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因为骑车不慎摔伤了,在医院里住了好几个月。
同一病房里有四张病床,我和一个小男孩占据了靠窗的那两张,另外两张床,有一张属于一位小姑娘。
小姑娘脸色苍白,很少说话,长时间半睡半醒地眨闭着眼睛。她身体越来越差,刚来的时候还能扶着墙壁走几步,后来只能躺在床上。
我知道,那小姑娘是外县人,父母离异了,她随母亲来到这个县城打工,想不到一场突然车祸变故,令母亲永远离开了她。
她在这个县城里不再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朋友。
她正用母亲留下来的不多的积蓄,延续着年轻却垂危的生命。
是的,她只是无奈地延续生命。
一次,我去医护办公室,听到护士们谈论她的病情。护士长说,小姑娘肯定治不好了。
小男孩也生着病,但非常活泼好动,常常缠着我,要我给他讲故事,声音喊得很大。
每当这时,我总是偷偷瞅那小姑娘一眼,也总是发现她眉头紧锁。显然,她不喜欢病房里闹出任何声音。
小男孩的父母天天来,给儿子带好吃的,带图书和变形金刚。小男孩大大方方地把这些东西分给我们,当然也包括给小姑娘一份。
如果小姑娘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他就把东西堆放在她的床头,然后冲我们做鬼脸。
一次,我去医院外面买报纸,看见小男孩的父亲抱着头蹲在路边哭。
我一连问了他好几遍,他才说儿子患上绝症,大夫说他儿子活不过这个冬天。
一个病房里摆着四张病床,躺着四个病人,却有两个病人即将死去,并且都是花一样的少年。我心情十分压抑。
一切都是从那个下午开始改变的。
小男孩又一次抱着一堆东西送到小姑娘的床头。姑娘心情好一些了,正在听收音机里的音乐节目。
她对小男孩说声谢谢,还对小男孩笑了笑。小男孩得意忘形,赖在小姑娘的床前不肯走。
小男孩说,姐姐,你笑起来很好看。 小姑娘没有说话,再次冲小男孩笑了笑。
小男孩说,姐姐,等我长大了,你给我当媳妇吧!
病房里的人都笑了,包括那小姑娘。看得出来,那是很开心的笑。
姑娘说,好啊!她还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问,你的脸为什么那么苍白? 姑娘说,因为没有阳光。
小男孩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我们把病床调换一下吧,这样你就能晒到太阳了。
姑娘说,这可不行,你也得晒太阳。
小男孩仔细地想了想,拍拍脑袋认真地说,有了!我让阳光拐个弯吧!
所有的人都认为小男孩在开他那个年龄所特有的玩笑,包括我。我想,也应该包括那小姑娘。可是,小男孩真的让阳光拐了个弯。
小男孩找来一面镜子,放到窗台上,不断地调整角度,试图让阳光反射到小姑娘的病床上,不过没有成功。
我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他再找出一面镜子接着试。午后的阳光经过两面镜子的反射,终于照在小姑娘脸上。
我看到,小姑娘的脸庞在那一刻如夏花般绽放。
整整一个下午,小姑娘静静地享受那缕阳光,虽然还是闭着眼睛,却不断有泪水从眼角淌出,她试图擦去,却总也擦不干。
从那以后,小男孩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仔仔细细地擦拭那两面镜子,然后调整角度,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小姑娘的病床上;
而此时,小姑娘早就在等待阳光了,她浅笑着,有时将阳光捧在手上,有时把阳光涂在额头。
她给小男孩讲玫瑰和蜗牛的故事,给他折小青蛙和千纸鹤。慢慢地,小姑娘的脸不再苍白,有了阳光的颜色。
有时,小男孩会跟小姑娘调皮,故意把阳光反射到墙上,照在小姑娘抓不到的高度。
小姑娘会撑起身体,努力把手向上伸,靠近那阳光。小男孩总是在小姑娘想放弃的时候把阳光移下来,移到她手上或身上。
那段时间,病房里总响起他们的笑声。 还记得医生惊愕的表情。
每天医生为他们检查完身体都会惊喜地说:又好些了!是的,小男孩与小姑娘身体都在康复。这简直是奇迹。
我出院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她和小男孩手牵手一起送我。
两人的脸庞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那是两张快乐并健康的脸。
几年后,我见过那小姑娘,当然她没有给那个男孩当媳妇。她说,她每天都在感谢那个善意的玩笑。
说这些的时候,她刚出嫁,浑身散发着新娘独有的幸福芳香。
她说,是那个小男孩和那缕阳光救活了她,那段日子每天睡觉前,她都要想,明天要早早醒来,迎接小男孩送给她的清晨第一缕阳光。
她说,她不想让天真善良的小男孩在某一天突然见不到她。
她说,那段日子一直有一缕阳光照在她的心里,给她温暖和希望。
她还说,她不敢死去。
我后来也见过那小男孩。他长大了,嘴边长出了褐色的细小绒毛,有了男子汉的模样。
那天,我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问他,那时你知道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吗?他说知道,只是还小,对死的概念有些模糊,却仍然害怕,害怕得很。
他说,好在有那个姐姐,那段日子,每天睡觉前,他都要想,明天一定要早早起床,让清晨阳光拐个弯,照在姐姐的脸上,因为她还要当我媳妇呢!
说到这里,男孩笑了,露出纯洁羞涩的表情。
不过是一束阳光,却让奇迹发生了。
我想,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这样一束温暖的阳光,
你给予别人的越多,自己得到的也越多。

