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方app,第七十六回吴楚军汉江大战吴王五战拔荆州
当时,孙武攻巢,巢城上滚木石灰火炮打下如雨,吴王不能近前。孙武正设计攻城,忽报楚将子常引救兵将至。孙武即令专毅引五千兵伏于城南,令夫概引五千兵伏于城北。是夜传令三军,密退五十里。子常闻之鼓掌大笑曰:“固知孙武村夫怯我久矣!闻吾兵至,速退五十里,本欲举而击之,争奈三军劳苦,暂入巢城安歇,来日必破此贼!”米繁见吴兵远遁,乃出城迎接子常。行不十余里,忽东南角上,金鼓震天,哨马报吴将专毅打入巢城,米繁即便怞马杀回,囊瓦闻知慌忙杀出来救,夫概从西北杀出,把楚兵冲作两断,专毅又抢入巢城,登城将木石火炮乱抛下来,囊瓦拍马来取夫概,战不十合,孙武引大兵从后塞住去路。囊瓦杀开血路,从僻路追奔豫章,夫概追之不及,怞兵杀回,正遇米繁,二人战不五合,夫概抢入怀中,活捉米繁,专毅开城,迎吴王驾入城,夫概解米繁见吴王。
吴王令斩米繁,大劳诸将。忽报伍员杀败囊瓦,吴王令夫概出接入城。君臣大喜。孙武曰:“兵贵神速,不可迟缓,楚人闻我奄至,必然无措,克敌之势,在此举也!”大军欲从淮水而渡,子胥曰:“我师众多,难以舟楫相持,不如竟奔豫章,夹汉水下寨,楚人止防我从舟而来,必不守豫章。”孙武从之。
即弃水舟五百艘于淮上,从陆路打出豫章,夹汉水下寨。
却说囊瓦被杀败,不敢渡汉水,以残兵屯扎南岸,连上急表请救。昭王闻吴兵屯于汉水,大惊无措。子西曰:“事急矣!子常骄傲,速令右司马沈尹戍领兵拒吴,不然社稷难保!”
昭王即与沈尹戍大军五万,出守汉江,尹戍引兵飞奔汉江而来。
子常迎入大寨,戍曰:“吴兵从何而来?”子常曰:“弃舟于淮泊,从陆路杀向豫章而来。”尹戍连笑数声曰:“入言孙武用兵如神,以此观之,不啻儿戏矣!”子常曰:“何谓也?”
戍曰:“吴人惯习水战,今乃舍战船而奔豫章,所谓出吾不意,此吾所以笑之也!”子常曰:“吴兵现屯江左,何计可破?”
尹戍曰:我分兵一万与子,子即以轻舟旦夕游于江汉之上,以阻吴兵,勿使渡汉。我即星夜从息抄出淮-,烧吴兵所弃之舟,塞住大队,直辕冥厄,然后引兵渡汉江,攻其大寨,我乘其后,困上数旬,吴兵粮饷不继,欲从陆路而走,我又据住三处险道,欲奔汉江而走,我又焚其舟楫,两下夹攻,不数日吴君臣之命,皆丧于吾之手矣!“
子常大喜曰:“子成之见,真有鬼神不测之机,吴兵虽勇,吾何惧哉!”于是,子成分兵从息地而来,子常以轻舟数百,旦夕沿于汉江之上下,又不挑战,相持数日,子常之谋士名史皇者谓子常曰:“楚之军民好令尹者少,爱司马者多,司马引兵烧吴之舟,塞吴道路,则破吴之功彼为第一,令尹官高名重,初领兵救巢则失巢邑,今又不能收第一之功,何以立于百僚之上?”子常曰:“奈何?”史皇曰:“吴人深入我境,不知道路,我若渡江一战,必得全胜!”于常即令吴军渡江,屯于小别。孙武令先锋迎敌,夫概引兵战于小别山下。子常马失前蹄,夫概正欲斩首,部将武黑杀出,力救而归。夫概大杀一阵,夺其旗鼓;子常归谓史皇曰:“子令我渡江建功,今丧兵折将,此事奈何?”史皇曰:“战不斩将,攻不擒王,非兵家大勇。
