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
这个故事必须在安静的夜里悄悄地说,因为直到现在,它还是一个秘密。 Chapter
1 故事的开始是一件不能再简单的事,那就是,阿句喜欢秦雨。
这件事只有阿句自己知道,就连跟他最要好的同桌林海,阿句也没有说过。他甚至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告诉秦雨,他只想让这个秘密,安安静静地埋藏在心里,而不必发芽。
可是突然有一天,事情却变得不能再复杂了。
一节语文课上,林海莫名其妙地凑在阿句耳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能说出去哦。
阿句把课本竖起来挡住语文老师的视线,点了点头。林海也竖起课本,压低声音说:我喜欢秦雨。
阿句愣住了,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林海又说:我想请你帮我递情书给她。
呃阿句心里本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的,但不知为什么说出来的却是:行啊
好兄弟。林海拍了拍阿句的肩膀,那么写情书这种重任,也交给你这个江南才子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阿句只好答应了。今晚写好,明天给我看一下。最后林海还不忘提醒他:事情成功之前,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哦。
阿句点了点头,表情装得很自然,内心却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要告诉林海自己也喜欢秦雨吗?绝对不行。帮林海递情书?傻了吧,要是秦雨真的答应了林海呢如此纠结着直到深夜,阿句不得不拿出纸笔完成林海交给他的任务了。还是把情书写好再说吧。阿句挑了一张信纸,小心翼翼地撕下,一个人坐在卧室里想了好久,终于在第一行写下:秦雨同学
这是阿句第一次写情书,却是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做过的一件事。写情书时,秦雨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阿句写得很投入,最后的落款他差点写成了自己的名字。
Chapter 2
林海看完情书后大为赞叹:不愧是才子啊,写得深情又自然。他把信纸重新折好:那么接下来也拜托你了。
阿句装作不满地瞟了林海一眼,林海马上嬉笑着说:这个月的早餐,算我的!阿句淡淡笑道:小意思啦,别放在心上。林海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
这一拍让阿句感到心虚。
下晚自修,阿句按原计划把秦雨叫出教室,开口前阿句却变得很紧张,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平时根本没有和秦雨说过几句话。
你找我有什么事呢?秦雨说话时眼睛很亮,长长的头发总是那么干净又好看。
如果阿句想问秦雨,如果林海说喜欢她的话,她会怎么做?但如果秦雨不喜欢林海的话,自己就违背了另一个约定不能在事成之前告诉别人。他只好话锋一转,变成:呃,今晚的英语作业是什么来着?阿句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
第三课的话题作文。秦雨说。 阿句点点头:噢,是喔,谢谢。
秦雨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没别的事我回去了。
嗯,拜拜。阿句看着秦雨转身离开,舒了一口气,心里却忐忑不安。昨天晚上翻来覆去一夜后,他还是选择了这个做法。
不能把林海的情书交给秦雨。 说谎最大的坏处就是,一个谎要用更多的谎来圆。
回到教室后,林海急切地问阿句:交给她了吗?她有没有说什么?
阿句吐了吐舌头:人家还没看呢。 也是林海低下头,开始收拾东西回家。
林海,阿句突然问了林海一个问题,你觉得秦雨喜欢你吗?
林海想了一下,说:我要是有把握的话就不会叫你去递情书啦。
那就是不喜欢咯? 林海一拳砸在阿句肩膀上:别胡说八道。
回到家后,阿句从衣兜里掏出折成心形的情书,看了几遍,又把它折好,藏到了抽屉最底部,并且上了锁。
Chapter 3
过了三天,秦雨还是没有回应。林海急了,问阿句:你说秦雨这是什么态度嘛,是不是拒绝我了又或者,她是不好意思拒绝?不行,我要问她一下。
千万不要问。阿句慌忙劝他,连等待的耐心都没有,这样可能会让她觉得你不够喜欢她。
那好吧。林海说,再等几天。
阿句又不知所措了,他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万一林海等不及去问秦雨的话,自己可就露馅了。
阿句左思右想,觉得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代替秦雨给林海回信。
虽然要模仿秦雨的笔迹很难,但大大咧咧的林海,应该不会从笔迹里发现破绽。
三天后,阿句把秦雨的回信交给了林海:果然是学霸的回答。
上面写的是:对不起,我只想好好学习。签名太难模仿,所以阿句省去了。
只有十个字的回信,林海没有再看第二遍,他只是很失落:果然她不会喜欢我啊。
阿句拍了拍林海的肩膀,安慰他说:别伤心,下个月的早餐算我的。
林海扯了扯嘴角:小意思啦,别放在心上。
阿句内心却是煎熬不已,他竟然这样欺骗自己最好的兄弟林海失落的表情,总是让阿句感到巨大的罪恶感。但为了两人之间的友谊,阿句不得不继续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它就像阿句心里的一颗炸弹,而引信却握在林海和秦雨手中。

