯在都下,
乃除奂建康令。武帝克日决战,乃令奂多营麦饭,以荷叶裹之,
一宿之间,得数万裹。军人旦食讫,尽弃其馀,因而决战,大 破贼。
武帝受禅,迁太子中庶子。永定三年,除晋陵太守。晋陵
自宋、齐以来爲大郡,虽经寇扰,犹爲全实,前后二千石多行
侵暴,奂清白自守,妻子并不之官,唯以单船临郡。所得秩俸,
随即分赡孤寡,郡中号曰神君。曲阿富人殷绮见奂居处俭素,
乃饷以衣毡一具。奂曰:“太守身居美禄,何爲不能办此?但
百姓未周,不容独享温饱。劳卿厚意,幸勿爲烦。”

  寻遭母忧。时天下丧乱,皆不能终三年丧,唯奂及吴国张种在寇乱中,守法度,并以孝闻。

  固清虚寡欲,居丧以孝闻。又崇信佛法,及丁所生母忧,遂终身蔬食,夜则坐禅,昼诵佛经,兼习《成实论》义,而于玄言非所长。尝聘于西魏,因宴飨之际,请停杀一羊,羊于固前跪拜。又宴于昆明池,魏人以南人嗜鱼,大设罟网,固以佛法咒之,遂一鳞不获。

陈文帝即位,征爲御史中丞。奂性刚直,多所纠劾,朝廷
甚敬惮之。又达于政体,每所奏,未尝不称善,百司滞事,皆 付咨决。

  及景平,司徒王僧辩先下辟书,引爲左西掾。梁元帝于荆州即位,征奂及沈炯,僧辩累表请留之。帝手敕报曰:「孔、沈二士,今且借公。」其爲朝廷所重如此。

  子宽,官至司徒左史、侍中。

迁散骑常侍,领步兵校尉、中书舍人。重除御史中丞,寻
爲五兵尚书。时文帝不豫,台阁衆事,并令仆射到仲举共决。
及帝疾笃,奂与宣帝及到仲举并吏部尚书袁枢、中书舍人刘师
知等入侍医药。文帝尝谓奂等曰:“今三方鼎峙,宜须长君,
朕欲近则晋成,远隆殷法,卿等须遵此意。”奂乃流涕歔欷跪
而对曰:“陛下御膳违和,痊复非久,皇太子春秋鼎盛,圣德
日跻,废立之事,臣不敢闻。”帝曰:“古之遗直,复见之卿。”
乃用奂爲太子詹事。

  僧辩爲扬州刺史,又补中从事史。时侯景新平,每事草创,宪章故事,无复存者。奂博物强识,甄明故实,问无不知,仪注体式,笺书表翰,皆出于奂。

  孔奂,字休文,会稽山阴人也。曾祖琇之,齐左民尚书、吴兴太守。祖臶,太子舍人、尚书三公郎。父稚孙,梁宁远枝江公主簿、无锡令。奂数岁而孤,为叔父虔孙所养。好学,善属文,经史百家,莫不通涉。沛国刘显时称学府,每共奂讨论,深相叹服,乃执奂手曰:「昔伯喈坟素悉与仲宣,吾当希彼蔡君,足下无愧王氏。」所保书籍,寻以相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