今吴王大寨扎在大别山下,不如今夜往劫大寨,斩却吴王,以立大功!“子常然之,遂令三军衔枚从间道抄出大别山后,诸军得令,依计而行。
却说夫概初战得胜,众皆相贺。孙武曰:“史皇乃斗筲之辈,彼兵初败,今夜必来劫王大寨,不可不备。”令夫概、专毅各引本部伏于王寨之外,听哨角为号,方许杀出。又密遣小卒递书于保驾将军伯-,令其谨慎中军,勿得惊慌。又令伍员引五千兵,抄出小别山,先劫子常之寨。号令已讫,时当三鼓,于常果引精兵从山后抄出,见吴王大寨,四寂无声,即时大喊杀入中军,遍搜不见吴王,疑有埋伏,引兵杀出。闻两下哨角齐鸣,专毅、夫概左右突出,夹攻子常,子常望寨后杀出,伯-截住,斩其部将武黑,大杀一阵。子常进退无计,抛下盔甲,混于小卒队中,方得逃难,吴兵亦不追究,但夺其器械,收其降卒。子常走不数里,一起守寨小卒来报,营寨已被吴将伍员所劫,大军向前杀来。子常大惊,引残兵逃入山林,待伍员兵过,方归小别山。史皇等引败兵亦渐渐归至,子常连败数阵,欲弃寨逃归。史皇曰:“令尹今率大兵拒吴,若弃寨而归,吴兵一渡汉江,则楚国难保,不如退向柏举,上表请救,方免后患。”子常犹豫不决。少顷,楚王遣一大将,引兵来救汉江,子常出寨迎接。
子常延入,原是大将军斗莠也。莠曰:“主上闻令尹连战不利,故命莠来相助,不知令尹今设何计破吴?”子常曰:“囊瓦正困无计,将军高见,愿闻指教?”莠曰:“事急矣!何不退于柏举,以待子成截住江口,与之前后夹攻,不然则楚国之危,吾不敢保。”子常曰:“正合我意!”令三军拔寨屯于柏举。当时,楚兵虽屯柏举,然子常自恃己为主将,不敬斗莠,斗莠又以子常为无能,两不相睦。子常每欲出战,斗莠不从曰:“令尹轻敌,无使再战,再败此阵,乃决楚国之兴亡,若非子成知会之书来,焉可动兵?”于是,子常与斗莠各居一寨,二人连日不议一事。
却说吴之先锋夫概,探知楚将不和,乃入见吴王曰:“楚将囊瓦矜傲不仁,斗莠虽引救兵至,其自相逞能,诸将不遵约束,三军皆无斗志,若乘此一战,必能长驱入郢。”吴王不从。
夫概退回本寨,自思:“主上不许出战,失时势也!我必击楚,胜而待罪。”次日,遂引本部精兵,杀奔子常本寨而来。子常悉兵出敌,战不数合,孙武闻先锋出战,急调伍员、专毅出救,三将围住子常,斗莠全不救护。子胥拈弓搭箭,射中子常左膊。
史皇杀入重围,斗莠望见势危,方引本部杀来,救出子常。吴兵大至,杀得楚兵尸横柏举,血流汉江。子常引败兵屯于江口,吴兵渐渐迫至,欲乘势击之。夫概曰:“不可!困兽犹斗,况于困人乎?若困之太甚,必激其怒,不如暂屯江口,待其半渡汉江,然后击之,必然大败!”众军皆服。
及夜半,楚兵果然造饭,及天未明,皆走渡汉江,将及一半,夫概引军从上流杀下,专毅引军从下流杀出,楚兵自相践踏,死于江中者,不计其数。夫概与专毅更不动手,但引劲弩,交射于上下江口。子常走上西岸,夫概拍马来追,子常叹曰:“早不纳沈尹戍之谋,遂至如此,今日有何面目再入楚朝乎?”
