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下,少年沐雨而行,雨水自少年的脸上冲刷而下,落于地面,汇于积水之中,不见痕迹。

编辑荐:现在很多人已经忘了最简单的快乐,最简单的相处。有的人以为,只要有钱,就能有无尽的可能。很多人总是认为快乐是建立在某种基础上,其实,碰见一个陌生人,相视而笑,不也会笑自心底么?

老 庚

少年从未见过他的父亲,母亲也早出晚归,时常外出不在,所以少年自小便独来独往,小小年纪,却也将自己照顾的很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彼此相处在一起并不都是同年的缘故,即使是同年也并不一定就很友好,反过来说要好的朋友也并不一定就是同年,但作为老庚就非同年不可,不是同年只能称为朋友不能称为老庚。

文·平远高歌\编·云想衣裳

可能是少年太过孤僻,不知如何与同龄人相处,所以常被同龄人欺凌,好像街边的流浪狗一般,即便只是路过,也会被人踹上几脚或是怒骂几声,似乎这样才能体现那人的威风。

老庚是一种亲切的称谓是一种情感的融合,友情到底有多深,常听人说患难见真情,人只有在最困难的时候才能看到朋友的真心。真心待友不掺有任何非情感因素不附有任何条件不藏有任何动机和目的。不是真心的朋友就只能称之为酒肉朋友,酒肉朋友是在酒桌上饮酒作乐称兄道弟,离开了酒桌彼此的情感就并不那么深厚。

是你么?瘦弱的身子骨,却扛起了一片天空。是你么?从乡村走进城市,经历了许多同龄人没有尝过的磨难。是你么?俭朴的生活,脚踏实地的工作,一字一句的校对,却没有半点抱怨。是你么?和我同年出生的朋友,我们虽然在同一年来到这个世界,却由于地区的不同,我们具有不同的思想。在和你接触后的日子,我懂得上帝对我是如何地慷慨,生活是多么地自在;也只有在你这儿,我感觉到了我的无知和空白。
在我模糊的记忆中,乡村是鲁迅笔下闰土的天堂。一丘丘稻田,饱满的谷穗压弯了腰;一丛丛毛豆,小孩子的稚手轻拈而过;一只只雀鸟,弹弓早已瞄准弹在弦上;一条条清沏的小溪,光着屁股的孩子自由游弋;一条条沙土路,光着脚板飞跑着扬起烟尘。多么美的乡村,孩子的眼中是无尽的快乐!
然而,在老庚的眼中,却是另一幅画面。黄土地洒满耕种的辛苦,禾田里站着汗流浃背的乡亲。没有劳作就没有收获,而收获是一粒粒汗累加起来的。在你的心底深处,七岁时父亲便永远静静地离开,生离死别没有刻下伤痕,父亲曾执过责罚的教鞭和身上红红的鞭痕深深地留在心中。你不知道,在你的生活中,父亲再也不会回来,父亲永远也无法在你的身上再鞭下一条条伤痕。为了父亲治病,全家曾紧衣缩食,口中泛着红薯的嗝香,梦中常挂记白白的米饭。然而,一切都徒劳。
老庚笑笑,往事在笑中愈发深刻。
十五里山路,一双脚从小慢慢走大,砸石粉,割猪草,砍树枝,小小少年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扛着腰。那个懂事的少年,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与同龄人相比,你的眼中分明只有家,只有书本,于是,你读书自是无人能比,奋发图强考取了大学。学校里五分钱的白菜,你分咽两餐的饭。书本是比那一日三餐更好的粮食。
“没有什么,一个人要有点经历,这是个人的财富。”老庚微笑着望着我。
是么?这对于我是何等艰辛的日子,竟然是你宝贵的财富。难怪在你的文字上看不到任何磨难!
犹记得第一次的偶遇,老庚坐在印刷厂的打印机前认真地校对着内部刊物。我好奇地望望没有穿工装不熟悉的你,灰不拉叽的衣服,清瘦的脸庞看不出特别的地方。
“你是……?”
互报名后,我疑惑,原来你就是在报上屡见大名的人,如此熟悉的名字,就是你?!我们相见恨晚,谈论了许久。你腼腆,可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自此我才知道我们俩是老庚,我把手搭上你的背,“都是在蜜罐中长大的”。你笑笑,望着我的眼睛,仍笑笑。没想到,几年的了解,让我深感愧疚。你的生活,与在这个城市中长大的我,竟然不一样,天差地别。在城市里缠着父母看电影,生日时枕边暗藏着几块钱,从来不知道有农村户口黑市粮,我的日子怎么是这样的无忧无虑,是这样的幸福和快乐。而在当时,我却怎么就没体会到快乐的存在?了解了你的生活,和对生活的认知,使我不知落后了多少年。
如今已为人父的老庚,心里却念叨着仍在老家的母亲,记挂着母亲的身体,努力着想接母亲来做做城里人。在乡间祈求着平安的母亲,不知是否收到儿子的牵挂。
今夜,小雨淅沥,涤荡了路上的尘土。我拉开窗帘,看见灯火辉煌,看见雨幕里伞下搀扶相偎的人影。我祝福,老庚,你的日子必会在洁净的路上走得更好更远,你的母亲也必感受着你的深深地眷恋……

少年也不反抗,也不回击,他知道,自己若是

我离家很多年,对泥土的芳香几乎想不起那种味道,家中还有一老人那就是我的父亲,无情的岁月压弯了他的腰,他已是八十五岁的高龄,独自在家,他不愿来县城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他有他的生活方式,他有他的情感天地,他没有文化但有朴实无华与世无争的优良品格,他会很多的手艺,现在人老了就以扎扫帚谋生,他的扫帚扎得那个漂亮那个结实早已闻名遐迩,他有七个同年好友彼此都称为老庚都是从他学过扎扫帚的徒弟。他的七个徒弟来自不同的地方,远的有近二十公里,由于志趣相同彼此成为了朋友成为了老庚。?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还手打伤了人,不说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却也会连累母亲担心,甚至要赔偿伤者大笔钱财。