你给予别人的越多,自己得到的也越多。01几年前,我因为骑车不慎摔伤了,在医院里住了好几个月。同一病房里有四张病床,我和一个小男孩占据了靠窗的那两张,另外两张床,有一张属于一位小姑娘。小姑娘脸色苍白,很少说话,长…

图片 1

你给予别人的越多,自己得到的也越多。

丹凤眼,双眼皮,小脸庞,说话时一闪一闪的眼镜,是那样的明亮。

01

你躺在病床上,露出你的小脸蛋,对我笑了笑。你知道吗?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像施了魔法一样不由自主的走到你面前。我也对你笑了笑,询问你的状态。你的声音很低,语调平缓,说话时眼睛总是在明亮的闪烁着。
你说,自己在打化疗,身体没有什么反应,一切都挺好的。每次回复我的时候,还总会向我笑一笑。
“谁照顾你呢?”
“我男朋友。”
当我听到你说男朋友的时候,我挺诧异的。再看了一眼病历卡,你只有17岁。

几年前,我因为骑车不慎摔伤了,在医院里住了好几个月。

“家人呢?”
“他们都太忙了,没有时间过来。”
“现在是读书还是?”
“初三的时候就不读了。”
“为什么呢?”
“读不下去了,当时也有点叛逆吧”你用被子掩盖自己的笑容,露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对你笑了笑,表示理解。

同一病房里有四张病床,我和一个小男孩占据了靠窗的那两张,另外两张床,有一张属于一位小姑娘。

如果我没有在那天遇见你,没有和你聊天,那会是谁听你的故事呢?

小姑娘脸色苍白,很少说话,长时间半睡半醒地眨闭着眼睛。

你说,母亲在你读五年级的时候喝农药自杀,因为母亲和父亲吵架。父亲沉默寡言,不爱说话。后来再婚,后妈对你挺好的。后妈的孩子们对你也挺好的。

她身体越来越差,刚来的时候还能扶着墙壁走几步,后来只能躺在床上。

父亲每天要凌晨两点起床割胶,一般家里就只有你和妹妹两个人。自己一个人忙活家里家务活,和妹妹之间关系不是特别好。

我知道,那小姑娘是外县人,父母离异了,她随母亲来到这个县城打工,想不到一场突然车祸变故,令母亲永远离开了她。

“母亲去世之后,自己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
“不知道,就这样过来了吧”你说这话的时候,那双明亮的眼镜更加剔透,挂着笑容。
“辍学后去做什么了?”
“打工,我出来打工三个月了。我和我男朋友就是这样认识,后来怀孕了就来医院检查,发现这个问题了。”

