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街上,遇见她。她用的还是那款手机,老得不能再老的款式,还是蓝屏。接听电话时,杂音突兀地响,还会莫名其妙地自动重新开机。朋友们劝她很多次,应该换一款样式时尚的新手机了。她总是微笑不语。
是啊,她那样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那样的手机,实在不配。就像好端端一幅美人图,上面却染了一片墨。
这只手机,她用了整整5年,也爱了他整整5年。记得那年毕业,校园偶然遇见,她和他一见钟情。在他们爱情最浓密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买了这只手机。在那段酸甜苦辣为工作拼搏的日子,她和他都曾用过那只手机。她喜欢这只手机的开机屏幕,一见钟情的字幕后,是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心心相映。
可惜,最终,他还是没有和她心心相映,他承受不了那些苦,独自做了爱情的逃兵。听说,那个女孩可以给他想要的前途和幸福,她除了爱情和贫苦,什么也给不了他。她并不怪他。只是偶尔想起,心会凉薄地疼。她还一直用着那只手机,虽然款式老了一些,音质也有问题,她还是舍不得放下。这只手机见证了她所有的眼泪和爱情。偶尔,他也会打电话过来,问讯她的近况,问她过得好不好。虽然那些爱已经失去,毕竟情分还存在,他问她是否可以成为自己的红颜。
后来,听说他和那个女孩结了婚。她不再无事时,捧着那只手机发呆。岁月真的可以磨砺一切,在没有他讯息的日子,她的心渐渐不再那么疼。记得刚买那只手机时,还是当时最新推出的新款,转眼就作了旧。就像爱情的新鲜,不管怎样鲜活,也都会立即老去。她也想过,应该换款手机了。但他偶尔的来电还是会扰乱她的心。
直到一天,她看见那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那是出自《庄子·大宗师》的一个故事:“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个故事是说: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能及时离开,终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朝夕相处,只能相互把自己嘴里的泡沫喂到对方嘴里相互湿润以求生存。她决定不再做他的红颜,如果这种相濡以沫是以爱的痛苦为代价,是他把她置于爱情的小洼,何况,所谓的红颜,不过是爱断情伤后的自我安慰与欺骗。
心痛5年,她终于换掉了那只手机,让那只手机隐退于江湖,切断了和他所有的联系。相濡以沫虽感人,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如彼此互不相识,那样还可以安心地死于江湖。就像两个已经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只有彼此相忘,才能继续生活的脚步。

因查“相濡以沫”的出处,偶然间得到“相濡以沫”的原出处《庄子-大宗师》。

出处
《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濡以沫,相呴(xǔ,慢慢呼气之意)以湿,不如相忘于江湖。”

原文意为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终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朝夕相处,动弹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润对方,忍受着对方的吹气,忍受着一转身便檫到各自身体的痛楚。此时,两条鱼不禁缅怀昔日在江河湖水里各自独享自由自在的快乐生活。

意为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终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为了生存,两条小鱼彼此用嘴里的湿气来喂对方。
这样的情景也许令人感动,但是,
这样的生存环境并不是正常的,甚至是无奈的。对于鱼儿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海水终于漫上来,两条鱼也终于要回到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最后,他们,相忘于江湖。在自己最适宜的地方,快乐的生活,忘记对方,也忘记那段相濡以沫的生活。

故事是人们虚幻的,真实的情况是:海水总要漫上来,两条鱼也终于要回到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最后它们要相忘于江湖。是啊,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尽。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莫若相忘于江湖。

这世间,太少的相濡以沫。我们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些人。爱的时候,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然后一切消失了,然后我们终于明白。天长地久是一件多么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幸福是一种多么玄妙多么脆弱的东西。也许爱情与幸福无关,也许这一生最终的幸福与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无关,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会牵住谁的手,一生细水长流地把风景看透。

战国时期,庄子家贫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妻子叫他外出借粮食,他去找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许诺秋后再借,庄子说这是远水不解近渴就回家了。妻子让他再去别的地方借,他说要像车辙里的鲫鱼一样相濡以沫过日子,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杨过和小龙女最终做了神仙眷侣。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也许他装作不知道。程英和陆无双为他负尽青春抛尽韶华;郭襄为他天涯思君念念不忘。也许他记得,也许他不记得。曾经有一个叫公孙绿萼的姑娘把一生停驻在他一刹那的目光里。而他所能给的,也只能是一曲清箫、三枚金针或者某一刻的眷顾而已。

妻子只好偷偷地流泪,领取休书后,不久,就嫁给阔佬,然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终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莫若相忘于江湖。

看来庄子并不喜欢相濡以沫的,对于相忘于江湖也是无奈之举。

可是,淡入、淡出;淡出、淡入,拿不走,抹不掉。

两条鱼被困在车辙里面,为了生存,两条小鱼彼此用嘴里的湿气来喂对方。这样的情景也许令人感动,但是,这样的生存环境并不是正常的,甚至是无奈的。对于鱼儿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海水终于漫上来,两条鱼也终于要回到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最后,它们相忘于江湖。在自己最适宜的地方,快乐的生活,忘记对方,也忘记那段相濡以沫的生活。

红颜白发云泥改,已是桑田移沧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