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都穿着破烂的盔甲,有些被风干成木乃伊了,有些则已经成了半骷髅状,这些应该都是当时的女真勇士,被猎杀在了探路的途中。不过他们当时的武器太简陋了,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M16和五六式,火力非常猛,想到这一点,我就心安了不少。

看到九条巨大的蚰蜒盘绕在裂谷底部的棺台之上,尽管一动不动,但我们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个一个脸色惨白,一边后退一边将武器举了出来。

天空中的照明弹熄灭,黑暗迅速笼罩了下来,潘子随即又打出了一发照明弹,在空中炸亮。接着下面的人全部都开火了,十几条火舌向上空倾泻,很快天宫中飞翔的影子就有几只中弹,从空中摔落下来。

  进入挂尸锁链的范围之后,又向下爬了将近五十多米,上下左右都是尸体,那种腐烂空洞的眼神望着你,着实让人不舒服。气氛一下子阴郁起来。

  那个华裔专家说:“你们不用这么紧张,现在是冬天,这里的气温还偏低,蚰蜒还在冬眠期,这些巨虫子不会这么容易醒。”

  强光可以使得这些东西产生暂时的错觉,就像你在“狗熊”面前做“鸭子”叫和走路,它会一时分不清你到底是人还是鸭子一样。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我们最后一发照明弹了。

  为防止出现视线死角,或者驱散这种恐惧,有几个人打起了冷烟火,四周的亮度达到了空前的强度。

  阿宁道:“不容易醒,总归也有醒的可能,我们这些人,是绝好的冬眠点心。”

  如此多的怪鸟,一旦这一颗照明弹也熄灭了,我们将面临在黑暗中被无情捕杀。

  有点意外的是,并没有什么怪鸟出现,我也没有感觉到那种它们在空中飞行时候的躁动,四周出奇的安静。

  胖子杀心又起,说道:“管它醒不醒,老子摸过去顶着它们的脑袋来几枪,就算它再大十倍也立马死定了,接着我们就去看看这个从地底爬出来的、不衰老的万奴王到底是人还是妖怪。”

  怪鸟越压越低,有的甚至已经从我们的头顶掠了过去,我们的子弹根本不够这样大强度的扫射,很快几把枪就告罄了。胖子的情况又极其危急,如果没人去救他,他这一次命再硬也得完蛋。

  胖子指着一边悬挂起来的尸体,轻声问我:“都是老尸体,没有新鲜的,会不会这里已经被荒废了?”

  潘子摆手道:“绝对不行,你还记得不记得顺子说过,死去的蚰蜒会惊醒其他冬眠的同伴,这条裂谷左右贯通了整条长白山系,你知道里面有多少的蚰蜒,到时候别有更大的家伙出来替它的徒子徒孙报仇。”

  正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时候,胖子一枪打在了我的脚下,把我吓了一跳,我抬头看他的嘴形,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们跑吧!

  我摇头让他别说话,有这个可能,但是既然这里的怪鸟能够出去狩猎,那说明附近肯定有出口,我们希望大了很多。

  我举起夜视望远镜,想再真切地看一下,这么大的蚰蜒,说不定是古代昆虫的化石,我实在说服不了自己这些是活的。举起来一看,却看到棺椁之后的影壁上,原本看不清楚的浮雕,竟然是很多的女真文字。我当即就一愣,心里激动起来。

  我心一横,对潘子道:“你带着三叔和其他人往裂谷的尽头跑,这里是它们的巢穴,它们肯定是顺着裂谷飞行出去觅食的,你看它们飞来的方向是哪—边,就一路跑下去,不要管我了,我去救胖子!”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它们暂时不在,像成群的蝙蝠,都是在同一时间飞出洞口去狩猎的,这样想的话,我们应该快速通过这一段区域。于是我打了个招呼,催促加快速度。

  影壁浮雕之上的文字非常多,非常多的文字聚集在一起的地方,必然就是有一定的叙述内容,汪藏诲修建的建筑当中,很少出现文字,但是这里却出现厂这么多,那就很可能是古墓中最珍贵的资料之—的墓主人志。

  潘子抓住我道:“你行不行啊,要不我去救胖子,你带三爷走!”

  这个时候,前面的柯克来形容这一扇巨门的宏伟程度,门高在三十米左右,宽度将近六十米,折算成三米一层的现代楼房,这门光高度就有十层楼这么高。

  我忙把阿宁手下那个会读女真文字的小个子拉了过来,把望远镜递给他,让他帮我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我道:“我背不动那老头子!”扬起手让他看我的伤口,“老子有宝血,绝对不会有事!”

  整扇门面看上去竟然像是整体铸造而成,这绝对不是古人能铸造出来的青铜制品,也绝对不是给人用的,因为这样的门有上万吨重,压在岩石之上,什么人能够打开?

  那小个子一看,一脸的迷惑,说虽然这些字和女真文字的形体很像,但却不是女真字,是另一种相同语系的文字,一时半会儿他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潘子看到我的伤口,稍微安心了一点,用力点了点头,道:“小心点,我们在外面等你!”当下背起不能行动的三叔,对着其他人大叫丁一声“跟着我跑!”就往裂谷的一边退去。

  阿宁道:“这一定就是东夏传说中,历代万奴皇帝出现的地底巨门,每次王朝替换之后,他们就再次用人牲的活皮,将门封闭起来,你猜……这里面是什么地方?”

  我顿时又泄气,心中暗骂,这万奴王也太狡猾了,简直不给我留一点破绽。

  我接过潘子扔给我的枪,“咔嚓”一声看了看子弹,三发,真他娘的慷慨,其他人在我身边狂奔而过,大叫着叫我跟上,我都没理,这时候我看到阿宁也站在原地,脸色惨白,但是没有动。

  我摇头,脑子根本在其他地方,心说这么一扇巨门,到底是什么人铸在这里的?万奴王是怎么出来的?难道他真的是神,拥有能够推动万吨巨石的神力?我喃喃道:“不管里面是什么地方,我们绝对进不去。”

  也难怪,像汪藏海这样处心积虑到了极点的人,在这里二十年,直接参与了上古皇陵的改造,也无法探到万奴王朝想隐藏秘密的那个核心,那万奴王为他设置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更不用说我们这些靠猜来行事的人了。

  我上去拍了她一下,让她快走,她甩开我的手,“咔嚓”一声也端起了枪,不知道又有了什么打算。

  同样的巨型青铜器.还有我在秦岭的深山中看到的巨型青铜神木,同样也是深深地埋在山脉的底端。这些巨型的、人力无法修造的青铜神器,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又或是其他的巨型山脉,比如昆仑、喜马拉雅,它们巨大的山体中,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呢?

  可惜华和尚不在,他浸淫其中多年,有着别人不具备的思维习惯,他在这里,说不定还能说点名堂出来。

  我知道这种人劝也没用,不去理会她,端着枪就朝石台上跑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