图片 1

图片 2

都说海南岛四季如春,可今年的冬天却让人穿起了毛衣,时不时还飘着蒙蒙细雨。

插图:lost7_

苏白拍了拍毛衣上的水滴,从“下雨天”走出来后天空又下起了雨,她匆匆跑到NanCy烘焙里,“什么天气,这是这个星期第三次下雨了”一边从白色的挎包里拿出了伞一边自言自语。打开伞正要走向公交站的时候,店里走出来一个年龄相仿的人,手上拿着牛奶,嘴里嚼着面包,站在她的右手边。

没有在敷衍你,我也有伤心难过,有想一个人哭的时候。

“你要去公交站吗?我顺路送你过去”苏白想着他可能没带伞,而且雨滴也越来也大了,便转过头去问他。

你说过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请教,为什么单单这个不可以。

“不用”男生头也没回,把塑料袋和牛奶瓶扔到门口摆放着的垃圾桶里,双手拉起黑色卫衣的帽子朝公交车站的方向走进了雨里。

苏白耸了耸肩,想着是自己多事,还是男生太不领情。公车来了,苏白这才匆匆跑过去。上公车的时候,她被挤上公交车的小学生撞了一下,跨在肩上的包包掉到了水洼里,公车就要开走了,刚刚遇见的那个男生什么话都没说,把她的包包捡起来,从门口旁的窗口给她递了上去。苏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包,连谢谢都忘了说,回过头来的时,公车已经开走了。

01.

最后一排还有位置,苏白走了过去,把包包打开,取出一个信封抱在怀里“还好没湿”她紧张的说,这才是这个包包里最重要的东西。

老杜是我高中时舍友,他手里有一个MP4,让人羡慕不已。关键是他还有一张内存卡,里面有很多片子,老杜说,这叫不问苍空问井空。

“早上好,小雨姐我来了”今天苏白一大早就来到了“下雨天”。

为了能够观赏一部影片,需要和老杜斗地主半个小时,半个小时里有人倾家荡产,有人断指戒赌。老杜是第一个积累了第一桶金的人。

“你放假了?什么回来的?”正在给花浇水的小雨转过头来,看见穿着黑色短裙和藕色毛衣的苏白站在那里。

我打牌慢,往往牌还没有发完就过了二十分钟,等说出“抢地主。我抢”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我打开MP4,却看到了一张女生的照片。

“嗯,我昨天刚到,迫不及待要来和你分享我的秘密”苏白笑着走到小雨的身边。

女生是班花秦雨,秦雨每天能够收到一麻袋情书,我负责帮秦雨处理情书。书纸一块钱一斤,我成为第二个积累第一桶金的人。我拿着秦雨的照片,并没有声张,我答应老杜,永远不说出这个秘密。老杜答应我,免费玩MP4。

“什么秘密?”小雨手里握着洒水工具,百思不得其解。


“你先忙,完了一会告诉你”苏白露出了神秘的笑脸,朝书屋走了进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踮起脚,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风铃,转了一圈,刚好转到她喜欢的那个位子。


小雨微笑着摇摇头,都是一个念大三的人了,还那么孩子气。然后转过身去继续给紫色的小雏菊松土,希望来年它长得一样美丽。

02.

“情书?”小雨拿着菜单走了过来,看到苏白在盯着一封信傻笑。

秦雨学习成绩永远是班级第二,因为老杜是第一。

“没有啊”苏白抬起头,慌张把信放到了桌下。

我问过老杜,怎么才能考全班第一。

“喝点什么?”小雨看着紧张的苏白,噗嗤的笑了一声。

老杜的回答简洁有力,那就是让全班同学都玩MP4。

“和原来一样”苏白看到小雨笑了,有些不好意思。

我心想,靠,老杜这个人不简单。

“不是有秘密要和我分享吗?怎么?后悔啦?”拿着咖啡单往前台走去的小雨突然停下,转过身去问苏白。

秦雨这样的人偶尔也会有解不出来的物理题,她只能请教老杜。老杜故技重施,说,你玩会MP4,给我点解题的时间。

“怎么会,我想等我的美食来了再说嘛”苏白双手捧着下巴。

秦雨不玩,只好由我来代劳。老杜踢踢我,我说,草,你要再那什么,我就把那什么说出来。

音乐轻轻的响起,苏白记得这首曲子《心墙》,她上一次来,也是这一首曲子,她笑了笑,除了时间,这里的一切都没变,可是她的心里多了一份期待,这份期待,让她幸福了一整个学期。

老杜变得乖巧起来,秦雨觉得莫名其妙。夏日的夕阳打在秦雨的脸上,所有人都觉得好看,只是我站在秦雨的背光面。

“你的”小雨把盛在白色碟子里切成三角形的戚风蛋糕和被子里的卡布奇诺放在苏白的身边,把给自己准备的绿茶放在对面,把托盘放在前台后,走过来坐了下来。


“少女,你有开心的事情要和姐姐分享呢?”小雨开门见山的问她。


“你看,我收到回信了。”苏白把信伸到了小雨的前面。

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