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认为,和他挺有缘的,高中同学三年,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考上名牌大学,但他太自负了,高考前还熬夜看世界杯,哪有不马失前蹄的。她有点庆幸地想,第一次去陌生的地方求学,还能有个同乡陪伴,挺好的。何况,他还挺会照顾人呢。
在她眼里,他是个不安分的人,以前的理想是当足球明星,到了大学,又陆续冒出了当作家、当IT精英等想法。可毕业后,他只做了个小业务员。那时,大多数同学的工作都定了下来,文员、业务员、销售员之类的小角色居多,她却一直举棋不定,以她的美貌和聪慧,真不甘心屈就一个月薪只有一两千的工作。他请她吃鸭血粉丝,劝她,不如来我们公司吧,我们一起奋斗。她笑着说,我们一起从中学到大学,难道还要我跟你一辈子不成?他窘住了,埋头猛吃碗里的粉丝,辣得满头是汗。她不喜欢他那副狼狈的样子,连表达爱意都畏缩不前的,都什么年代了。
迫于生计,她陆续找了几个工作,但不久都把老板“炒了”。后来,她和另一个女孩合租了间房,每天上网发简历,无聊的时候,就用QQ和网友聊聊天,内心里隐约地希望能遇到生命中的“贵人”。他有时也在线,会主动问问她近况,很关切的语气。她的心情很低落,但内心越是需要他的关心和温暖,说出的话越是冷淡和刻薄,还经常拿话刺他,把他噎得半天不出声。其实她是心里怨恨,你有腿不会跑过来看看我,何必在网上废话。
过了一阵子,她再上网,他的头像显示为“忙”,再后来,干脆一片灰暗,不见了影子。她的心也越发灰暗,加上找工作不顺,情绪更加烦躁。孤独,无助,干脆每天都靠网聊打发时间,无意中认识一个叫华的人。
华是一个私企老板,三十几岁,未婚。她和华很聊得来,华的甜言蜜语令她很受用。认识不久,她和华互传了照片,彼此都夸奖对方挺不错。华还开了句玩笑:看了你,我的六宫粉黛皆无颜色了。
说实话,每次和华肆意地聊天时,她总感觉他听得到,可每次看他的QQ,从不在线。终于,她决定答应华的约见。
见到华,果然是个成功男人的派头,西装革履,奥迪A6,还有两百平方米的宽大住房。在华奢华的房间里,华替她脱去外衣,温情地说,亲爱的,旅途挺累的,今晚就住在这里吧,一切包你满意。她本能地往后一退,抓起包说,我还是住旅馆吧。华讪讪地说也好,就为她安排了一家豪华的宾馆。
晚上,她辗转反侧,想到了他。他如果有华一半主动,她早就选择了他。她并非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从不介意和他在路边吃麻辣串喝豆腐脑,甚至觉得那样很快乐,只是,这么多年来,他可以滔滔不绝地在她面前讲述那些变化不定的理想,却连一个爱字都说不出口。唉,她不禁重重叹了口气。
华再次请她搬过来同住,她说考虑一下。晚上回去,她有一股强烈的冲动:给他打个电话,哪怕最后一次。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他。还有三条短信,也是他:这两天你怎么没在线?你同屋的女孩说你出远门了,你去哪了?怎么不接我电话,速回电话。这时,华的电话也来了,问:考虑好了吗?她说,明天告诉你答案。
她盯住墙上的时钟,秒针每滴答一下,她就念叨一句“我爱谁”?当时钟敲响12下的时候,她给华回了一条短信:我爱的人是——他。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她和华,不过是精神空虚时互相慰藉的对象。
再次见到他时,他紧紧抱住她不放,生怕她又跑掉。他说,我从中学就喜欢你,你喜欢贝克汉姆我就练足球,你喜欢张爱玲我就要当作家,你喜欢上网我就想做网站,可我从没勇气说爱你。她哭着问,现在怎么有勇气了?他笑着说,不是有勇气,我怕你被坏人骗了,其实我天天在网上关注你,只不过是隐身,看到你两天没在网上,我真怕从此失去你……她破涕为笑,打趣道,哦,所以你就现身了。

   
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就陆续有做兼职的了,那时候,刚开始流行QQ,我虽然也偶尔跟着大家去网吧,但不知道去干啥,他们有的去查考研的信息,有的是去看偶像剧,有的则是找工作,而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能去干啥,找工作觉得离我还挺远,至少也要毕业才可以吧,难道不上课了吗?考研?才刚上大二就考研,定是人家跟老师关系好,走了后门了,要不我怎么就没听老师提起让我们考研的事?不过,寝室里一个人倡议,我们就都去网吧上网了,由于我不知道去干啥,听过酒吧,还没听过网吧,网吧是什么地方?同学说,我可以去找人聊天,便也随着大流的去了。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1

