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中学的门户网站天堂杏坛经过两年多的运行,在社会上已经小有影响。尤其是在中小学生中影响力非常大。网站的撷英论坛最受孩子们欢迎。原本作为校内的学生论坛,一年后对全互联网开放。
天堂中学教育教学活动对全社会网络直播后,非议日重,影响也越来越大。撷英论坛注册量激增至30余万,而且还在每月逾六千的注册量增加。各地的学子们上传了大量的校园图片与案例。从事教育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处主任韩雪冰,正在进行青春期教育与学生早恋问题的研究,她利用论坛管理员的便利,收集了大量相关校园案例与图片。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可是这些资料的最大价值并不是她的研究成果,而是一场预料之中的意外官司。
说是意料之中,是因为天堂中学所践行的教育理念与传统观念存在原则上的分歧,阻力与坎坷是预料之中的。说是意外,是导致这场官司的悲剧发生的意外,一份含苞欲放的美丽,在人性的堕落中被毁灭了。
天堂中学的教改实验,直接接受社会监督,最初毁誉参半。可是随着众目睽睽之下的天堂中学展示给世人的充满朝气的校园气氛,随着天堂中学具有特色的校服在社会上频频招来赞许的目光,质疑声明显减少。然而欲改变一个社会长期形成的传统观念谈何容易!
首期实验项目班初中毕业典礼在天堂中学的礼堂隆重举行,教科文组织的代表、教育部的代表、本地教育界的代表、本地政府主管领导、中外媒体把仅能容纳一千八百人的礼堂挤得水泄不通。卜昱安排给孩子们颁发毕业证的不是大陆社会惯例的到场领导,而是他们的老师。并且没有让每班学生派代表领取。而是由老师们逐个发放给每一个学生。因为这个仪式是为了孩子举行的,是为孩子今后人生远行壮行的。所以别人看仪式繁琐不繁琐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每一个孩子感受到被肯定,感受到长亭送别般的师生情。
校长卜昱公布完首期项目班教育成果后,似乎忘记了到场的嘉宾,忘情地倡议在场的全校孩子一起来唱一首李叔同的《长亭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觚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整个会场都沉浸在歌声营造的惜别气氛中,到场的领导们也不得不掩饰一下被轻视的怨怼。卜昱历经坎坷终于把这批孩子送走了,他有过相当长时间的贫困地区支教的感受,或许只有他能够体会到今天对于这些曾经被文明世界隔离的孩子们的意义,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送走一批。受侯征的影响,他身上殉道的勇气日增,处世的圆滑渐少。
侯征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他不知道自己是害了徒弟,还是帮助徒弟体现了人生的价值。以卜昱的圆滑世故,本可以成为眼下体制的受益者,可是他被自己这个师傅的理想所绑架。这个民族还需要这么多悲壮么!侯征似乎觉得自己的灵魂有些龌龊,一种愧对卜昱父母、孩子,愧对弟子的歉疚油然而生。
虽然侯征也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可是细心的他还是发现一班少了一名学生关玉秀。这个很要强的孩子,学习基础差却非常用功。平日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只是性格内向,很少主动与同学老师交流。一班班主任曾非又是个男老师,对于女孩的心思体会不够细腻,交流起来不甚方便。典礼后,项目班的学生开始照毕业相。曾非找到侯征:老侯,关玉秀这阵说不上哪里不对劲,感觉有些反常。早晨她请假去医院,我以为她是去咱们校医院,很快就会回来,就未加思索给了假,可是到现在她都没有回来。
一种不安的感觉在侯征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以关玉秀的性格,如果没有意外原因,她是不会连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都不参加的。多年的职业生涯,让侯征对学生的反常行为有着敏锐的直觉。可是经验告诉他,女学生的事不易大张旗鼓地处理。他找来三班班主任程予,要她去校医院了解一下关玉秀有没有去医院。
程予犹豫了下。恰好曾非走进办公室,介绍了一番情况,拜托程老师帮忙深入了解了解。程予看了眼侯征:师傅,那我去看看。
程予走后,侯征犹豫再三,还是操起电话把事情汇报给卜昱。 卜昱:会有事吗?
侯征:直觉不是很好!
