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那年,她亲眼看着爸爸被两个女人争抢,一位是她妈妈,一位是陌生女人。
那天早晨女人就来到我们家。不知和我爸爸说了什么,拉着爸爸就往外走,妈妈立即跑过去拉住爸爸的另一只手。两个女人如同争抢一个宝物似得互不放手,她看的哇哇大哭。爸爸愤怒的把她们甩开,将她抱在怀中,回头冷淡的对那个女人道:你快走吧。女人愣住,伤心地看了爸爸许多,转身离开。女人走了一会,爸爸将她抱给了妈妈,说他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她跟妈妈一眼,停顿了一下还是走了。
那天是一个阴雨天,下着不大不小的梅雨,她跟妈妈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爸爸回来。妈妈的泪水令她感到害怕。她不止一次听到村里的一些大人在她面前毫无顾忌地说:爸爸不喜欢母亲。她不懂大人们的话,可是她猜想爸爸不喜欢妈妈,一定也不喜欢她。她怯怯地问妈妈: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妈妈伤心地抱住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从未有过的恐惧紧紧地占据着她的心,她搂紧了妈妈,害怕一松手连妈妈也不要她了。
屋外的雨一直下个没完没了,小小的她终于承受不了困意,在妈妈的怀抱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温暖的气息将她弄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了爸爸那张熟悉的面孔,她一下子就哇哇大哭起来,所有的恐惧刹那间烟消云散。那天夜里,她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脖子不放,像一只飞累的小鸟在爸爸温暖的怀中沉沉睡去。
她可怜的妈妈做梦也没想到厄运才刚刚开始。一个月后,爸爸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夺去了生命。
爸爸下葬的第二天,那个女人来了,披头散发,风尘仆仆,是一路跑来的。脚跟还没站稳就扑倒在爸爸的新坟上痛哭起来,妈妈上前拉她,她便投进妈妈的怀里,两个女人相拥而泣。这件事没有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个消息,说女人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了妈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割稻谷,她只是微微地抬起了身子,遥望了一下天边西落的夕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弯下腰继续割稻谷。她从来没有见妈妈如此平静过,仿佛这件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妈妈静静地一路割去,她看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东西落在母亲的手背上、镰刀上。她不知道那是泪水还是汗水现在想起来,女人的死,妈妈好像早就意料到似的。
后来从妈妈的口中得知,那个女人才是父亲的真爱,妈妈和爸爸的结合只不过就是野蛮和愚昧的产物。妈妈说那天清早女人是来叫爸爸带她一起远走高飞的,可是爸爸拒绝了,因为爸爸舍不得她,因为爸爸深深地爱着她他的女儿,爸爸不能容忍苦难伤害女儿那颗幼小的心灵。她忽然想起那天雨夜里,爸爸一遍遍地哄她入睡时,其实是在痛彻心扉深深地自责!
许多年以后,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当那个男人轻轻地拥抱她时,她出乎意料地没有想象中激动。男人的怀里有一种她熟悉而久违的温暖,就像宽阔宁静的港湾,平息了她多年的浮躁与不安。她闭上眼睛享受这片刻的安宁。
听到男人深深的叹息她才如梦初醒,这个男人不属于她。她相信爸爸如果还活着,一定不会责怪她爱上一个有妇之夫,可是父亲会替她难过,为她所要承受的良心上的痛苦而难过。
一个孩子的长久幸福永远比一个女人暂时的喜怒哀乐重要。这是她的爸爸留给她最美的遗言。她相信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1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2

   
 一条小巷,似乎早已无人来往。垃圾,落叶,凌乱地堆在地面。角落里,娃娃静静地倚着,倚在潮湿又冰冷墙面。孤独,无助,日光和月光成了它唯一的慰藉。它会在这待多久?没人会知道,也许是几年,也许是永远。曾经,它也有着一段美好的记忆,但却被一身的鲜血染成了悲剧。鲜血溅在它的裙子上,衬衫上,脸上,随时间凝固。让它成为了角落里孤独的血娃娃。

小星星的爸爸常年在外地上班,家里只有妈妈与姐弟俩三人。小星星的妈妈是个好强的女人,她一个女人在家,做着四个人的庄稼,还要做得比别人都要早都要好。

壹.

       深夜,阿洁望着周边熟睡室友,一股从未有过的孤独感紧紧地压在心头。

        她万万想不到,阿纯会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背叛她。

        她只是离开了一个月的时间,再次见面时,阿纯却牵着别人的手。

       
她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因为他们曾经的誓言,是那么撼天动地。

        “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

       “你喜欢这个娃娃吗?”

     “喜欢,但是它根本不可能被夹出来的。”

      “看我的,so    easy。”

      “哇,你好厉害呀。”

      “送给你,阿洁。”

      “谢谢你,阿纯,我爱你!”

     ……

    “阿洁,我早已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阿洁跑开了,头也不回。

   
 阿洁没想到,她越是想躲开,却又不由自主地跑到了她和阿纯以前最长呆的地方。

     
 这里,旧的风,旧的树,旧的路,旧的娃娃机,旧的誓言,无情地摧残着她的心。只因为旧的阿纯离开了。

       ……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一些记忆的碎片,不断在阿洁脑海中浮现。她麻木了,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娃娃,任凭眼泪打湿枕头。掉了也不擦,擦也擦不掉。

        她该怎么办?一夜,无数的念头在心中萌动。

       “阿纯,老地方见!”

