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普通,家境贫寒,可先后成为了两个不同国家的第一夫人,而且她的第二任丈夫还是大名鼎鼎的南非国父——曼德拉,这位传奇的女性就是格拉萨·马谢尔。
现代社会对离异的女性总是那么不公平,很多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她们,认为离过婚的女人想再婚,只能找条件差的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找对象的时候就更不能挑剔了。今天,格拉萨的故事,就是对他们最好反击。
1945年,格拉萨出生在莫桑比克海边的一家农户,当时莫桑比克还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她半文盲的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在南非矿山和家中的田地间往返劳作,靠贩卖矿产品和农产品维持家用。
不幸的是,在格拉萨出生前几周她父亲就去世了。但他深知知识的重要性,在去世前夕要妻子保证,要让未出世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格拉萨的母亲含着泪答应了。
格拉萨说:“我们家很穷,但我一直接受着最好的教育。”
中学毕业后,她拿着奖学金留学葡萄牙,在里斯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成为了殖民主义时期受过教育并在里斯本大学获得文凭的少有的非洲妇女之一。此外,她还刻苦学习德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加上莫桑比克的官方语葡萄牙语,她共精通六国语言,并在美国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
以前,格拉萨拿着奖学金来到首都马普托读高中时,种族隔离和民族歧视盛行,班上40多人全是白人,就她一个黑人,在莫桑比克明明白人才是外来者,而土生土长的她却成了班级里的意外来客。
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激励着她为推翻殖民统治而努力,最终她成为了非洲的自由战士,并加入了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在为国家的解放而奔走的时候,她遇到了当时的解放运动领导人萨莫拉·马谢尔,两人在战乱纷飞的年代成为恋人。
莫桑比克独立以后,她的丈夫成了该国的第一任总统,她成了第一任总统夫人。此外,博学多才的她还兼任该国的文化和教育部部长。
在莫桑比克,她的影响力丝毫不逊色于丈夫。因为当时莫桑比克是非洲文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她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提高了入学率,降低了文盲率。在她任职期的十三年期间,国家的文盲率由90%降到了50%。十年育树,百年育人,她贡献卓著。
婚后,他们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并生有一儿一女。然而,时局动荡的非洲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幸。1986年,她丈夫乘出访时坠机去世,至今各种政治谋杀的猜测都没有停止。
失去丈夫的格拉萨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后五年她一直身着黑衣来悼念亡夫。直到1991年,在儿子的鼓励下,她才终于重新振作,组建基金会以应对贫困问题,最终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负责人。
纳尔逊·曼德拉,南非的国父,南非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当年因领导反种族隔离运动,被捕入狱27年。在曼德拉入狱期间,格拉萨的丈夫曾设法营救他。当曼德拉在监狱里得知格拉萨丈夫去世的消息后,就写信安慰她。
格拉萨·马谢尔动情地向纳尔逊回信说:“在我黑暗的日子里,你从监狱里射来一束光芒。”
1990年,曼德拉获释,结束了长达27年的监禁生活,但他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姻也走到了近头。他的妻子温妮已有了新的恋情,并拒绝与他保持夫妻关系,并在两人沸沸扬扬的婚变期间公开羞辱他。
心灰意冷的曼德拉,因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格拉萨。格拉萨温柔的性格,稳重的行事让他留下很好的印象。从相识、相知、再到相恋,最后在曼德拉80大寿时,两人结为夫妇,并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一开始格萨拉是拒绝再嫁的,她说:“我属于莫桑比克,我永远都会是萨莫拉·马谢尔的妻子。”曼德拉只能做出让步,而曼德拉的前妻温妮则怒骂格拉萨,说她是个狡猾地玩弄感情的女人,是“小三”。格拉萨是不能容忍别人玷污他们的爱情的,于是她改变了主意,嫁给了曼德拉。
婚后,曼德拉对他人说:“我深爱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人。过去我所经历的所有挫折和不幸都算不了什么,因为在我晚年的时候,在格拉萨的爱和扶持之下,我又像一朵花一样绽放了。她就是我的一切。没有她的陪伴我会非常孤独脆弱。”
格拉萨在曼德拉身边细致体贴地陪伴着他,或饭后散步,或闲聊心事。53岁的她使80岁的他重新燃起了生命的活力,让曼德拉度过了一个温馨宁静的晚年。
一个农家女,既没有美貌也没有财富,却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温柔得到了两位总统的青睐。
有人说学得好不如嫁的好,那么在这里就行不通了,因为她是学的好才能嫁得好。如果她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姑娘,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恐怕她连总统的面都见不到。
可她不是普通的农家女,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在事业上也有自己的一番建树。先是她自己发光发亮,才让人总统对她刮目相看。
低调的她曾经说过:“爱上我的并不是两位领袖,而是两个真实的人。能够与两个这样出色的男人共享人生,是我的荣幸。”
有这样的见识和风度,不让总统动心都难。

