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硋。千变万化,不可穷极。既已变物之形,又且易人之虑。穆王敬之若神,事之若君。推路寝以居之,引三牲以进之,选女乐以娱之。化人以为王之宫室卑陋而不可处,王之厨馔腥蝼而不可飨,王之嫔御膻恶而不可亲。穆王乃为之改筑。土木之功。赭垩之色,无遗巧焉。五府为虚,而台始成。其高千仞,临终南之上,号曰中天之台。简郑卫之处子娥媌靡曼者,施芳泽,正蛾眉,设笄珥,衣阿锡。曳齐纨。粉白黛黑,佩玉环。杂芷若以满之,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以乐之。日月献玉衣,旦旦荐玉食。化人犹不舍然,不得已而临之。居亡几何,谒王同游。王执化人之祛,腾而上者,中天乃止。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而不知下之据,望之若屯云焉。耳目所观听,鼻口所纳尝,皆非人间之有。王实以为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王俯而视之,其宫榭若累块积苏焉。王自以居数十年不思其国也。化人复谒王同游,所及之处,仰不见日月,俯不见河海。光影所照,王目眩不能得视;音响所来,王耳乱不能得听。百骸六藏,悸而不凝。意迷精丧,请化人求还。化人移之,王若殒虚焉。既寤,所坐犹向者之处,侍御犹向者之人。视其前,则酒未清,肴未昲。王问所从来。左右曰:“王默存耳。”由此穆王自失者三月而复。更问化人。化人曰:“吾与王神游也,形奚动哉?且曩之所居,奚异王之宫?曩之所游,奚异王之圃?王闲恒有,疑暂亡。变化之极,徐疾之间,可尽模哉?”王大悦。不恤国事,不乐臣妾,肆意远游。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骅骝而左绿耳,右骖赤骥而左白{减木},主车则造父为御,离离右;次车之乘,右服渠黄而左逾轮,左骖盗骊而右山子,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驰驱千里,至于巨蒐氏之国。巨蒐氏乃献白鹄之血以饮王,具牛马之湩以洗王之足,及二乘之人。已饮而行,遂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别日升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吕,而封之以诒后世。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其辞哀焉。乃观日之所入。一日行万里。王乃叹曰:“於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谐于乐,后世其追数吾过乎!”穆王几神人哉!能穷当身之乐,犹百年乃徂,世以为登假焉。

【原文】

  周穆王时①,西极之国有化人来②,入水火,贯金石③,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硋④,千变万化,不可穷极,既已变物之形,又且易人之虑⑤。穆王敬之若神,事之若君,推路寝以居之⑥,引三牲以进之⑦,选女乐以娱之⑧。化人以为王之宫室卑陋而不可处,王之厨馔腥蝼而不可飨⑨,王之嫔御膻恶而不可亲⑩。穆王乃为之改筑,土木之功,赭垩之色(11),无遗巧焉。五府为虚(12),而台始成。其高千仞,临终南之上(13),号曰中天之台。简郑卫之处子娥媌靡曼者(14),施芳泽,正娥眉(15),设笄珥(16),衣阿锡(17),曳齐纨(18),粉白黛黑(19),佩玉环,杂芷若以满之(20),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以乐之(21),月月献玉衣,旦旦荐玉食。化人犹不舍然(22),不得已而临之。居亡几何,谒王同游(23)。王执化人之祛(24),腾而上者,中天乃止。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而不知下之据(25),望之若屯云焉。耳目所观听,鼻口所纳尝,皆非人间之有。王实以为清都、紫微、钧天、广乐(26),帝之所居。王俯而视之,其宫榭若累块积苏焉(27)。王自以居数十年不思其国也。化人复谒王同游。所及之处,仰不见日月,俯不见河海。光影所照,王目眩不能得视;音响所来,王耳乱不能得听。百骸六藏,悸而不凝。意迷精丧,请化人求还。化人移之(28),王若殒虚焉(29)。既寤,所坐犹向者之处,侍御犹向者之人。视其前,则酒未清,肴未昲(30)。王问所从来。左右曰:“王默存耳(31)。”由此穆王自失者三月而复。更问化人。化人曰:“吾与王神游也,形奚动哉?且曩之所居,奚异王之宫?曩之所游,奚异王之圃?王闲恒有(32),疑蹔亡。变化之极,徐疾之间,可尽模哉(33)?”王大悦。不恤国事(34),不乐臣妾,肆意远游。命驾八骏之乘,右服
骝而左绿耳(35),右骖赤骥而左白   (36)。主车则造父为御(37),  为右(38)。次车之乘,

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老成子请其过而求退。尹文先生揖而进之于室,屏左右而与之言曰:“昔老聃之徂西也,顾而告予曰: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吾与汝亦幻也,奚须学哉?”老成了归,用尹文先生之言深思三月,遂能存亡自在,憣校四时;冬起雷,夏造冰。飞者走,走者飞。终身不箸其术,故世莫传焉。子列子曰:“善为化者,其道密庸,其功同人。五帝之德,三王之功,未必尽智勇之力,或由化而成。孰测之哉?”

  黄帝即位十有五年,喜天下戴己①,养正命②,娱耳目,供鼻口,焦然肤色皯黣③,昏然五情爽惑④。又十有五年,忧天下之不治,竭聪明⑤,进智力⑥,营百姓⑦,焦然肌色皯黣,昏然五情爽惑。黄帝乃喟然赞曰⑧:“朕之过淫矣⑨。养一已其患如此,治万物其患如此。”于是放万机⑩,舍宫寝,去直侍(11),彻钟悬(12),减厨膳,退而间居大庭之馆(13),斋心服形(14),三月不亲政事。昼寝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华胥氏之国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齐国几千万里(15),盖非舟车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国无师长(16),自然而已。其民无嗜欲,自然而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故无夭殇;不知亲己,不知疏物,故无爱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顺,故无利害。都无所爱惜(17),都无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热。斫挞无伤痛(18),指擿无痟痒(19)。乘空如履实,寝虚若处床。云雾不硋其视(20),雷霆不乱其听,美恶不滑其心(21),山谷不踬其步(22),神行而已。黄帝既寤,怡然自得,召天老、力牧、太山稽(23),告之曰:“朕闲居三月,斋心服形,思有以养身治物之道,弗获其木。疲而睡,所梦若此。今知至道不可以情求矣(24)。朕知之矣!朕得之矣!而不能以告若矣。”又二十有八年(25),天下大治,几若华胥氏之国,而帝登假(26)。百姓号之(27),二百余年不辍。

  右服渠黄而左踰轮,左骖盗骊而右山子(39),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40)。弛驱千里,至于巨蒐氏之国(41)。巨蒐氏乃献白鹄之血以饮王,具牛马之湩以洗王之足(42),及二乘之人。已饮而行,遂宿于崑
之阿(43),赤水之阳(44)。别日升于崑
之丘,以观黄帝之宫(45),而封之以治后世(46)。遂宾于西王母(47),觞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王谣,王和之(48),其辞哀焉。迺观日之所入(49),一日行万里。王乃叹曰:“放乎(50)!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谐于乐(51),后世其追数吾过乎(52)!”穆王几神人哉(53)?能穷当身之乐,犹百年乃徂(54),世以为登假焉(55)。

觉有八徵,梦有六侯。奚谓八徵?一曰故,二曰为,三曰得,四曰丧,五曰哀,六曰乐,七曰生,八曰死。此者八徵,形所接也。奚谓六侯?一曰正梦,二曰愕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此六者,神所交也。不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惑其所由然,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知其所由然。知其所由然,则无所怛。一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应于物类。故阴气壮,则梦涉大水而恐惧;阳气壮,则梦涉大火而燔内;阴阳俱壮,则梦生杀。甚饱则梦与,甚饥则梦取。是以以浮虚为疾者,则梦扬;以沈实为疾者,则梦溺。藉带而寝则梦蛇;飞鸟衔发则梦飞。将阴梦火,将疾梦食。饮酒者忧,歌舞者哭。子列子曰:”神遇为梦,形接为事。故昼想夜梦,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梦自消。信觉不语,信梦不达,物化之往来者也。古之真人,其觉自忘,其寝不梦,几虚语哉?”