小星星是个懂事而勤劳的女孩,每天放学后,她会自觉地帮助妈妈洗衣,做饭,做农活,成为妈妈的好帮手。

贰.

       
阿洁已经离开三天了,阿纯也已经三夜未眠了。他十分的想念阿洁,但却没有勇气打电话给她。

         “阿洁,你现在一定非常难过吧,你妈妈的病严重吗?”

         “阿洁,别难过,注意身体。”

   
 阿纯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犹豫着,他怕说错话。就这样,给阿洁的电话一直没打出去,一通电话却打了进来。

      “阿纯,你爸妈出车祸了,快来医院!”

     ……

   
 “阿纯,你父母全都老下了残疾,你不能再拖累你的阿洁了,跟我在一起吧,我可以请人帮你照顾你的父母。我只要你,钱我不在乎!”

      ……

     “阿洁,我早已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阿纯心痛极了,他看着阿洁伤心地跑远,却无能为力。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

   
 一个清晨,阿纯在垃圾堆里发现了那个娃娃,被湿透的娃娃。他颤抖着,抱起它。

       “阿洁!啊……我对不起你。”

      “阿洁,老地方见。”

有时,农村收麦子打谷子时,小星星的爸爸也会从外地赶回来,帮着收割庄稼。

叁.

     一条小巷,似乎早已无人来往。垃圾,落叶,凌乱地堆在地面。

     
“亲爱的,猜测让我胆战心惊,思念让我失了魂灵,你是我的唯一,我们永不分离!”

       “一生一世,致死不渝。”

     “我们去地狱吧!”

        …….

那一年盛夏五月份,金黄的麦子翻着麦浪,颗颗晶莹而饱满,闷热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那松软的馒头香味。乡下的孩子也放农忙假,他们都回家帮助大人收割庄稼。

肆.

     
 这里好无聊啊,我们就这样,被关在这个箱子里。每次我们被抓起的时候,我们都会欢呼,尖叫。可是我们刚接近自由的出口,就会狠狠地摔下来。

        直到那天,一个叫阿纯的人。他把我救了出来,送给了一个叫阿洁的人。

     
 从那天起,我就认定,这两个人,就是我的父母,我要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每天被妈妈抱在怀里的感觉真的是好温暖啊,我陪在爸妈身边,跟他们一起约会,一起游玩,一起许下那誓言。

       
可是,那天妈妈走了,再回来的时候她变了,变得好沧桑,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泪痕。

       那晚,妈妈搂着我,搂的好紧,好疼。妈妈的泪水,湿透了我的衣服。

       更让我伤心的是第二天一早,妈妈居然抛弃了我,把我扔在垃圾堆里。

         爸爸来了,他抱起我,但他的样子让我好害怕。

        ……

           爸爸妈妈又见面了。

妈妈!你为什么要把那锋利的刀,扎入爸爸的身体。

爸爸!你明明是痛的,为什么好要强笑着。

妈妈!不要,不要!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爸爸妈妈,你们的血,好冷啊!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3

尾声.

   
 角落里,娃娃静静地倚着,倚在潮湿又冰冷墙面。孤独,无助,日光和月光成了它唯一的慰藉。凝固的鲜血,记录了它的经历。

       白天和黑夜,交替着寂寞;时间和空间在思念中穿梭。

        我走进小巷,看到了那娃娃,娃娃的眼中,我仿佛看到了地狱。

       “我只想和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无论哪里。”

那时每年夏天收割麦子,秋天挖红薯播种麦子时,乡下的孩子都会放一周农忙假。夏天收割玉米和稻谷时,孩子们正好放暑假。

乡下的孩子除了读书,他们都会参预到一年四季的收割庄稼中。

一方面他们成为父母做农活的小帮手,分担父母的辛劳。一方面也为了培养孩子,让他们学习做农活,长大后回家种地,做个农民。

那时,乡下人的意识里,孩子读书是小事,只要能认识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行。村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乡下孩子长大后自然也是农民。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4

那一年又当收割麦子时,小星星妈妈生病了,爸爸因工作忙碌不能回家。小星星家的麦穗变得金黄,垂下了头,必须尽快收割回家。

那时,收割麦穗是个细致活儿,需要很多工序。农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忙碌,也请不到人帮忙。

那一年,小星星十二岁,她决定一人帮助妈妈收割麦子。每天天没亮,小星星就起床,天空还是星光灿烂,她借着朦胧的月光,开始在地里割麦子。

小星星右手拿镰刀,左手握住麦子,麻利地割着麦子根部。她手还很小,她使劲地张开左手,一次只能割下一垛麦子,有时一手抓不住,毛毛的麦穗倒到她的小脸上,刺得人痒痒的,形成一道道划痕。

早晨的风凉丝丝的,拂在人的脸上是温暖的。一会儿,风就变得燥热,汗水顺着小星星的脸上直往下流,麦穗刺到的一道道伤口开始火辣辣地痛。

太阳出来了,爬上了山坡,照在了麦穗地,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小星星在地里大口大口地喘气,人变得麻木,机械似地在地里割着麦子,把它放成一堆又一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