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的清晨,总是那么凄凉,那么不尽人意。没有花香,没有鸟叫,只有那带有浓浓雾气的寒风。记得曾经,也是秋末,我们相遇,没人会想到我们会相爱,因为我们的爱那么难,那么的不真实。
我和你家不在一个地方,念书也不在同一个地方。就这样,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相识。也许我们注定了不同,连相遇都是那么不同寻常。我经常笑着说:我们的经历都可以写一步偶像剧了。可是,我们没有摆脱偶像剧的剧情,也没有偶像剧的结尾,而我则更像偶像剧的第三者。
由于都在念书,我们都在忙碌,于是我们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星期六晚上打电话。那是,我们都很期盼星期六,因为你,因为我。时光渐渐的流逝,而我忙碌的高中生活也随之结束。可当我停下脚步来看你,却发现你变了。是啊!我负了我们当初的誓言,我高考再次落榜,而你也做出了离开我的决定。
捡起一片泛黄的树叶,依稀还看得见他的纹路。原来已经到了秋天,大学校园的秋天注定是悲伤的。作为一名新生,我环步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一遍一遍的走着…..也许你是对的,我不是本科生,跟着我或许真的不会幸福。事实也是如此,你找了个理工大的男朋友,你一直瞒着你的朋友,也瞒着我,只是最终还是瞒不住。我发了条祝福的短信,于是便尽可能的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说不想你,那是自欺欺人。说不难过,那更是自欺欺人。于是我选择了沉迷网络,堕落,毫无底线的堕落。不知不觉中,我却伤害了另个女孩。我知道她想救我,也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全部。可是心灵的窗户早已关闭,却很难再打开。
就这样,我度过了大学的第一年。就在暑假的前夕,你打电话给我,我犹豫了下,可还是接了。你说你和他分手了,我尽可能的去安慰。你说我们还可以吗,我没有回答。你说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无法否认。你问你能再等我一年吗?那是我就能出来,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我说好的。
入夏的炎热让我们的心情也变得浮躁,你开始主动联系我。你学会了撒娇,生病难过的时候喜欢对我大哭。再我安慰之后对我笑,说:我喜欢你对我好。就这样,我们像一般情侣一样,只是敏锐的嗅觉让我感到了一丝的不安。
暑假到了,我去了外地打工,你也再准备你的专升本考试。突然有一天,你没有回我电话,我以为你有事。就这样,一天二天….二个多星期过去了,你依然毫无音讯。我开始焦虑,我上了你的QQ。虽然我们都知道对方的QQ密码,但我却从来不上你的号。我问你的室友,朋友。他们说你回家了。可是,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音讯,我担心,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担心你生了什么病不告诉我。
终于有一天,你回了我的短信,你说你回家,忘记带手机了。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问你还想在一起吗?你默默的回了句,我想我们没必要在一起了。我问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说,二天后我去你那。你还想说什么,最后却说了句,随便你。
就这样,我辞掉了工作,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去见那已经很陌生的你。我寄宿在同学家,只为了见你,等你有时间,那天也如期而至。见面后我们并没有说的太多,我也快忘了我来是做什么的,只是喜欢看着你,看着你。我回家之后,我问:“你今天开心吗?”你说还好。我似乎看到了希望,“那么我们可以继续吗?”“对不起,我们真的不适合。”就这样,不管我打电话还是发短信,你都没有回。
原来你真的离开了。不是,是你已经离开很久了,只是我没发现。直到现在,你的QQ密码早就换了,而我的却一直没变。

每年寒暑假、十一假期,美美回家之前都要先去她男朋友那里看看他,手机里给我发几条短信报个平安。酷爱发短信的美美,在男朋友那里的时候总是不回短信,也不接我电话,徒留我一个人担忧她的安危,干着急。

岁月真的是很残忍,母亲头顶的白发越来越多,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父亲脸上的皱纹也开始层层叠叠,皮肤更加黝黑。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生日这天如此难过,离家这么远,母亲住院我不在身边,父亲一个人忙碌我也不在身边,十月一回家短短的七天,能为父母做的只有洗衣做饭。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美美一心爱恋着她的男朋友,拒绝了大学里的一切求爱者,满心欢喜地等着她大学毕业,跑到S城去嫁给他,做个小鸟依人的美少妇。