  【注释】

  【注释】

西极之南隅有国焉,不知境界之所接,名古莽之国。阴阳之气所不交,故寒暑亡辨;日月之光所不照,故昼夜亡辨。其民不食不衣而多眠。五旬一觉,以梦中所为者实,觉之所见者妄。四海之齐谓中央之国,跨河南北,越岱东西,万有余里。其阴阳之审度,故一寒一暑;昏明之分察,故一昼一夜。其民有智有愚。万物滋殖,才艺多方。有君臣相临,礼法相持。其所云为,不可称计。一觉一寐,以为觉之所为者实,梦之所见者妄。东极之北隅有国曰阜落之国。其土气常燠,日月余光之照。其土不生嘉苗。其民食草根木实,不知火食。性刚悍,强弱相藉,贵胜而不尚义;多驰步,少休息,常觉而不眠。

  ①喜天下戴己——王叔岷:“《路史后记》五注引‘戴’上有‘之’字,当从之。‘喜天下之戴己’与下文‘忧天下之不治’句法一律。《艺文类聚》十一引‘戴’上亦有‘之’字。”戴,拥护,尊奉。

  ①周穆王——西周天子。《释文》:“周穆王名满,昭王子也。”②西极之国——最西方之国。化人——张湛注:“化幻人也。”

周之尹氏大治产,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弥勤。昼则呻呼而即事,夜则昏惫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梦为国君。居人民之上,总一国之事。游燕宫观,恣意所欲,其乐无比。觉则复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年,昼夜各分。吾昼为仆虏,苦则苦矣;夜为人君,其乐无比。何所怨哉?”尹氏心营世事,虑钟家业,心形俱疲,夜亦昏惫而寐。昔昔梦为人仆,趋走作役,无不为也;数骂杖挞,无不至也。眠中啽呓呻呼,彻旦息焉。尹氏病之,以访其友。友曰:“若位足荣身,资财有余,胜人远矣。夜梦为仆,苦逸之复,数之常也。若欲觉梦兼之,岂可得邪?”尹氏闻其友言,宽其役夫之程,减己思虑之事,疾并少间。

  ②养正命——俞樾:“正当为生。”

  ③贯——《释文》:“贯音官,穿也。”

郑人有薪于野者,遇骇鹿,御而击之,毙之。恐人见之也,遽而藏诸隍中,覆之以蕉,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途而咏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彼直真梦者矣。”室人曰:“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邪?讵有薪者邪?今真得鹿,是若之梦真邪?”夫曰:“吾据得鹿,何用知彼梦我梦邪?”薪者之归,不厌失鹿,其夜真梦藏之之处,又梦得之之主。爽旦,案所梦而寻得之。遂讼而争之,归之士师。士师曰:“若初真得鹿,妄谓之梦;真梦得鹿,妄谓之实。彼真取若鹿,而与若争鹿。室人又谓梦仞人鹿,无人得鹿。今据有此鹿,请二分之。”以闻郑君。郑君曰:“嘻!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访之国相。国相曰:“梦与不梦,臣所不能辨也。欲辨觉梦,唯黄帝孔丘。今亡黄帝孔丘,熟辨之哉?且恂士师之言可也。”

  ③焦然肌色皯黣——焦,一本作“燋”,二字通用。焦然,枯焦的样子,面色黄黑。皯,音
gǎn(杆),面色枯焦黝黑。黣,音
měi(每),面色晦黑。《释文》云:“《埤苍》作
,同音每,谓木伤雨而生黑斑点也。皯黣亦然也。”“肌色一作颜色。”

  ④硋——音 ài(碍),同“碍”。

宋阳里华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夕与而朝忘;在途则忘行,在室而忘坐;今不识先,后不识今。阖室毒之。谒史而卜之,弗占;谒巫而祷之,弗禁;谒医而攻之,弗已。鲁有儒生自媒能治之,华子之妻子以居产之半请其方。儒生曰:“此固非封兆之所占,非祈请之所祷,非药石之所攻。吾试化其心,变其虑,庶几其瘳乎!”于是试露之,而求衣;饥之,而求食;幽之,而求明。儒生欣然告其子曰:“疾可已也。然吾之方密,传世不以告人。试屏左右,独与居室七曰。”从之。莫知其所施为也,而积年之疾一朝都除。华子既悟,乃大怒,黜妻罚子,操戈逐儒生。宋人执而问其以。华子曰:“曩吾忘也,荡荡然不觉天地之有无。今顿识既往,数十年来存亡、得失、哀乐、好恶,扰扰万绪起矣。吾恐将来之存亡、得失、哀乐、好恶之乱吾心如此也,须臾之忘;可复得乎?”子贡闻而怪之,以告孔子。孔子曰:“此非汝所及乎!”顾谓颜回纪之。

  ④五情爽惑——五情,喜、怒、哀、乐、怨,亦泛指人的感情。《文选》曹植《上责躬应诏诗表》:“五情愧赧。”刘良注:“五情,喜、怒、哀、乐、怨。”爽惑,爽然迷惑,空虚恍伤,心绪迷乱。

  ⑤易人之虑——张湛注:“能使人暂忘其宿所知识。”

秦人逄氏有子,少而惠,及壮而有迷罔之疾。闻歌以为哭,视白以为黑,飨香以为朽,尝甘以为苦,行非以为是:意之所之,天地、四方,水火、寒暑,无不倒错者焉。杨氏告其父曰:“鲁之君子多术艺,将能已乎?汝奚不访焉?”其父之鲁,过陈,遇老聃,因告其子之证。老聃曰:“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天下之人皆惑于是非,昏于利害。同疾者多,固莫有觉者。且一身之迷不足倾一家,一家之迷不足倾一乡,一乡之迷不足倾一国,一国之迷不足倾天下。天下尽迷,孰倾之哉?向使天下之人其心尽如汝子,汝则反迷矣。哀乐、声色、臭味、是非,孰能正之?且吾之此言未必非迷,而况鲁之君子,迷之邮者,焉能解人之迷哉?荣汝之粮,不若遄归也。”

  ⑤聪明——聪,听力。明,视力。

  ⑥路寝——古代君主处理政事的宫室。

燕人生于燕,长于楚,及老而还本国。过晋国,同行者诳之;指城曰:“此燕国之城。”其人愀然变容。指社曰:“此若里之社。”乃谓然而叹。指舍曰:“此若先人之庐。”乃涓然而泣。指垅曰:“此若先人之冢。”其人哭不自禁。同行者哑然大笑,曰:“予昔给若,此晋国耳。”其人大惭。及至燕,真见燕国之城社,真见先人之庐冢,悲心更微。

  ⑥进智力——《释文》:“进,音尽。”智,指智力。力,指体力。

  ⑦三牲——指用于祭祀的牛、羊、猪。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⑦营——治理。《诗·小雅·黍苗》:“召伯营之。”郑玄笺:“营,治也。”下文“养一己其患如此,治万物其患如此,”,“养一己”与上文“养正命”相应,“治万物”与“营百姓”相应,知营意为治。

  ⑧女乐——古代女子乐队,犹歌妓。

  ⑧喟然赞曰——喟然,叹息的样子。赞,张湛注:“赞当作叹。”《释文》:“赞音叹。”

  ⑨厨馔腥蝼——馔,音 zhuàn(撰),食物。蝼,指像蝼站一样的臭味。

  ⑨朕之过淫矣——朕,古人自称之词,自秦始皇始,专用为皇帝自称。过,过错。淫,张湛注:“淫当作深。”《释文》:“淫音深。”

  蝼蛄,俗称土狗子。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蝼,《列子·周穆王》‘王之厨馔腥蝼而不可饷’,谓蝼蛄臭也。”飨——通“享”,享受。

  ⑩放——放弃。

  ⑩膻——俞樾:“膻当作羶,言臭恶而不可亲也。《广雅·释器》:‘羶,臭也。’”

  (11)直侍——直,通“值”,当值,指值班官吏。侍,指侍从。

  (11)垩——音 è(饿),白色土。

  (12)彻钟悬——彻,通“撤”,撤除。《左传·宣公十二年》:“军卫不彻。”注:“彻,去也。”钟悬,指悬挂的钟磐之类的乐器。(13)间——

  (12)五府——指太府、玉府、内府、外府、膳府。《释文》引《周礼》:“太府掌九贡九职之货贿,玉府掌金玉玩好,内府主良货贿,外府主泉藏,膳府主四时食物者也。”

  《释文》:“间音闲。”意亦为闲。

  (13)终南——指终南山,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南。

  (14)斋心服形——斋心,清除心中杂念。服形,降服形体欲望。张湛注:“心无欲则形自服矣。”卢重玄解:“斋肃其心,退伏其体。”

  (14)简郑卫之处子娥媌靡曼者——简,通“柬”,选择。处子,处女。媌,音
miáo(苗)。张湛注:“娥媌,妖好也。靡曼,柔弱也。”娥媌,美好貌。《方言》第一:“秦晋之间凡好而轻者谓之娥,自关至东、河济之间谓之媌。”

