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那些年很漫长,长得让人再走不回去最初的起点;那些年又很短暂,短得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很多时候,我会被回忆纠缠得很痛苦。这痛苦就如同在伤口上无情地被撒了把盐,让人无语言疼。我知道,我离开了那座城市,这样的痛苦便会一生纠缠着我。无论我走去哪里,它都会如影相随。除非,我死去。
然而,我从未想到过死。死,对于一个生者来说,需要勇气。我坐在江边,看着夕阳下的江水,波光粼粼。我从清晨一直坐到日落,都没有认为缓缓流淌的江水是我的归宿。
我不会用死来诠释对人生的理解,那样,我会鄙视自己。莫然曾说过,我是双重性格的人,坚强理智的时候,让他看着可怕,柔弱无助的时候,又让他想拼了命去保护。
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在莫然面前,我不会掩饰自己,赤裸裸的大白于他面前,会让我更安心。然而,这样的赤裸裸终是让我失去了他。看着他离去时的背影,我开始怀疑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应该用什么来维系,难道不是坦诚?
莫然离去时,我的眼里没有泪。似乎是想明白了,才会没有泪,又似乎脑子始终是空白的,不知道泪要从哪里流。他说,他最爱我流泪的样子,然而,那天,我没让他看到我流泪的样子。就那样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看得眼酸了,心酸了。也许,他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便转身离去了。很多年后,莫然对我说,如果那天,我流泪了,他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
那不是我期望的,任何一份带了瑕疵的情感,都需要时间的沉淀。莫然需要,我也需要。我从不怨恨他的离去,因为我也曾经历过痛苦的挣扎。我懂一个人的权利不会掌握在别人手中,也懂任何勉强都会是未来的绊脚索,而这个勉强是相对于我们双方而言的。没有人跌倒一次,还会希望再次跌倒。
咖啡厅里,好友晴天说,我的理性让她真得无话可说。莫然离去时,晴天就在不远处看着,她恨不能替我留下他,因为,她知道,他才是我心里惟一的爱人。这个藏在我心底的心声,只吐露给了她。
我不否认他是惟一,以前是,以后也会是。但是,如果我不放他走,未来后悔的人一定是我。说这话时,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波澜。晴天恨恨地踢了我身下的椅子,头也不回地离去。
看着晴天离去的背影,我知道她是真心为我惋惜。我把着手上的咖啡,拿铁的味道在鼻翼间缭绕。对于一份情感的终结,所有的理由都是苍白的,不管谁对与谁错,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我辗转了一夜的结果,便是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为什么要成为擦肩,为什么要成为过眼云烟,这不是我想要的。没有一个人遇到爱情时,就想到会结束。眼泪不争地从眼里流下来,在咖啡杯里溅起小小的水花。这里是我们每天都要坐一坐的地方,这座椅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透过朦胧看向窗外,那棵玉兰树开败的花瓣,跌落一地。如果我知道在莫然离去后会如此的想念,当时,是不是就不会放他离去?很多年后,我都在被这种想法折磨着,直到又遇到他。
然而,当时,我却觉得自己应该受到嘲笑。一个成年人,最应该对自己负责的就是行为。他对自己负责,我也要为自己负责。不管如何,结果只能自己承受。
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我是那样的决绝,连回头的欲望都没有。头顶的天空是那么蓝,那么透亮,街上的树是那么绿,花儿开得是那么红,不得不说,五月,是个迷人的月份。突然我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好。抹去眼角莫名其妙流下的眼泪,告诉自己,不想回头的时候,就抬起头,看看天,看看草,看看这个世界。
我想一个人静静地离开,这个城市,已没有我可留恋,除了晴天。但是,我最不想晴天此刻出现在我面前,不是我冷漠,也不是我绝情。晴天会让我的离去变得艰难,如果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她也一定不会让莫然离去。
然而,晴天的电话依旧追上了我离去的脚步。那个永远都是风风火火的女人,在电话那头哭得一塌糊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失恋的人是她。
