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天气是灰蒙蒙的白色,当时已是盛夏,有一种潮湿的闷热感。
在地铁站的出口,我看到努力在人群中寻找的莫小北,莫小北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然后装出一副力大无穷的样子,开心的冲我笑,露出她那可爱的小虎牙。我跟着莫小北辗转几个车站终于来到她的出租屋,打开房间的瞬间,我好像来到了灾区,跟我预想的一样她的房间杂乱不堪,地上扔着几双东倒西歪的鞋子,桌上瓶瓶罐罐乱扔着杂物和不知发霉几天的剩饭。我回头看了看莫小北,她挠挠头不好意思:这几天没收拾屋子,正好你来了你帮我收拾收拾吧。我知道她一向如此,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莫小北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低头一看腕表,突然把我一个人留在屋内:我上班要晚了,老板要扣我工钱的,乖,你自己在家呆着,晚上我给你买好吃的。还没等我开口说话,莫小北已经跑远了。
其实莫小北身世坎坷,她从小就无父无母是她的奶奶将她和弟弟养大,为了供弟弟上学她辍学打工,这几年一个人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打工无依无靠的,而且为了多赚些钱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回过家了。哪像我,暑假还没到,我就急着出来玩。
我呆在莫小贝的出租屋里,帮她收拾屋子打扫卫生,只是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拖地的拖把,我只好去对面找邻居去借,开门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顶着一头鸡窝头的男人,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他,我简单的说明来意后,他有些不情愿的从门后递出一把还在滴水的拖把,我礼貌的道谢,他只是淡漠的点点头随手就关上了门。我在心里腹诽果然莫小北的邻居和她一样都是极品。
当莫小贝提着我爱吃的咖喱鸡肉饭出现在出租屋里时,大呼:哇,这还是我的家吗?我白了她一眼,然后让她去隔壁邻居那还拖把,她很惊奇看着我像听到什么奇闻:是我对面的文艺男吗?文艺,你居然说他文艺?我不置可否,当莫小北再次回来的时候,很兴奋的拉着我说:你知道吗?对面的帅哥居然还会做饭,真是完美男人。我看着莫小北了花痴的模样,真是不忍心打击他,他啊?算不上什么帅哥,更看不出文艺来,他顶多就是衰锅一枚。莫小北白了我一眼:你不懂,对面的那位帅锅是一位知名的网络作家,平时你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他一般白天都在睡觉,晚上起来写作,所以一般敲门要么不开,要么开了,就是把你一顿臭骂,我刚搬来的时候就就因为弄得声音太大影响到他的休息而被他骂了一顿。
你脑子被门挤了,被人骂了还那么高兴。我鄙视的说。莫小北冷哼了一声:你不懂,有一种人他骂人的时候也是那么含蓄优雅。我越发觉得莫小北已经病入膏肓,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神经病。莫小北,撇撇嘴:你不懂这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二 人生其实有太多的偶遇,缘分往往就潜藏其中。
第二天,当我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再次遇见他时,我真的相信了有时缘分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他推着购物车停在超市的一处货架上挑选东西,我推着车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这次他腼腆的笑了笑。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那样邋遢,我眼前这个清秀俊逸的男人简直跟昨天判若两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朴素的衣着下果然像莫小贝说的衬托着一股文艺气质。
而我也对这个莫小北嘴里的文艺青年充满了好奇心,当我提着东西从超市出来时,由于我错过了公交车的时间,而现在又是下班时间正是客流高峰,我等了好久都没有打到车,正在我一筹莫展懊恼的时候,突然一辆白色的越野停在我身边,我想我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莫小北也没有认识的人了,我想起起电视剧里劫持人质的画面,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当我看到是文艺男时,顿时觉得世界颠覆了,他从车上下来接过我手里的东西放在后备箱后,然后转头对我说:快上车,这里不能停车。我像见到救星一样迅速的打开车门上车。上车后我礼貌性的说了声:谢谢,他只是嗯了一声,就陷入了沉默,为了避免尴尬,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着天,而他惜字如金。我当时就在想这个人也太不善言辞了吧。我突然想起他是网络作家。于是便问听说:你是知名的网络作家?知名谈不上,只是平时比较喜欢写一写东西。他谦虚地回答道。那你都是写一些什么题材的呢?我厚着脸皮继续问道:我比较喜欢历史所以经常写一些有关历史方面的小说。
历史,你喜欢历史?我兴奋地问道。嗯,我喜欢历史,我觉得历史充满了神秘色彩,透过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和了解一个新的王朝,而你就像在探险一样充满了刺激的感觉。我附和的说道:对,在哲学上讲,这叫透过现象看本质。他回过头望向我有些惊奇的问:你也喜欢历史?嗯,我还是历史系的呢。哦?原来你是学历史的,我没想到还有女生会这么喜欢历史,他有些不置可否的问道。那当然了,我当时可是力排众议执意要选择历史专业的。
三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原来我一直想要见到的人近在咫尺,而我却在时光中一次次的与他擦肩而过。
