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筱洛在屋里看着外面瓢泼的大雨,慢慢地、狠狠地流下眼泪,不知不觉,她又想起她与宁桦的故事…….
宁桦和金筱洛是同校生,比金筱洛大一届的宁桦是学生会的主席。品学兼优的他再加上帅气的容貌,自然成了多数女生的梦中情人,金筱洛,也在其中。但生性胆小的她不敢像别的女生一样对宁桦大声地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只能在他演讲时痴痴地望着……
宁桦与筱洛的初遇,是在一个初夏的中午,那天下了课的筱洛正急着往家跑,突然一个篮球从天而降,把她砸的一阵晕眩,回过神来,看见头顶的阳光被一群人所遮掩,其中还有宁桦那焦急又略带歉意的神情。见筱洛醒来,宁桦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伸出一只白哲的手,想要拉筱洛起来,阳光的照耀下,把宁桦那英俊的面容映衬得更加光彩照人,筱洛看着,呆着…..
就像小说里的狗血剧情,两个人开始了交往,同学们都戏称这是真实版的王子与灰姑娘可筱洛却不以为然,依旧沉浸在她的甜蜜之中,她觉得,只要宁桦深爱着她,那她就拥有了全世界。宁桦无微不至的呵护着筱洛,这让很早就失去双亲的筱洛体会到了家的温暖。每天,宁桦总是很早的就等候在筱洛的班门口,等筱洛下课后,便用自行车载着筱洛去到她打工的地方,等筱洛下班后,再用自行车把她送回家。周末,就用自行车载着筱洛穿梭在一条条小吃街上……在那些日子,筱洛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回家后,也带着甜蜜的笑容入睡。
可渐渐地,女生特有的敏感让筱洛感觉到不安,宁桦的短信越来越潦草,电话也越来越少,筱洛意识到,这段感情快完了!为了挽回这段感情,筱洛下了课后决定独自去找宁桦,可到了学生会的楼前,却听见宁桦和另一个女生的笑声,那个女生是和自己同班的尤曼洁,也是全校最漂亮的女生。筱洛顿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只记得回过神来照镜子时,看见镜子里有一个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的女生。
从回忆中醒来,筱洛看见屋外的雨已经停了,只有树叶上的水落到地下发出滴答的响声。突然,筱洛就笑了,然后她轻快的走进卫生间,再出来时,那个满脸忧容的女生已然变成了一个活力四射的少女,然后筱洛关上家门,向着宁桦家的方向走去。她决定了,给宁桦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此时,初夏的阳光照在路面的水洼上,显得格外耀眼,就像少女的笑脸一样……
作者:寒喵子

=

   
 高四那年,让我记忆深刻的,并不是那些堆成山的考试资料和那些让人麻木的大考小考或者那些宁死不屈的高考标语。而是我那可爱的同桌,我们一起奋斗,一起谈天说地吹牛逼,当然也一起分享各自的小秘密……

图片 1

   
 平时的她,表面看着就是个气质淑女,男生眼里的女神。然而在我眼里她最多就是个女神经。她那美丽的笑容,甚至在我看来都是略带邪恶的,真不是我嫉妒她,应该相信我这闺密的判断力。因此,我绝不会被她那招牌式的笑容迷惑,她也休想通过她的皮囊让我为她做什么。她也知道,与其用美人计对付我,不如直接跪求,我还有可能陪她一起为非作歹。有一次她又有事求我,答应我叫帮她后,她便真诚的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本来是要表示不屑的,碍于她的面子,善良了一回。事后她非要我履行义务,问她问题。我边做着万恶的数学题,边随口说了句,为什么脑残的来读高四……她却真的说了,说了很多很多,很长很长,花了我无数的脑细胞,才蹩脚的把它整理了出来……算是抓住她的一个把柄吧!我没有邪恶噢!至少我可以发誓,上帝作证,我没有拿着这个要挟她为我干嘛的,除了……!!!

