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出生后的第一眼,看见了爷爷那张乐得合不拢的嘴。听他念叨:这是俺孙子这是俺宝贝孙子
第二眼看见了妈妈那张疲倦又兴奋的脸,听她说:咱宝贝多俊呀!我可得好好照顾他。
第三眼看见了爸爸笑眯了的眼睛,听他说:这是当然,以后我可要多赚钱让他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
男孩第四眼看见了奶奶,她笑得满脸皱纹,听她说:这是老天赐给我的无价宝,我要用我的生命来爱护他。
然后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无微不至的关怀,稍有不适,他就大声啼哭,引来的是他们焦急的脚步和温暖的怀抱。
就这样男孩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怀抱中长大,到了该学习走路的时候,妈妈担心地说:天呀!摔倒了怎么办?还是爸爸抱着吧!
所以男孩一直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纪才能自己走路,看着别的孩子都去幼儿园,男孩也想去,爸爸摇着头说:算了,幼儿园的条件太差,请个保姆吧!
在保姆的看护下,男孩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他看见别的孩子都背上了书包,他很兴奋,也要去上学,可奶奶说:不!不行,我不能让我的孙子去受苦,请个家教在家里教吧!
家教来了,教得很细致,可男孩却学的没兴趣,他总是望着窗外那一米见方的天空发呆。家教自然不敢对男孩严加管教细细慢慢地教,学不会也不要紧,因为男孩的父母爷奶从不过问男孩的功课,只问男孩累不累,要不要休息,咳嗽一声一个星期都不用学了,因为需要休息。
男孩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成了大小伙子,可他的功课才学完初中,看见同龄的男孩都要上大学了,他很急,也想长出翅膀飞出去,可爷爷说:不去,咱们家有的是钱,几辈子都吃不完,干嘛去伤那个脑筋,再说你在外,我们怎么放心。
男孩长不出翅膀,所以也飞不出去。他很郁闷拒绝再学习,所以连家教也不必来了,他只能无聊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要出去,保姆一脸的恐惧,走一步跟一步,好像他是个犯人。
最近男孩喜欢上了趴在窗台上向窗外望去,因为每天会有一位少女骑着自行车从他窗下路过,他想结识女孩,想和女孩打招呼,可是害怕,害怕家人说不,从小到大他听了太多这个字,他变得忧愁,变得不爱说话。
家里人很慌以为他病了,可他不是,他只是看见那位少女的身边多了个小伙子,俩人有说有笑地从他窗下走过。
他彻底失望了,为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懦弱,最后他选择了飞翔,伸出了手臂,飞出了窗子,冲破那一米见方的天空,终于看见了蓝天白云,他想天空真美。
作者:守望天使

  (一)

  三月的阳光,洒满了窗台。窗外的草坪上,嫩嫩的小草已经探出了尖尖的头,随风摇摆的柳枝,鼓起了鹅黄色的新芽,几棵榆叶梅的花蕾,也缀满了褐色的枝丫。几只麻雀在树枝上跳跃着,叽叽喳喳地唱着歌。经历了一个冬天的寒冷,温暖的春天,终于露出了笑脸。

  月儿爬在窗户上,目光专注地看着外面的草坪,有些呆滞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神采。她的目光随着树上的麻雀来回移动,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

  “小麻雀,你能飞过来陪我玩一会吗?”月儿在心里对快乐的小鸟说。

  “不行呢,我们喜欢自由,不要去你住的笼子里。”麻雀们拍着翅膀,对可怜的小女孩摆摆手

  “我也渴望能出去自由自在的飞翔,可是,我连路都不能走呢。”月儿用无力的双手一点一点推开窗户,把头尽量探到窗外去。

  一片枯黄的草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绿,嫩草和枯叶交织在一起,正在展开新旧交替的轮回。树木的枝条变得柔软,风中带着一股清新的草香。草地中间的花坛里,一棵棵月季透出嫩红的新芽。