  (15)斯齐——张湛注:“斯,离也。齐,中也。”周克昌云:“‘齐’通‘脐’。以脐居腹之中部,故引申为‘中’或‘中央’之义。”

  (15)娥眉——娥,吉府本作“娥”,它本作“蛾”。王重民:“娥,正字。蛾,俗字也。《方言》:‘娥,好也。秦晋之间好而轻者谓之娥。’此蛾眉本字。形若蚕娥之说始于颜师古《汉书注》,盖以《诗·卫风·硕人》‘螓首蛾眉’螓蛾相对,既误以螓为蜻蜻,因以蛾为蚕娥;而不知螓当为
,蛾当为蛾也。”娥眉,指长而好的眉毛。

  (16)师——一本作“帅”。当以“师”为正。

  (16)笄珥——音 j(鸡)er(耳)。笄,簪子,古代用来插住挽起的头

  (17)惜——王重民:“‘惜’当作“憎’,字之误也。”“《御览》七十九引正作‘憎’。”王叔岷:“范致虚解:‘都无所爱憎,故其心无所知。’是所见本‘惜’亦作‘憎’。”

  ì发。珥,女子的珠玉耳饰。(17)阿锡——锡,通“緆”,细布。阿,胡怀琛:“阿谓齐东阿县,见《李斯传》徐广注。阿锡与齐纨对文,阿确谓东阿。”

  (18)斫挞——斫,音 zhuo(酌),砍。挞,打。

  (18)曳齐纨——曳,拖,纨,细绢。齐,指齐国。张湛注:“齐,名纨所出也。”

  (19)指擿无痟痒——擿,音 zh(至),搔爬。痟,音 xiāo(消),疼

  (19)黛黑——黛,青黑色的颜料,古代女子用以画眉。

  ì痛。

  (20)芷若——香草名。芷,即白芷,也叫辟芷。若,即杜若。

  (20)硋——音 ài(碍),同“碍”。

  (21)承云、六莹、九韶、晨露——张湛注:“《承云》,黄帝乐。《六莹》,帝礐乐。《九韶》,舜乐。《晨露》,汤乐。”

  (21)滑——音 gǔ(骨),扰乱。通“汩”(gǔ)。一本作“汩”。

  (22)舍然——舍,通“释”。舍然,即释然,怡悦貌。

  (22)踬——音 zh(至),阻挡,妨碍。

  (23)谒——请。

  ì

  (24)祛——音 qū(区),衣服的袖口。

  (23)天老、力牧、太山稽——张湛注:“三人,黄帝相也。”

  (25)而不知下之据——王叔岷:“《北山录》一《圣人生篇》引‘据’上有‘所’字,文意较完,当从之。”

  (24)情——此处“情”字亦当训“欲”,与《天瑞篇》“寿者人之情”的“情”字相同。参见“林类年且百岁”节注⑧。

  (26)清都、紫微、钧天、广乐——中国古代神话中天帝所居住的地方。

  (25)又二十有八年——《释文》:“一本作三十有八年。”《集释》:“《路史后记》五注引作‘四十八年’,《事文类聚后集》二一引作‘二十有九年’。”

  (27)宫榭若累块积苏——宫榭,宫殿。累块,累积起来的土块。积苏,堆积起来的茅草。

  (26)登假——同“登遐”。古代帝王死亡的讳称。《礼记·曲礼下》孔颖达疏:“登,上也;假,已也。言天子上升已矣,若仙去然也。”

  (28)移——张湛注:“移犹推也。”

  (27)号——音 háo(豪),哭。

  (29)殒虚——殒,坠落。虚,虚空。

  【译文】

  (30)肴未昲——肴,荤菜。昲,音 fèi(费),晒干。

  黄帝即天子位的第十五年,因天下百姓拥戴自己而十分高兴,于是就保养身体,兴歌舞娱悦耳目,调美味温饱鼻口,然而却弄得肌肤枯焦,面色霉黑,头脑昏乱,心绪恍惚。又过了十五年,因忧虑天下得不到治理,于是竭尽全部精力,增进智慧和体力,去治理百姓,然而同样是肌肤枯焦,面色霉黑,头脑昏乱,心绪恍惚。黄帝长叹道:“我的错误真是太深了。保养自己的毛病是这样,治理万物的毛病也是这样。”于是他放下了纷繁的日常事务,离开了宫殿寝室,取消了值班侍卫,撤掉了钟磐乐器,削减了厨师膳食,退出来安闲地居住在宫外的大庭之馆,清除心中杂念,降服形体欲望,三个月不过问政治事务。有一天,他白天睡觉时做梦,游历到了华胥氏之国。华胥氏之国在弇州的西方,台州的北方,不知离中国有几千万里,并不是乘船、坐车和步行所能到达的,只不过是精神游历而已。那个国家没有老师和官长,一切听其自然罢了。那里的百姓没有嗜好和欲望,一切顺其自然罢了。他们不懂得以生存为快乐,也不懂得以死亡为可恶,因而没有幼年死亡的人;不懂得私爱自身,也不懂得疏远外物,因而没有可爱与可憎的东西;不懂得反对与叛逆,也不懂得赞成与顺从,因而没有有利与有害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偏爱与吝借的,也没有什么值得畏惧与忌讳的。他们到水中淹不死,到火里烧不坏。刀砍鞭打没有伤痛,指甲抓搔也不觉酸痒。乘云升空就像脚踏实地,寝卧虚气就像安睡木床。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觉,雷霆不能捣乱他们的听觉,美丑不能干扰他们的心情,山谷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一切都凭精

  (31)默存——默默地待着。

  神运行而已。黄帝醒来后,觉得十分愉快而满足,于是把大臣天老、力牧和太山稽叫来,告诉他们说:“我安闲地在家中住了三个月,清除了心中的杂念,降服了形体的欲望,专心考虑能够保养身心和治理外物的方法,却仍然得不到这种方法。后来我因疲倦而睡觉,做了一个这样的梦。现在我才懂得最高的‘道’是不能用主观的欲望去追求的。我明白了!我得到了!但却不能用语言来告诉你们。”又过了二十八年,天下大治,几乎和华胥氏之国一样,而黄帝却升天了,老百姓悲痛大哭,二百多年也不曾中断过。

  (32)闲——通“娴”,熟习。

  【原文】

  (33)模——指模写,模画,描绘。

  列姑射山在海河洲中①,山上有神人焉,吸风饮露,不食五谷;心如渊泉②,形如处女;不偎不爱③,仙圣为之臣④;不畏不怒⑤,愿悫为之使⑥;不施不惠,而物自足;不聚不敛,而已无愆⑦。阴阳常调,日月常明,四时常若⑧,风雨常均,字育常时⑨,年谷常丰;而土无札伤⑩,人无夭恶,物无疵厉(11),鬼无灵响焉(12)。

  (34)恤——忧虑。

  【注释】

  (35)服——服马。古代四马驾一车,居中的两匹叫服。
——古“骅”字。骅骝、绿耳都为骏马名。

  ①列姑射之山在海河洲中——此段文字大意又见《山海经·海内北经》与《庄子·逍遥游》中。

  (36)骖——音 cān(参),一车四马中两旁的两匹马叫骖。
——古“羲”字。“羲”,世德堂本作牺。赤骥、白牺骏马名。

  ②渊泉——深泉。《诗·邶风·燕燕》:“其心塞渊。”孔颖达疏:“其心诚实而深远也。”

  (37)主车——穆王乘坐之车。造父——人名,穆王时的善御者。

  ③偎——张湛注:“偎亦爱也。”

  (38) 右——
,即“泰丙”二字,人名。《汉书·文帝纪》颜师古注:“乘车之法,尊者居左,御者居中,又有一人处车之右,以备倾侧。”

  ④仙圣——张湛注:“仙,寿考之迹;圣,治世之名。”

  (39)次车——跟随的车子。渠黄、踰轮、盗骊、山子——均为骏马名。

  ⑤畏——张湛注:“畏,威也。”

  (40)柏夭主车——柏夭,人名。主车,居车左之人。参百、奔戎——均为人名。

  ⑥愿悫——愿,谨慎老实。悫,音 què(确),诚笃忠厚。

  (41)巨蒐氏之国——《释文》:“巨蒐,音渠搜,西戎国名。”汪中:“巨蒐即《禹贡》之渠搜也。”

  ⑦愆——音 qiān(牵),张湛注:“愆,蹇乏也。”指困难缺乏。

  (42)湩——音 dàng(冻),乳汁。

  ⑧若——张湛注:“若,顺也。”