她在这个县城里不再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朋友。

我听到你的自述,微微震惊。你刚出来工作三个月,便与你男朋友发生了关系。

她正用母亲留下来的不多的积蓄,延续着年轻却垂危的生命。

“男朋友对你好吗?”
“挺好的,医药费他们家出了一半。每次都是他陪我打化疗。”
“会和他结婚吗?”
“不确定吧,看到时候吧。”你对我表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治疗好之后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你还是笑着对我说。
“好朋友有过来看你吗?”
“没有好朋友,初中时只是有两个玩的可以的,但感情不是很深。”你笑着摇摇头。

是的,她只是无奈地延续生命。

我走出病房后,站在病房的走廊,愣了愣。走廊的窗透出的光照在干净的地板上,护士急匆匆的脚步,艰难痛苦的患者在家人的陪伴下扶着栏杆在缓缓的走路。

一次,我去医护办公室,听到护士们谈论她的病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些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我愣在走廊,整理自己的情绪走向下一个病房。

护士长说,小姑娘肯定治不好了。

你跟我说所有的经历时,没有大哭大闹,没有悲伤痛彻,只有微笑。偶有的一两滴眼泪,你都会自己擦干。姐姐不想去评价你的行为,也不想去讨论你的价值观。

小男孩也生着病,但非常活泼好动,常常缠着我,要我给他讲故事,声音喊得很大。

姐姐只是通过你的诉说知道你在所有同龄孩子为考试成绩烦恼,和父母争辩今天要不要穿秋裤的年龄时,已经失去最重要的一份爱。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只有自己去选择。选择的标准更多的是靠自己的感觉。因为不想读书,所以辍学去打工。因为有喜欢的人,想要拥有一份安全感,所以谈恋爱了。

每当这时,我总是偷偷瞅那小姑娘一眼,也总是发现她眉头紧锁。

你的经历宛如一部剧情丰富的电视剧,但我知道这不是电视剧,是你真实的经历,是你的生命历程。堪比过山车的经历,全部发生在你17岁以前。姐姐不知道当时的你要有多难过和绝望,然而你却都一一挺过来了。你对我总是微笑,我看着你的笑,眼里都是怜惜和难过。

显然,她不喜欢病房里闹出任何声音。

走出病房前,我对你说:“你真的很坚强。”
你笑笑不说话。

小男孩的父母天天来,给儿子带好吃的,带图书和变形金刚。

小姑娘,喊你小姑娘是因为你正是如花的年纪,是个美丽的姑娘,但还是小。你对很多事情的判断尚且还缺乏经验。小姑娘,姐姐知道,即使姐姐为你感到难过,所有的一切姐姐也不可能为你承担,只能是你自己去面对。你还有家人、还有爱你的人,最重要的是你有一颗比你同龄人都要坚强的心。姐姐只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你一定要学会好好爱惜自己,爱惜自己的身体。

小男孩大大方方地把这些东西分给我们,当然也包括给小姑娘一份。

在中国,像这样的例子会少吗?一定不会!自幼失去父母一方的爱,从小就要当家,没有说心里话的同龄人。一旦遇见有爱自己的人,就会想要全身心投入。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我们可以说他们不自爱吗?他们当中很多人连爱都没有体验过,没有体验和感受过真正的爱,又怎么能让他们辩识真正的爱?
我们要做的不是评价行为的正确与否,而是思考是因为什么导致问题的产生。关爱孩子,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

如果小姑娘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他就把东西堆放在她的床头,然后冲我们做鬼脸。

图片 2

一次,我去医院外面买报纸,看见小男孩的父亲抱着头蹲在路边哭。

我一连问了他好几遍,他才说儿子患上绝症,大夫说他儿子活不过这个冬天。

一个病房里摆着四张病床,躺着四个病人,却有两个病人即将死去,并且都是花一样的少年。我心情十分压抑。

一切都是从那个下午开始改变的。

小男孩又一次抱着一堆东西送到小姑娘的床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