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从我记事起,家里的粮食总是不够吃的,爹娘起早摸黑地干活,还是填不饱家里几个嗷嗷叫的孩子。所以我每次看到街头粮站主任的婆娘扭着肥厚的屁股,炫耀着晒花生豆子什么的时候,我的眼睛里就会冒出狼一样的绿光。
在我的怒火攒到一定的极限时,我决定为家里做点什么。
那天我看着主任家大门上着锁,我就知道机会来了。
我沿着堤坝摸到主任家后院外,从围墙上翻了进去。我轻轻地用铅笔刀撬开了门闩摸到里屋,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一大袋花生,我用小布袋装了满满一袋花生,然后我的视线被那个有着黄澄澄牛头锁的抽屉吸引住了。我径直走向那个小抽屉拉了一下,没开。我用小刀顶住栓子,使了点劲一掀,抽屉就拉开了。里面有一叠不同面额的人民币,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激动的心都差点跳到嗓子眼了!我没敢数,抓起来一古脑儿塞进口袋。
我提着袋子顺着原路返回,翻上围墙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你,谁?同时我的脚后跟被人一拉。
我猝不及防一下子掉了下来,那人来不及躲闪,被我结结实实的砸到身上。我扭过脸惊慌地看过去,是主任家的傻女儿香秀!她两只手抓住我的手臂,张大了嘴准备喊人,我头嗡地一声响,不能让她喊出声,她要一叫,我就完了。
我来不及多想,直接用嘴巴堵住了她的嘴。一刹那,一股神奇的电流通向了我全身,那是一种很奇妙的酥麻麻的感觉,以至于我竟然忘记了害怕,趴在她身上没有动弹,时间定格在那一秒!
香秀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没有反抗,呆呆地保持着那个尴尬的姿势。僵持了一会儿后,我率先回过神来,然后我扔下花生袋落荒而逃,幸运的是身后的香秀没有呼叫。
回到家里我的心惴惴不安,我偷偷数了怀里的人民币,足足有五百多块,可是我心里没有一丝愉悦,反而觉得捧着的是个烫手的山芋。我趁着夜里家人睡熟了,把钱用油纸袋包好埋在后院的丝瓜藤下面。我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态,没有出逃。因为我知道香秀小的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傻傻呆呆的,囫囵话也说不出一句。她未必能认出我来,就算认出来她也不一定能说得清楚。
主任家第二天闹开了锅,派出所的人也去了。不过那时候科技没那么先进,也没有采指纹什么的。香秀吓得更傻了,问什么话也不说,我躲在看热闹的人群后面长长出了口气。一连几天,主任婆娘拿着双破拖鞋在街上又哭又闹地要打人,街坊们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戏。
2
那天夜里,我在梦中惊醒,梦中有个女孩温柔地对着我微笑,我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记住一对饱满温润的唇,醒来后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巴掌。我借口学业紧,搬到了学校的集体宿舍里住。其实我是怕去学校的路上碰到香秀,被她认出来。每次经过香秀家门口我都是胆战心惊,好像那里埋着地雷,随时会被我引爆。
周末回家,我去河边挑水,远远地就看见香秀坐在码头,她挽着裤脚腿放在水里。我当时想马上掉头走开,可是又怕挑空桶回家被娘骂。我硬着头皮绕到码头的另一边。我一边把桶放下去打水,一边偷偷地拿眼去瞄香秀。她手里捏着一块花手帕如痴如醉地哼着歌,这时一阵风吹过来,她手上的花手帕飘到河里。她有些急了,弯下腰伸手去捞。手帕顺着河水飘远了,香秀手没够着,一下栽到河里。
我吃了一惊,马上扔下桶捏着扁担往那边跑,跑着跑着,我的脚步慢了下来,因为我留意到这个时候河边并没有人!我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响:她淹死了,你的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淹死她!
我眼睁睁地看着香秀在水里拼命挣扎着,在她又一次努力浮出水面时,我看见她惊慌无助的眼神投向了我,那一刻我的心像被鞭子狠狠地抽打了一下,然后我一咬牙跳了下去。
我费尽力气把香秀拖上岸,她湿漉漉地趴在石头上呕吐起来。我赶紧拾起水桶准备溜走,一抬头,香秀乌黑清亮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她说了一句让我悔断肠子的话:我,认得你!
在我纠结着要不要离家出逃的时候,主任领着香秀堵在了我家门口。看他满脸的笑意和提来大篮子水果的样子,倒不像是兴师问罪来的。香秀低着头用手指绞着辫子一直都不说话,主任竟然跟爹提起,粮站缺个临时工,时间长了可以转正的,问我有没有兴趣。
爹娘听了欢天喜地。要知道那年月粮站可是个肥缺,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更何况我本身就不是读书的料。所以,当我爹知道我拒绝了主任的好意,勃然大怒,提着棍子追着我满街跑。
3
这之后,我的冬天来了。首先是我意料中的落榜,然后,还有香秀在我的身边如影随形。那天,我正在给弟弟妹妹摇头晃脑讲灰姑娘的故事,突然被一阵咯咯的笑声打断了,一回头她正一手托着腮坐在我身后,另一只手指着我嘟哝着:王子,王子,呵呵!
香秀毫不避讳自己对我的好,总是执拗地把她认为好吃的好玩的东西硬塞到我的手里。而我则在众人戏谑的笑声中,对这项殊荣感到无地自容,毕竟被一个傻子喜欢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我总是千方百计地躲着她,却徒劳无功。
爹娘对香秀是默许了的,因为穷怕了,攀上个有钱的亲家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香秀除了人傻一点,模样其实也还是过得去的。
再后来,镇上有人成亲时,香秀便极喜欢去凑热闹,她看着穿嫁衣的新娘时,眼神充满崇拜的,一脸的向往!这时候她便会热切地在人群中搜索着我的身影,而我则吓得赶紧躲得远远的。
没过多久,香秀家出事了。那天,香秀独自在家里看着一岁多的弟弟时,听到门口娶亲的喇叭声,便追出去看,一跟就走远了。等主任婆娘打完牌回到家里,看到儿子正歪倒在炭盆边上,当场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香秀的弟弟被烫伤了大面积的皮肤,主任家的钱开始源源不断地往省城医院送去。主任婆娘对香秀的怨恨深入骨髓,香秀的亲妈死了她是继任,原本还装着几分假惺惺,现在伪装也撕掉了。避着主任她一边极尽恶毒的言语咒骂,一边狠狠掐着香秀的胳膊和大腿,傻香秀不会躲,而且呆呆地一声也不哭。
一天夜里,我的窗户被人敲响了,我披衣起来,是香秀。她急急地说:王子,我走,带我!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图源网络

