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一大早五点多钟,江城又呵欠连天地来到医院排起了队。算起来已排队好几天了,每次排队都累得不行,今天江城特意随身带来一个小马扎,一边坐着打盹,一边等待叫号。
可前面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半天也不见动弹一下。江城正等得心焦,忽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抬头一看,是位戴着眼镜一脸和善的年轻人。江城站起身问道:你有事吗?
年轻人说:先生,我这几天都看到你排队,可看你也不像生病的样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江城一听吓了一跳,听说一些大医院专门有黄牛排队挂号,这些黄牛挂到专家号后便高价转手卖出,对方莫非是便衣警察,怀疑他也是黄牛?这么一想他忙说:警察同志,我可不是黄牛,我是为我爸挂号的,可前几天一直没挂上专家号
年轻人笑着摇摇手,说:我不是警察,我是电视台记者。先生,这几天来你天天都起这么早吗?
原来是记者,江城放下心来,说:是啊,我天天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了,可就这样还是挂不上专家号。唉,我累点倒是小事,但是我爸的身体拖不起啊。我爸住在乡下老家,来一趟不容易
记者目光炯炯地听着,忽然一招手,只见一个拎着摄像机的人走了过来,两人小声嘀咕了几句后便四下拍了起来,尤其对江城更是重点拍摄。江城也不知他们在干什么,只顾排自个的队。
老天保佑,今天终于挂到专家号了,江城高兴坏了,立即打电话回去,让妻子火速送老爸过来。医生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幸亏来得及时,老爸的病可以根治。办好住院手续扶老爸躺下后,江城已是筋疲力尽,坐下直喘粗气。在这期间记者一直没闲着,楼上楼下前前后后跟着江城一家跑,摄像机拍个不停。
最后记者对江城说: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电视台最近正在制作一档节目,叫做《寻找最美儿女和寻找最美父母》,我想在医院说不定能找到这样的素材,所以就天天来。幸运的是,恰巧遇上了你。你为你父亲一连几天一大早来排队挂号,虽比不上换肾换肝之类的有震撼力,但正因为平凡才更贴近百姓生活。所以,我想把你作为最美儿女的候选人报上去,希望你能配合。
一番话听得江城愣愣的,猛地一下回过神来,说:行啊,记者先生,我一定全力配合。
很快这档节目就播出了,江城在小范围内一下子出名了,至少单位上下全知道了这事,也算是给单位争了光。领导自然是十分高兴,加之江城平时表现不错,在大会小会上予以表彰之后,又给他大大提了一级。
老爸的手术做得很成功,他见江城他们太忙,一出院便直接回了乡下老家静养。一晃两三个星期过去了,这天那位记者又来了,说:江先生,你应该回老家看望你爸一趟,正好让我们补拍些镜头。
江城妻子一听面露难色,江城知道其中原因:去年春节回老家时,因为大雪覆盖了小路,结果妻子一个倒栽葱跌进路旁的小沟,新做的头发、新买的衣服全脏得一塌糊涂,还差点冻感冒了,弄得妻子一个春节都没有好心情,而今天恰恰又是漫天大雪。
可江城知道今天是非去不可的,因为记者要跟拍,更因为大雪天回家看父母,意义才更重大。妻子听了江城的解释后也只好服从了。
在跟老爸通了电话后,江城和妻子买了好多营养品,大包小包地踏上了归程,记者自然是一路同行。小半天工夫过后,三人下了车,还得走过一段长长的小路才能到达。去年就是在这条路上妻子摔倒的,而这时脚下的积雪比上次更厚,连脚下的路都看不见了。
走在江城后面的妻子正提心吊胆的,忽听得江城一声惊叫,她吓了一跳,探头一看,立刻惊呆了,走在最后面正拍个不停的记者一看也惊呆了。
只见前方那条小路上的积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弯弯曲曲向前延伸,一直通到远处一幢房子前,那正是江城父母的家。
在家门口,江城见到了翘首以盼的妈妈,却没见到父亲,便问道:妈,爸呢?他身体好些了吗?
妈一听气得直摇头,说:还提你爸哩,这个老倔驴,他听说你们要回来,可高兴坏了,非要拿锹铲雪,我怎么拦也拦不住。我胳膊疼,右腿关节炎又发作了,帮不上他忙,只好让他一个人铲。这下可好,等他把雪铲完,自个儿也撑不住了,现在躺在床上直哼哼哩
江城大吃一惊:这么长的路竟是老爸铲出来的!要知道老爸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啊!
在屋里,江城见到了老爸,老爸状态很不好,可还是咧嘴笑道:去年让你们摔了一跤,今年无论如何也要打扫干净了
记者正在拍摄,江城忽然伸手挡住镜头,哽咽着说:记者先生,我算是什么最美儿女啊,我不配!我妈腿疼胳膊疼,我爸刚动完手术没多久还去铲雪,我又做了什么?你们不是寻找最美父母吗?他们就是对天底下所有儿女来说,父母都是最美的!
作者:徐树建

最近,荔枝解忧帮接到一位医生的举报,举报的内容让人看了很痛心。

这位医生说,她所在的医院里,倒卖挂号单的黄牛特别猖獗,一大早就到窗口抢专家号,明目张胆叫卖兜售,一些患者不远千里来就诊,为了尽快看到专家,都不惜重金购买黄牛手里的专家号,顶级专家号竟然炒到1500元的天价,她甚至感慨自己是在为黄牛打工!

图片 1

公然兜售,顶级专家号1500?

5月9号凌晨四点多,记者来到了位于南京市玄武区蒋王庙12号的南京市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此时,一楼挂号柜台前已经有上百号人在排队,有人在柜台前摆了不少小凳子,大家都在等七点半开始挂号。

图片 2

图片 3

记者发现有几名男子很活跃,不停地在大厅转悠。他们向来看病的人表示,有需要专家号的,马上就拿号,六点半就能拿。

图片 4

记者刚刚站下来排队,一名穿黑色上衣的中年女子便主动向记者兜售专家号。

图片 5

见记者心存顾虑,这名女子把记者带到一旁,她表示自己干了很多年了,任何一位医生的专家号都能搞得定,说着她拿出手机展示了之前卖过的一个300块钱的专家号,她称这个价格并不高,到了节假日有人坐地起价,一个专家号可以炒到1500元。

小卖铺店主 也兼职“号贩子”

除了活跃在挂号大厅里的这些兜售专家号的人之外,记者发现就连医院门口的小卖铺老板,也打起了兼职卖号的小算盘,在店门口竟然明目张胆挂起了代客挂号的牌子,这名店主告诉记者,这里专家号一号难求是普遍现象。普通号需要深更半夜来排队,才有可能挂到,顶级专家,就算你排第一个,也挂不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