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坚和玉英是一对恩爱夫妻。
三年前,张坚升为土管局局长。经常有人求他办事。都说有钱的男人会变坏。玉英很担心。
张坚却一点未变。他经常出差。每次出差前,都给玉英打电话报告一声;出差回来后,要么陪玉英吃顿饭,要么跟玉英温存一番。玉英甚感欣慰,庆幸自己嫁了个好男人。
两年前,身体一向很好的玉英渐感不适,经常头昏目眩。张坚对玉英更好了。每次回到家里,很少做家务的张坚主动做饭洗衣。甚至盛饭玉英吃,倒水玉英喝。
张坚服侍体贴周到,玉英却不见好转。一天,玉英在单位上班时,突然昏倒在地,不醒人事。同事迅速把玉英送到医院。得知消息的张坚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拉着玉英手,跪在病床前,痛哭流涕地说道:玉英,你千万不能走啊。你走了,留下我和小强,该怎么生活呀?闻者无不为之动容。
县城医院无法确诊玉英的病情,玉英生死未卜。张坚向单位请了半年假,把小强放到母亲家,自己全心全意照顾玉英。张坚背着玉英去天津、北京、上海,专找名医院名教授给玉英看病。张坚不但喂饭玉英吃,还替玉英洗头、洗澡、洗脚、剪指甲、穿衣服。
张坚多次信誓旦旦地对玉英父母说:爸妈,请您们放心,我即使倾家荡产也要把玉英的病治好。如果国内治不好,我就背她去国外治疗。
玉英父母感动得泪眼婆娑:孩子,玉英得了怪病,全亏了你。如果不是你精心伺候,四处求医,玉英早就不在人世。孩子,辛苦你了!玉英父母一边哭,一边拉着张坚的手。眼里,心里,都是满满的感激和感动。
堂堂土管局长背着病妻四处求医的故事传遍了整个县城。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张坚有情有义,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男人,好丈夫,好干部。
玉英还是走了。张坚扑在玉英尸体上撕心裂肺地哭着。一边失声地痛哭,一边使劲地捶打自己的脑袋。张坚恨自己没能把玉英的病治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张坚悲痛欲绝泪如雨下的样子,感动了身边的每个人。
玉英父母拉起张坚:孩子,你已经尽力了,我们不怪你。小强以后全靠你照顾和培养了。你要多保重!张坚哭得更凶了,泪水横流。恨不得随玉英一起去天堂。
这真是一对少有的恩爱夫妻啊,这真是一个少见的好男人啊。玉英的亲人和朋友,都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一月后,张坚和一个妩媚迷人的年轻女孩秘密登记结婚。
又一月,玉英姐姐清理玉英遗物。在玉英床底下,姐姐发现几个破碎的温度计。
又一月,张坚被逮捕。庄严的法庭上,张坚再次痛哭流涕。这次,他流下的是痛苦和悔恨的泪水。
作者:朱华

2017年12月29日晚,大多数人都在为元旦假期的到来而欢喜,我却独自一人在宿舍窃窃的落泪。因为三天前接到了父亲生病的消息,而且,还是不太好的病。虽然当时姐姐并没有在电话里明说是什么病,但是我已经从蛛丝马迹中猜出了端倪。于是迫不及待地想赶赴父母身边。12月30日,凌晨四点,从北京赶往郑州,再和刚刚结婚半年的爱人由郑州赶往成都,两千公里的路途中,心中总是充满了畏惧,害怕那个不好的预感是真的。终于在晚上到达父母身边。这是我们全家在我结婚之后第一次团聚,却是在医院病房。看到父亲的病情暂时稳定,状态也不错,再加上家人都在身边,心情有所放松。12月31日,由于医院放假,没有医生,只能在医院里焦急地等待。就这样,我们迎来了元旦,2018年到来了。

       

元旦假期结束,马上开始了几个医院之间的奔波,每天的路程要跑六七十公里,过程也十分曲折,而得到的结果也确实与当时不详的预感一致。只是连续几天的奔波劳累,似乎暂时麻木了精神上的压抑。很快,爱人要回去工作了,一家人短暂的团聚,却也没有我们向往中的其乐融融。

图片 1

再之后,四处求医的过程仍然继续,很曲折,但是感谢老天眷佑,得以出乎意料得快地转院接受治疗。在医院陪护的两周里,看着医院中人来人往,深感人生之悲苦。看着父亲如此瘦小的身躯那么无助地躺在病床上,只能强忍着泪水强颜欢笑,害怕父亲从我们的表现中有所察觉。一天又一天的夜里,在病房中病人睡了之后,加班,然后就是一个人在简陋又脆弱的折叠床旁坐立不安难以成眠。还有那一整天的在手术期间的焦急等待。还好,手术顺利,也得以顺利出院。父亲出院后,生活尚不能自理。当天紧接着,姐姐年幼的孩子发高烧,反复,又开始奔波于各医院之间。父亲和孩子需要照顾,再加上工作的事情,仍然把母亲,姐姐,姐夫和我忙的不可开交。

春英认识永生的时候只有15岁,那时候的永生骑着那种带有大梁的自行车,脚还够不到脚蹬。

就这样,时间竟然已经到了一月底了。这个时候,应该很多人都在期待着回老家过年吧?可对于我们一家来讲,在这一个月里似乎发生了太多。父亲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姐姐年幼的孩子高烧反复,具备照顾能力的母亲,姐姐,姐夫和我四个人也一个接一个的感冒或者受伤,还有在求医过程中遭遇的医生不耐烦和嫌弃,还有工作单位的落井下石……2018年第一个月,有悲伤,有愤恨,有怒气,但最重要的,有感恩。感谢上天在我们为父亲求医的过程中安排下如此的巧合和幸运,让父亲得以顺利接受治疗,并最终也是一个相对最好的病理结果。其他的,遭遇的那些曲折,工作单位的落井下石,去他妈的!

       
其实,春英心里是不愿意的,她嫌永生矮,可是春英说,“这是孩子还小呢,还没开始长个儿呢,再说这是你姑姑介绍的,你不愿意,以后见到你姑姑咋说?”她也就没再说什么,从来她都是个听话的孩子,升中学的时候,春英爸嫌一块钱的学费太贵,不让她去上初中,她也就听话的没有说什么,哪怕她门门功课都是第一,哪怕她那么渴望知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