  (43)阿——曲隅。

  ⑨字——养育。《左传·昭公十一年》:“其僚无子,使字敬叔。”注:“字,养也。”

  (44)阳——山的南面、水的北面均称阳。

  ⑩札——因遭瘟疫而早死。本文指损伤。

  (45)黄帝之宫——《释文》引陆贾《新语》:“黄帝巡游四海,登崑山;起宫,望于其上。”

  (11)疵厉——疵厉,灾害,疾病。

  (46)封——与“丰”通,扩大、修缮。《说文通训定声》:“封,假借为丰。”《广雅·释诂一》:“封,大也。”

  (12)灵响——妖异作怪。

  (47)宾于西王母——成为西王母的宾客。《释文》引《河图玉版》:“西王母居崑
山。”又引《纪年》:“穆王十七年西征,见西王母,宾于昭宫。”张湛注:“西王母,人类也。虎齿蓬发,戴胜善啸也。出《山海经》。”

  【译文】列姑射山在海河洲中,山上住着神人,呼吸空气,饮用露水,不吃五谷;心灵似深山的泉水,形貌似闺房的少女;不偏心不私爱,仙人和圣人做他的群臣;不威严不愤怒,诚实与忠厚的人替他办事;不施舍不恩惠,外界的事物都自己满足;不积聚不搜括,自己的用品一点也不缺乏。阴阳二气永远调和,太阳月亮永久明亮,春夏秋冬年年有序,风霜雨雪季季适当,孕育生长时时合节,五谷杂粮岁岁满仓;而土地未被伤害,人民不会夭殇,万物没有残疾,鬼魅不兴风作浪。

  (48)谣——张湛注:“徒歌曰谣。诗名《白云》。”王和之——张湛注:“和,答也。诗名《东归》。”

  【原文】

  (49)廼——“乃”的异体字。王重民:“‘廼’本作‘西’,字之误也。‘焉’字仍当属上为句,张注引《穆天子传》云‘西登弇山’,按郭璞《穆天子传注》曰:弇兹山,日所人也。弇山在瑶池之西,为日所入处,张氏引之正以释西观之义,《御览》三引作‘西观日所入处’,文虽小异,‘西’字尚不误。吉府本正作‘西’。”

  列子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乘风而归。尹生闻之,从列子居,数月不省舍①。因间请薪其术者②,十反而十不告。尹生怼而请辞③,列子又不命④。尹生退。数月,意不已,又往从之。列子曰:“汝何去来之频?”尹生曰:“曩章戴有请于子⑤,子不我告⑥,固有憾于子⑦。今复脱然⑧,是以又来。”列子曰:“曩吾以汝为达,今汝之鄙至此乎?姬⑨!将

  (50)於乎——《释文》“於”作“于”,云:於乎音呜呼,又作乎。

  告汝所学于夫子者矣⑩。自吾之事夫子友若人也
11,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夫子一眄而已
12。五年之后,心庚念是非 13,口庚言利害,夫子始一解颜而笑
14。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庚无是非;从口之所言,庚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
15。九年之后,横心之所念
16,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内外进矣
17。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
18。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
19?今女居先生之门,曾未浃时
20,而慰憾者再三。女之片体将气所不受,汝之一节将地所不载。履虚乘风,其可几乎
21?”尹生甚怍 22,屏息良久,不敢复言。

  (51)谐——张湛注:“谐,辨。”

  【注释】

  (52)数——音 shǔ(暑),列举罪状。

  ①省——音 xǐng(醒),察看。

  (53)穆王几神人哉——张湛注:“言非神也。”吴闿生:“几当读为岂,观下文‘几虚语哉’可证。”《释文》:“几音岂。”

  ②间——《释文》:“间,音闲。”意亦为闲。蕲——祈求。

  (54)徂——音 cù,通“殂”,死亡。

  ③怼——音 du(队),怨恨。

  (55)登假——登,上。假,音
xiá(霞),当作“遐”,远去。《礼记曲礼下》:“告丧,曰天子登假。”孔颖达疏:“登,上也;假,己也。言天子上升己矣,若仙去然也。”登假,犹言升天。后来成为帝王去世的讳称。

  ì

  【译文】

  ④不命——《释文》作“又不与命”。意为不表态。

  周穆王时,最西方的国家有个能幻化的人来到中国,他能进入水火之中,穿过金属岩石,能翻倒山河,移动城市,悬在空中不会坠落,碰到实物不被阻碍,千变万化,无穷无尽,既能改变事物的形状,又能改变人的思虑。穆王对他像天神一样的尊敬,像国君一样的侍奉,把自己的寝宫让出来让他居住,用祭把神灵的膳食给他吃喝,选择美丽的女子乐队供他娱乐。可是这个幻化人却认为穆王的宫殿太低太差不可以居住,穆王的膳食又腥又臭不可以享用,穆王的嫔妃又羶又丑不可以亲近。于是穆王便为他另筑宫殿,土木建

  ⑤曩——音 nǎng,以前。章戴——张湛注:“章戴,尹生名。”

  筑、雕梁画栋,以至于到了不能再巧妙的程度。穆王把府库的钱财全部耗尽,才把楼台建成。楼台高达八千尺,比终南山还要高,称作中天之台,挑选郑国和卫国美丽而苗条的女子,体洒香水,修饰娥眉,戴上首饰耳环,穿上东阿的细布,拖上齐国的绢绸,涂脂抹粉,描眉画唇,佩珠玉,戴手镯,再带上各种香草去充满这座楼台,演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等动听的音乐使他快乐,每月送去最美的衣服,每天送上最美的膳食。可是那位幻化人还不高兴,不得已才进去。没住多久,他邀请穆王一同出去游玩。穆王拉着他的衣袖,便腾云而上,到天的中央才停下来。接着便到了幻化人的宫殿。幻化人的宫殿用金银建筑,以珠玉装饰,在白云与雷雨之上,不知道它下面以什么为依托,看上去好像是屯留在白云之中。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口舌尝到的,都是人间所没有的东西。穆王真以为到了清都、紫微、钧天、广乐这些天帝所居住的地方。穆王低下头往地面上看去,见自己的宫殿楼台简直像累起来的上块和堆起来的茅草。穆王自己觉得即使在这里住上几十年也不会想念自己的国家的。幻化人又请穆王一同游玩。所到之处,抬头看不见太阳月亮,低头看不见江河海洋。光影照来,穆王眼花缭乱看不清楚;音响传来,穆王耳鸣声乱听不明白。百骸六脏,全都颤抖而不能平静。意志昏迷,精神丧失,于是请求幻化人带他回去。幻化人推了一把,穆王好像跌落到了虚空之中。醒来以后,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左右还是原来侍候他的人。看看眼前的东西,那水酒是刚倒出来的,菜肴是刚烧好的。穆王问左右:“我刚才是从哪里来的?”左右的人说:“大王不过是默默地待了一会儿。”从此穆王精神恍愧了三个月才恢复正常。再问幻化人。幻化人说:“我与大王的精神出去游玩罢了,形体何尝移动过呢?而且您在天上居住的宫殿,与大王的宫殿有什么不同呢?您在天上游玩的花园,与大王的花园有什么不同呢?大王习惯了经常看到的东西,对暂时的变化感到怀疑。其实即使是最大的变化,无论是慢一点的变化还是快一点的变化,哪能都如实地描绘出来呢?”穆王十分高兴,从此不过问国家大事,不亲近大臣与嫔妃,毫无顾忌地到遥远的地方去游玩,他下令用天下最好的八种骏马来驾车,右边的服马叫骅骝,左边的服马叫绿耳,右边的骏马叫赤骥,左边的骖马叫白牺。穆王的马车由造父驾驭,泰丙为车右。随从的马车,右边的服马叫渠黄,左边的服马叫踰轮,左边的骖马叫盗骊,右边的骏马叫山子,由柏夭主车,参百驾驭,奔戎为车右。驰驱了一千里,到了巨蒐氏的国家。巨蒐氏于是献上白鹄的血液供穆王饮用,准备牛马的乳汁给穆王洗脚,并供奉所有乘车与驾车的人。吃喝以后继续前进,又歇宿在崑
山的弯曲处,赤水的北面。第二天便登上了崑
山巅,观览了黄帝的宫殿,并修缮整新,以传于后世。随后又成西王母的贵宾,在瑶池上宴饮。西王母为穆王朗诵歌谣,穆王也跟着唱和,歌辞都很悲哀。后来又观赏了太阳入山的情景,一天走了一万里。穆王于是叹道:“哎呀!我不修养道德而只知道享乐,后世的人恐怕要谴责我的罪过了吧!”穆王难道是神人吗?在一生中享尽了快乐,仍然活了一百岁才死,当时的人们还以为他升天了呢。

  ⑥子不我告——犹“子不告我”。

  【原文】

  ⑦憾——恨。

  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老成子请其过而求退。尹文先生揖而进之于室,屏左右而与之言曰:“昔老聃之徂西也①,顾而告予曰: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

  ⑧脱然——疾病痊愈的样子。本文指解除了怨恨。

  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②。吾与汝亦幻也,奚须学哉?”老成子归,用尹文先生之言深思三月,遂能存亡自在,憣校四时③,冬起雷,夏造冰,飞者走,走者飞。终身不著其术,故世莫传焉。子列子曰:“善为化者,其道密庸④,其功同人⑤。五帝之德⑥,三王之功⑦,未必尽智勇之力,或由化而成,孰测之哉?”