遂奔入郑国,夫概迫之不及,但追斩史皇,会集大兵追赶。斗莠引残兵走至雍避,将卒饥困,不能奔走。莠令在泽中埋锅炊饭,诸军将食,夫概引兵杀至,夺其粮食,斩其饥卒,如切草芥。斗莠奋力杀出,走入荆州,来见楚王。楚王大惊,弃城逃走。子西哭泣谏曰:“社稷陵寝,尽住都城,若弃而外奔,焉可再入?”王曰:“吴楚所恃险者江汉而已,今吴兵已据汉水,楚失其险,焉能束手待擒?”子西曰:“城中壮兵,尚有十余万,大王可亲出城,激励士卒,深沟高垒,火速求告汉东小国,以借救兵。吴深入我境,粮饷必然不继,延至数旬,各国救兵若至,必能破吴!”
昭王便召子西守东门,斗辛守南门,申包胥守西门,王孙由守北门。亲自巡抚城池,激励士卒,踊跃数倍,皆愿争先。
不移时,哨马报:“吴兵已渡三江口!在外百姓,扶老携幼,争先奔入荆门,势如山崩地震,波涛激怒之状,其老弱被践踏而死者,枕积于道路,号哭之声,彻闻十里之外。”昭王忙令殿前将军子箴、固引兵拒吴。须臾,吴兵大至,箴、固不能抵敌,奔入城中。吴兵屯扎乌合,四面八方,日夜攻打不息。城上木石火炮,堆积如山,吴兵不能近前。又过数日,吴王恐延日久,乃令伯-告孙武曰:“元帅自离吾都,直渡汉水,掳米繁战败囊瓦,五战而入荆郢,势如破竹,今诸军用力,将士争功之时,累日攻一楚都不破,若救楚之兵一至,元帅能保全胜乎?”孙武得诏大惊流汗,即日召集诸军,传令子胥攻东门,夫概攻西门,专毅攻南门,姬乾攻北门,只许近前,不许退后,有能先登城者,即录为破楚第一功,及攻入城,有能捉得米珍者,奏过吴王,封官爵,至捉得楚一大夫,即封为大夫。于是,诸将推力争先,日夜攻打。城中守将号令亦严,木灰炮石,乱如雨下。又过数日,城又不破,孙武大怒,策马仗剑,亲自巡于城下,督令士卒,火急攻城。
却说南门主将专毅,胆量过人,见四门攻城不破,亲披重铠,引数十众攻之。士各执铁牌一面,长枪一把,抵城大呼,相继投入,城上将砖瓦炮石,对面乱打,专毅与从者皆被重伤,毅咬住伤疼,杀奔向前,连斩数十卒,从者不敢便退,随后杀至上城。城外吴兵擂鼓呐喊,一齐拥上,楚将王孙由,见吴兵登城,弃戈而溃,城上大乱,三门守将闻南门已破,各无斗志,吴兵四门一齐打入。楚君臣将士,各自逃生,昭王闻吴兵入城,慌忙奔入后宫,告其母伯嬴曰:“吴兵入城矣!母速上马外奔!”伯赢曰:“吾为万民主母,岂忍以先王宗庙社稷一旦弃之,汝勿虑我,可与群臣速奔外国,起兵以复邦家,但季芈是我爱女,汝念手足之情,可引同出!”于是,昭王放声大哭,遂与季芈及数文武,从西门杀出,慌乱间不知投走何处。不知楚王奔向何处,且看下回分解。

大军出发,孙武突然命令军士弃船上岸,把战船都留在淮河的一个水湾里。伍员问他为什么不用船,孙武说:船行逆水太慢,就会让楚军有充裕的准备时间,这
么做可以提高进兵速度,楚军一定会按我们坐船做打算,他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以收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效果。伍员很赞成这个做法。所以吴
军弃船登岸,在江北岸陆路经过章山,直奔汉阳。楚军驻扎在汉江南岸,吴军驻扎在汉江北岸。
子常谋贪有术,拒敌无能。天天就愁这吴军渡江怎么办。听说吴军把船都留在了淮河,心里有点底了。
楚昭王呢?听说吴军大举进犯,召集群臣商量怎么迎敌。公子熊西说:子常不是帅才,应该马上派左司马沈尹戍领兵前去增援,不能让吴军渡过汉江,只要守住汉江,吴军劳师远征,粮草运输困难,就难以持久。
昭王马上派沈尹戍率兵一万五千,去和子常协守汉江。
沈尹戍来到汉阳,子常接入大寨。沈尹戍就问:吴兵从哪里杀过来的,怎么这么快?