1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黎明时分,新年的鞭炮声就开始在村庄的上空响起,家家户户都拿出最大的一挂来点燃,李家庄的李狗子披着一件羽绒服,拿着一根点燃的香交给儿子,去点早已挂在大杨树下的炮竹。

李梅日记:我家有两只鸭子,一只大一只小,每天下的鸭蛋也是一颗大一颗小。

这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李狗子有点生气。过年的讲究怎么也不知道呢,香没有上完,是不能开大门的,要不一年的财运就跑了啊。

“娘”,光着脚丫的李梅风风火火的推开屋门,气喘吁吁的道,“又捡了两颗鸭蛋哟,回头咱腌几个拿来卷煎饼吃好不?”

他一边朝着屋里喊,让婆娘快点烧香,一边说着晦气去开门。

“死丫头,就知道吃!快点把鸭蛋给俺,明儿个赶集正好湊十六个卖掉,家里洋火(火柴)都没有了,还得买点粗盐去碾子上压压,好还给你大娘家那二两盐呢!”李婆子一把躲夺过闺女手里的鸭蛋,然后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训斥,直说得那叫一个唾沫横飞,可怜的李梅也不敢擦一下脸上的“小雨滴”,都怪自己太嘴馋了,事情捅得那么快干嘛,鸭蛋吃不到还白挨了一顿骂!

门一开,一个叫二瞎子的中年男人一头冲进来,抓住他说:“你妹妹春妮死了,快去看看吧。”

“快别说了你个懒婆娘,日头都晒着腚了还不快点下地干活去,地瓜秧子都长到土里去了!”李老爹气不打一处来,大清早的死婆娘就骂孩子没完,女人真是麻烦,屁大点事能叨叨个半天。

李狗子楞了一下,把二瞎子推到门外,咣当一声把门关上,儿子瞪了他一眼跑了出去。

“知道了,当家的!”难得娘亲竟然没有回骂,估计太阳今儿个打西边出来了,没看到爹娘大打出手的场面,李梅心头竟然有点不适应。

李狗子的儿子叫李学军,今年二十多岁,已经成家有了媳妇儿。他快步向镇邮局跑去。这些日子他姑姑住在邮局门口。

“哎,怎么鸭蛋还是一颗大一颗小,到底是哪只偷懒的鸭子,光吃饭不干活?”李婆子又嚷嚷起来。

等他赶到时,李春妮躺在一堆破旧的棉被里,眼睛睁的好大,像是临死前遇到了鬼。在邮局的台阶下静静地睡着了。棉被上面盖着一大块的白色塑料布,在寒风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肯定是那只小鸭子呗,赶明儿个杀了吃肉!那么小的鸭蛋卖给谁啊!”李老爹不愧为一家之主,直接下了判词。