谢林,你是在施舍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你走了,我就会得到他吗?你个笨蛋,他不爱我,你知道不知道。那天,莫然约我出来就是想拒绝,是我,奢求了一个吻
我将那声音终止在泪干的那一刻。晴天终于看到我留在她枕下的信。不管什么理由,一切都结束了。
那天,我看到她和莫然站在树林的角落里,便想到了我和莫然的结果。我曾想我无法再面对莫然,然而,第二天见到他时,我是那么平静。如果我将那一幕永远埋在心底,也许,我和莫然会平平静静地过下去。
但是,性格中的清高与倔强不会让我选择那么做。任何解释都不能抹煞做过的一切。在莫然面前,我就像一个透明的人,我无法忍受我在日光下生活,而别人会在黑暗中注视着我。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刻,莫然眼睛里的痛苦一度刺痛了我。但我,依然倔强的选择离去。
是的,是我先选择离开,选择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未来。而等到莫然告诉我,他要离开这里时,我想,我们真的是结束了。莫然就像一道雨后的彩虹,在我的空中停留了片刻,还未等我细数他生命里的颜色,他便消失了。而我,对于莫然,又算什么?我不得而知。
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晴天还在哭泣,她说过,我是她永远的姐姐。我也是把她当成妹妹看的,就像我在信里说的,是我太自私了,眼里只有莫然。爱上莫然,她没有错,我们谁都没有错。我希望被她祝福过的爱情会在她的生命里继续发光。
莫然走了,我走了。我们都觉得这么做是对的。当我认识到,我们都做错了的时候,命运已经让三人在这段无果的爱情里挣扎了很多年,很多年
我回到了家乡,一个北方的小城。小城里有我的亲人,无论我怎样在路上兜来兜去,最终回到的还是这里。
母亲说,她无力为我铺平人生前行的道路,但她可以为我守着一个温暖的家。任何时候。
还是那座老院子,和我走的时候没有两样。还是那么老旧,老得就像母亲额头上的皱纹,像她头上的白发。目光停留在青砖瓦檐上,我想掀开我离开日子里老院子的生活。然而,不知是我的眼皮沉重的无力再支撑憔悴的目光,还是母亲孤单的日子过得太沉重,我站在母亲面前时,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走回家的这段历程,就如同跨越了千年。我将命里的无缘留在那个世界,那个只有莫然的世界。现在,我要面对的,是母亲和我的世界。它温馨、温暖,但它不会再有谁出现,不会再有。
我醒来时,看到母亲垂泪的背影。她对着那张让我只知其人却不知人在何方的照片。母亲又在思念父亲了。从我懂得母亲脸上的忧伤开始,这样的情景便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母亲的命运也成就了我的命运,而且,我继承了母亲眼里一部分忧伤。这忧伤里,有母亲,有父亲,还有自己。
也许,我与莫然的这段无果的爱情,也和这忧伤有关吧!没有人知道,一份安全的情感在我的心里是多么重要。母亲很少说起父亲的事情,连生死都没有确切地说起过。我不愿提及母亲的忧伤,不管生死,总之,我们的世界里没有父亲。然而,我在母亲淡淡的忧伤的眼眸里,看到的是失望和一些我不懂的迷茫。
母亲转过身看向我,她眼角的泪还没有拭净。我心疼母亲。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会让母亲守候一生。做为一个曾经医术超群的女人,她明明可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为何要独守寂寞?很多时候,我以为是因为我。母亲对我的爱是炽烈的,天下所有孩子得到的爱都不及她对我付出的一分。正是这样的爱,让我变得自私,独我。
母亲却从不认为这是我的缺点。她总会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目光随着我的影子转动。后来她说,我身体里的血液,让我拥有了太多父亲的影子,如果没有我,她不知如何活下去。她看着我的时候,是她最幸福的时候,就像父亲在她身边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母亲的悲哀,还是她的幸福。我代替不了父亲,我就是我,我能给她的只是一个女儿的陪伴,还有不尽的烦忧,就像现在。
我躺在床上,从母亲的眼睛里,我看到自己的憔悴的样子,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正等待着死亡。如果我死了,母亲会更加孤单,如果我死了,父亲就真得在母亲的眼里彻底的消失了。我活着,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母亲,为了这二十几年来的相依为命。