  “草儿发芽了,花儿要开了,蝴蝶也快要飞来了吧?”月儿望着已经生机勃勃的草地,想起去年秋天看到在花丛中飞舞的那只蝴蝶。

  “小蝴蝶,你什么时候能飞回来,给我再跳支舞呢?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吗?你答应过我,明年还会来看我的,我天天在梦里梦到你呢……”月儿痴痴地看着窗外的世界,一个人在心里自言自语。

  “小心点,慢慢跑,别摔着!”一个穿着花棉群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后面跟着头发有些花白的奶奶。奶奶怕小孙女摔倒,紧赶几步把女孩拉在手里。

  “奶奶,看,楼上有位小姐姐。”小女孩抬起头,忽然看到趴在窗户上的月儿,眼里全是好奇。

  奶奶朝窗户这边看看,对着月儿笑了笑,月儿有些害羞了,也把嘴角微微地扬起来。

  “小姐姐,你为什么趴在窗户上,下来和我们玩啊!妈妈说,小朋友要多晒太阳。”天真的小女孩咯咯地笑着,招呼月儿下去和她们玩。

  月儿多想和小女孩说说话啊,可她长时间没和别人说过话了,心里怕,嘴唇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不好意思地把头缩回来了。

  “奶奶,这个小姐姐怎么不说话呢?”小女孩有些失望地看着窗内的月儿,奇怪地问奶奶。

  “可能姐姐心情不好吧,我们去那边玩,不要吵姐姐。”奶奶拉着小孙女的手,往前面去了。女孩转过头冲着月儿挥挥手,说了声“姐姐,再见”,一张充满阳光的笑脸,定格在月儿的眼眸中。月儿把头再次伸出窗外,看着祖孙俩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眼角有泪水悄悄滑下来。

  “奶奶,姑姑说您去了天堂,这么长时间了,您怎么还不回来啊?连您也嫌弃月儿,不要我了吗?”想起奶奶,月儿的心像被一把刀剜了一下,疼得缩成了一团。

  月儿怕别人看到她脸上的泪水,赶紧又缩回头,再把窗户使劲地推上,背过身子靠在墙上,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思绪却飘到了遥远的地方。

  (二)

  中秋夜,一轮明月高挂在夜空中,洁白的月光明镜如秋水,婆娑的树影投射在一个安静的院落里。院子里放着一个小方桌,桌子上摆一个白生生的大月饼,点缀着红红绿绿的小花朵。一盘苹果,几串葡萄,半个剜成月牙型的西瓜,还有两根燃烧的蜡烛,红红的火焰在微微的风中忽明忽暗,三支燃烧过半的檀香烟雾袅袅,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去医院都一天了,还没生下来吗?”奶奶焦急地在院子里转出转进,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深深的担忧和不安。

  “你着急有啥用啊,晃来晃去的晃得我眼晕!晚饭前不是打过电话了吗,说快了,今晚上准能生下来,你就安静会,担心那血压升上去。”爷爷心里其实也跟猫抓似的,可他毕竟是大老爷们,不像女人那样什么事都爱叨叨出来。

  “我再点柱香吧,让月中的嫦娥仙子,也保佑我们的小孙子平安出世。”奶奶看到香快燃尽了,又过去续是一柱,还跪在土地上,对着月亮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嘴里念念叨叨,祈求神灵保佑媳妇母子平安。

  爷爷虽然不迷信,可这会,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也希望神仙真的有灵,能保佑他们的小孙孙快点生出来。儿子白天打电话说是倒胎,要是晚上还转不顺,就剖腹产。他怕老婆子一着急血压就升高,也没敢说实情,只说快了,晚上准能生下来,可这时间,一分一秒的,咋就过得这么慢呢,这才叫煎熬呢。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老两口心中一喜,赶紧往屋子里跑。

  “生下了吗?好!好!这就好……老婆子,生下个孙女,母女平安!”爷爷把电话递给奶奶,脸上的云雾终于一扫而光。

  月儿,就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降生了,沐浴着皎洁明亮的月光,在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中,来到了这个温暖的世界。