因为我们有着共同话题,所以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我惊奇的发现我们有很多的想法有着惊人的一致,我突然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宁做酒鬼隐山林的感慨。
他帮我把东西提上楼,在我就要开门进屋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为什么喜欢历史那么枯燥的东西,我说我也不知道喜欢就喜欢了没有理由。其实,真是的原因是,因为我崇拜的男神是学历史的,所以我才选择历史专业的,只不过这样蹩脚的理由我当然不会说出口了,我心虚的吐吐舌头望向他,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转身进屋。
本文来自织梦
晚上我和莫小北躺在床上,兴奋地说着我和文艺男的偶遇,莫小北只是闭着眼睛闷哼了一声,有心无力,我知道他是很累很累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里,她一直都是身心俱疲,这样的她让我感到心疼,我千里迢迢来找她,本来是想来这照顾她的,我想既然我分担不了她的痛苦,那就在精神上给予她安慰吧。却没想到这段时间反倒被她一直照顾着。
我看着莫小北沉睡的样子,单纯的像个孩子,虽然她一天到晚都嘻嘻哈哈的,但我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有着别人看不见的悲伤。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我起床给莫小北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最后莫小北是闻着早餐的香味起来的,她揉着惺忪的睡眼,慵懒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猫,当她看到桌上丰盛的早饭,感动的亲了我一下,我嫌弃的把她推开,擦了擦脸上她留下的口水,然后催她快去洗漱吃饭。莫小北坐在桌前狼吞虎咽,把我做的早餐席卷一空,那样子好像好久都没吃过饭了一样。
莫小北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问她隔壁的文艺男叫什么名字,莫小北八卦的凑过来:哟,看上人家了?我鄙视的瞪了她一眼:你神经病啊,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花痴啊?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莫小北一副心安的样子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的笔名叫唐三少。哎呀,我走了上班要迟到了,都怪你,先不说了哦我走了,拜拜。
我沉浸在刚刚的震惊中,原来我一直想要见到的人近在咫尺,而我却从未察觉。美文阅读网
唐三少,本名方舒城,知名网络作家,喜欢写一些有关历史的小说文字,他精通古代历史和现代历史,而他本身就是一部史书,他还是某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和古文字研究员,从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当初我瞒着老爸报考学校的历史专业,就是因为他,却没想到我心心念一直想要见到人现在就在我的身边。
四 爱情是一种遇见,在你还没发觉的时候,它已经在你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当我得知原来他就是唐三少的时候,就幻想着能够与他相遇。我按耐不住激
动地心情,拿着手里的文言课本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轻轻敲了敲隔壁的房门。房门终于打开了,开门的方舒城像上次一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紧皱着眉头,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隐怒,我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我有一篇文言文看不太懂,可以请教你吗?
他偏身闪出一个过道,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屋里,好怕因为我的声音打破这宁静的时光。我一直以为作家的小窝里是杂乱不堪的,出乎意料我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居然可以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我愈发觉得他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就像晶莹的琥珀里凝固千年的虫豸,你无法获知它的前世今生,却对它有一种神秘的向往。
他坐在书桌前认真的查阅资料,我站在一旁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我崇拜多年的男人,那天阳光正好,眼睑微阖,他长长的睫毛上落下一层橘色的阴影,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精致的容颜在阳光的暖色光影里,宛如童话里的王子一样,从此,让我恋恋不忘。
他看过之后,便把我叫到身边然后逐字逐句的向我讲解和解释他的词义,我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彼此又是靠的那么近,我闻到他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我心里的小鹿咚咚乱撞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他了。
在我的心目,我的梦中情人个子应该是高高的,然后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多金,帅气,喜欢听古典音乐,喝现磨的咖啡,成熟稳重而不失优雅,有着霸道而又不失风度的大男子主义。我有点小资情节,可是现在我眼前的这个让男人,虽然是个文艺青年,但总是给我一种孩子气的错觉。
