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南面是机关区,因为这里面距离广场很近,而且是上风口。
孟璐极不情愿地去值夜班。
本来她和男友订好今晚去看电影,可是科长让她今晚去值夜班。她张了几次嘴想说不去,但是脸上却微笑着答应了。科长冲她笑了笑走了,什么话也没说。无奈,孟璐连忙给男友打电话,说今晚加班,电影看不成了,多多抱歉云云。男友在电话那面沉默了片刻说:“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今晚也值班,电影我们以后有时间再看。”
男友通情达理的话语让孟璐本来慌乱的心平静了下来。可孟璐是坐不住的人,她一边上班一边总爱上网,然后跟男网友在网上聊天。孟璐最近网聊上了一个男模特,总是偷偷把男模特的相片下载到手机里,没事就翻开自己看过瘾。孟璐值班刚熬了一个多小时,她就感到无聊透了。干什么呢?值班室里就有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机,一本电话号码册。再有就是几张报纸。她看报纸,除了看电影广告以外,就是看征婚广告。当然,女性的征婚她一概不看,主要是看二十八岁以下的男性。她并不甘心把自己的名字纳入到男友的户口薄里。她觉得男友哪方面都好,就是家境一般,而且三代人还同住在一起。
屋外下雪了,雪花飘落在窗户玻璃上,像是告诉她夜晚会越来越冷。孟璐从座椅里站了以来,眼皮发涩,便随意拿起那本电话号码册,胡乱翻看,打发时间。猛丁儿,一个新鲜刺激的念头闯进她的脑海。孟璐看到自己手里的电话册里,闪现出她上大学的时候暗恋的一个男人的名字。这个男人家境富裕。相貌英俊,不知什么原因他却喜欢上了孟璐的女友莉姿。也许是因为莉姿长得太漂亮了的缘故,莉姿结婚的时候,孟璐羡慕了很多天,今天看到了他们的电话号码。一个奇怪念头在孟璐脑海里油然而生。她知道这几天莉姿正在医院里伺候她有病的母亲,今晚莉姿的丈夫田野自己一人在家。她慢慢地拿出手机拨通了田野的电话,传来孟璐熟悉的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
“喂,是莉姿吗?”
孟璐不敢发出声音,她只想田野继续说话。孟璐知道她手机号码不是她本人的,田野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今晚的电话是她打给他的。互相沉默了一会,只听见对方啪的把电话挂断,而且还恶狠狠地说,
“你不是莉姿,半夜打骚扰电话,你王八蛋不得好死!”
孟璐沮丧透了,到不是田野咒她的话,而是她心里永远就此失去了田野在她心里美好的形象。她从内心里是那么暗恋着田野,田野在她心里是那么完美无瑕。以至她有了现在的男友还总拿他跟田野做比较,再有让她扫兴的是,一个令她神魂颠倒的又英俊又潇洒男人,竟会说出这么败兴的话。孟璐此时才体会到谁更适合做自己终身的伴侣。
过了好一会,孟璐又不甘寂寞了,不由自主的又拨通了男友的手机,她知道男友的手机没有来电显示。她知道此刻她的男友和她一样正在值夜班。
“喂,哪一位?”,那声音柔柔美美的像一道清泉潺潺淌来,似一缕暖风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让她那么透心的惬意,从头到脚的舒畅。孟璐一时张不开嘴。没有勇气去说自己想说的话了。没想到男友又开口了,
“您一定是晓辉的妈妈吧?我知道您为了给晓辉筹集治病的钱还没有回来。别担心,晓辉住院治病的钱我已经给交了。晓辉我照顾着呢,他挺好的,他现在睡着了。”
孟璐突然那么厌恶自己。她没有勇气再听完,便把手机轻轻关了,顿时没了半点兴致。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沉浸在思索中。
第二天,有物业的到值班室,见里边收拾得干干净净,很奇怪。因为所有值班的人把里边折腾的乱七八糟,而惟独这次,桌子和椅子擦得很干净。尤其是那本电话号码册。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但有一点的是在值班日记上没有昨夜值班人的名字。

■ 刘绍泉

我老妈是个非常爱热闹的人,看我们工作很忙,就来帮忙照顾小外甥,比如周五下午孩子放学早,老妈就会把孩子从学校接回家,然后帮我们做好饭,等我们一起吃饭,然后才回自己的家。今晚出门一个小时以后,就打电话来说她把手机和公交卡不小心落在公交车上了,手机里有很多的电话号码,而且这个手机我妈也用习惯了,所以找不到了很是着急。要我帮她把手机要回来。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8期  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我家小区外面就要一个公交总站,我想还是先去问问情况吧。我蹬蹬瞪跑下楼,很快的跑到了公交总站。还好,居然还有人值班的。我进了门,东张西望,在值班室里看见有人躺在躺椅上在看电视,看我着着急急的就问怎么了?我说明来意后,他表示这里和我妈做的公交车不是同一个公交公司,他帮不上忙,但是可以请这个站的站长帮忙,可能站长有办法。他把我领到了站长室。站长今晚也值班,我顿时觉得今晚运气太好了。站长是个中年男子,有点胖,个不高,但是很和善。他了解我的来意后,也很遗憾的表示因为不是同一个公交公司,他也帮不了我,但是可是找公交服务中心咨询,还给了我电话。真是遇到好人了。我千恩万谢后拨通了服务中心的电话,接线员是个中年女性的声音,很热情也很真诚,她认真地了解了事情了整个过程后,表示会马上联系我妈坐的那个公交车公司,让我稍等片刻。看来今晚运气好呀,遇到的都是好人。大概十分钟以后吧,对方就打来电话,说的确拾到一个手机。经过确认后的确是我妈掉的那个。并且约定好明天带上身份证去公交公司拿就可以了。

  电话铃响了,她伸手去接,里面是一个粗大嗓门的男声:“劳服公司吗?”

这个事情办的太顺了。从知道手机掉了,到得知明天可以去取,前前后后就十几分钟时间,而且大家都是很热心的很和善的帮我解决问题,效率还这么高,我感到挺感激的,也感到挺幸福的。

  “不是,您打错了。”她说。

近段时间,随着对自己内心的不断的探索,不断对自我的接纳,内心越来越平静,看事物的角度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很多事情之所以是那个样子的,是因为人家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人和人就是有不同的想法,就是有很多的差异,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本来就是不一样的。接纳周围世界的不可改变,才能积极调动自我,积极想办法,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对方“哦”了一下,“喀嚓”挂了电话。

反思这个过程,从我的心理过程来说,得知我妈把手机落在了公交车上,我没有因为不接纳这个行为而去指责批评我妈的不小心,而是接纳这个行为——每个人都有可能做这个事,于是马上调整到想办法解决问题上。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想到的是车站里的人都是好人,他们一定会帮我,结果我真的得到了帮助,得到了好的结果。

  她有些失望,重新拿起抹布擦桌子、窗台。每天,她就这样盼着电话铃响,希望能给她带来好消息。三个多月前,她去“再就业信息服务中心”填了表,她不知道会不会有哪家单位看中自己。

由此我想到了吸引力法则:我怎么想的,事情真的按我的想法发生了!真的很神奇!

  刚刚过了两分钟,电话铃又响了。没想到,电话里仍然是刚才那个声音:“请问是劳服公司吗?”

ot̾���g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