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路上行人匆匆,雨越下越大。董文平老人从外面一路快走往家赶,可是雨越下越大,看见路边有家孤零零的服装店,便一头扎进去避雨。董文平脚下都是尘土,也不好意思往里走,这个时候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说道:你买东西吗?不买东西就出去,这是女装店。董文平抬头往里一看,里面果真都是一些女性用品,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外面又下着大雨,这附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避雨。董文平犹豫不决,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了过来,身穿工作服,手里拿着一把雨伞说道:老爷爷,我这有把旧雨伞,你先拿去用吧。董文平错愕地接过雨伞,好久才反应过来,说道:你真是个好女娃啊。一把雨伞而已,你快回家吧,天等下就黑了。那女孩子咯咯笑道。董文平撑开雨伞走出店门,回头又看了一眼那女娃,笑道:明天一定还给你。女孩子是店里的员工,来自农村,刚过二十,名叫郭圆娟,虽然算不上白净,但五官端正,她本以为老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第二天傍晚,老人真的送伞来了。董文平乘一辆小轿车而来,下车后站在门口喊了几句小姑娘,郭圆娟立刻笑着走了过来,董文平呵呵笑道:我孙子送我来的,他晚上想请你吃顿饭谢谢你。郭圆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用了吧。这时车里下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名叫董树彬,走过来笑道:就是你给我爷爷的雨伞吧,是我爷爷说一定要请你吃饭,可不是我,你就答应我爷爷吧,要不他心里过不去。几个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郭圆娟生怕店老板不高兴,于是打发他们先离开,红着脸说道:那晚上再说吧。到了傍晚,董文平爷孙俩早早就来到店门口等她,一下班三人就去一家精致的小餐馆吃饭。一餐饭下来,董文平越发喜欢了这个女娃子,觉得她不仅人好又知书达理,便有意凑合自己孙子和她交往。可没想两人还真就有缘,虽然算不上一见钟情,但也非常合得来,不久后两人就私下谈起了恋爱,这可乐坏了董文平,在之后的交往中,郭圆娟善良懂事的一面再次得到了老人的证实。不知不觉就过了两年,在双方父母的同意下,董树彬和郭圆娟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就在婚礼当天,谁也没有想到,董文平老人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红包,整整一百万。其实,这一百万也算得上是董文平他老人家一辈子的积蓄了,董文平年轻时开办工厂,前几年才退下来交给儿子打点,自己老伴过世早,自己年纪也大了,他自己为孙子挑的孙媳妇,送出自己一辈子的积蓄他觉得心有所值。谁也没想到一把旧雨伞给自己带来天大好运和婚姻,其实更直接地说是她的善心得到了回报。最后祝天下好人一生平安,好人好报。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我以前有个老邻居,没事的时候经常找我们唠叨,每次下雨,她都会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诉一个亲身经历,虽然我已经不在那里住了,而老婆婆也不在人世,但是她的经历却一直不曾忘记落魄人半夜避雨,老婆婆好心留宿,一碗素面竟无意挽救了自己一命故事发生在大约二十年前,那天傍晚时分,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雨越下越大,从而变成了大暴雨,天色也越来越暗,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紧接着就是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停电了,屋里一片漆黑。小镇上有位年过六旬的老婆婆,老伴过世早,儿女都已成家,步入婚姻后搬到了外面住,老婆婆一人独居在简陋的乡镇小巷子里,房子还是过去那种老式的木头房子。晚上老婆婆早早就吃过晚饭,点了根蜡烛,躺在床上养神,到了上半夜时分,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婆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只听见外面依旧是哗哗的雨声,夹杂着碰碰的敲门声。老婆婆起身去开门,只见一个三十几的男子站在门外,衣衫被雨水淋湿了大半。老人家,能让我进去避避雨吗?中年男子首先开口说道。老婆婆连忙把他请进屋,给了他一条干燥的毛巾,一阵简单的交流,老婆婆得知:男子名叫董树林,来自隔壁县城,也是有婚姻家室的人,在乡镇跑化肥农药生意,今天第一次来到自己这个偏僻的乡镇,半路上下雨耽误了行程,加上雨夜停电,下车后外面一片漆黑,便挨着屋檐找旅社,其实就算不下雨,这个偏僻的乡镇也没有旅社可住,董树林一时无处可去,看见自己屋里还亮着烛光,就敲门求助来了。交谈中,董树林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老婆婆笑道:真是个傻孩子,饿了吧,我给你下碗面条。没多久,老婆婆就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董树林真是饿极了,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一碗面条就下了肚子,人也精神起来,说道:老人家,我给你钱吧。老婆婆又笑道:傻孩子,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一碗素面值什么钱。董树林摸了摸头,有点难为情,好像有心事一样,老婆婆似乎看出来了,说道:你没地方住吧,今晚就在我这留宿一晚。说着就抹黑去了一间偏房收拾起来,一边收拾一边说道:这是我儿子以前的房间,不过他已经很久没回家住了。落魄人半夜避雨,老婆婆好心留宿,一碗素面竟无意挽救了自己一命等收拾妥当,已经快半夜12点了,外面依旧下着大雨,董树林一身疲倦,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老婆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而也进入了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董树彬突然被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惊醒,感觉口感舌燥,屋内一股火烟味,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老婆婆的房间有火光,慌忙跑了过去。桌上的物件衣服已经燃烧起来,浓烟滚滚,老婆婆依旧在沉睡中,只是时不时传来猛烈的咳嗽,估计是烟雾中毒昏迷不醒。董树林立刻把老婆婆抱到自己屋里,打开窗户通风,好在火势并不大,没多久就把火苗扑灭了。董树林接着又从厨房找来点水给老婆婆洗了个脸,老婆婆渐渐清醒过来,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外面的雨声渐渐停了。老婆婆才记得原来昨天晚上自己躺着躺着,不知不觉睡着了,估计是蜡烛点完了,烧着了桌子上的衣服和东西。老婆婆得知情况后,发出几声感叹,说道:如果不是你昨晚留宿,我这条老命都快没了,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才好。老人家,我应该感谢你的好心留宿才对,要不这大雨天,我上哪去过夜啊。两人相视而笑,老婆婆说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起来我儿子,我儿子进入婚姻后也是常年在跑货车,非常辛苦,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落魄人半夜避雨,老婆婆好心留宿,一碗素面竟无意挽救了自己一命不管时巧合还是偶然,老婆婆雨夜留宿董树林,却无意救了自己一命。俗话说,出门在外靠朋友,谁都会有难处的时候,遇到能伸手帮一把的就帮一把,也算是为自己行善积福,最后祝天底下好人一生平安,好人好报。