我们总是在寻寻觅觅中,寻找那个我们以为命中注定的人,所以我们为自己的爱人,打上太多的标签。但却不知道,当你真正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时,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爱情是一种遇见,是一种你喜欢就喜欢了的坦然,它没有理由,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只因为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
五 你本以为遇见了生命里的骑士,没想到你遇见的只不过是你生命里的过客。
自从上次的问题解决以后,我开始频繁的去请教方舒城,而他也似乎是习惯了我的打扰,并没有对我的行为表示反感,反而总是很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我很享受这样静谧的时光,哪怕只是静静的望着他我都感到心满意足。
当我正在想着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接近方舒城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莫小北突然神神秘秘的告诉我,一会她要做一件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我问她是什么事的时候,她故作神秘的没有告诉我,只说过一会我就知道了。我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与方舒城有关,我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果然我心中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会只见莫小北拿着喇叭,站在楼下大声地喊着方舒城的名字,引得周围邻居频频围观,当人们都在以一种看笑话的心态去看这件事情的时候,方舒城出现在楼下,他一步步走进莫小北然后不知跟她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离开只剩莫小北一个人蹲在原地埋头哭泣。
我本以为莫小北对于方舒城只是一时肤浅的迷恋,却没想到他其实在莫小北心里早已根深蒂固,变成一种深深地依恋。
我跑下楼正好遇见上楼的方舒城,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神情有些不太自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心里复杂的心情,我一面暗自窃喜方舒城的转身离去,一面又在为敏感脆弱的莫小北担心。我跑到楼下,拉起莫小北就走,我牵着莫小北的手走上楼,就在莫小北踏进家门的时候朝对面望了一眼,依依不舍。
回到莫小北的出租屋里,我默默的陪在小北的身边,她把头抵在我的肩膀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絮絮的抱怨道:为什么,他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我为了跟他在一起省吃俭用租下这套房子,千方百计的寻找跟他说话的机会,我为了知道他的名字还特地跑去物业偷看他的物业清单,为什么?最后,竟然还告诉我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跟他做邻居已经半年多了为什么我没见过。我一边给她递着纸巾,一边暗暗猜疑,我在想他喜欢的人会是我吗?我对莫小北说道:也许他心里真的有人了,也许他还没对你动心,你只要坚信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不是你的你终究也得不到。几天后,当一个身材高挑充满文艺气质的年轻女孩,敲响了莫小北的出租屋时,我才发现原来活在自己谎言里的不只是莫小北还有我。那个漂亮的女孩自称是方舒城的未婚妻,因为敲不开方舒城的房门,想要问一下他是不是出去了。我刚要开口说话,只见方舒城眯着惺忪的睡眼打开了房门,在见到他的未婚妻后,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笑。
他走过来牵起女孩的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秀发,眼睛里满是柔情,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方舒城。看着眼前你侬我侬的两个人,我默默地关上了房门,苦笑了一声。原来,你以为的一切,不过是你一个人的依恋。
六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晚上莫小北失魂落魄的回来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见到方舒城的未婚妻,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是个气质出众的女孩。
晚上我们躺在一张床上,背对着背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床上辗转反侧。
几天后,我回到学校,所有人都发现我变的得沉默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开朗,有人吃惊于我的变化,还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事,其实经过这些日子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以前我总是在追逐别人的脚步,盲目的去跟从,而现在我突然想做一枚安静的女子,变成我想成为的样子,希望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遇见一个美好的男子,从此相濡以沫岁月静好。
我打电话给莫小北,问她最近怎么样?她说已经搬了家,离开了那个令人伤心的地方。她说:既然得不到,又何必恋恋不忘,不如转身选择遗忘,还给生活本来的平静。
我很欣慰莫小北没有执着于纠缠的感情,也很庆幸自己没有表露心迹。有些人选择在时光中把爱遗忘,如她;有些人选择在时光中将爱潜藏,如我;如果不相知,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如果不相思,最好不相恋,如此便可不相离。
如果懂的爱的慈悲,就该学会放手,因为爱是一种成全,只有选择离开,爱才不会寂寞腐烂。
作者:夜雨嫣然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1