  ⑨姬——音 jū(居)。张湛注:“姬,居也。”指坐下来。

  【注释】

  ⑩夫子——张湛注:“夫子谓老商。”

  ①徂——音 cú,往,到。

  11 若人——张湛注:“若人谓伯高。”

  ②与——以。

  12 眄——音 miǎn(免),斜视。

  ③憣校——憣,音 fān(翻),变乱。校,音
jiǎo(绞),通“绞”。《释文》:“顾野王读作翻交四时。”

  13
庚——张湛注:“庚当作更。”《集释》:“吉府本‘庚’作‘更’,”《释文》:“庚音更,居行切,益也,下同。”

  ④密庸——隐秘而平常。

  14
夫子始一解颜而笑——张湛注:“是非利害,世间之常理;任心之所念,任口之所言,而无矜吝于胸怀,内外如一,不犹逾于匿而不显哉?欣其一致,聊寄笑焉。”

  ⑤同人——与一般人相同。张湛注:“取济世安物而已,故其功潜著而人莫知。”

  (15)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张湛注:“夫心者何?寂然而无意想也;口者何?默然而自吐纳也。若顺心之极,则无是非;任口之理,则无利害。道契师友,同位比肩,故其宜耳。”

  ⑥五帝——传说中的上古帝王。其说不一。(1)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2)太皞(伏羲)、炎帝(神农)、黄帝、少皞、颛顼。(3)少吴(皞)、颛顼、高辛(帝喾)、唐尧、虞舜。

  (16)横_——音 hēng,放纵。

  ⑦三王——指夏禹、商汤、周文王。一说指夏禹、商汤、周代的文王和武王。

  (17)内外进矣——张湛注:“心既无念,口既无违,故能恣其所念,纵其所言。体道穷宗,为世津粱。终日念而非我念,终日言而非我言。若以无念为念,无言为言,未造于极也。所谓无为而无不为者如斯,则彼此之异,于何而求?师资乏义,将何所施?故曰内外尽矣。”则“进”应读为“尽”。

  【译文】

  (18)无不同也——卢重玄解:“眼、耳、口、鼻不用其所能,各任之而无心,故云无不同也。”

  老成子向尹文先生学习幻化之术,尹文先生三年都没有告诉他。老成子请问自己错在哪里,并要求退学。尹文先生向他作揖,引他进入室内,叫左右的人离开房间后对他说:“过去老聃往西边去,回头告诉我说:一切有生命的气,一切有形状的物,都是虚幻的。创造万物的开始,阴阳之气的变化,叫做生,叫做死。懂得这个规律而顺应这种变化,根据具体情形而推移变易的,叫做化,叫做幻。创造万物的技巧微妙,功夫高深,本来就难以全部了解,难以完全把握。根据具体情形变易的技巧明显,功夫低浅,所以随时发生,又随时消灭。懂得了幻化与生死没有什么不同,才可以学习幻化之术。我和你也在幻化着,为什么一定要再学呢?”老成子回去后,根据尹先生的话深思了三个月,于是能自由自在地时隐时现,又能翻交四季,使冬天打雷,夏天结冰,使飞鸟在地上走,走兽在天上飞。但终生没有把这些法术写成书,因而后世没有传下来。列子先生说:“善于幻化的人,他的道术隐秘而平常,他的功绩与一般人相同。五帝的德行,三王的功绩,不一定都是由智慧和勇力而来,也许是由幻化来完成的,谁能推测到呢?”

  (19)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张湛注:“夫眼、耳、鼻、口,各有攸司。令神凝形废,无待于外.则视听不恣眼、耳,臰味不赖鼻、口,故六藏七孔,四肢百节,块然尸居,同为一物,则形奚所倚?足奚所履?我之乘风,风之乘我,孰能辨也?”

  【原文】

  (20)浃时——浃,音 jiā(夹),周匝。浃时,一个时辰,等于现在的
2小时。

  觉有八征①,梦有六候②。奚谓八征?一曰故③,二曰为④,三曰得,四曰丧⑤,五曰哀,六曰乐,七曰生,八曰死。此者八征,形所接也⑥。奚谓六候?一日正梦⑦,二曰蘁梦⑧,三曰思梦⑨,四曰寤梦⑩,五曰喜梦,六曰惧梦,此六者,神所交也(11)。不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惑其所由然;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知其所由然。知其所由然,则无所怛(12)。一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应于物类。故阴气壮,则梦涉大水而恐惧(13);阳气壮,则梦涉大火而燔焫(14);阴阳俱壮,则梦生杀(15)。甚饱则梦与,甚饥则梦取。是以以浮虚为疾者,则梦扬;以沈实为疾者,则梦溺。藉带而寝

  (21)几——希望。《史记·晋世家》:“毌几为君。”索隐:“儿,望也。”

  则梦蛇(16),飞鸟衔发则梦飞。将阴梦火,将疾梦食。饮酒者忧,歌儛者哭。子列子曰:“神遇为梦,形接为事。故昼想夜梦,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梦自消。信觉不语,信梦不达,物化之往来者也。古之真人,其觉自忘,其寝不梦,几虚语哉(17)?”

  (22)怍——音 zuò(坐),惭愧。

  【注释】

  【译文】

  ①征——征兆,某种迹象所显示的原因与未来。

  列子拜老商氏为师,以伯高子为友,把两人的所有本领部学到了手,然后乘风而归。尹生听说了,便来跟列子学习,并和列子住到一起,好几个门都下回去看望家人。他趁列子闲暇时,请求学习他的法术,往返十次,列子十次都没有告诉他。尹生有些生气,请求离开,列子也不表态。尹生回家了。几个月后,尹生心不死,又去跟列子学习。列子问:“你为什么来去这么频繁呢?”尹生说:“以前我向您请教,您不告诉我,本来有些怨恨您。现在又不恨您了,所以又来了。”列子说:“过去我以为你通达事理,现在你的无知竟到了如此程度吗?坐下!我打算把我在老师那里学习的情况告诉你。自从我拜老商氏为师、以伯高子为友,三年之内,心中不敢计较是与非,嘴上不敢谈论利与害,然后才得到老师斜着眼睛看我一下罢了。又在两年之内,心中(比学道前)更多地计较是与非,嘴上更多地谈论利与害,然后老师才开始放松脸面对我笑了笑。又在两年之内,我顺从心灵去计较,反而觉得没有什么是与非;顺从口舌去谈论,反而觉得没有什么利与害;老师这才叫我和他坐在一块席子上。又在两年之内,我放纵心灵去计较,放纵口舌去谈论,但所计较与谈论的也不知道是我的是非利害呢,也不知道是别人的是非利害呢;并且也不知道老商氏是我的老师,伯高子是我的朋友;这时身内身外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从此以后,眼睛就像耳朵一样,耳朵就像鼻子一样,鼻子就像嘴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了。心灵凝聚,形体消失,骨肉全部融化了;感觉不到身体依靠着什么,两脚踩着什么,随风飘游四方,就像树叶与干燥的皮壳一样。竟然不知道是风驾驭着我呢,还是我驾驭着风啊!现在你在老师的门下,还不到一个时辰,便怨恨了好几次。你的一片肤体也不会被元气所接受,你的一根肢节也不会被大地所容纳。脚踏虚空,驾驭风云,又怎么能办得到呢?”尹生非常惭愧,好长时间不敢大声出气,也不敢再说什么。

  ②候——占验,依据某种迹象预测其原因与未来。

  【原文】

  ③故——指过去的事情。

  列子问关尹曰①:“至人潜行不空②,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慄。请问何以至于此?”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智巧果敢之列③。姬!鱼语女④。凡有貌像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也?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⑤。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焉得而正焉?彼将处乎不深之度⑥,而藏乎无端之纪,游乎万物之所终始。壹其性,养其气,含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⑦。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⑧,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坠于车也,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弗知也,坠亦弗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是故遌物而不慴⑨。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子天乎⑩?圣人藏于天,故物莫之能伤也。