  三天后,爸爸妈妈带着新生的月儿回家了,看着粉嘟嘟的小孙女,爷爷奶奶乐得合不拢嘴。他们已经有两个大孙子了,老大老二媳妇生的都是男孩,农村里虽然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但有孙子有孙女才更偿了心愿。爷爷奶奶把月儿抱在怀里,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喜悦。

  爸爸妈妈也很高兴,因为是头胎,他们也不在乎生男生女,只要孩子能平安出生,孩子健健康康的,他们就很开心了。

  新生的月儿用茫然的目光看着这个光明的世界,小小的她没有思想,没有感觉,饿了吃奶,困了睡觉,不舒服了就扯开嗓子“哇哇”地哭,像所有的新生命一样,小月儿在众星捧月中一天天长大,开始了她的人生之旅。

  (三)

  三个月后的小月儿,长得可爱极了,圆圆的小脸蛋肉乎乎的,乌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转,小嘴巴一张一合,知道回应妈妈的逗弄,饿了把手指头塞到嘴里不停地吮,睡梦中嘴角轻扬,傻呼呼地笑。她的世界里,没有忧伤,没有烦恼,没有寒冷,没有痛苦。躺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她幼小的心里只有幸福和甜蜜。

  “三翻六坐九爬爬,十个月的娃娃喊爸爸”,这是民间流传的婴儿成长谚语。月儿六个月大了,妈妈把两个枕头摞起来靠在月儿背上,让她学着坐起来。月儿坐一会,就软绵绵地歪倒在一边。细心的妈妈似乎发现,月儿的双腿有点软,别的小孩都喜欢蹬被子,月儿睡觉却总是安安静静的。平时小手不停地动来动去,也会抓东西,可脚丫却不太爱动弹,小腿虽然也胖乎乎的,总觉得软绵绵的,没有劲一样。

  奶奶听了妈妈的疑惑,也摸着月儿肉嘟嘟的小腿仔细地端详,可那两条小腿也直溜溜的,看不出有啥异样。奶奶粗糙的手掌搓得月儿的腿痒痒的,她看不懂大人眼里的担忧,舞动着双手咯咯地笑。

  “可能是孩子小,腿上没劲吧?再大一点就好了。”奶奶看着小孙女可爱的笑脸,哪里会去想孙女的腿会问题呢,安慰媳妇几句,抱上月儿出去晒太阳了。

  十个月的月儿,会牙牙学语了,能清晰地喊出爸爸妈妈,会和奶奶做游戏,会拿着玩具“咯咯咯”地笑,可妈妈脸上却常常浮现出一丝疑惑。邻居家和月儿差不多出生的孩子,都可以用手牵着走路了,月儿的腿,还是软绵绵的,双手扶住都站不稳,手一松就坐倒了。

  这时候的奶奶,也觉得孩子的腿有问题了,正好月儿爸爸回家麦收,忙完家里的农活,爸爸妈妈带着月儿去了城里的医院,给孩子做个全面的检查。

  那一天,奶奶焦急地等在院门口,中午饭都没心思做。爷爷在离家几公里外的林场里当果木技术员,那天听说小孙女去医院检查,也请假赶回来。老两口坐在院子外的树底下,眼巴巴地望着大路的方向,等着他们从医院回来。

  下午,爸爸妈妈终于带着月儿回来了,奶奶赶紧迎上去,把熟睡的月儿接在怀里。爸爸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妈妈的眼睛红红的,一看就哭过,爷爷奶奶的心,一下子就跌进了冰窖里。

  进门后,奶奶把月儿放在炕上睡好,向儿子媳妇询问检查的结果,媳妇忍不住,“呜呜”地哭起来,他们只好把目光转向抱头坐在沙发上的儿子。

  “爹,妈,大夫说,月儿下肢瘫痪,没有行动能力…..”

  像晴天的一声霹雳,爷爷奶奶的心一下子就被震碎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么聪明可爱的小孙女,怎么会一生下来就瘫痪,连路都不能走呢?