   

换个方式,我依然爱你.jpg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2

01

你的生命里一定出现过真骑士,只是你自己只看得见假王子而已。就像装成王后的女巫毒害白雪公主一样,莫小北的假王子让她一直看不到她的真骑士。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后遇到了王子,莫小北醉酒后发现了她的真骑士。――题记

莫小北说“我带你回家吧;”

【情思斩不断,酒吧忆旧人】

我说“好啊”

指针已经指到深夜十二点多了,外面的世界这会已经消停了下来,只能时不时地听到来往的车辆声。

三月清明,今年春日的温暖在这几天特别明显;人们脱掉承重的冬衣开始换上春装,更有漂亮的美女让你提前领略夏日的风情;

 
 此时莫小北和她那自称千杯不醉的死党兼闺密陈乐乐正在这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热闹非凡的酒吧里买醉。此刻的酒吧可谓是人间天堂,各种声音应有尽有,每个人在酒精的刺激下都表现出异常亢奋的状态。酒有时真是个好东西,可以安慰你,可以麻痹你,可以解救你。

所有的一切让我觉得都是新的,真好;

莫小北正喝在兴头上时忽然看见陈乐乐倒在沙发上,已然醉了的样子。莫小北扯起她的大嗓门朝陈乐乐喊着:陈乐乐,你不是千杯不醉吗?怎么喝了几杯就怂了,你给老娘起来,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要陪老娘喝酒喝到吐的。莫小北大声骂着不省人事的陈乐乐,而她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陈乐乐估计这会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其实她心里知道,乐乐是逞强陪她来的,现在能让她感动到心坎里的人大概就剩下乐乐了。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简然说:“简小溪,你个傻冒啊,人家莫小北说带你回家你就回去啊;你还在这乐的屁颠屁颠的;”

想起被乐乐老叫的不会醉酒的木头猪。虽然有点难听,但是个事实。莫小北是在自己第一次和陈乐乐喝酒的时候发现这个惊人的事实的。那次,想要初尝酒精味道的两个懵懂少女打扮成成人的模样来到酒吧喝酒。一鼓作气地想要大喝一通,她们俩的约定是不醉不归。陈乐乐最后醉的是一塌糊涂,而莫小北确是一杯接一杯的大脑清醒。那次回去之后,想要知道为什么的莫小北查了很多资料后大概知道,的确是有这么个现象存在的。不会醉酒的人由于极度缺乏安全感,是很难喝醉的。除非她对那个人是极度的信任和依赖。她想,她对乐乐应该没有依赖吧!