记得十年前,我父亲过生日我前去祝寿,那是深秋,天高气爽,气候宜人,在我们南方都说二八月的天气好过不冷不热,那时他们八个都健在,在喝酒时他们有说有笑,脸上不露有丝毫的不快乐,好象整个太阳都是他们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仿佛他们的生活中处处都充满了明媚的阳光,他们对生活不讲究,他们不懂得茅台是个什么东西,喝着自己酿的米酒,过着”神仙”般的日子,这米酒里有他们的汗水,还有他们用汗水换来的白糖蜂蜜,甜甜的十分可口,酒精度不高但喝多了也会醉人。我是晚辈且与他们没有共同语言,我坐在他们旁边我就象空气一般他们根本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浓浓的酒浓浓的情意早已把他们醉到了一块,他们面带笑容,那笑容把深深的皱纹舒展,虽然无情的岁月把他们的皮肤渐渐变得萎缩,昔日那光滑富有润泽的皮肤早已一去不复还,但是他们对生活充满激情,苦中有乐乐在其中,他们没有远大的理想也不懂得什么政治什么法律什么国家机器,他们只对毛泽东这个开国”皇帝”情有独钟,对其它的国家首脑知之极少,对国家的惠民政策他们看得见摸得着得到了实惠都说好,他们虽然脸朝黄土背朝天,但是他们从没有怨言从不说过自己的命不好,他们觉得现在有田种就是上帝对自己最大的恩赐!这都是平凡人过的日子。他们虽然老了但是他们对生活总是那么充满希望,那希望让他们沉醉,他们沉醉的不止是希望还有对那一亩三分地的的满足对那一亩三分地的收获。

所以被同龄人欺凌时,少年也只能独自承受,不主动伤人的同时尽量保护自己不受伤

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人老了终归有一天会叶落归根,这是摆在任何人面前的铁的事实,非正视不可。现实是残酷的,他们酒过三巡后想想这残酷的现实就老泪纵橫,
突然仿佛周围的空气都窒息了,窗外的鸟儿也屏息了呼吸,一句”以后谁先走大家都要把其送上山”的冰冷的话题打破了他们欢喜的局面,他们的脸当即都由晴转阴都布满了乌云,一种悲感顷刻不约而同地油然而生。怪不得人常言”人过七十古来稀”,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离入地的日子越来越近,人与人之间只要感情深了别离时总会有诸多不舍更不用说永别了,他们谈到此话题时心情很沉重。

长此以往,少年越加孤僻。

天有不测风云,大概是八年前,他们中一个曾是村里干过信贷员的老庚因病离开了人世,他们这七个老庚的心象掉进了冷水窟里,眼泪潸然而下,他们都含着热泪参加了这好友的丧礼同时满足了共同约定的心愿。带着失落的心情回了家。

同龄人呼朋唤友时,少年只能独自一人;同龄人谈情说爱时,少年还是独自一人。

时间象流水一般一天天过去,而伤感并不因时间的流逝而减少许多,每到青明时节他们七个老庚都怀着沉重的心情不约而同地来到这个故友的墓前,深深地鞠上一躬,托清风把自己的深情思念传递给他,让他泉下有知。

如今,少年不再是少年,却仍然是独自一人。

苍天不老人亦老,无情的岁月象饿虎一般吞食了一个又一个老人的生命。逝者安息,生者伤感倍增,每经历一次生离死别他们都会撕心裂肺。

独自一人生活在这孤单的城市,笑容满面,眼底却满是哀伤。

春去秋来,四季更替,如霜的白发铺满了老人的头,又是一个寿涎,我回家了,时间虽然又过了十年我的父亲虽然佝偻着身躯虽然步履蹒跚但他的那精神仍然是那么的抖擞,他们所剩们三个寿星就象三兄弟一般每过一个生日都会在一起,切的切菜,烧的烧火,炒的炒菜,干得烈灭朝天,笑声彼此的问候声似菜香一般扑入了我的胸怀,我进不了他们的内心世界我就不去帮手我独自在外洗车,不一会饭熟了他们喊我吃饭。饭桌上简单的菜肴都是用火炆烂的,很清淡辣味不浓,放进口里不用咀嚼好象就化了。饮料无外乎可乐雪碧营养快线之类,桌子的四方一方摆一瓶饮料和米酒没有特色也没有规律更没有任何讲究,他们用的酒杯饭碗都不同程度留有油渍我对此有点不习惯但不得已也只好将就可他们却习以为常,因为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们都没牙了他们的牙早都被这可恶的沧桑岁月磨平。

少年喜欢听歌,看小说,看电影,他喜欢这些作品里描诉的故事。

那天的酒还是以前的那个米酒也还是以前的那个味道,他们的笑声他们乐声都化在这酒水之中,你喊我老庚我喊你老庚好象”老庚”这个名字已成了公共名,是大家的公有名字,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这都是真情流露没有丝毫客套也没有半点做作,我发现他们的心早已连在了一起,就象鱼和水一般不可分离。

悲伤的,喜悦的,激情的,哀嚎的,这些都是他从未拥有的,也是他一直羡慕的。

2016年9月25日初稿 刘孙根

他羡慕着那些或甜美,或痛苦的故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他也想有那样的故事。

于是他爱了。

可是,似乎月老系在他脚上的红线没系紧,总是悄无声息就断了。

少年爱过的女孩,还没等他牵到手,就离开了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