韩国每年的十一月十一日是一个名叫Pepero
Day的节日,在中国,亦是光棍节。在这一天,很多韩国人都会互相赠送一种称之为Pepero的礼物,以示庆祝。而我也要感谢这个节日,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的有趣,而是它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和正银和好。真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个我从未知道的节目,我该如何化解我与正银之间的矛盾。

吵架之后的第二天是十一月十日,这天我去了昌庆宫与昌德宫,一个人坐在昌德宫某处无人的角落里,看着四周散落的鲜花,晒着懒洋洋的太阳,安安静静地没有一丝的纷扰,犹如在乡下的某个午后。我给正银发了几个短信,但是正银都没有回我,我知道,正银还在生我的气。当然,这也正常地很,女孩子都要面子嘛。可是我也并没有过多的慌乱,凡事自有它的解决之道,只要把握住它的时机,使用恰当的方式。现在我和正银还是相互冷静冷静地好,否则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这天傍晚,正银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在干嘛呢。我说,睡觉呢。正银说,今天去什么地方了吗。我说,今天去了昌德宫和昌庆宫。说完,便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我问道,怎么不说话了。正银说,该我说吗。我笑了笑,说,我说,我说。这时正银说道,记得前几天我跟你说过一个节日吗,记得吗。我想了想,忘记了。但我还是说道,记得记得,怎么能忘记呢。正银说,那好,那你明天想个办法哄我开心。我说,好啊。正银又说,你有什么办法呢。我说,这我得好好想一想,总之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其实,说真的,聊到这里,我依然想不起来,明天到底是个什么节目。但几句话之后,我们便互致了问候,挂了电话。

正银轻松了,我沉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