子常说:他们把船留在淮河,从陆路经豫章来到这里的。
沈尹戍连声发笑说:孙武只追求出敌不意求快,却犯了兵家大忌。
子常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尹戍说:吴人在船上生活惯了,水战是他们的长处,现在他们舍长就短,非要陆战,只求速度,忘了万一失利,被人断了归路怎么办?
子常问:吴兵就在江北,用什么办法可以破敌?
沈尹戍说:我分兵五千给你,你沿江列营,把船只都搜寻集中在南岸,再用小船日夜在江上巡视,让吴军得不到渡江的船只。我领另一万人马从新息抄近路入淮,把他们的船都烧了,再把汉东的隘口用木石磊断,然后你率军渡江攻他的大寨,我却从他身后出击,他水路陆路都成了绝路,腹背受敌,这三国的
君臣之命就都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应该说沈尹戍不愧是个优秀将领。这一招正是吴军的要害,如果得手,战争的胜负也就换了角色。
子常很高兴,终于谦虚了一回。说:司马的高见,我比不了啊!
于是沈尹戍留大将武城黑率军五千协助子常守汉江。自己带着一万人向新息进发。
这边吴楚两军隔江对峙,谁也奈何不了谁。过了些天,总觉得自己有些本事的武城黑,想在令尹面前露一手。就出主意说:吴军舍水战而用陆战,是弃长就短,他们又不知道这里的地形地利,现在两军对峙这么多天,他们一定已经疲惫了,我们应该出奇兵去袭击他!
子常的爱将史皇也说:楚国人喜爱令尹的人比喜爱司马的人少,如果这次司马的破敌之计获得成功,那么他就占了破吴第一功。令尹已经屡次失利,这次要是他再
得了第一功,在楚国君臣的眼里,他的地位就更高了,还不取代了你的位置。不如按武将军的计策行事,渡汉江与吴军决一生死。
子常还真听了。就传令三军,渡过汉江迎敌。楚军在小别山列成军阵。史皇出兵挑战,孙武派夫概迎敌。夫概选了三百名勇士,一律用质地坚硬的大木棒做兵器,一和楚兵接触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乱打。楚军没见过这种打法,就被打晕了。史皇大败而逃。
子常见了史皇,骂道:是你让我渡江迎敌,现在刚一交兵你就败下阵来,还有什么脸来见我?
史皇却说:战不能斩将,攻不能擒王,就不能算是胜家。我军虽然受点小挫折,也正好骄敌。现在吴王的大军驻扎在大别山下,我们可以在今夜出敌不意去偷袭他的大营,因为他们今天取得了一个小胜,正沾沾自喜,一定不做防备。
子常又信了。自己没本事,又专信没本事的人,那就只能是用自己的愚蠢去成就敌手的胜利。
子常下令从楚军中选一万精兵,从小道绕到吴军大营的后边,突击劫营。众将得令,各自依计而行。
但战争是双方的事,你的智计高,得看对手是不是比你更高。
孙武这边打了个小胜仗,众将很高兴。孙武却说:子常是一个没有真本事靠侥幸贪功的人。今天史皇虽然败了,但楚军主力并没受什么损失。他们今晚一定会来偷营劫寨,再走侥幸取胜的路子。
于是调兵遗将,让夫概、专毅各领本部兵马,埋伏在大别山左右,以号角为令,才可以杀出来。用唐、蔡两军分别为两路接应。又派伍员领五千军兵抄小路去小别
山,反劫楚军大寨。用伯领兵接应伍员。派姬山保护吴王,移兵在汉阳山,以保证吴王的安全。大寨里虚设旌旗,留了数百个老弱的兵卒守营。
到了半夜,子常果然亲自带领精兵从山后杀了出来,看大寨毫无防备,就发出了进攻信号。很顺利的杀入了中军,却不见吴王,也不见吴兵,就知道中了埋伏,慌
忙往出退,可是已经晚了。四下里号角齐鸣,专毅、夫概两军左右杀出夹攻,子常拼死抵抗也拼死逃命,军士损失了三分之一。刚刚逃了出来,又听炮声震地,右有
蔡侯,左有唐侯两下截住,唐侯大叫:还我肃霜马就免你一死!蔡侯在那边又大叫:还我裘佩,就饶你一命!子常到了此时又气又恨,又羞又恼,又慌又怕,正在危