  ④为——指现在的事情。

  【注释】

  ⑤丧——失,丧失,损失。

  ①关尹——《释文》:“关尹,关令尹喜,字公度,著书九篇。”杨伯峻:“今本《关尹子》一卷,九篇,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疑为孙定(南宋人)依讬,《四库提要》则云‘或唐五代间方士解文章者所为也’。”

  ⑥此者八征,形所接也——俞樾:“当作‘此八者,形所接也’,与下文‘此六者,神所交也’相对。”王叔岷:“疑本作‘此八征者,形所接也’,与下文‘此六候者,神所交也’相对。今本下文‘六’下既捝‘候’字,此文亦错乱不可读矣。”

  ②至人——道木最高的人。空——《集释》:“《道藏》江遹本、宋徽

  ⑦正梦——张湛注:“平居自梦。”

  宗本‘空’并作‘窒’。作‘窒’者是也。”俞樾:“《释文》曰,‘空一本作窒’,当从之。《庄子·达生篇》正作‘不窒’。”窒,指窒息。

  ⑧蘁梦——张湛注:“《周官》注云:“蘁当为惊愕之愕,谓惊愕而梦。”

  ③列——《释文》:“列音例。”

  ⑨思梦——张湛注:“因思念而梦。”

  ④鱼语女——张湛注:“鱼当作吾。”《释文》云:“鱼音吾。”女,即汝,你。

  ⑩寤梦——张湛注:“觉时道之而梦。”

  ⑤是色而已——杨伯峻:“‘色’上脱‘形’字,当作‘是形色而已’。‘形色’承上文‘貌像声色’而言。注引向秀曰‘同是形色之物耳’,则向所注《庄子》本有‘形’字。江南古《藏》本《庄子》正作‘是形色而已’,当据正。说本奚侗《庄子补注》。”

  (11)此六者,神所交也——王叔岷:“宋徽宗《义解》:“故曰,此六候者,神所交也。’是所见本‘六’下有‘候’字,与上文‘此八征者,形所接也’相对。当据补。”

  ⑥深——张湛注:“深当作淫。”《释文》:“深音淫。”

  (12)怛——音 dá(达),畏惧。

  ⑦造——到,至。《释文》:“造,至也。”

  (13)阴气壮,梦涉大水而恐惧——古代阴阳理论认为水为阴,火为阳,故对梦的原因有此种解释。

  ⑧郤——音 x(隙),通“隙”,空隙。

  (14)燔焫——燔,焚烧。焫,音 ruò,烧。

  ì

  (15)阴阳俱壮,则梦生杀——张湛注:“阴阳,以和为用者也。抗则自相利害,故或生或杀也。”

  ⑨遌——音 è(鄂),遇到。慴— — 即慑,音 shè,害怕。

  (16)藉——以物衬垫。

  ⑩而况得全于天乎——张湛注:“向秀曰:得全于天者,自然无心,委顺理也。”

  (17)几——读为岂。《释文》:“几音岂。”

  【译文】

  【译文】

  列子问关尹说:“道术最高的人在深水中游泳不会窒息,站在火中不感到炽热,在最高的地方行走不至于战栗。请问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关尹说:“这是积聚了纯真之气的结果,而不是聪明、技巧和果敢所能办到的。坐下!我给你讲。凡是有相貌、形状、声音和颜色的,都是物。物与物为什么会差别很大呢?是什么使某些物比其它物高出一头呢?不过是形貌与声色罢了。而那些高级的物可以达到没有声色形貌的程度,以圭于达到没有变化的程度,到了这种程度时你要想考察个透彻,又怎么能获得完全正确的认识呢?这种物将表现出平常的的状态,隐藏于无头无尾的循环之中,运动在万事万物的始终。完善你的性,培养你的气,深藏你的德,与最高级的物相贯通。如果能这样,你的天赋的纯真之气就会积聚完整,你的精神就不会有空缺,那外物又怎么能侵入井影响你呢?喝醉酒的人从车上跌落下来,虽然有伤却不会死亡。骨骼与别人相同,而损伤却比别人轻,就是因为他的精神完整。坐车没有知觉,跌落也没有知觉,死亡、生存、惊恐、惧怕等观念都侵入不到他的心中,因而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害怕。他因为醉酒而使精神完整尚且如此,又何况积聚了完整的天赋纯真之气呢?圣人把自己隐藏在天赋的纯真之气中,所以没有任何外物能伤害他。”

  醒有八种征兆,梦有六种原因。什么是八种征兆?一是在重复过去的事情,二是在做新的事情,三是有所收获,四是有所丧失,五是有所悲哀,六是有所喜悦,七是即将新生,八是即将死亡。这八种征兆,都是形体所接触的事情。什么是六种原因?一是平时自然而然的梦,二是因惊愕而致梦,三是因思虑而致梦,四是因醒悟而致梦,五是因高兴而致梦,六是因畏惧而致梦。这六种原因,都是精神所交接的事情。不懂得神感事变所引起的原因的人,事情发生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懂得神感事变所引起的原因的人,事情一发生便明白是怎么回事。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无所畏惧。一个人体魄的充实、空虚、亏损、增强,都与天地相通,与外物相应。所以阴气过于旺盛,就会梦见过大河而恐惧;阳气过于旺盛,就会梦见过大火而被烧的;阴阳二气都过于旺盛,就会梦见生死残杀。吃是太饱会梦见给别人财物,没有吃饱会梦见夺取别人财物。所以以元气浮虚为病症的,就会梦见身体飞扬;以元气沉实力病症的就会梦见身体被淹埋。枕着带子睡觉会梦见蛇,飞鸟衔住头发会梦见飞升。天气将阴会梦见大火,身体将病会梦见吃饭。喝了酒以后会

  【原文】

  在梦中忧愁,唱歌跳舞以后会在梦中哭泣。列子说:“精神与事物相遇便成为梦,形体与事物接触便成为事。所以白天思虑与夜间做梦,都是精神与形体遇到某些事物的缘故。因此精神凝结在一点上的人,白天不会思虑,夜间也不会做梦。真正清醒的人不用语言,真在做梦的人并不通达,只是随着事物的变化而变化往来。古代的真人,醒着的时候连自己也忘记了,睡眠的时候不会做梦,难道是虚假的话吗?”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①,引之盈贯②,措杯水其肘上,发之,镝矢复沓③,方矢复寓④。当是时也,犹象人也⑤。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⑥。当与汝登高山⑦,履危石,临百仞之渊⑧,若能射乎?”于是无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背逡巡⑨,足二分垂在外⑩,揖御寇而进之(11)。御寇伏地,汗流至踵(12)。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闚青天(13),下潜黄泉(14),挥斥八极(15),神气不变。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16),尔于中也殆矣夫(17)!”

  【原文】

  【注释】

  西极之南隅有国焉,不知境界之所接,名古莽之国。阴阳之气所不交,故寒暑亡辨①;日月之光所不照,故昼夜亡辨。其民不食不衣而多眠。五旬一觉,以梦中
92
所为者实,觉之所见者妄。四海之齐谓中央之国②,跨河南北③,越岱东西④,万有余里。其阴阳之审度⑤,故一寒一暑;昏明之分察⑥,故一昼一夜。其民有智有愚。万物滋殖,才艺多方。有君臣相临,礼法相持,其所云为不可称计。一觉一寐,以为觉之所为者实,梦之所见者妄。东极之北隅有国日阜落之国。其土气常燠⑦,日月余光之照。其土不生嘉苗,其民食草根木实,不知火食,性刚悍,强弱相藉⑧,贵胜而不尚义,多驰步,少休息,常觉而不眠。

  ①伯昏无人——《庄子·德充符》成玄英疏:“伯昏无人,师者之嘉号也。伯,长也。昏,暗也。德居物长,韬光若暗,洞忘物我,故曰伯昏无②

  【注释】

  引之满贯——引之,指引弦。贯,《庄子·田子方》释文引司马云:“镝也。”即箭头。

  ①亡辨——亡,无。辨,分别。

  ③镝矢复沓——沓,音
tà(踏),重合。《楚辞  天问》:“天何所沓?”王逸注:“沓,合也。”镝矢复沓,后一支箭的箭头与前一支箭的箭尾几乎重合,形容动作之敏捷。

  ②齐——按周克昌说,齐通脐,引申为中央、中心之义。

  ④方矢复寓——寓,寄寓。方矢复寓,前一支箭刚射出,后一支箭又已放上弓弦,形容动作之敏捷。

  ③河——黄河。

  ⑤象人——木偶、泥俑之类,因其像人而非人,故称象人。

  ④岱——泰山的别名。

  ⑥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庄子·田子方》成玄英疏:“言汝虽巧,仍是有心之射,非忘怀无心,不射之射也。”