萨莫拉.马谢尔,莫桑比克的开国总统,有着非洲的“黑色斯大林”之称,当然也是一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6日报道,纳尔逊
曼德拉于当地时间5日逝世,享年95岁。去世前,曼德拉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这位南非前总统曾指引他的国家,渡过了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后的那段惊心动魄的过渡时期。  1994年,他领导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简称:非国大)在南非首次民主选举中获胜,并成为该国第一位黑人总统。  他已淡出政界10多年,但在南非和其他国家人民的心目中,他仍继续享有近乎神秘且神圣的地位。从很大程度上而言,这是因为在27年铁窗生涯之后,对于追求自由的全体南非人民,不论是黑人还是白人,他依然是一个精神支柱,鼓励他们获得更大的自由。  实际上,他最重要的遗产或许是他持之以恒的努力——他一生致力于南非种族和解,与白人群体合作,在南非推翻残酷压抑的种族隔离制度时,他让南非避免了很多人此前预测会发生的流血冲突。
  1993年,他与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的最后一位总统弗雷德里克 威廉
德克勒克(FW de
Klerk)一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在一届总统任期届满后,曼德拉于1999年卸任,并将权力移交给塔博
姆贝基。在众多非洲革命领导人中,这种情况相当罕见。  卸任后,他继续作为非洲的政治元老级人物,利用他的标志性地位和无限精力,帮助布隆迪达成了结束内战的和平协议,同时还与慈善组织合作。但在去世前的几年里,他已完全淡出政治生活,公开露面变得越来越少。  报道称,自诩为非洲最大经济体的南非,继续向世人证明了它在政治和经济上的稳定。自1994年以来,南非已通过民主选举更换了三次总统,不过,在曼德拉淡出政坛以后的多年里,执政党非国大因裙带政治、党派主义和腐败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1918年7月,曼德拉生于南非东开普省一个村庄里的一个显赫家庭。他先是在教会学校学习,然后进入福特哈尔大学(Fort
Hare),当时这所大学是专门为南非黑人设立的为数不多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但他因参加一场抗议活动(与一学生团体选举的争议有关)而被学校开除,后来他逃到约翰内斯堡,在那里学习法律,成为科班律师。他和他的朋友、同为斗争英雄的奥利弗
坦博创办了南非第一家黑人律师事务所。  在约翰内斯堡的日子里,他开始积极参与政治以及反对歧视和种族隔离的斗争。1944年,他成为解放运动组织非国大青年联盟的创始成员之一,并在1961年非国大的武装组织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成立后成为该组织的领袖。  一年后,他因“非法越境”和“煽动工人罢工”的罪名被捕,被判监禁五年。1964年,还在服刑的他与非国大其他活动分子在臭名昭著的“瑞佛尼亚审判”(Rivonia
Trial)上被控阴谋颠覆,被判终身监禁,随即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铁窗生涯。在监禁期间,他曾与种族隔离政府官员秘密谈判,最终于1990年2月11日被释放。在此九天前,南非解除了对非国大的禁令。  报道认为,他的总统任期因给南非带来了稳定而广受赞誉,但也并非毫无瑕疵,特别是在控制在南非蔓延的艾滋病疫情方面。此外,在白人统治结束以来的19年间,面对失业率高企以及贫困所带来的社会和经济压力,非国大一直难以缩小南非黑人与白人之间日益加剧的不平等。  曼德拉有过三段婚姻,他的个人生活也曾经历巨大波折,包括1996年他与南非备受争议且高调的非国大成员温妮
马迪克泽拉
曼德拉离婚。两年后,他与前莫桑比克政治家、莫桑比克前总统萨莫拉
马谢尔(Samora Machel)的遗孀格拉萨 马谢尔结婚。她仍然在世。

萨莫拉.马谢尔1933年9月29日出生莫桑比克西南部加扎省的一个农民家庭,在家中排行老三,从青少年时代开始他的经历便充满坎坷,他家因为反抗葡萄牙的殖民统治遭到了当时殖民当局的驱逐,流亡南非。他的大哥和许多亲戚都死在了南非的矿井。

长大后萨莫拉.马谢尔投身民族解放运动,1964年领导游击战士打响了莫桑比克反对殖民统治的第一枪,并在1975年赢得了独立,成为了莫桑比克的第一任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授予了高的元帅军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