站友情吧!(2)

“筱溪,你今天说的这事儿是真的吗?我到现在还有点懵。”

林筱溪和许悦一块从女厕所出来后,许悦又一个劲儿的追问她是否真的对宋辰有意思。

“按照玛丽苏小说的故事情节,女主一开始都会喜欢上身边的暖心竹马男二号,但是无奈男二号有喜欢的女孩,之后女主又遇上了真正的男主,男主帮助女主从暗恋男二未果的那段感情中走出来,最终和男主走到一起。”许悦看过很多言情小说,一般小说的套路都是这样,所以她认为何煦才是最后和林筱溪走到一起的男主。

林筱溪笑得前仰后合,“你是小说看多了吧。”

“我是说真的,你对何煦难道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万一他就是你的真命天子怎么办?”许悦看着林筱溪若无其事的样子,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林筱溪走到教室的走廊前,趴在护栏上,俯视着楼下的景象,摇摇头说:“他挺好的,我们三观一致,各方面都很像,不过可能也就是因为两个人太像了才不来电吧。”

“突然想起一句话,旁观者眼中的团圆未必是戏中人愿意承受的,在我们大家眼里,你和何煦就是一对绝配的国民cp,可只有你这个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你对他没有男女之情。”说着,许悦也和林筱溪一起趴在走廊前的护栏上,随着林筱溪的视线看向她所看的方向。

宋辰正在和学生会副主席交谈,大概是在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听说最近学校有什么重大活动,所以学生会有点忙。

这个学生会副主席是1班的班长,也是上次考试的年级第三,长得还挺漂亮的,追她的男生也很多。之前还有人传过她暗恋宋辰呢,因为她总是借着工作上的事来2班找宋辰,所以每次她来,2班的男生都要唏嘘一下。只不过,自从林筱溪转到2班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2班找宋辰了。

许悦不是很喜欢那个女孩子,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总是显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有点盛气凌人的。总之,她和林筱溪比起来就没有那么平易近人,多了一丝清冷。

“你可以不站爱情啊。”林筱溪收回视线,转过身拍了拍许悦的肩膀,浅笑着说:“站友情吧,在一起的方式又不止一种,我相信我和何煦应该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前提是他一辈子都不和我提那事。”

“什么什么?我好像听出来点什么?是不是何煦喜欢你?”许悦一副算命大师未卜先知的表情,“我就说嘛,贴吧里的大神分析得还是挺有道理的,你们俩之间肯定是有一方喜欢另一方。”

“什么贴吧?我好久不玩贴吧了。”

“就是你和何煦的贴吧啊,也就是你们的cp粉集中地。”许悦看到林筱溪一脸疑惑的样子,便拿出手机,打开贴吧,将那一条又一条的分析贴展示给林筱溪看,“其实我是个网瘾少女,平时还挺关注娱乐圈的事,贴吧、微博也经常逛。”

“真看不出来啊,还以为你们2班的人都是书呆子呢!”林筱溪笑嘻嘻地说。

“你不也是2班的吗?”说着,许悦也不客气地怼道:“我看以你现在这么拼命学习的样子,就快要变成书呆子了。

“可是再怎么拼命学习也赶不上你们这些大神啊,这一次期末考试估计我又要垫底了。”想到这儿,林筱溪觉得有点心塞塞的,毕竟她在小学、初中时的成绩一向都是年级前十。

“那就别考了呗,你只要参加高考就好了,这种考试根本就不重要,还有……”许悦停顿了一下,看着林筱溪,认真地问:“你真的打算考T大吗?我知道你是为了班长,可是这事关你的前途啊,你以后可是要当影后的,T大并没有适合你的专业,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

“没事,我觉得到哪儿都一样,好好学呗,说不定等我将来过气了,没人找我拍戏了,还能靠别的技能谋条生路呢。”林筱溪一本正经地开玩笑。

“好吧,其实这样也好,我也考T大,说不定我们以后还能分在一个班甚至一个宿舍呢。”这样想想,许悦觉得也不错。

许悦感觉现在的自己似乎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些秘密又不可以分享到贴吧让那些cp粉知道。如果大家知道了估计贴吧就要彻底炸了吧。

让许悦觉得奇怪的是,林筱溪也没有说类似于“不可以告诉别人”这种话,她似乎并不担心许悦会把这些秘密泄露出去。

“筱溪,你不怕我告诉别人你喜欢宋辰这事儿吗?”许悦忍不住好奇地问。

“我相信你啊。”林筱溪露出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笑容。

许悦心里有一股暖流滑过,转而又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表白啊?”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说着,林筱溪再往楼下看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然后林筱溪就看到宋辰和那个漂亮女生一起从楼下上来了。