卜昱从师傅的口气里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急忙赶了过来。程予也脚前却后跟着一起进了侯征的办公室。平日里,侯征都是在项目班办公室与大家一起办公。只有处理一些特殊事情时才到这个学校给他个人配备的办公室。程予讲,关玉秀根本没有去校医院。
卜昱:老师,这事要是象你预料的那样就不易扩大。你亲自去查阅一下今天的校内监控,看看关玉秀什么时间离校的。
校内监控显示,关玉秀在校医院门外徘徊了二十来分钟,径直出了校门始终没有回来。二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找一个貌不出众的女孩子,岂不如大海里捞针。侯征叫上韩雪冰,奔江滨公园走去。正当他们失望地准备回校时,却在江滨公园的一角,发现了坐在供游人休闲的条椅上的关玉秀,面前还站着一高大魁梧的男孩。两个孩子与侯征他们几乎同时发现了彼此,韩雪冰认出那个男孩子正是上届初中毕业生,原天堂中学学生会体育委员,现本市重点一中高一学生敫润吉。坐在条椅上的关玉秀眼睛哭得红红的,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她尊敬的侯老师,侯征使了个眼色,韩雪冰过去把关玉秀搂在怀里抚慰着。
侯征打电话给卜昱:关玉秀找到了,我让韩雪冰主任领她先回去,暂时先什么都不要问她,等我回去碰碰头再说。
敫润吉面对着侯征低着头,用颤抖的声音问:侯老师,我该怎么办?我们到医院,可是医院说超过三个月,需要家长签字我想告诉父母,让他们想办法,可是关玉秀不同意。老师,我们只有一次真的只有一次敫润吉支离破碎的话印证了侯征的担忧,他拍了拍了敫润吉的肩膀,你暂时回去,先先听听关玉秀的意见吧。侯征不了解敫润吉的家长,担心他们知道后,会做出什么丧失理智的事来。

经过传统舆论禁区的徜徉,首期项目班的孩子们把积郁在心灵深处的困惑都释放了出来,略释重负地步入了高二年级。新招聘来的老师也与孩子们磨合的差不多了,绝大多数同学的成绩开始缓慢提高。几个原来在一中时的尖子生成绩甚至比那时还有提高。天堂中学的教学模式与本市所有其他高中都不同,可是为了检验这些孩子的学习效果,卜昱让这批学生与一高中原来的同学共同参加了学期末名校联考,结果93名首批项目班的学生,有81名与原来一高中的同学共同排名,名次高于他们离开一中前。最差的一名比离开一中时名次下降了27名,其他11名同学名次下降了3~7名不等。
侯征是最反对按分数排名的。他设计的天堂中学学业衡量方式,只有优秀、合格、不合格三种档次。老师批卷,也不在卷面上标记分数,卷面分数只是用来确定等级的,不公开。他知道这次卜昱让首期项目班的高二学生参加名校联考,并与一高中同期高二学生共同排名,是为了堵悠悠众口。所以他劝阻了几位持反对意见的老师。
主题辩论半年后的寒假,侯征年三十值班。以校长卜昱为首的年轻同仁与他这个老家伙一起疯狂了毫几年,几年来传统的年三十侯征总是主动要求值班,卜昱大年初一值班。让辛苦了一年的同事们与家人好好过个团员年。接班后,他巡视了整个校园。给各教学楼、各宿舍楼、实验楼、体育馆、图书馆、多功能教辅楼、校门值班室的当值员工送去了一份老伴儿忙了一整天包的饺子。学校给侯征配了一辆车,可是平日里侯征都是徒步上下班。今天他让司机帮忙,把分装在学校食堂借来的保温桶里的饺子送到学校,分送给每个岗位上当值的员工。然后打发司机师傅回家过年。
送走司机师傅,侯征用监控分别查看了学校各个部位。然后躺在值班室的床上看了会书。外面的鞭炮声喧闹个不停,他无奈地放下书,打开电脑准备浏览一下未被净化的外文网站。可还没来得及细看,门卫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学生找他。侯征奇怪地把监控切换到校门,心想哪个学生大年三十不在家过年,到学校找他。监控中侯征看到一个农民工模样的年轻小伙子正在与门卫值班的保安队长说话。来人看得眼熟,他让保安队长问问来人叫什么名,保安队长回复说:他说他叫敫润吉。侯征让保安队长亲自把来人送到总值班室。
是他,虽然敫润吉出走一年多了,可是那神情还隐隐透露出当初找侯征询问关玉秀消息时的忧郁。关玉秀的悲剧给侯征留下太深的愧疚,他甚至时至今日还在不时地反省自己有什么责任。他无法接受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香消玉殒了。敫润吉直直地看着老师,眼里噙着泪水。侯征打量着一身农民工打扮的敫润吉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你这是从哪来?还没有吃饭吧?既然你已经决定回来面对现实,就先吃了你师娘包的饺子吧!