急之中,幸亏武城黑领兵杀来,才救出了子常。
走了几里路,一群守寨的军卒来报:大营已经被伍员带兵夺了,史将军大败,下落不明。子常这时连死的心都有了,领着败兵连夜跑到柏举(今湖北省麻城市东北柏子山和举水的合称)这才收住了脚。
过了一会,史皇领着残兵败将来到,败兵也渐渐地汇集到一起,子常重新整顿败兵,建立营寨。对几个部将说:孙武用兵,果然神鬼莫测,不如弃了大寨回郢都,再组织反攻。
史皇说:令尹您统帅大兵到这里的任务是抗击吴军的入侵,如果弃寨逃跑,吴军一渡过汉江就可以长驱直入兵临郢都城下,你的罪责还逃得过吗?不如在这拼死一战,就是死了,也落个好名声。
子常正在犹豫的时候,有人来报告:楚王又派了一支军队来增援令尹。出寨迎上去一看,正是大将射。射说:大王听说吴军势力很大,怕你不能取胜,就派我带兵一万,前来助阵。
子常面带愧色地把前段战争进展情况说了一遍,射说:如果听沈司马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现在的办法,依我看来只能深沟高垒不和吴军交战为上,等待沈司马兵到实现两面夹击才是上策。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军出发,孙武突然命令军士弃船上岸,把战船都留在淮河的一个水湾里。伍员问他为什么不用船,孙武说:船行逆水太慢,就会让楚军有充裕的准备时间,这
么做可以提高进兵速度,楚军一定会按我们坐船做打算,他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以收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效果。伍员很赞成这个做法。所以吴
军弃船登岸,在江北岸陆路经过章山,直奔汉阳。楚军驻扎在汉江南岸,吴军驻扎在汉江北岸。
子常谋贪有术,拒敌无能。天天就愁这吴军渡江怎么办。听说吴军把船都留在了淮河,心里有点底了。
楚昭王呢?听说吴军大举进犯,召集群臣商量怎么迎敌。公子熊西说:子常不是帅才,应该马上派左司马沈尹戍领兵前去增援,不能让吴军渡过汉江,只要守住汉江,吴军劳师远征,粮草运输困难,就难以持久。
昭王马上派沈尹戍率兵一万五千,去和子常协守汉江。
沈尹戍来到汉阳,子常接入大寨。沈尹戍就问:吴兵从哪里杀过来的,怎么这么快?
子常说:他们把船留在淮河,从陆路经豫章来到这里的。
沈尹戍连声发笑说:孙武只追求出敌不意求快,却犯了兵家大忌。
子常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尹戍说:吴人在船上生活惯了,水战是他们的长处,现在他们舍长就短,非要陆战,只求速度,忘了万一失利,被人断了归路怎么办?
子常问:吴兵就在江北,用什么办法可以破敌?
沈尹戍说:我分兵五千给你,你沿江列营,把船只都搜寻集中在南岸,再用小船日夜在江上巡视,让吴军得不到渡江的船只。我领另一万人马从新息抄近路入淮,把他们的船都烧了,再把汉东的隘口用木石磊断,然后你率军渡江攻他的大寨,我却从他身后出击,他水路陆路都成了绝路,腹背受敌,这三国的
君臣之命就都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应该说沈尹戍不愧是个优秀将领。这一招正是吴军的要害,如果得手,战争的胜负也就换了角色。
子常很高兴,终于谦虚了一回。说:司马的高见,我比不了啊!
于是沈尹戍留大将武城黑率军五千协助子常守汉江。自己带着一万人向新息进发。
这边吴楚两军隔江对峙,谁也奈何不了谁。过了些天,总觉得自己有些本事的武城黑,想在令尹面前露一手。就出主意说:吴军舍水战而用陆战,是弃长就短,他们又不知道这里的地形地利,现在两军对峙这么多天,他们一定已经疲惫了,我们应该出奇兵去袭击他!
