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同学通过这个方法,慢慢地觉得自己害怕的某种小动物不那么可怕了,可以接受了。只有几个人做不到,我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我根本不能接受那个东西的存在,更不要说让它往近处移,只要视线中有一点影像,就吓得赶快把眼睛睁开了。用心理学来治疗我的恐惧看来比较难。我常想,如果这个问题能在我幼年时代解决,也许会容易得多。

第四, 
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对别人说他怕什么东西。大人的这种议论会更加强化他的恐惧心理。

图片 1

  本来我有些害怕蜘蛛,但怕得不太厉害,可以忍受,为了让圆圆不害怕,就硬着头皮和她一起观察,最后甚至大着胆子用手去抓。我表面上总是做出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是喜欢的样子。而对于我最害怕的那个小动物,则多次让她爸爸领着她去看。她爸爸在和圆圆一起看时,故意以欣赏的口气谈论它,暗示这个小动物多么可爱。

我仔细回想据哦啊的根源,觉得可能和我母亲也怕这种小动物有关。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学到几条经验是:第一,大人害怕什么,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尤其是孩子小时候。第二,如果孩子已表现出害怕什么,要创造机会让他慢慢接触那个东西,一点点接受,如果能想办法让他接受一次,以后就会越来越容易。第三,不要出于保护孩子而强化他对某种东西的恐惧,只要转移注意力就可以了。第四,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对别人说他怕什么东西,大人这种议论会更加强化他的恐惧心理!

  好像有一种说法,在所有消极感受中,比如悲伤、焦虑、压抑等,惧怕是最折磨人的。人生“无怕”也是一种难得的境界,这需要从童年开始,从具体的小事上开始。不要让孩子有“怕”。不怕小动物,也不怕“大灰狼”,不怕“警察”,不怕“鬼”——道理都是一样的。

我依稀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突然看到这种小动物时那种惊恐的神情。当她发现我也害怕这种小动物时,就很注意保护我不被吓着。比如哥哥要是拿这种小动物玩具来吓我,妈妈就会批评他说,你不知道妹妹怕这个吗?这对我可能也是个心理暗示。

晚上看到儿子写的日记,竟然把我这事给写了进去,真的很惭愧,接受儿子的批评,一定改正,懒病不再犯,我保证!

  不知是遗传还是受到过我某种表情的暗示,圆圆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动物时,似乎也有些要躲的意思。经不住爸爸的引导,慢慢就接受了。现在她一点都不害怕这种动物,也不害怕别的小动物。有些小动物她不喜欢,但最多是不用手去抓它们,不需要忍受任何惧怕的痛苦。

不要让孩子有怕。不怕小动物,也不怕大灰狼,不怕警察,不怕鬼,—道理都一样。

今天被儿子狠狠的批评了,越是周末儿子起的越早,大清早钻到我房间跟我吆喝,“真懒,还不起床!”我也没当回事,继续在被窝里躺着,虽然睡不着,但是躺着也舒服,忙了一周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真心不爱起啊!

  我非常害怕一种小动物,不光怕活物,也怕图片,甚至连文字也害怕。原本很喜欢看电视《动物世界》,就因为偶然在镜头上看到这种小动物,从此后就再也不敢看这个节目了。即使节目讲毫不相干的其它动物,也不敢看,怕万一遇到。所以在这里写到这个问题,都不能写出这个小动物的名来,否则这篇文章也写不下去。我知道这很病态,但克服不了。它不是毅力的事,就像人不可能靠毅力治愈疾病一样。我曾在大学里选修过一门心理咨询课。有一节课就是讲如何克服惧怕小动物。老师采用的是“脱敏疗法”,让我们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害怕的那个东西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然后让它一点点地慢慢地往自己跟前移。每当感觉害怕时,就停顿一小会儿,让自己适应一下,能接受了再往前移。

用心理学来治疗我的恐惧看起来比较难,我常常想,如果这个问题能在我幼年时代解决,也许会容易很多。

儿子虽然特别喜欢小动物,例如:猫啊、狗啊,但是他从来不去碰它们,老是特别害怕,就因为小时候亲眼目睹了爷爷被狗咬伤,可能给他留下了阴影,不光害怕猫和狗,甚至连鸡都怕。

  第一,大人害怕什么,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尤其是孩子小时候。比如圆圆小时候我从来不让她知道我怕那个小动物。在给她讲故事时偶然会在书上遇到。要是按以前的样子,我会吓得一下子把书扔掉。但为了不吓着圆圆,就硬是忍下来了,找个借目赶快翻过这一页就是了。爸爸领着她去看那个小动物时,我只是假装去做别的事,不让她知道我是因为害怕才不过去一起看。等她长大些后才知道我害怕那种东西,那也就影响不到她了。

读后感:今天的短文其实就是要告诉我们,没有必要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过度的去渲染一些,害怕,恐惧的感觉。我也感同身受,我妈妈比较怕蛇,说属马的就是怕蛇。结果我也被传染了,有的时候做梦遇到蛇都会惊醒。其实有的时候,心理暗示对人也是一种折磨,这种情况在现实和影视作品中都能看的到,有的人表面上很正常,但是被暗示以后就会做出非常人的举动,也许也就是在儿童时期被某些东西埋藏了种子,一旦诱发就无可附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