敫润吉狼吞虎咽地把一保温桶饺子吃了个干净。侯征给孩子倒了杯开水:
地球生命就是从没有任何添加物的白水开始的,噩梦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过去,明天还得继续。上苍待你不薄,给了你的东西远远多于白水。无论是痛苦、还是幸福都是生命的反映,相对于顽石而言痛苦对于生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它证明你还活着。
对于逝者而言,最好的祭奠就是被她爱的人好好活着。她宁死都不肯把污水泼给你,寻求解脱。倘若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为了一个对你如此痴情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呢!直面这件事给你带来的所有痛苦,是场心灵的救赎,是对她最好的怀念。老师知道,要你回到天堂中学,面对那些知晓你们经历的同学,承受周围人的鄙视、同情,是何等的心灵煎熬。如果你不敢面对,玉秀姑娘就白用她短暂的一生痴情于你一场了。
敫润吉:老师,我懂了。不仅是为了玉秀,也为了我自己。如果我连自己行为的后果都不敢面对,是对我与玉秀感情的最大的玷污。
侯征知道,过去这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大多是青春萌动期的本能反应,还够不上纯粹意义上的爱情。可是为了让眼前这个男孩子成熟起来,必须要让他有种男子汉的感觉。这样才能拯救他颓境中的灵魂。而他的回校,对于那些处于青春骚动期的天堂中学学生来讲,也不啻于警钟常鸣。
还没有从关玉秀悲剧的阴影里走出来的少年不愿意回家。敫润吉的父母懊悔当初不顾及儿子的感受,一厢情愿地去为儿子争什么清白。法庭调节时,他们没有过多辩解地就接受了支付赔偿,也是为儿子了却一份牵挂。年三十敫润吉的母亲饱好了饺子,可是夫妻俩都看着饺子吃不下去。父亲在摆碗筷时,摆了三付,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能再与他们在一个桌上吃上团圆饭。接到侯征的电话通知后,夫妻俩急匆匆地赶到天堂中学,接到嘱咐的保安队长把敫润吉的父母送到了侯征的值班室。
母亲看到憔悴的儿子泪如雨下,扑上去抱住敫润吉紧紧地搂着。可是敫润吉的反应却不那么热情,父亲上前张开双臂把母子俩揽入怀中,反复地说:爸爸、妈妈错了,爸爸、妈妈错了。儿子,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敫润吉不愿意回家,侯征把孩子的父亲叫到值班室里屋,建议他们暂时不要免强孩子,给孩子点时间。否则可能再次导致孩子离家出走。
父亲出去说服母亲,侯征又把敫润吉叫时来,说服孩子跟父母回家。可是敫润吉坚决不肯回去。最后侯征与家长商定,先让孩子在校宿舍住下来。
新年佳节,绝大部分项目班的孩子都投亲靠友离校了。可是有7个家远,直系亲属都已经不在的孩子被卜昱领回家去过年了。卜昱的续弦市图书馆的管理员张瞳瞳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不仅对卜昱十三岁的儿子视如己出,也非常支持卜昱的工作。看到丈夫苦恼,她经常安慰说:大不了再跟你去偏远山区支教,去过田园生活!卜昱能够承受世俗的压力支撑下来,与这个女人有很大的关系。每到新年,她都要提前毫几天张罗,招待卜昱领回家来的孤儿学生,与卜昱、儿子一起同失去亲人的学生们看电视新年晚会,听新年钟声。卜昱把床让给妻子和几个女孩子,自己与男孩子在铺有地热供暖的地板上打地铺。可今年的午夜的饺子还没有吃完,就接到侯征的电话。