子常的爱将史皇也说:楚国人喜爱令尹的人比喜爱司马的人少,如果这次司马的破敌之计获得成功,那么他就占了破吴第一功。令尹已经屡次失利,这次要是他再
得了第一功,在楚国君臣的眼里,他的地位就更高了,还不取代了你的位置。不如按武将军的计策行事,渡汉江与吴军决一生死。
子常还真听了。就传令三军,渡过汉江迎敌。楚军在小别山列成军阵。史皇出兵挑战,孙武派夫概迎敌。夫概选了三百名勇士,一律用质地坚硬的大木棒做兵器,一和楚兵接触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乱打。楚军没见过这种打法,就被打晕了。史皇大败而逃。
子常见了史皇,骂道:是你让我渡江迎敌,现在刚一交兵你就败下阵来,还有什么脸来见我?
史皇却说:战不能斩将,攻不能擒王,就不能算是胜家。我军虽然受点小挫折,也正好骄敌。现在吴王的大军驻扎在大别山下,我们可以在今夜出敌不意去偷袭他的大营,因为他们今天取得了一个小胜,正沾沾自喜,一定不做防备。
子常又信了。自己没本事,又专信没本事的人,那就只能是用自己的愚蠢去成就敌手的胜利。
子常下令从楚军中选一万精兵,从小道绕到吴军大营的后边,突击劫营。众将得令,各自依计而行。
但战争是双方的事,你的智计高,得看对手是不是比你更高。
孙武这边打了个小胜仗,众将很高兴。孙武却说:子常是一个没有真本事靠侥幸贪功的人。今天史皇虽然败了,但楚军主力并没受什么损失。他们今晚一定会来偷营劫寨,再走侥幸取胜的路子。
于是调兵遗将,让夫概、专毅各领本部兵马,埋伏在大别山左右,以号角为令,才可以杀出来。用唐、蔡两军分别为两路接应。又派伍员领五千军兵抄小路去小别
山,反劫楚军大寨。用伯嚭领兵接应伍员。派姬山保护吴王,移兵在汉阳山,以保证吴王的安全。大寨里虚设旌旗,留了数百个老弱的兵卒守营。
到了半夜,子常果然亲自带领精兵从山后杀了出来,看大寨毫无防备,就发出了进攻信号。很顺利的杀入了中军,却不见吴王,也不见吴兵,就知道中了埋伏,慌
忙往出退,可是已经晚了。四下里号角齐鸣,专毅、夫概两军左右杀出夹攻,子常拼死抵抗也拼死逃命,军士损失了三分之一。刚刚逃了出来,又听炮声震地,右有
蔡侯,左有唐侯两下截住,唐侯大叫:还我肃霜马就免你一死!蔡侯在那边又大叫:还我裘佩,就饶你一命!子常到了此时又气又恨,又羞又恼,又慌又怕,正在危
急之中,幸亏武城黑领兵杀来,才救出了子常。
走了几里路,一群守寨的军卒来报:大营已经被伍员带兵夺了,史将军大败,下落不明。子常这时连死的心都有了,领着败兵连夜跑到柏举(今湖北省麻城市东北柏子山和举水的合称)这才收住了脚。
过了一会,史皇领着残兵败将来到,败兵也渐渐地汇集到一起,子常重新整顿败兵,建立营寨。对几个部将说:孙武用兵,果然神鬼莫测,不如弃了大寨回郢都,再组织反攻。
史皇说:令尹您统帅大兵到这里的任务是抗击吴军的入侵,如果弃寨逃跑,吴军一渡过汉江就可以长驱直入兵临郢都城下,你的罪责还逃得过吗?不如在这拼死一战,就是死了,也落个好名声。
子常正在犹豫的时候,有人来报告:楚王又派了一支军队来增援令尹。出寨迎上去一看,正是大将薳射。薳射说:大王听说吴军势力很大,怕你不能取胜,就派我带兵一万,前来助阵。
子常面带愧色地把前段战争进展情况说了一遍,薳射说:如果听沈司马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了。现在的办法,依我看来只能深沟高垒不和吴军交战为上,等待沈司马兵到实现两面夹击才是上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