停下手头收拾东西的动作,我狐疑,是哦,莫小北一说我就怎么同意了呢……

想到这里,莫小北忽然鼻头发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是的,莫小北又想起了那个让他醉酒的人了。她把他藏在心里最深处,可每次它都自己跳出来撩拨她的情绪。那感觉疼痛又美好。

是有点傻,可是,谁让他是莫小北;

我什么都没有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放。莫小北自念着这些话,仿佛回到了那时候。

02

【初识猥琐男,尽是不悦事】

莫小北,我花了那么久长追到的男神;

你老公来电话了,你老公来电话了。此刻上着思修课正睡着不亦乐乎的莫小北被突如其来地手机铃声给吓醒了,手忙脚乱地摸着手机按下了挂掉键。正准备伸个懒腰继续睡,耳边却传来陈乐乐那嘹亮地声音说着:老婆,今天是我生日哦,准备好礼物了没,这次如果还没有收到感动到我的礼物,我就和你绝交。听到了吗?莫小北,你这头不会醉酒的猪。

我叫简小溪,我大一,莫小北大三;

惊慌失措的莫小北拿出手机胡乱地按着,终于挂掉了电话。看着蹬眼看着自己的老师和大笑地同学们莫小北伸出手尴尬地擦了擦口水,面红耳赤地完全傻掉了。如果当时有人给她拍照,她想那傻样完全可以比得过宋小宝。

新生入学报道的时候,我一个人扛两个大密码箱来到A校报道;简然说简小溪你就不能等两天,我们一起去嘛,我爸那天开车送我们;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莫小北脑子里一直在想别人会不会问她你老公为什么是女的,难道你是那个,然后看着别人诡异的笑而自己则目瞪口呆地无法解释。莫小北想着想着就懊恼地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不要,我提前去熟悉地形;回头给你当向导;”

突然听见旁边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她抬头看去,一个长相猥琐的人正看着自己傻笑。她使劲蹬了那人一眼,没作理会。恰巧下课铃声响起,她赶紧收拾书包准备去见那可恶的陈乐乐。她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顿,她如果不是非要把自己的铃声设置成那个,也不至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就這样,我在老爸、老妈、简然、大伯、大伯母一大堆人的啰嗦下;自己拿了身份证买了来车票来到我所在的这座城市;

你好,莫小北同学,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莫小北转过头去。看到又是那个猥琐男在朝自己笑。她拿出自己女汉子地气势恶狠狠地对他说:喂,同学,我好像不认识你。你有事?嗯,没事,不过我无意中拍的一张照片好像有事。说着说着他举起了自己的手机。

遇见莫小北的时候,我正跟我那刚从宿管科领的一大包被子和脸盆什么的较劲;

天哪,天哪,这是谁?难道是……

“我帮你吧”

莫小北睁着她那浑圆的双眼彻底傻了眼。果然,她那超级无敌巨逗的表情被人抓了个现行。莫小北看向那快被笑抽的猥琐男假装淡定地说,你想怎么样?没想怎么样,只是想认识一下。留个联系方式吧,不给也可以,如果你想上咱们学校头条的话。

“好啊”

没有多说莫小北撕下一片纸,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扔给了那猥琐男,那猥琐男拿起了手机输上了电话号码,听见了莫小北的电话铃声,猥琐男满意地笑了。放心,照片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莫小北蹬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听见那猥琐男夸张魔性般地笑声。

莫小贝后来说他可是第一次见到女生,头都没抬下就答应一个陌生男子的帮忙的;我说谁叫你是莫小贝,对我天生就有着魔的吸引——-连声音都是;

【本想当玩笑,却成相识人】

这就是我第一次认识莫小北,他帮我扛着东西走在前面,我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莫小北奔向商场赶紧给陈乐乐买了生日礼物。她其实很久之前就准备好要买什么礼物了,只是陈乐乐那讨厌鬼不知道而已。

03

走出商场,打的奔向陈乐乐说的KTV里。拿出手机,看见陈乐乐发的催促短信,莫小北幸福地笑了。这是自己陪陈乐乐过的第六个生日了。真好,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她和陈乐乐却还如当初一样,不是姐妹,胜似姐妹。

在次看到莫小北的时候,是在图书馆借书处;