我很不喜欢过生日,因为每次过生日都不在父母身边,吃不到母亲为我煮的鸡蛋。小的时候不懂事,从来都不懂得珍惜父母的爱,后来上了大学,自己打工挣钱,才慢慢明白。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穷,父亲常年在外做泥瓦工,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俩在家,最难熬的那段日子,我们每天都是馒头夹白糖,后来母亲狠下心,把玻璃瓶里的一分两分硬币拿出来,给我们买了一块豆腐吃,那个记忆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初中的时候,我一直埋怨母亲没有为我买新自行车,每天让我骑着笨重的老式自行车上下学,也一直为每个周两块钱的生活费难过。初三那年冬天,眼睛生病住院,父亲陪着我来来回回的奔波治疗,花尽了家里的所有,还欠了大伯父很多钱。有一次父亲带我去西安做检查,因为离得远,到那里已经是中午了,要检查的项目很多,每个检查室离得又很远,一直到晚上六点多才做完所有检查,然后赶着最后一班车回县医院。父亲陪着我一整天都没有吃饭,我问他饿不饿,他却说陪我看病一点都不饿。在县医院住院那段日子,都是父亲陪着我,每次给眼睛打针,打完针用涂着药水的厚纱布按住眼睛,都是父亲抱我回病房,有时候打的针特别疼,父亲就会帮我按着,让我忍忍。后来眼睛治好了,视力却回不到5.2了,成了以前自己嘲笑过的四眼妹。那年初三,我没有继续读下去,选择了休学一年。从那个时候开始,家在我心里越来越重,我再也不会因为自行车笨重而难过,也没有再乱花过一分钱。母亲曾经问我,我记着你的生日,你知道我的生日不?我说我不知道。虽然母亲告诉过我很多次,可我从来都没记住过。

只是美美的这个男朋友似乎仅存在于她的手机里和QQ里,大学四年,我只知道美美每年都要去看他几次,而他一次都没有来北京看过美美。

今天又是我的生日,过了今天,我就27岁了。和往年不一样,我没有告诉这里的人今天我过生日。下班路过甜品店,自己给自己买了三块小蛋糕,在菜市场买了鲜面条,自己给自己煮了一碗所谓的长寿面。曦哥在空间看到别人的评论,特意买了一大袋子零食来给我送祝福。很感谢曦哥,新来的这一批员工里,他是我觉得最有才华最贴心的那个。

美美刚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个男朋友。那时候QQ还有公共聊天室,一堆人在一个窗口里聊天,像现在的群聊,美美的男朋友就是在公共聊天室认识的。

生日这个词,百度给出的解释是出生之日,即每年满周岁的那一天。其实它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母亲的受难日。我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过生日是什么时候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鸡蛋,上大学以前,每次在家里过生日,母亲都会煮鸡蛋给我吃。后来上了大学,有了电话,每年母亲都会给我发生日短信。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是母亲满满的爱。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1

大学里第一次过生日,是在大二那年秋天,我在长大南门口包了包间,室友给我买了大蛋糕,好朋友给我买了礼物,一大桌子人在一起给我唱生日快乐歌,那个时候好快乐好开心。那顿饭花了我两百多块钱,却是我整整一个月的生活费。大二那年暑假,一个人留宿在渭水,每天早出晚归打着零工,拿着微薄的收入,晚上回去泡一包方便面,对着电脑玩植物大战僵尸,自己和自己说话,直到开学前几天,才回了趟家。那段日子不经常和母亲打电话,因为每次打电话母亲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总是说等我赚到了生活费就回去,后来干脆不打了,怕母亲担心。大三那年秋天,室友问我过不过生日,我果断的说不过了,以后都不过了。

说到最后,美美抹着额头说:我为什么出了这么多汗?

上研究生以后,第一次过生日,浩哥请大家一起去海底捞吃火锅,在米旗定了大蛋糕。后来浩哥毕业,研二那年让东哥帮忙买了蛋糕和水果,师门又一起帮我庆生。研三那年,我自己在小南门吃了碗面,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没再一起过生日。

图片来源网络

暑假坐火车回家,学校只给买硬座,我和美美,还有同系的男生腾腾、研究生学长冯丰坐在一起。腾腾和我混一个社团,冯丰是我在学校论坛上认识的同一所高中的学长。

大家因我而凑在一起,只是没想到一次偶尔的相遇,我们四个最后竟在一起厮混了整个大学时代。

美美说:我第一次坐火车就是去S城看他!带着对往事回忆的甜蜜,以及对自己勇气的骄傲。

嗯,美美的男朋友是她的网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