  “医生咋说的,能治不?”还是爷爷先从沉重的打击中醒过来。

  “医生说,这是先天性的,几乎没治愈的希望。”爸爸抬起头,抹一把脸上的眼泪,语气哽咽。

  “辛辛苦苦怀十个月,生的时候难产,差点要了命,结果却是个瘫孩子,这以后的日子咋过啊?!”妈妈开始哭天喊地。

  “春兰,小声点,别吓着孩子。”奶奶怕妈妈的哭声惊吓了熟睡的月儿,忙劝媳妇。

  “一个瘫孩子,养大有啥用啊,一辈子的拖累,咋倒霉事就遇到我们头上了呢!”爸爸颤抖着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呛得只咳嗽。

  “你们说的什么话,孩子有病想办法给治,治不好也得好好养着,总是你们的亲生骨肉,你们这样说还像个爹妈的样吗?!”爷爷听着儿子媳妇的抱怨,来了气。

  爷爷一发火,爸爸妈妈不吱声了,妈妈还在一个劲抽泣,爸爸耷拉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闷烟。

  奶奶摸着月儿红扑扑的小脸蛋,眼泪也扑簌簌地掉下来:“天可怜见,我苦命的孙女,你咋一生下来就多灾多难呢。”

  月儿没听到爸爸妈妈的哭诉,也没看到奶奶老泪纵横的脸,她沉浸在甜蜜的梦乡里,那里没有风暴,没有眼泪,只有奶奶温暖的怀抱和月儿快乐的笑声。她不知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苦难已经悄悄降临

  (四)

  虽然爸妈强调说医院的大夫说了月儿的腿治愈的希望很渺茫,爷爷奶奶商量了下,还是决定让爸妈带月儿去省城的大医院看看,兴许那里的医疗条件好,能把月儿的腿治好呢。

  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爸妈带着月儿去了省城的大医院,在那里经过一次次检查,研究各种治疗方案,钱向流水一样很快花光了,月儿的病一点好转的希望都没有。最后主治大夫说,月儿这样的残疾,是先天性的,只能慢慢做康复训练,平时给孩子多按按摩,试着锻炼腿的活动能力,兴许会有奇迹出现。

  带着希望出去,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也没改变月儿将会终身残疾的命运,爸爸妈妈彻底失望了,成天长嘘短叹,对月儿的态度也一天天凉了。尤其是爸爸,从医院回来就去城里打工,几个月都没回来,连电话里都不问问月儿的情况了。

  妈妈也把不幸的根源怪到了月儿身上,把月儿的奶断了,平时也不再抱孩子,晚上月儿哭,妈妈就不耐烦地打上几把掌,嘴里还不停地骂:“哭哭哭!一天就知道哭,养你这样的累赘,我们以后的日子都不知道咋过哩。”奶奶听到月儿被打得哇哇哭,赶紧跑过来把月儿抱在怀里,回头劝媳妇:“娃这样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一个当妈的,怎么能这样对孩子呢,她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妈妈不做声,背过身子蒙住头睡觉,奶奶没办法,只好把月儿抱到自己的屋子里,从此,月儿就成了奶奶的孩子,妈妈曾经温暖的怀抱,再也不属于她了。

  奶奶心疼月儿,每天精心地照顾着,按时给她吃喝,白天有空就抱着月儿去晒太阳。月儿睡醒了,奶奶用粗糙的大手给月儿搓腿,按摩,给月儿唱小曲。月儿摸着奶奶的脸“咯咯”地笑,奶奶望着月儿开心的模样,心里却疼得像针扎一样。她常常抱着熟睡的孙女,悄悄地流泪,儿子媳妇现在管都不管月儿了,月儿吃奶粉的钱,都是爷爷每月从林场里挣的。可他们也这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年,万一哪天一闭眼,丢下这可怜的月儿,可咋办呢?孩子不能走路,已经够可怜了,若没人疼没人爱,还能活下去吗?

