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未亮,我就被窗外传来的鸟“叽叽喳喳”叫声吵醒。极不情愿的起身去拉开房间淡紫色的窗帘,天空泛起了鱼肚似的淡白色。我推开窗户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声响,惊飞了在大树上歇脚的几只麻雀。
我回到床前,从放在桌子上的双肩包里找出了木梳,一点一点把乱糟糟的头发梳顺。我拉着自己有些干枯的头发,想起原来大人经常催着我把开叉的发尾剪去。
“要不改天去剪个短发?”看着镜子中长头发的自己,我自言自语道。
待我磨磨蹭蹭的把自己打理好,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背上包,拿好前台的姑娘给我的早餐券准备出门。开门的时候,我顺手把插在门口的房卡拔出来放进了包的里层。
从我住的那个房间直走再左转才能到电梯口,说实话我对一个人乘电梯有一种恐惧感,无奈我找不到这个旅馆的楼梯。我站在电梯门口按下按钮,等了一会后电梯门才打开,在两扇门分开的瞬间,我看到电梯里站着一对母子。
我走进去在站在他们前方,伸手要去按电梯里显示到二楼的按钮时才发现指示灯是亮着的。我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后退了几步,不过那对母子没有发现我刚才的窘迫。
“小茂,这次比赛打算拿什么名次?”女人低下头,用轻柔的声音问身边的小男孩。
“绝对要拿第一!”男孩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自信,骄傲地抬着小小的头颅看着妈妈。
女人很高兴,她摸摸那个孩子的头,然后笑着说:“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在他们简短的对话之后,电梯到达了二楼,母子先我一步走出了电梯。他们边说变笑,走在我的前面。到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有的在自助台取食物,有的已经坐在椅子上享受这早餐。
我刚要走过去,却被身着厨师服的高大男子拦住了。
“早餐券给我。”他毫不客气的对我说。
我把早餐券递给他,然后直接走进了自助台。桌子上放着很多盘子和自助餐食品夹,我拿了放在离我最近的盘子和夹子,转身去拿早餐。
小笼包、蒸饺、馒头、西瓜……丰富的早餐。我看着那盘几乎没有动过的西瓜,心想早餐应该没人愿意吃水果吧。
我拿了两个馒头,又到锅里舀了一碗白粥。拿着自己的早餐,我走到餐厅最角落的那个位置坐下。
转头看向窗外,这个城市的崭新的一天已经拉开序幕了,楼下的店铺一家接一家的开门了,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到公园晨练的人大多是老人,偶尔会有几个人孩子从树下跑过。也有几个牵着大狗的年轻人有说有笑的从湖畔经过,还不时的用手摸摸狗的头。
“我可以坐这里吗?”
正当我看着窗外发呆的时候,一个细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看过去,一个端着盘子的少妇站在我的面前。
“嗯,那个位置没人。” “谢谢。”她笑盈盈的向我道谢。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心想。
少妇的身上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大衣,她的嘴唇上涂了樱桃色的口红,眼睛上画了棕色的眼线,整张脸在精心化过的妆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精致。
她左手把掉下来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右手的汤匙放在嘴边,小口小口的喝着汤,举止十分优雅。
真是个漂亮的人呢,我心想。
我坐在她的对面,继续吃着我的早餐,我们没有再讲其他的话。
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就像眼前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经过了精雕细琢,繁华而又美丽,却少了江南小镇的自然纯朴,华丽的外表包裹下的本质却看不清楚。
又有谁会记得,这座城市最初的样子。

无聊的时候我都教他说话,中午写的无聊了就把它的前爪抬起来对它说:叫我圣主!不过得到的却是狗头晃脑。

珍贵的合影

   
三个月后,朋友说要去西藏洗涤一下心灵,我对他说你走了狗怎么办,我明天要去北京。朋友问我说放好吃的不会死吧!

图片 1

我装作深沉的说:没事!南京的路比苏州宽,上海的路比南京宽!

严肃认真的班长

急忙起身去找,心想这家伙不会蹭几天饭就遛了吧?