不一会儿,出租车已经到了地方。下了车,莫小北赶紧向KTV走去。不然那陈乐乐的大嗓门又该来催了。KTV里异常吵闹,莫小北按陈乐乐的指示找到包厢。推开门的一刹那,莫小北却还是被惊呆了。

他白色的T恤配上浅蓝的牛子裤,我一眼就认出了這个1米8的学长;

虽然早有准备,陈乐乐不知道又从哪儿找来一堆不知道是谁谁的朋友给她来庆祝生日。看到莫小北来了,陈乐乐乐呵呵地奔向莫小北大喊一声老婆。接过莫小北手中的礼物,看到是自己的心仪礼物。二话不说撅着嘴想要亲莫小北表示感谢,被莫小北一巴掌拦了过去。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hi,你好,我叫简小溪;谢谢你上次帮忙一起搬东西。”

未等大家笑完,陈乐乐拉着莫小北的手走到一个人面前。小北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和你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学院的我舅舅的儿子,我的堂哥邵家轩。你们两早该认识一下了,来打个招呼。陈乐乐说完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表情。不确定的问了一句,难道你们认识?莫小北赶紧说:不认识。邵家轩说:认识,今天刚认识的,然后又是那标志性的魔性笑声。看着一脸茫然地陈乐乐,莫小声压着声对她说,今天晚上回去给你讲。

“嗯……?”

陈乐乐的生日Party就在众人吵闹声中度过了。

“新生入学前两天,记不记得……”

莫小北扶着喝的烂醉如泥的陈乐乐向众人告别后准备打的回去。突然面前停了一辆出租车,邵家轩从里面走出来说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回吧,让乐乐先回你的宿舍。莫小北想了想现在这个点难打的车,于是点头表示同意。他们俩把乐乐扶上了车,邵家轩坐在了前面,莫小北坐在了后面。

“是你呀!”

回去的路上,莫小北只是答着邵家轩的各种问题,并没有主动的说起话。让邵家轩误认为白天遇到的是鬼附身的莫小北,莫小北也憋着自己的性子装了一回伪淑女。

分开的时候,我们互留了手机号码和QQ;2007年大学那会,还没有微信,我们聊天用的是短信和QQ

到了学校后,莫小北长舒一口气,谢绝了邵家轩的盛情殷勤,利索地扶着陈乐乐向宿舍楼走去,只留下邵家轩尴尬地挥手说再见。

跟莫小北聊天记录到现在我都一直还截图保存在电脑里;

莫小北第二天是被陈乐乐的大嗓门给吵醒的,嘟嘟啷啷喊着要喝水。

从他跟学姐分手,找我一起喝酒唱歌,到我怎么开始追他,到他大四,我大二;在到后来他去上海上班,我还在这座城市上大学;在到现在我大四,他工作快二年了;

莫小北拿起桌子上的水递给她,只听见陈乐乐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喝完好像又记起什么似的。问莫小北:昨天是怎么回来的?莫小北简单的说了经过。突然看见陈乐乐那贼笑的眼睛死盯着自己。莫小北拍了拍陈乐乐的脑门,把昨天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却惹得陈乐乐捧腹大笑。

每一个开心的,不开心的聊天记录我都留着;异地恋就是靠這些和莫小北支撑我的;

两人于是打成一团。突然莫小北大喊一声,我还有课,然后就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飞速地奔向教室,瞥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上课,懊悔又得尴尬抱歉地看着老师和同学的眼神寻找座位了。

我爱莫小北,我们的恋爱纪念日、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看电影……所有的这一切我都记得,可是莫小北好像并不在乎這些;

推开教室门。莫小北假装无视别人的眼睛去寻找空位置,突然看见有人向自己挥了挥手。没错,是邵家轩那猥琐男。她打算不理他,又看见坐的满满的人头,没法子了只好向那边走去。嘴里却嘀咕着,谁怕谁呀?老娘长这么大还没怕过什么人了。

简然说:“简小溪,他小子是不是真心跟你谈啊!”
第一次带莫小北见简然的时候,简然问我;