“宋辰,我有个关于数列的一种类型的题目总是搞不明白,回家之后你再给我仔细讲讲呗!”说着,林筱溪就上去拉宋辰的衣袖,偏过头对那个美女主席温柔地笑了一下,然后不期然地迎接到对方略带愤恨的眼神,这让林筱溪有些不寒而栗。

当那个美女主席经过她面前时,林筱溪听到对方冷“哼”了一下,突然想起记忆中那个熟悉的眼神。

上小学、初中那会儿,喜欢宋辰的女生就特别的多,不过因为当时易恬和林筱溪两大校花一左一右站在宋辰身边,所以一般的女生还是比较识相的,不敢主动上去勾搭,当然也不乏有几个胆大的过来表白的,但是易恬和林筱溪总能帮宋辰打掩护摆平这些麻烦。

小学六年级时,隔壁班有个人高马壮的胖女生在他们班门口堵宋辰,那个时候易恬在三亚拍戏,所以林筱溪只能召集班上同学堵在那个胖女生面前,然后她和宋辰偷偷从后门溜走了。

要是易恬在的话,估计能骂到那个胖女生自惭形秽自动走人,可林筱溪向来心软,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一招了。

但是后来那个胖女生又来找宋辰,在林筱溪和宋辰进校园的时候突然冲了出来,然后林筱溪就往宋辰前面一挡,拦着那个胖女生,礼貌友好地说:“同学,你有什么想对宋辰说的话和我说就行了,我会帮你传达的。”

“林筱溪,你让开,我要和宋辰说话。”胖女生说着就要推开林筱溪,不料林筱溪由于自小练跆拳道本能的反应,猛的把胖女生推倒在地,引起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围观,大家都在笑那个胖女生摔在地上滑稽的样子。

宋辰眼见情况不对,赶紧上去把那个胖女生扶了起来,“同学,对不起,筱溪不是故意的,我替她向你道歉。”

林筱溪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不过她觉得那个胖女生跌倒的样子确实挺搞笑的,当时就没忍住和大家一起笑了出来。

那个美女副席刚刚看她的眼神,让林筱溪想起了那个胖女生摔在地上时射向她的那道冷冽又可怕的目光。

其实之后她有主动和那个胖女生道歉的,但是对方却没有理睬她。后来,小学毕业之后,林筱溪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胖女生了。

上一章   国民CP(31)

下一章   国民CP(33)

《国民CP》目录

   
筱夏一直默默的喜欢着一个叫羽的男孩,初三那年他转到筱夏的班上,并被安排坐在筱夏的后面。筱夏说,吸引她的是他那双干净的眸子和温暖的笑容,每次看到羽笑时她都觉得特别的感动。羽总爱穿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搭着一双帆布鞋。干净而简单!

   
羽家里不是很富裕,住在筱夏家附近的一套租的小房子里。他上学总是背着书包步行去学校。当一个人心里藏着秘密时,而且那个秘密偏偏又是关于你时。那么,在你面前的时候,总是有些紧张不安的,生怕自己会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吓到了你,同时尴尬了自己!筱夏亦是如此。羽坐到她后面,离她那么近,她开心也紧张,生怕因为离的太近,自己一表现的不好,而让他不喜欢。所以刚开始的她,连像普通同学的招呼都没敢跟他打。直到他坐她后面的第三天放学时候。班上同学急急忙忙回家,走的时候碰倒了筱夏的文具袋,文具掉的一地。筱夏只好等同学都过去了才捡。她蹲下时撞见那张干净的脸,羽也没走,正蹲着帮她捡文具。筱夏愣那看他把一件件文具拾起,夕阳透过窗子映在羽的脸上,干净而明亮。“你好!"羽伸过文具。筱夏愣了下才缓过神来,接过文具胡乱塞进包里,连谢谢也忘了说。他们一起走出教室,第一次同行。

 
这时的校园被夕阳染的红红的,处处弥漫着暖暖的空气,路旁五颜六色的花儿随着微风轻轻的摇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筱夏和羽缓缓的走在校园的小道上,没有多余的言语,或许是被这样的情境陶醉,或许都各自藏着不能说的秘密。那天筱夏让羽骑着自己的自行车一起回家,坐在他身前,那么近,却一直都没有说话,羽也一样。一路都是安静的,临了也是一样安静的道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