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好不好?母亲抚摸着我头上的乱发,她纤细的手指从我的脸上滑过,带着淡淡的草药的味道。我用力地嗅着空气,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中药味,我曾以为那是母亲身上的味道。
我不懂母亲为何这样说。但是,眼泪没来由地流了下来。从哽咽,到低低地啜泣,到掩面痛哭。母亲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的手,紧紧的,一股温暖在指尖传递着。这个世界,终是还有人能够温暖我,这个人,只会是母亲。
告诉我,他是谁?母亲的声音柔得像水,生怕大声一点,便会吓到我。
我冲母亲摇摇头。莫然这个名字我不会再说出口,就让他彻底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吧。我想我会忘记他,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想着忘记莫然的时候,脑子里却是他离去时的背影。
母亲的眼睛暗淡了一下。她最懂这个女儿的脾气,和她一样倔强。但是,有些话终究是要说的。在此刻女儿的身上,她似乎看到另一个自己。所有的磨难她都承受,但她不能承受女儿受到伤害。
告诉我,他是谁?母亲的手抚上我的脸,轻轻的。母亲的手还是那样的细腻,像我小时候一样。
我想说,没有谁。然而,从身体里突然涌上一股液体,堵住了我的口。我趴在床沿,吐得晕天黑地。是我这些天几乎没有任何进食,是我在母亲面前释放了太多眼泪,是我
母亲担忧的目光在我苍白的脸上不愿离开。我躲避着母亲的目光,做为成年人的我,做为精通医术的母亲,这个时候,我们都闭上了嘴。我没想到我离开莫然的世界,带回来这么沉重的东西,不,是一个生命。他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我和母亲的世界。
如果,莫然在我身边,我会骄傲地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然而,现在,我只觉得这是对母亲的羞辱和自己人生的耻辱。一直认为,和莫然是无果的爱情,谁都没料到因已然成果。
母亲的中药是温脾的。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我一点一点的让那股苦涩遍布全身,目光却空洞地看着檐上灰色的瓦。那里的尘土就是这院子在岁月里走过的痕迹,一个单身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的岁月。
我坐在在石榴树的阴影里,六月的风吹在脸上是温热的。石榴树上已经有花香萦绕。母亲坐在檐下。她头上的灯光里,盘旋着一只只小飞蛾,拼了命的往灯上撞,弹开,再去撞。似乎那里有极大的诱惑,竟然舍了命也要去探个究竟。
不管他是谁,妈妈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母亲的眼里熟悉着淡淡的忧伤,我知道,她在担心我。因为母亲的经历,因为我和母亲都非常了解对方,这个在家庭里足以掀起波澜的事件,正在让我和母亲用这种独特的沉默渐渐化解。
夜很深了,深的像母亲眼里化不开的爱。我伏在母亲的膝头,所有的烦忧都如这六月的风,轻轻拂过。
妈妈,我爱他!母亲的手在我的头顶沉重了一下。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清晰地听到她嘴里的叹息,那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叹息。我的目光穿过母亲的手,顺着血脉流淌的方向,我看见她烙在心底的影子,那个影子带给了我生命,也带给母亲苦难。
我隐约感觉到母亲的犹豫,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然后,母亲紧紧地抱住我。那个夜里,我在眷恋一生的怀抱里睡得酣然。
当我面对那个小生命,看着他无暇的眼睛,我手足无措,不敢去触碰他。那双眼睛,简直就是莫然的眼睛。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恍如梦里。
母亲说,她的快乐是活在我的影子里,那么,我的快乐,是不是也是醉在他的眼睛里?
谢然。母亲说,我给他取的名字就足以表明,这一生,关于莫然的记忆都不会在我的脑子里抹去,那样我会很辛苦。母亲看着谢然的目光尽管有些担忧,但依然透着浓浓的喜悦。
妈妈,我爸爸是不是姓林?母亲一愣,笑容凝结在脸上。妈妈,我爱你!我起身抱着母亲,一行清泪从我的脸上,母亲的脸上,流下来,又都悄悄抹去。
谢然的出生给母亲带来不尽的快乐。而我,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每天都在寻找着莫然的影子。我以为我能忘记,是命运阻止我去忘记。如是这样,就让思念任意去蔓延吧!
不知道莫然和晴天会不会在一起!我不愿去想这个问题,但是自己的退出难道不是想这样的结果吗?为何想到他们在角落里的一幕,心依然会痛?