2

“好棒啊,明天有肉吃了!”到底是小孩儿心性,一旁的李梅又欢呼雀跃起来。

李春妮生来就是一美人坯子,等到婚嫁年龄时,求婚的媒婆差点把门槛给踢破。春妮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对媒人拿来的一个又一个照片,正眼也不给一个。媒人又气又恨,朝着春妮的爹娘直叫。爹娘也很纳闷,过一段时间才知道,原来春妮喜欢上邻村的一个小伙子,那小伙子也喜欢上了她。

“切,丫头片子还想吃肉?有根骨头给你啃啃就行,鸭肉留着给你弟弟补身子,他可是男娃,咱家的命根子知道不,你当姐姐的得疼弟弟,以后彩礼钱得留给他娶媳妇买房子,打工赚的钱也得交到家里,可不能白养你一场啊,记住了吗?”李婆子恨不得对着女儿耳提面命。

那个小伙子可是个军官啊,人也是帅的掉渣。爹娘自然高兴坏了,军官可是吃公家饭的人,比他们这土里刨食的农民强多了。过了几天,男方找了媒人上门提亲,走走过场,一桩美满的姻缘就定下来了。

“记住了娘,可是凭什么俺赚的钱都给弟弟呢,要是俺有宝宝饿坏了咋办?”李梅一时兴起竟然把心里话问了出来。

李秀娥是春妮的闺蜜,俩个人除了睡觉的时间外几乎一直粘在一块。农村的女孩子上过学的不多,春妮就是一个,但是李秀娥不同,她上过村里的高小,后来又去镇中学就读,虽然没有能考上大学,也算是一个文化人了。

“个不要脸的,还宝宝呢?凭什么,就凭他是你弟弟,他是带把的你不是!你的钱就该给他,爹娘的钱也都是他的,家里房子所有一切都是你弟的!但是爹娘生病了有需要了还得你们分摊,人家老的生病闺女摊钱,最后儿子还从中赚钱呢!”李老爹气得旱烟袋敲得闺女脑门嘣嘣响。

军官自然也是文化人,回部队以后就经常给春妮写信,可是春妮不会写啊,每次就找秀娥帮忙。这样一来二去,秀娥对军官的好感越来越多。有着文艺范情结的军官对秀娥的文笔大为赞赏,慢慢地收信人不再是李春妮,而是李秀娥了。

“别敲了爹爹,俺记住了啦,钱都给家里!”李梅恨不得抱头鼠窜,可惜也只敢原地踏步,要不又得被饿肚子了。

而这一切,李春妮完全蒙在鼓里,农闲下来就给军官纳鞋底,织毛衣。把自己掐辫子挣到的钱都花在军官身上。

“好了好了,理他呢一个疯丫头,咱们快下地吧!”李婆子瞧着被敲得眼泪直打转的闺女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厌恶的眼光活像看一个仇人。

秀娥来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春妮就抱了绣品去找她,一起绣鸳鸯图样的枕头。

“走了,你在家记得把玉米拿去压碾成粉,然后烀猪食,喂好猪和鸭子还有兔子后把粥煮上……”李老爹运筹帷幄的样子很像一个大将军。

过年的时候,军官回来了,托媒人来告诉春妮,他要分手。理由就是春妮一个字也不认得,他们没法交流。第二天媒人去了秀娥家,三天之后,秀娥就嫁给军官了。

“知道了爹娘,俺马上就去压玉米面”李梅答应的很脆生。

春妮听到迎娶的唢呐声时,才从大脑一片懵懂里醒了过来,她冲出去找秀娥,被李狗子拉住,锁在屋里。

爹娘看看实在没有再多的活计安排,索性拿着农具就走了,终于送走了二老,李梅高兴的哼起了小曲儿,嗯快点去干活表现好了明天能混一块鸭肉吃,想想都美,今晚做梦都得笑醒了。

这个人丢的已经够大了。春妮的爹娘三天没有出门了。

第二天李老爹一大早就把那只还迷糊的小鸭子给宰了,李婆子速度也很快,麻利的就把鸭子给炖了,献宝似的夹了小山似的一碗肉递给儿子,末了看看一旁流着哈喇子的闺女有点嫌弃,挑了半天翻出一块鸭脖子丢到李梅碗里,嘴里还来句“撑不死你个X妮子!”

李狗子拿了把铁钎气哼哼走到门口,被他爹给叫住了:“人丢的还不够大啊,这个年还过不过了。”

“谢谢娘!”看到有肉吃,李梅忙不迭的就往嘴里塞,哪里还去计较娘又骂骂咧咧不停,鸭肉真香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