  ⑤审度——俞樾:“‘审度’二字传写误倒,本作‘阴阳之度审’。下句云‘其昏明之分察,故一昼一夜’,度与分对,审与察对,以是明之。”度,程度,本文指阴阳二气的比例。审,明悉。

  ⑦当——杨伯峻:“当即傥,若也,如也。《韩非子·人生篇》‘当使虎豹失其爪牙,则人必制之矣’,当即傥也,可证。”

  ⑥分察——分,音 fèn(份),职分。察,明显。

  ⑧百仞——《庄子·田子方》成玄英疏:“七尺曰仞,深七百尺也。”

  ⑦燠——音
yù(郁),暖。观下文“日月余光之照”,当指太阳光线很弱的寒冷地区,故“燠”字恐有误,当为“寒”字之误。

  ⑨背逡巡——逡,音
qūn。逡巡,退却。《庄子·田子方》成玄英疏:“逡巡,犹却行也。”背逡巡,背着深渊往后退。

  ⑧藉——践踏。欺凌。

  ⑩足二分垂在外——李钟豫《语体庄子》云:“脚下有十分之二悬空。”林希逸《南华真经口义》云:“三分其足,一分在岸,二分垂于虚处。”今译文取后说。

  【译文】

  (11)揖——拱手为礼。

  最西方的南角有个国家,不知道与哪些国家接壤,名叫古莽之国。阴气和阳气不相交接,因而冬天与夏天没有分别;太阳与月亮的光芒照耀不到,因而白天与黑夜没有分别。那里的百姓不吃饭、不穿衣,睡眠很多。五十天一醒,以梦中的所作所
93
为为真实,以醒时的所见所闻力虚妄。四海的中央叫中国,横跨大河南北,超越岱岳东西,有一万余里见方。这里的阴阳二气的比例分明,因而一个时期寒冷,一个时期炎热;昏暗与明亮的职分明确,因而一段时间是白天,一段时间是黑夜。这里的百姓有的聪明,有的愚昧。万物滋养繁殖,才艺多种多样。有君主与臣民的互相抉助,用礼仪与法律来共同维持,他们的言论与作为不可以数字统计。一段时间醒着,一段时间睡着,认为醒时的所作所为为真实,以梦中的所见所闻为虚妄。最东方的北角有个国家叫阜落之国。那里的土地之气非常寒冷,只能照到一点太阳与月亮的余光。那里的土地不长庄稼,老百姓只能吃草根与树木的果实,并且不知道用火烧了以后再吃,性情刚强凶悍,强大的欺凌弱小的,崇尚胜利而不崇尚礼仪,跑步与走路的时间多,休息的时间少,经常醒着而不睡眠。

  (12)踵——脚后跟。

  【原文】

  (13)闚——即窥,从小孔或隐僻处偷看。

  周之尹氏大治产,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弗息①。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弥勤,昼则呻呼而即事,夜则昏惫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梦为国君②,居人民之上,总一国之事,游燕宫观③,恣意所欲,其乐无比。觉则复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年,昼夜各分④。吾昼为仆虏,苦则苦矣,夜为人君,其乐无比。何所怨哉?”尹氏心营世事,虑钟家业⑤,心形俱疲,夜亦昏惫而寐,昔昔梦为人仆,趋走作役,无不为也,数骂杖挞,无不至也。眠中啽呓呻呼⑥,彻旦息焉。尹氏病之,以访其友。友曰:“昔位足荣身,资财有余,胜人远矣。夜梦
94
为仆,苦逸之复,数之常也。若欲觉梦兼之,岂可得邪?”尹氏闻其友言,宽其役夫之程,减己思虑之事,疾并少间⑦。

  (14)黄泉——地下的泉水,亦指阴间。

  【注释】

  (15)挥斥八极——挥斥,《庄子·田子方》郭象注:“犹纵放也。”八极,八方,是四方(东、南、西、北)四隅(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的总称。

  ①趣——行动。趣役,服役。

  (16)怵然——怵,音 chù(触)。怵然,恐惧的样子。恂,音
xún(旬),通眴(xuàn 炫),眴通眩,眼花。恂目之志,指恐惧之心。

  ②昔昔——昔,通“夕”。昔昔,夜夜。

  (17)尔于中也殆矣夫——卢重玄解:“夫至道之人自得于天地之间,神气独主,忧乐不能入也。今汝尚恐惧之若此,岂近乎道者耶?汝于是终始初习耳,未能得其妙也。”中,奚侗:“中读如字,谓民中也。”

  ③燕——通“宴”,宴饮。

  【译文】

  ④分——张湛注:“分,半也。”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表演射箭。他拉满了弓弦,把装满水的杯子放在拿弓的手的肘上,然后射出箭去,一箭连着一箭,前一箭刚射出,后一箭已拉满弦。在这个时候,他全身贯注,像木偶一样一动也不动。伯昏无人说:“你这是有心的射箭,而不是无心的射箭。如果我和你登上高山,走在摇晃的岩石上,面临着万丈深渊,你还能射吗?”于是伯昏无人便领他登上高山,走在摇晃的岩石上。当临近万丈深渊时,他背对着深渊往后退,双脚已有三分之二悬空了,才拱手作揖,请列御寇上来。列御寇早已吓得趴倒在地,汗水流到了脚后跟。伯昏无人说:“道术最高的人,朝上能看到青天,往下能潜入黄泉,他遨游八方,精神和真气都不会改变,现在你全身发抖,心中十分恐惧,你的这种心理也太糟糕了!”

  ⑤钟——专注。

  【原文】

  ⑥啽呓——音 ány,说梦话。

  范氏有子曰子华,善养私名①,举国服之。有宠于晋君,不仕而居三卿

  ì

  之右②。目所偏视,晋国爵之;口所偏肥③,晋国黜之。游其庭者侔于朝④。子华使其侠客以智鄙相攻,强弱相凌⑤,虽伤破于前,不用介意。终日夜以此为戏乐,国殆成俗。禾生、子伯,范氏之上客,出行,经坰外,宿于田更商丘开之舍⑥。中夜,禾生、子伯二人相与言子华之名势,能使存者亡,亡者存;富者贫,贫者富。商丘开先窘于饥寒⑦,潜于牖北听之⑧。因假粮荷畚之子华之门⑨。子华之门徒皆世族也,缟衣乘轩⑩,缓步阔视(11)。顾见商丘开年老力弱,面色黎黑,衣冠不检,莫不眲之(12)。既而狎侮欺诒(13),挡秘挨枕(14),亡所不为。商丘开常无愠容,而诸客之技单(15),惫于戏笑。遂与商丘开俱乘高台(16),于众中谩言曰:“有能自投下者,赏百金。”众皆竞应。商丘开以为信然,遂先投下,形若飞鸟,扬于地(17),骪骨无
(18)。范氏之党以为偶然,未讵怪也(19)。因复指河曲之淫隈曰(20):“彼中有宝珠,泳可得也。”商丘开复从而泳之。既出,果得珠焉。众昉同疑(21)。子华昉今豫肉食衣帛之次(22)。俄而范氏之藏大火。子华曰:“若能入火取锦者,从所得多少赏若。”商丘开往无难色,入火往还,埃不漫(23),身子焦。范氏之党以为有道,乃共谢之曰:“吾不知子之有道而涎子(24),吾不知子之神人而辱子。子其愚我也,子其聋我也,子其盲我也。敢问其道。”商丘开曰:“吾亡道。虽吾之心,亦不知所以。虽然,有一于此,试与子言之。曩子二客之宿吾舍也,闻誉范氏之势,能使存者亡,亡者存;富者贫,贫者富。吾诚之无二心,故不远而来。及来,以子党之言皆实也,唯恐诚之之不至,行之之不及,不知形体之所措(25),利害之所存也,心一而已。物亡迕者(26),如斯而已。今昉知子党之诞我,我内藏猜虑,外矜观听(27),追幸昔日之不焦溺也,怛然内热(28),惕然震悸矣(29)。水火岂复可近哉?”自此之后,范氏门徒路遇乞儿马医,弗敢辱也,必下车而揖之。宰我闻之(30),以告仲尼。仲尼曰:“汝弗知乎?夫至信之人,可以感物也。动天地,感鬼神,横六合(31),而无逆者,岂但履危险、入水火而已哉!商丘开信伪物犹不逆,况彼我皆诚哉?小子识之(32)!”