谢然的成长是我疗伤最好的解药。老院子里多年来没有那样肆意的笑声了。母亲的皱纹舒展了,父亲照片面前,也渐渐少了她孤独的背影。我忘着院子上空流云走过,仿佛看到离我越来越遥远的岁月,莫然的影子清晰又模糊着。
谢谢你,莫然!
很长时间,我的戒备和漠然,让我的世界里只有母亲和谢然。直到有一天,贺流阳的出现,无端打乱了我平静的生活。他和莫然一样高大,有一张和莫然一样冷峻的脸。看见他时,恍惚间以为见到了莫然。
每天,我和贺流阳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个能决定我命运的男人目光,总会似有似无地飘乎到我的身上。这样的目光,也曾经出现在莫然的眼睛里。那个初遇的咖啡厅里,我坐在角落里,突然有一天,身子像被人剖开一样不自在。我看到了莫然,他的目光刚刚在我的身上飘过。很多天,我们像玩着一场只有目光追逐的游戏,并且乐此不疲。也许,是目光纠缠的太久了,也许,是莫然不想再逃。最终,两人的咖啡杯相距不足一掌,而那目光,再也不愿分开。
想到莫然,便会想到谢然。两个在我生命中同等重要的男人,总会成功的让我一阵欣喜,一阵哀伤。如果说,我完全没有在意贺流阳的目光,那只是在欺骗别人。但是,在意了又能怎样,他终究不是莫然。
然而,贺流阳的目光在身上越来越多的停留,让我不知所措。离开了莫然,我的心没有关停,但是,知道谢然在我身体里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莫然已是刻骨铭心,没有人能够代替莫然在我思念世界里的存在。
躲避成了唯一的选择。躲避贺流阳,也躲避谢然。谢然已经会用那双莫然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然后问我,他的爸爸在哪里。
躲避让我的生活变得很狼狈。我可以不去管贺流阳越来越强烈的追求,但是,我不能永远躲避谢然的眼睛。母亲说,这是必然的,从接受他的那一刻起,就会想到将来要面对。
可是,我问起爸爸的时候,你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我不想让母亲回忆过去,但我真想知道她和父亲的一切。
母亲没有说话,用她一贯的沉默作出了回答。我也沉默下来,院子里,只有谢然童真无邪的笑声。
贺流阳的出现,打破了院子里的沉默,也让谢然乖巧地靠在我身上。我看到贺流阳目光里的颤动,这颤动来自他的目光飘过谢然身体时。
母亲不知道贺流阳。那天夜里,我抚摸着谢然熟睡的小脸,告诉母亲,贺流阳只是一个路人,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痕迹。
你有任何决定,妈妈都会支持你!我懂得,母亲是我一生最有力的支撑。任何时候。
我告诉母亲,我只想把谢然养大。
贺流阳在出现老院子后的第二天,便消失了。这个和莫然长像酷似的男人,他的出现与消失都像迷一样。
没有了贺流阳的一天到晚的追求,我的日子反而过于平淡了些。但是,老院子里的光阴却是异常的热烈。谢然这六年来带给母亲和我的快乐,是没有语言可以形容的。我对母亲说,离开莫然我也许错了,但是,生下谢然,我没有错。
没有莫然,这一生,你不觉得遗憾吗?母亲的话一下子戳到了我痛处。我的一生,没有你父亲,我一直觉得遗憾。
母亲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尽管我知道,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父亲。
林林,你知道,别人都搬离了老院子,只有我守在这里,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母亲有很多机会搬到更好的房子里,为此,我责怪过母亲。
我在等你的父亲,如果我离开了老院子,他会找不到我,他就是在这个老院子离开的。母亲眼里的悲伤溢出眼眶。谢林,我错了,我没有告他,你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我不想让一个未知的生命羁绊住他。如果我告诉他,他一定不会离开,但是,他的人生会有很多遗憾。
我无言以对,以觉的身体里的血液在汹涌地流淌。母亲不想用我羁绊住父亲,却把自己推到一个无底深渊里,这是爱的悲哀吗?