     
那时候不知道QQ号是可以跟着自己几十年的,也没想过要保留QQ号,每次去,都会管网吧老板要个号,带密码的,然后开始全国各地地搜索,加上一两个好友,开始聊天,打字是用的智能ABC,在那时,觉得是最快的输入法了。这些也都是网吧老板一点点教的,等聊上两三个小时,就有点坐不住了,看看其他的同学,找工作的也在聊天,要考研的也在聊天,去查收邮件的也在聊天,唯有看偶像剧的,哭得泪流满面。。。回寝室的路上,我们嘻嘻哈哈地谈论着这一晚上遇到的人,聊天的内容,对方的情况。

图片来自/网络

 
 我也渐渐地觉得,去网吧聊天很有趣,甚至因为遇上的某个网友比较好而惦记着往网吧跑,有时就是去网吧看一眼,看他在不在线,如果恰巧碰上,就会非常开心。那时的网络还是很干净的,基本碰不到孤独寂寞冷的人,更没有遇到要求一夜情、sm、裸聊之类,在BB机横行的年代,在网上沟通是最经济又实用的了。

1.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我总是最笨的那个,经常看到寝室的同学收到网友送来的早餐、小礼物、打来的传呼,而我却什么都没有,一问原因,他们都是找同城的人聊天,不但见面的机会多,再略微撒娇,小礼物小惊喜就频频而至了。而我的网友都以南方居多,什么湖南,四川,海南,不但距离遥远、电话长途,语言沟通也有障碍,他们能听懂我说的普通话,而我却听不懂他们的方言,尽管有很多差异,但就是这些差异吸引着我,比如衣服肥他们不说衣服肥,“这个衣服有点宽”,我还喜欢听南方女孩说话,比如四川女孩讲普通话非常好听,温柔甜美,不过当你听到他们说方言的时候就如同我们北方吵架一般,着实吓我一跳。

杨小如在售楼处工作,每天打交道的人形形色色。

有人经常咨询房价,持观望态度,有人看了一次就拍板买下房子,还有人留下联系方式就再也没来过。大部分都是第三种,静静躺在杨小如的手机通讯录里,从此杳无音信。

杨小如来这个城市工作一年。一年前杨小如在自己家乡有份不错的工作,无奈大学谈了三年的男友已经考上公务员,机会难得。杨小如舍不下和男友的这段感情,毅然辞职来到了男友的家乡。

还记得第一次去男友家,男友妈妈婉转的提出让杨小如也考公务员。杨小如已从学校毕业三年,看着厚厚的资料就想打瞌睡。后来杨小如试着考了一次,完全懵圈,索性放弃。

好在男友并不像他妈妈那样势利,一定要求杨小如考公务员。他觉得杨小如做着喜欢的工作,虽然没有公务员稳定,但是售楼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的薪水顶他半年。

没考上公务员的杨小如,再去男友家,受到了男友妈的不待见。饭桌上,男友妈总会“无意”的提起哪个老同事的女儿考上公务员了,哪个邻居家孩子也考上公务员了。言语中,只有公务员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虽然杨小如赚钱不少,男友妈却对此不屑一顾。

受了打击的杨小如,越来越少去男友家。有阵子男友工作很忙,和小如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小如感觉两人之间有了微妙的变化,但是又说不清道不明。

这天休息在家,小如收到男友的微信。她兴奋的期待着约会。微信打开,却像被泼了一头冷水,寒冷刺骨,万念俱灰。微信里,男友直截了当的向小如提出了分手,说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真的很决绝,它瞬间抹杀六年的感情,却让你找不到责怪对方的理由。

小如请了假在家放空自己。

坐在窗边,看着雨水打湿的玻璃,闭上眼就浮现过去的点点滴滴。泪痕可以被风干,无情怎能掩盖的了?她疯狂的删除了和男友所有的聊天记录和通讯录。不小心也删掉了一些客户的联系方式。接着,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她眼睛肿的像桃子。

想着就这样被分手,虽心有不甘,但小如还是选择放手。

既然他不爱自己了,就没有必要纠缠,不如干脆痛快放开。小如点开通讯录,发现男友已被自己删除。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熟悉的电话号码。点了发送键后,小如长舒一口气,虽然痛心入骨,但生活还要继续。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