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本书中,作者还介绍了其首创的“万能写作法”。这种写作方法只有“观点-案例-总结”一个核心技巧,并基于这一核心技巧,构建出写作方法的体系,更加简单明了,易于掌握。

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认识自我、解放个性的年代,是一个思想自由、充满理想与激情的年代。那一时代中的中国文人辛苦耕耘,反思过去,思考当下,展望未来,其作品折射出复兴中的中华民族及其灵魂在新旧嬗替的大变动中的种种面容,对中国社会影响既深刻又深远,共同促成了当代中国独特的文化气象。

老师说:每个人的体验都独特而有价值,值得与人分享。“写下来、发出去”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有的观点容易获得很多人的赞同,有的观点也会得到别人不同的意见。不管写什么,将我独特的经验与别人分享,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收获。

1月4日,《让写作成为自我精进的武器》新书分享会在北京举行。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诗莹 摄

《我们的80年代》所记的聂绀弩、王蒙、蒋子龙、陈忠实、冯骥才、路遥、梁晓声、张抗抗、莫言、铁凝、王朔、阿来等中国当代文人、作家,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其人其文,见证了20世纪80年代的光芒与梦想,人性与文学的复苏和无限可能性……作者透过与这些文化大家相识、相知的亲身经历,在这本书中对他们的人生与创作进行了有血有肉、细节丰富的讲述,展示了他们透视世道人心、探索人的灵魂时的文心与人格。


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7日电1月4日,《让写作成为自我精进的武器》新书分享会在北京中信书店举行。作者师北宸现场与读者分享写作故事及精进写作的方法。

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7日电1月4日,汪兆骞《我们的80年代》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举行。著名作家梁晓声、张抗抗、韩浩月做客发布会,并与该书作者汪兆骞一同畅谈人生与创作的点点滴滴,再现人道主义精神关照下的20世纪80年代中国文坛。

为什么写

《让写作成为自我精进的武器》书封。主办方 供图

1月4日,汪兆骞《我们的80年代》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诗莹 摄


“如果你觉得自己很有压力,就在纸上写:‘我压力很大。’你可能不知道第二句怎么接了,那也无所谓,你只要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在书中,师北宸将这种状态总结为“我手写我心”,这种写作不是有意识、有目的、有意图地去表达什么,而是将心里此时此刻的感受巨细无遗地展现出来,所以写作时要“允许自己写出全世界最烂的文字。”

《我们的80年代》书封。主办方 供图

从07年开始,中间也断过一段时间,但一直在坚持写一些东西。习惯的原因,这些文字一直发布在QQ空间(当然空间是开放的,所有人都可以阅读评论)。最初的文字记录了我在生活上的情感状态,偏向于自我情感的倾述。随着生活阅历不断丰富,工作经验不断积累,写作的方向和主题就慢慢开始转变:有的是对学习工作的总结,有的是对情感生活的梳理,有的是对一些社会现象的讨论,也有对一些生活真谛的感悟。

师北宸认为,目前,青少年在写作中缺少真实、真诚表达自己观点和事实的能力。“我觉得从小懂得真实、真诚地表达很重要,哪怕文字不太漂亮,但它真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