母亲握着我的手。她说,她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如果她知道父亲在哪里,她会不顾一切去寻找,而不是守在这里,空等着一个未知的希望。
林林,去找莫然吧!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但是,谢然没有父爱,是人生的缺失。母亲深懂她的孤单带给我的人生是什么。她的命运无法挽回,她怎么能看着女儿和她一样孤苦下去。尤其是看到我对贺流阳的冷淡态度上,母亲的焦虑已经挂在她的脸上。
还能回去吗?看着谢然那又令人悸动的眼睛,我承认,贺流阳地出现带给我很大的触动,也带给我前所未有对莫然的想念。回不去了,就算晴天与莫然那一幕从我的记忆里抹去,也回不去了。
那一夜的母亲,坐在父亲照片前,默然独泣。我站在月光下,细数着每一块青砖的光阴。这个老院子是母亲最终的守候,然而,她能守来父亲吗?
母亲的守候,在老院子里随着光阴依旧缓缓地流淌着。在贺流阳消失的一个月以后,他站在我的面前,隔着院子里的石榴树。树上已经垂挂着拳头大的果实。他的眼睛里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淡淡地看着我。
谢林,如果没有莫然,你会不会嫁给我?我愕然。莫然的存在,除了母亲,一直深藏在我的心里。贺流阳脸上的表情凝重而淡然,我看不出上面有任何信息流露。
不会!看着石榴树上的果实,我平静地回答。莫然是我惟一的爱人,一生。
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谢林,我带来了莫然。贺流阳的眼睛暗淡下来,他低下头,让开挡着门口的身体。
我从未想过,如果再次见到莫然,我会有怎样的情绪流露。激动?平静?
然而,没容我去思考,一个人影已经站到我的面前。他的身影覆盖着我的整个身体,仿佛要紧紧地包裹在里面。我看到那双眼睛,里面充满着血丝,像是从未离开过痛楚。
真得是莫然!
如果我离开时,你流泪,我一定会留下来。但是,我错了,睛天告诉我你离开时,我就知道,我错了。
我推开莫然伸过来的手。谁的错还重要吗?六年了,这个时间足以让一个人重建一份情感。我看着莫然的眼睛,我最关心的是他和晴天。如果我的离去,能够成就他们的结合,我会彻底抹去一切过往的记忆。
你个笨蛋,爱情是送的吗?晴天的出现,让我顾做平静的内心,变得零乱。要不是流阳告诉我们,你在这里,莫然还会天南海北的在寻找你。
贺流阳?我迷茫地看着眼前每一个人,这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流阳是莫然的弟弟,同父异母的弟弟。听到晴天的话,我恍然。为什么贺流阳的身上有莫然的影子,终于有了答案。
大家都进屋吧!母亲站在屋门口,手里牵着谢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谢然身上,尤其是莫然。他眼里的泪让我的内心也泛起一阵酸涩。晴天说他从未停止过找我。终于见到了,而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
那天的老院子,似乎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晚上的月光铺撒在院子里,连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
石榴树下,莫然说,他的离开带给我和谢然的伤害,他会用后半生的生命来补偿。
我靠在他的怀里。如果我的离开带给你了伤害,我会用后半生守在这个老院子里,数着一块块青砖老去的时光。
透过窗子,我看见睛天、贺流阳与谢然嘻闹。母亲坐在一边,看着欢跳的谢然,那么宁静,那么淡然。
老院子的守候还会继续,只是,不会再是母亲的孤单守候。
清冷的月光,带着盛夏的温度,在身边流淌。我和莫然在月光下紧紧相拥,温热的呼吸在月光中缠绕着。莫然说,他寻找我时的誓言,就是如果相遇就不再放开,永远不放开
许多年后,老院子里,月圆夜的石榴树下,我和莫然用一同老去的光阴,实现着我们共同的誓言:永远不放开!