侯征向卜昱汇报了敫润吉回来的情况,简略谈了自己的想法。同时建议让在他那过年的孩子们回校宿舍,让敫润吉与他们住在一起。吃完午夜的饺子,卜昱告诉三个男孩子,还有一个因故不能回家过年的男同学在学校,想请他们回去陪那个同学一起住校宿舍。三个男孩子懂事地爽快应允了。卜昱亲自开车把三个男同学送回到学校,他明白老师这是怕敫润吉一个人住出意外。所以他在车上就嘱咐三个男孩子:跟你们说的那个男同学,因为与家里闹别扭心情不好,你们这段时间就陪他一起住在学校,多关心他,有什么情况马上与老师联系。

第六章:青春骚动
天堂中学在国内的影响越来越大。为了追踪参与实验项目的学生成长情况。市里按照上面的要求,把天堂中学项目班的首期初中毕业生安置在本地最好的一高中。可是项目班的大部分学生适应不了一高中的应试教育。不但学习成绩显著下降,日常学校活动中也与本地学生很难相处。为了解决舆论质疑,政府决定在这些孩子初中毕业半年后恢复天堂中学高中部。但这与当初同喆利集团签订的捐赠协议存在抵触。如果市里坚持这么做,喆利集团与其他两家捐赠企业就可能中止每年三千万元的捐赠,离开这笔捐赠赞助,天堂模式也就难以维持,而市里又拿不出这笔钱。最后在侯征与卜昱的调谐下,市里把三年来拖欠天堂中学的公办校教育经费立即兑现,捐赠方与市里续签了倘若再发生市里拖欠国拨教育经费现象,捐赠随即中止的补充协议。天堂中学把现有初中部每年级八个班中的四个班用来招收实验项目班的偏远农村学生,恢复每年级四个班的天堂中学高中部。全校共计三十六个教学班,给天堂中学增加了54个教师编制,除天堂中学从其他高中商调来的18个教师外,其余36名均由天堂中学独立面向社会择优招聘新毕业的大学生。招聘过程接受整个社会监督。
天堂中学高中部首批学生主要是接收原天堂中学项目班的初中毕业生。121名项目班首批毕业生除关玉秀意外身亡,另有17名因为成绩优异被动员选择留在一中外,其他93名原项目班同学选择回天堂中学高中部。天堂中学高一年级又接收了35名原本校的初中毕业生,侯征提议将这些孩子打乱,与另35名回天堂中学高中部的原本校初中毕业生重新编班,卜昱提议仍由曾非、藤远值、梅尘香、程予担任班主任。侯征原意是让这些孩子接受新的老师,培养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卜昱虽然是以建议的口吻提出来的,但为了树立这个被自己理想绑架的学生的威信,增强徒弟的信心,便没有反对。只是学生处分班时,向韩雪冰主任,讲了讲自己的想法。于是学生处分班时设了个限定条件,让原项目班的学生回避自己的初中班主任,这是后话。
首期初中项目班毕业后,天堂中学初一项目班又接收了第二批107名偏远地区的乡下孩子。报道后,因为听说了关玉秀案的一些谣言,自动放弃退学回原地6名。卜昱从本地学生中挑选了19名家庭生活困难的孩子充斥到项目班里,这样他们在今后的升学方面,会得到社会方方面面的照顾。
关案悲剧,虽然让天堂中学名声大震。还给天堂模式正了名。可是对于骨子里充满柔情的卜昱来讲,却是他一生抹不去的痛。他曾经要自己出钱给关玉秀的爷爷、奶奶养老送终。可是这样一来,可能招来社会上对他责任的质疑,授人以柄。所以侯征说服卜昱,由他出面代表学校征得池宇轩赞助。在诉两家媒体名誉侵权案之前,侯征又通过媒体把喆利集团对关玉秀爷爷、奶奶进行人道主义安置的消息对社会公布,校方通过媒体对此深表感谢。舆论增加了喆利集团的社会影响力。关案铺天盖地的新闻报导半年后,喆利集团产品国内市场销售额增加了1。5个百分点,纯利润略超集团对天堂中学的年捐赠额。这也是当初侯征说服池宇轩为天堂中学的讼前财产保全提供担保,赞助安置关玉秀爷爷、奶奶的理由,喆利集团董事会也是基于这种理由才通过了池宇轩的提议。最后侯征又力主把起诉两家媒体与敫润吉父母得到的全部赔偿用来抚慰关玉秀的父母和安置关玉秀的爷爷、奶奶,不足部分再由喆利集团赞助。一个现代企业集团,想要长期公益性地捐赠教育,仅靠师生、同学的个人感情与集团法人的个人境界是难以维系的。