  ⑦少间——《释文》:“少间,病差也。”

  【注释】

  【译文】

  ①私名——张湛注:“游侠之徒也。”许维遹:“‘名’疑为‘客’之坏字。注‘游侠之徒也’,则原文本作‘客’明矣。又下文‘子华使其侠客’。正承此而言。”

  周朝有个姓尹的人大力添置家产,在他手下服役的人从清晨到黄昏都不得休息。有个老役夫的筋力已经消耗干净了,仍然不停地被使唤,白天呻吟呼喊着干活,黑夜昏沉疲惫地熟睡。由于精神恍惚散漫,每天夜里都梦见自己当了国君,地位在百姓之上,总揽一国大事,在宫殿花园中游玩饮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快乐无比。醒来后继续服役。有人安慰他过于勤苦,老役夫说:“人一生活一百年,白天与黑夜各有一半。我白天做奴仆,苦是苦了,但黑夜做国君,则快乐无比。有什么可怨恨的呢?”姓尹的一心经营世间俗事,思虑集中在家业上,心灵与形体都很疲劳,黑夜也昏沉疲惫而睡,每天夜里梦见自己当了奴仆,奔走服役,什么活都干,挨骂挨打,什么罪都受。睡眠中呻吟呼喊,一直到天亮才停止。姓尹的以此为苦,便去询问他的朋友。朋友说:“你的地位足以使你荣耀,你的财产用也用不完,超过别人很多很多了。黑夜梦见做了奴仆,这一苦一乐的循环往复,是一般的自然规律。你想在醒时与梦中都很快乐,怎么能得到呢?”姓尹的听了他朋友的话,便放宽了役夫所做的工程的期限,减少了自己苦心思虑的事情,他和役夫的苦也就都减轻了。

  ②三卿之右——三卿,又称三公。周代有两说:一说为司马、司徒、司空;一说为太师、太傅、太保。右,古代崇尚右边,故以右指较高的地位。

  【原文】

  ③肥——张湛注:“音鄙。肥,薄也。”

  郑人有薪于野者①,遇骇鹿,御而击之②,斃之。恐人见之也,遽而藏诸隍中③,覆之以蕉④,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涂而詠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彼直真梦矣。”室人曰:“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邪?讵有薪者邪⑤?今真得鹿,是若之梦真邪?”夫曰:“吾据得鹿,何用知彼梦我梦邪?”薪者之归,不厌失鹿⑥。其夜真梦藏之之处,又梦得之

  ④侔——《释文》:“侔音谋,齐也。”。

  之主。爽旦⑦,案所梦而寻得之。遂讼而争之,归之士师⑧。士师曰:“若初真得鹿,妄谓之梦;真梦得鹿,妄谓之实。彼真取若鹿,而若与争鹿⑨。室人又谓梦仞人鹿⑩,无人得鹿。今据有此鹿,请二分之。”以闻郑君。郑君曰:“嘻!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访之国相。国相曰:“梦与不梦,臣所不能辨也。欲辨觉梦,唯黄帝、孔丘(11)。今亡黄帝、孔丘,孰辨之哉?且恂士师之言可也(12)。”

  ⑤相凌——《释文》:“相凌,一本作相击。”

  【注释】

  ⑥坰,音 jiōng,遥远的郊外。田更——张湛注:“更当作叟。”

  ①薪——砍柴。

  ⑦窘——被因迫。

  ②御——张湛注:“御,迎。”

  ⑧牖北——牖,音
yǒu(有),窗。俞樾:“牖北,疑当作北牖。”⑨假粮荷畚——假,借。荷,担。畚,古代用草绳做的盛器,后编竹为之,即畚箕。”

  ③遽——急促。隍——《释文》:“隍音黄,无水池也。”

  ⑩缟衣乘轩——缟衣,绢绸之衣。轩,古代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车箱前顶较高,用漆有画纹或加皮饰的席子作障蔽。

  ④蕉——《集释》引黄生:“蕉、樵,古字通用。取薪曰樵,谓覆之以薪也。《庄子·人世间》‘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字与此同,谓死人骨如积薪也。”

  (11)阔——《释文》:“阔,远也,广也。”

  ⑤讵——音 jù(巨),岂,难道。

  (12)眲——音 nè(讷),轻视。

  ⑥厌——音 yan(烟),通 ,安貌。

  (13)狎侮欺诒——狎侮,轻慢戏弄。诒,音 dài(殆),欺骗。

  ⑦爽旦——爽,明。爽旦,天亮。

  (14)挡 挨抌——挡,捶打。
,推击。挨,音ǎi(矮),推,抌,音shèn(甚),击背。

  ⑧士师——官名,掌管禁令、狱讼、刑罚。古代为法官之通称。

  (15)单——《释文》:“单音丹,尽也。”周克昌:“‘单’通‘殚’,故为‘尽’义。《汉书·韩信传》:‘粮食单竭’。其于《杜钦传》则作‘殚天下之财以奉淫侈。’‘单’即‘殚’也。”

  ⑨而与若争鹿——陶鸿庆:“‘而与若争鹿’,当作‘而若与争鹿’。此云争鹿,指失鹿者言;下云今据有此鹿,指取鹿者言,故请二分之也。”此说可供参考。

  (16)乘——登。任大椿:“《汉书·张汤传》:‘乃遣山乘鄣。’师古曰:‘乘,登也。”《陈汤传》:‘乘城呼?’师古曰:‘乘,登也。’”

  ⑩仞——通“认”。

  (17)扬——飞起,飘起。

  (11)欲辨觉梦,唯黄帝孔丘——俞正燮:“《史记正义》引《帝王世纪》云:‘黄帝梦大风吹天下尘垢皆去,又梦人执千钧之弩驱羊万群。帝寐而叹曰:风为号令,执政者也;垢去土,后在也。天下岂有姓风名者后哉?夫千钧之弩,异力者也;驱羊万群,能牧民为善者也。天下岂有姓力名牧者哉?于是依二占而求之,得风后于海隅,登以为相;得力牧于大泽,进以为将。黄帝因著《占梦经》十一卷。’其圆梦之法径情直遂而竟得之,可谓象罔得珠矣。《灵枢》有《淫邪发梦篇》。《占梦经》,《艺文志》有之,曰:《黄帝长柳占梦》。孔子两楹之梦见《檀弓》。辨梦言黄帝、孔丘,此其义也。”

  (18)骪骨无 ——骪,同肌。 音 huǐ,(毁),同毁。

  (12)恂——相信。《释文》:“恂音荀,信也。”

  (19)讵——《释文》:“讵”作“巨”,云:“巨,大也。”

  【译文】

  (20)淫隈——淫,《释文》:“淫音深。”隈,弯曲处。

  郑国有个人在野外砍柴,碰到一只受了惊的鹿,便迎上去把它打死了。他怕别人看见,便急急忙忙把鹿藏在没有水的池塘里,并用砍下的柴覆盖好,高兴得不得了。过了一会儿,他忘了藏鹿的地方,便以为刚才是做了个梦,一路上念叨这件事。路旁有个人听说此事,便按照他的话把鹿取走了。回去以后,告诉妻子说:“刚才有个砍柴人梦见得到了鹿而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得到了,他做的梦简直和真的一样。”妻子说:“是
97
不是你梦见砍柴人得到了鹿呢?难道真有那个砍柴人吗?现在你真的得到了鹿,是你的梦成了真吗?”丈夫说:“我真的得到了鹿,哪里用得着搞清楚是他做梦还是我做梦呢?”砍柴人回去后,不甘心丢失了鹿。夜里真的梦到了藏鹿的地方,并且梦见了得到鹿的人。天一亮,他就按照梦中的线索找到了取鹿的人的家里。于是两人为争这只鹿而吵起来,告到了法官那里。法官说:“你最初真的得到了鹿,却胡说是梦;明明是在梦中得到了鹿,又胡说是真实的。他是真的取走了你的鹿,你要和他争这只鹿。他妻子又说他是在梦中认为鹿是别

  (21)昉——张湛注:“昉,始也。”

  人的,并没有什么人得到过这只鹿。现在只有这只鹿,请你们平分了吧!”这事被郑国的国君知道了。国君说:“唉!这法官也是在梦中让他们分鹿的吧?”为此他询问宰相。宰相说:“是梦不是梦,这是我无法分辨的事情。如果要分辨是醒还是梦,只有黄帝和孔丘才行。现在没有黄帝与孔丘,谁还能分辨呢?姑且听信法官的裁决算了。”

  (22)豫——通“与”,参与。次——中间,行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