作者:花纸伞

老院子重建了,本该高兴的事,但我的心里总有些失落。许久许久,飘远的思绪才回转过来。面对眼前即将拆除的老屋,心中泛起阵阵涟漪,久久难以平息,在重重叠叠的时光里,我走远,又忽然走近。

我真的担心老院子会从我的视线中消逝,再也唤不回那些亲情,那些满满的爱。老屋老矣,整个屋顶被拆,青瓦斑驳,木柱倾颓,炕洞发黄,白灰的墙壁几近脱落,站在一浪一浪腾起尘烟的废墟上,我的目光追寻着老屋的泥土、瓦砾、灰烬、斑驳开裂的墙皮和缀满蛛网的大梁,我的心灵承受着前所未有的惶恐。老屋拆了,却拆不掉我深深的想念,我知道,再破的老屋,也是我们的根。

其实老院子并不太老,之所以称其为老,是因为母亲还健在住在那里。在我的记忆里,老院子经过两次建设才有了今天的样貌。我六岁那年,父亲用全家省吃俭用积攒的全部积蓄,建起一栋两间的北房,还盖起了大门。我没想过三十年前,父母建造老屋时的艰辛,父母也没提起过,偶尔说起的是当年盖房子时的困难,比如:门窗檩条是父亲单位拆除校舍时便宜处理的,水泥是父亲用自行车一袋一袋从厂家驮回来的,有些石灰银沙还是向朋友要的……老屋盖好后,全家乐呵的几夜都睡不好觉,亲朋好友也到家祝贺,在那年月,老院子成了全家幸福的标志。后来,我大些的时候,大概是九十年代初吧,父亲又在院子里盖起了四间西屋和厨房。从此,这个院子,就成为我童年乃至上大学之前最温馨、最快乐的所在了。老院子是父亲用心血铸造在岁月里的形象,它的一窗一棂,都凝结着父亲奇苦无比的经历,那些老旧的椽子和梁木都是父亲几经周折想法设法弄来的,那些一砖一瓦里更是蕴藏着父亲的憨厚和耿直。因此老院子是岁月的形象,更是父亲的形象。

记忆里的老院子,虽然贫寒,却被母亲拾掇得干净利落,井井有条。母亲当年在老院子东南角开辟了一个小花园,种上花草和青菜,却也长得精神,如今的一棵杏树和三棵榆树都已参天,郁郁葱葱。最惹眼的就是那株粗壮的杏树了,它究竟是何时开始生长的?我已记不太清,杏树遒劲的枝干像一把张开的大伞,荫护着老院子。面对老院子,面对老屋,时常会勾起我对美好童年的回忆。还记得小时候常在被窝里听父亲讲《红楼梦》、《三国》的故事,我总是听得津津有味,母亲就陪伴在身边,为我们补衣服、纳鞋底,一泓温情。父亲有许多残破的书籍和小说月刊,都被我们翻烂了,故事很吸引人,可有些故事因为书籍的不完整没有了结尾,留下些许的遗憾,因此有书的陪伴让我的童年时光变得更加多彩。夏日的傍晚,母亲在灶房里升起青色的炊烟,那些简单的伙食在母亲的侍弄下,总会飘逸出诱人的香味。一家人围坐一桌的时候,父亲会泡上一壶酽酽的廉价砖茶,卷起一根老旱烟,在腾腾的烟雾和浓浓的茶香里,听那些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父亲总是会讲很多感人的故事来激励启发我们,让我们明白读书可以改变命运的道理。因此我童年的心境,在夏日夜晚的老院子里,盛满了一湖如水的月华。春节永远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老院子变得热闹极了,虽然没有漂亮衣服、玩具、红包、春晚等,但一家老幼围炉大块吃肉闲聊的场景却终生难忘,父亲讲述一些有关青春的悲情故事,我们一连串的笑声,与炉火相映,使这个特殊的夜晚更加红火。

闻着泥土和茶香,听着父亲的故事,在这所贫寒而温馨的老院子里我渐渐长大。我从出生到参加工作结婚生子,都与老院子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老院子见证了我的成长,从老院子身上使我感受到了人生的艰难。老院子在岁月中沉淀,不言不语,每一处痕迹都书写着它的沧桑经历。而我,竟从未察觉到它的衰老和陈旧。那天,当照到这个院子里的最后一缕阳光慢慢隐入黑暗,父亲挣扎着想搬走压向他的浓重黑影,但他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父亲的身体已完全被黑暗笼罩。最终,他躺在了这个院子里,落草在了老屋,永远没走出老院子。那一刻我想,父亲再也用不着为老院子修修补补、腾腾挪挪了,他的脚步声已在另一个院子响起。一切都隐入了黑暗,我再也听不到父亲的脚步声了。父亲用了大半生的时间调理这座院子,他想让这个院子顺心顺气,可到最后也没能把这座院子调理满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