  月儿不懂奶奶心底的苦,她也不知道奶奶为什么会常常望着她流眼泪,她只知道,躺在奶奶的怀里,像妈妈的怀抱一样温暖。爸爸妈妈不疼她了,还有爷爷奶奶,她还是个生活在蜜罐里的幸福的孩子。

  因为月儿残疾的缘故,爸妈申请了二胎准生证,春天种完麦子,妈妈也跟着爸爸去城里打工了,家里就剩下奶奶和月儿。爷爷平时在农场里住,隔十天半月回家一次,每次回来,都给月儿买奶粉和饼干。有爷爷奶奶疼着,月儿一天天长大,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有时候,她甚至忘了自己还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回家的时候,对月儿的态度也冷冰冰的,这让月儿从心里有些害怕。也不敢缠着让妈妈抱,像个怯生生的小猫,躲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长大。

  两年后,妈妈生下了弟弟,小弟弟胖乎乎的,可爱极了。有了上次月儿的教训,这次,爸爸妈妈不敢掉以轻心,孩子刚生下就做了全面检查,孩子很健康,他们给儿子取名“健健”,小弟弟的出生,把他们家这些年笼罩的乌云一下子拨开了。

  月儿也喜欢可爱的弟弟,她看着弟弟在妈妈的怀里甜甜地笑,也伸出手来,跟妈妈说:“妈妈,让我抱抱小弟弟。”妈妈脸色马上变阴了,白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你连路都不能走,能抱动弟弟吗?别把他摔了,一边呆着去。”

  月儿讪汕地缩回手,低下头扣着手指甲,小小的心里第一次有了疼痛的感觉。自己不会走路,生下来就是个残疾,难怪爸爸妈妈都不喜欢她,除了爷爷奶奶,别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叫她小瘫子,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蹦蹦跳跳,做爸妈掌心里的小公主。可她知道,爸爸妈妈不会再爱她,她默默地把头埋进被窝里,悄悄地哭。

  妈妈出去干活的时候,弟弟留给奶奶照看,这时候,奶奶就把弟弟和月儿放在一起,月儿摸着弟弟软绵绵的小胖手,傻傻地笑。她拍着小手逗弟弟玩,用手帕给弟弟擦鼻涕,奶奶去做饭,月儿就靠着被子,把弟弟揽在自己的怀里,生怕弟弟不小心掉到地下去。

  妈妈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月儿抱着健健,脸一下就黑了,一边把孩子抱过去,一边发牢骚,说月儿睡觉的地方,一股子尿臊臭,把健儿都熏臭了。

  看到妈妈发火,月儿害怕了,低下头,眼泪一颗一颗滚出来,砸碎了奶奶的心。妈妈对月儿的恶劣态度,奶奶看不过去,就算月儿是残疾,也是爸妈的亲骨肉,怎么可以这样嫌弃她呢?可奶奶除了心疼,一次次的劝说也无法改变妈妈的态度,反而让妈妈对月儿更厌烦了,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月儿脸上的笑容一天天少了,她已经懂事了,她知道,爸爸妈妈把她从心里抛弃了。她好羡慕弟弟,同样是爸妈的孩子,她却像只被遗忘的小猫,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小小的心,总是冰凉冰凉的,幸亏还有爷爷奶奶,让她能感受到人间还有属于她的一份温暖。

  (五)

  月儿六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村里的孩子三岁就上幼儿园了,月儿生活不能自理,进进出出都得奶奶抱着,根本就无法去上学。奶奶也想把月儿送去学校读两年书,至少,让孩子认两个字,睁开个眼睛。爸妈一听让月儿去上学,谁都不支持,说一个瘫孩子念书有什么用?再说,月儿又不能走路,每天接来送去的,哪有那个闲功夫。

  奶奶不死心,亲自背着带着月儿去学校问。校长听着奶奶的叙述,看着可怜的月儿的残腿,连连摇头,月儿没有行动能里,时时刻刻都需要别人照顾,老师们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特意去照顾一个残疾的孩子,让奶奶想办法,能不能把月儿送到那种适合残疾孩子上学的福利机构去试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