关玉秀案终结后,可是影响远没有就此打住。若非发现处理及时,险些让关玉秀的悲剧重演。乌云琪琪格回到天堂中学程予任班主任的高一年级二班后,与滕远值老师的高一年级一班的褚少杰相爱。在天堂初中项目班时,褚少杰追求乌云琪琪格,可是乌云琪琪格暗恋敫润吉,始终没有答应。回到天堂中学后,褚少杰任校学生会体育委员。乌云琪琪格任校学生会文艺委员。一次在下午校游泳馆游泳时,乌云琪琪格腿抽筋,当时负责游泳馆救生轮值的褚少杰一个漂亮的跳水式跃入水中,救起了乌云琪琪格。从此两人暗暗地恋爱了。
一天学校停电,高中住宿生晚自习停上。褚少杰最后锁上门离开高一?四班教室,两人在乌云琪琪格所在的高一?二班教室幽会。泼赖的乌云琪琪格自从被褚少杰从水中救起后,感动他多年的追求,内心已经开始接受这个生长在南方水乡清江岸边身材颀长的男孩。
高一的褚少杰身高已经从入项目班时略矮于乌云琪琪格高出这个追求多年的心中偶像半头,身材也壮实了许多。乌云琪琪格也已出落成一米六二的大姑娘,草原民族女孩子鸭蛋形的脸庞上宽下窄,披肩的长发,比汉族女孩子略重的眉毛,一双清澈大眼睛,鼻梁不高极具蒙古民族的特色,长在这张脸上却显得很和谐,不大不小配在这张脸上正合适的嘴,加上蒙古族女孩子开朗、执着的性格,使这个18岁远离家乡的姑娘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学生处曾经多次要求她把头发剪成短发,可是她执拗不肯。后来侯征做工作,她才答应在校园里离开寝室后就把头发束起来。
两人重新回到天堂中学后,褚少杰触景生情,只要乌云琪琪格出现在视野里,他的目光就很少离开过这个让他身心都无法抗拒的蒙古族女同学身上。当他发现乌云琪琪格喜欢到游泳馆游泳时,就主动请缨到游泳馆作义务救生员。而从小在蒙古草原长大的乌云琪琪格来项目班之前不会水,到了天堂中学后因为游泳是体育课的必修项目,勉强学会了蛙泳。可初中时她还是喜欢在操场上跑跳,除非游泳课,很少去游泳馆。项目班首期学生毕业,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安排全国各省份的首期实验项目班的学生交流性旅游,乌云琪琪格与其他十名首期项目班的毕业生代表天堂中学参加,在海南岛她第一次看见大海,领略了比草原还要博大的海洋,羡慕那些在大海里自由畅游的南方孩子。可当时她的水性只敢在贴近岸边的地方接受海浪的撩拨。
在一高中时文化课学习很紧张,让她很少有机会到游泳馆练习,体育课也是象征性的。而且一高中的学生数量多,休息日游泳馆象个大浴池,人多得根本游不起来。此番回到天堂中学,她决心好好练练水性,将来有机会也到大海里一试身手。那天由于游得时间长了些,腿部痉挛,连喝了几口水,幸好褚少杰目光不时地关注她,在第一时间把她从水中救起。天堂中学的游泳馆有一个标准泳池,一个练习泳池。练习泳池是由浅水区逐渐到深水区的,泳池的一端是斜坡式的可以直接走上岸。乌云琪琪格被褚少杰从深水区拖到浅水区时,因为呛蒙了,是被褚少杰抱上岸的。其他救生员用担架把她抬到校医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