莫小北坐过去邵家轩也没和她说话,认真地听着课。快下课时突然看见他发过来的短信:今天怎么没睡觉,被周公老爷爷嫌弃不要了吧,后面则是一连串外星文的表情。莫小北转头看向他,看见他又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示意邵家轩认真看着自己,邵家轩正纳闷时。突然看见陈乐乐那搞笑的表情和动作,他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简小溪,你给我留点心,莫小北不是什么好鸟;”在我打了5个电话,N条短信还没有人回复的时候;

听见意料中的结果,莫小北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像没事人一样一脸正经地假装听着课。只剩下邵家轩满脸无辜地看着微怒老师的眼神和同学们莫名其妙地惊疑。莫小北偷偷瞥课一眼邵家轩,然后暗暗地笑了。

“你看紧点莫小北,异地恋很容易出问题;况且他和你现在还是上班族。”我趴在枕头上,简然的声音被我隔绝在外;

下课后。邵家轩对莫小北说:莫小北算你狠,我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次就算扯平了。不打不相识,今后咱们算是朋友了。莫小北装作没听见,收拾书包准备往外走。邵家轩却死皮赖脸跟过来说:乐乐没给你发短信吗?她说要请咱两吃饭,让咱们两下课后去找她。

这就是我和莫小北,一个我爱到死心塌地的男人,一个却不被最好的发小看好的男人;我们之间的爱情也连同一直被简然不认同;

看着莫小北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邵家轩说:你拿出手机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果然,拿出手机看见乐乐发过来的短信,可能自己刚才忙着偷乐,没看手机。

04

于是他们两个向乐乐说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听着邵家轩那絮絮叨叨的声音,莫小北的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还问得全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小事。莫小北真想找个那粘鞋的万能胶,上去封了邵家轩那张嘴。

清明3天假期,我先买了去上海的车票;本来打算等直接去莫小北的老家,可是我已经一个月零25天没见他了,所以我还是先转到去上海,然后在从上海跟他一起去B城

想着想着就看见了那双朝自己笑的眼睛。乐乐已经在那等着了。莫小北赶紧走上去,抱了抱她家乐乐。乐乐亲切地同邵家轩打过招呼后三个人就一同去吃饭了。

我没有提前告诉莫小北我打算去他那的计划;

吃饭的时候,陈乐乐同邵家轩问起他家里人的近况并说起了以前的各种趣事,两个人笑个不停。

下了火车后,我直接坐公交车去了他的公司;他公司对面奶茶店的老板都认识我了
“又来等你哥哥啊”

莫小北感觉自己像个多余的人一样就自顾自地吃着饭,突然就听见陈乐乐那甜美地声音说:表哥,你在学校一定要多照顾我家莫小北。虽然她看着有点女汉子,有点二,但是只有我知道她是很需要保护的。

“嗯”

莫小北赶紧打断了陈乐乐继续往下说的热情,往她嘴里赛了一口菜。谁想那邵家轩厚脸皮地来了一句。乐乐,你放心,我肯定会的,我们也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然后很无耻地朝莫小北笑了笑。三个人慢吞吞地吃完了饭。送走乐乐后,两个人打车回了学校。

对,在這个奶茶店里,服务生和老板都知道我是莫小北的妹妹;包括偶尔撞见的莫小北的同事;

下车后。莫小北说了句再见。没想到邵家轩不要脸地又来了句,好的,明天见。莫小北没理他转身就走了。莫小北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对邵家轩始终产生不了好感,她觉得她一定不会和邵家轩有很多的交集的。虽然他是乐乐的表哥,照理说,她应该跟他会很熟的。但由于那件事,她心里一直有些什么挥之不去。

“莫小北,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我是你女朋友?”

只有莫小北自己知道。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可她骨子里是个偏执的人。只要认定那个想法,那就有可能会根深蒂固。虽然知道这是个缺点,可就是一直改不掉。莫小北对此也感到无计可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