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小 城

月亮上面没有鱼

碎碎风,碎碎念——随性点滴

文·平远高歌||编·云想衣裳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文:流云 编:叶的奉献

总喜欢把自己迁居的地方叫作小城,以为但凡有街道有工厂有民居集中的区域便是故事多多的小城,更何况这城的外围有湖水相伴。
小城,距离市区十五六公里,车载须一个小时,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要进市区办事,很多人都懒得挤公共汽车。因此,小城里,有菜市场,有商店,有电影院,有舞厅,还有宴请客人的饭馆及休憩的宾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于是在这小城里的人倒也过得怡然自得。早晨天还未亮,菜市场已排满了各式各样的菜,有农家自己播种的,也有从批发市场行来的,各式时令小菜诱惑着提篮挎兜的买菜人。喧哗从这一刻开始,直弥漫到夜幕降临星光灿烂。
我本不属于小城,偶尔的跨入没想到便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十几年前的小城的初样仿佛仍在眼前。那时,小城远没有现在大,四处有小山包,一道一道整齐划一的菜畦遍地都是,不时有狗吠间或传进耳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处是田园风光,到处是清新的绿意。风刮起泥土的芬芳,醉了闯入的我。夏夜时分,大家围坐在光亮的路灯下,把《聊斋》《西游》说得神乎其神,天文地理东拉西扯,说得唾沫星子乱溅,听客一脸的仰慕之情,高潮时爆发出阵阵笑声,大家都满意了才回家上床。小孩子更是得意,直听得憨睡在大人的怀里。小城的傍晚,是一道平和的风景。
如今的小城,哗啦啦一声高楼从地底下冒出,立起十几座。旋即涌进更多如我者,在这里安脚生活。绿色在一块块被蚕蚀,换来宽敞的大道,和大道上飞跑的车辆,以及车轮带来的尘埃。一个宁静的小城,被悄然打破。街边的门面不只是黄灯一盏,饰以星星点点的闪烁的彩灯,扩音机放射高亢的摇滚,增添了另一种热闹。但夜始终是在黑暗里度过,热闹在夜幕降临前嘎然停止。小城的人们,开始盼望着如星的街灯。仿佛是一夜间,小城来了一伙人,连夜将路面加宽并把路灯延伸到生活区外,几米长的电杆架出船形的大灯,隔上三五米一根,从港口一直展向远方。小城,在路灯的辉映里,越来越有现代化的气息。原来围坐听故事的人儿,走出家门,散步在更远的地方,湖的围堤已是夜晚如昼,街心灯火通明,哪一处不是散心的好地方。如果手挽心爱的人,吹着湖风,共同荡在这一片光明中,心情将是何等的舒畅和惬意!
走在小城的街道,我忆起一首诗,“远远的街灯明了,好象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象点着无数的街灯。”眼前的小城,不就是那夜空下热闹的街市吗?

文编:云想衣裳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你总是喜欢在晚饭后出门走走,也不去超市购物,也不去美容按摩;当晚风轻轻撩起你的秀发,你竖起了那身单薄的红色风衣,彳亍在城市林立中不动声色地搜寻……
你穿过人头攒动的步行街,时髦的男男女女华美地来去,高跟皮靴,超短裙,还有宽肩带下挎着的笔记本,他们从你的眼前惊鸿一瞥;
你知道,你追赶不上这样的步伐,你与时尚格格不入。
你经过倦鸟归林的菜市场,辛劳的人们吆喝着关门生意,白菜帮子,豆腐渣,还有一堆堆被翻得遍体鳞伤的马铃薯,它们在你的眼里奄奄一息;你知道,你挽救不了这样的麻木,你也是一个凡夫俗子。
你来到人影晃动的天心阁,成双成对的情侣们交头接耳,旋转木马,水仙花,还有路灯下难解难分的棋奕,他们在你的眼里交相辉映;你知道,你弥补不了这样的情致,你把理想镌刻在梦中。
你突然就无比地思念,岳阳楼前的对联,汴河街的旌旗,巴陵广场上摇曳的红妆;思绪,如同百足虫抓绕着你……你想伸出手来,去拥抱那些熟悉的画面,但是无论你多么努力,距离,忽远忽近,却永远可望不可及……
你踉跄地涉过人流,一声来自云端的归唤让你寸断肝肠,豆大的泪珠滴落在你的心头,让你步履沉重。你是那颗漂泊的尘埃,仿佛纤云弄巧,仿佛婀娜飘逸,却有千年载不动的哀愁……
你想,你只是想,有一个人握着你的手,拖着长长的影子,不论风中,不论雨中,不论白天,不论黑夜,他都会在你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你袅娜起舞……
可是,那青天笼罩下的清辉里,寂寞了千年的嫦娥说:月亮上面没有鱼……


旷远的山头,清冽冽的水。这姐妹茶庄里,热情好客的店主们,以动人的笑容迎对每一个来往客人,她们,每一张脸都是一朵迎春花,将温暖送到了你的心田。
窗外,车行大道,风弛电策。虽然道路弯弯,却蜿延着直向前方。窗内,醉人的红酒,没有度数地将你浸入了扉红的心境。听一听风雨呢喃,在轻吻着青山草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