窗外绚丽的景色

 
 来到上海之前,这里有我喜欢的偶像,有我所爱影视的蓝图,透着经济,透着国际,一样的道路,一样的行人。

图片 2

图片 3

 
如果还能遇见你,来老食堂二楼找我吧,带上饭卡和你的故事,在我们常去的窗口刷回我们曾有的时光,端走我们最爱的菜,和遗落的光阴。

 
 我打开窗户问朋友附近有明星么,朋友笑着说明星没见过小三到是见了不少,一听此话我不禁感慨所谓的贵贱都是大多平民的赖以虚荣,想来上海的美女是不会去外地做小姐的。

 
我习惯坐在食堂二楼窗边的位置。傍晚时,夕阳投射到窗上,餐桌上,映出一圈金光的轮廓。远处有人在跑步,他们的头发被阳光染成了金黄。麻雀会从窗户飞进来,在桌子上蹦来蹦去,啄食桌子上的饭粒。身旁刚训练完满头大汗的少年们惬意地分食着西瓜。一切都如此熟悉。

   
我又倒了一杯,我抬起了酒杯慢慢喝下,透过酒杯,透过店窗,我看到了路旁的乞丐,看到车流,看到了真实与虚幻,看到了梦想和头疼!每次喝酒都会像死人一样灌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是这样。

图片 4

 
 回到住的地方,我坐在沙发上把馒头丢在地上喂狗,自己坐在沙发上吃着火腿肠不时的打量着这条狗,比长江七号大了一点点,白色的卷毛,狗低头闻了闻抬头看着我。

   
不过我们也是享到过口福的。在武工队,士官班长经常带回红柳烤肉和馕饼大快朵颐。那馕饼渗着羊肉的醇香,再加上面的筋道,口感销魂。农村里哈密瓜、葡萄、大枣随处可见。最难忘的是临走时在车上老兵给我的那一块肉馕,香软的饼下夹着羊肉,葱花去掉了膻味,让馕透发出清香,香的让我舍不得离开。老兵边嚼着馕边颇为骄傲的跟我说:“新疆的美食可多了去了,你都没吃过呢!”不过我却想,再美味,也抵不过食堂二楼的饭。

再走那狗就跟着我们走,后来这条狗一直跟到小区门口就在路边不走了,我一看狗不走了就走过去把它给牵了回去,我对朋友说的这条狗一定是流浪狗。

图片 5

 
 走在路上,天空的阳光透着一丝灰淡,听着耳边川流不息的车声,每走一步都是一步的疲倦,散步时还是需要有一颗活力的心灵。

   
本文参加#未完待续,就要表白#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朋友问我想不想去东方明珠看看,我说太晚了明天去就是,没走多远就发现身后有一条狗在尾随,我们脚步停了下来,那狗就停了下来。

  如果还能遇见你,别怕太晚,别怕来不及,来老食堂二楼找我,

车的橱窗里我在想着擦肩而过的车会是那一个名人在里面,来到的第一天我被震撼了。

 
喜欢吃油泼面、烤肉饭和经常断货的西瓜。最左边的窗口是酸梅汤,最右边新开了卤肉饭,中间是黄焖鸡和鸡排饭。我是如此熟悉这层楼,她已是我的归宿,是身处异乡的少年们可以停留的地方。

后来我们买了几瓶酒和一只烤鸭准备回去,走到楼下就看到一条狗趴在楼道下,看到有人走来就跑了过来,耳朵贴着脑袋不停地蹭着我的裤子,我一看是星辰激动的不得了。

 
班长小口小口地吃着米饭,筷子不经意地在盘子里扒拉着。我记得他新训带我时就那么黑,毕业强训时又黑了几分,现在还没褪下去。

    在一家看不懂名字的小酒吧里,朋友告诉我这是一个纯正的酒吧。


我笑而不语然后说:哪有什么梦想,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和被拘禁的命运罢了!

在一起的日子

然后那条狗跑到了我的脚下蹭了蹭,女生急忙跑过来,又把它抱起对我说不好意思。

 

 
 后来朋友说要离开几天,我没有送他,前晚的阳台上朋友问我梦想进展的怎么样了。

  我问班长,这是不是在学校吃的最后一顿饭。

路过便利店时买了一袋火腿肠买了几个馒头,店员推荐我买狗粮,我顿时心想,你吃得饭也没有狗粮贵吧!

图片 6

   
不知道自己会在上海呆多久,如果走了就没有人喂它吃东西了,朋友一定没有时间养它,也许它又会变成流浪狗,后来我抱着狗躺在椅子上,它就这样趴在我的胸口上,白色的毛挡着一缕阳光像是真正的星辰!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群机车客几秒就从我身后飞过消失不见!轰鸣的引擎后是一种宁静。

图片 7

朋友说这狗不会去吃屎迷路了吧!


第一次来的那个酒吧,我喝着酒看着窗外,朋友问我怎么想的,我喝完了酒才开口说:人都向往自由何况是单纯的狗呢!

  他看见我,抬头冲我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