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三十五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三十四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二十二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果部上品

虫鱼部下品

木部中品

豆蔻

田中螺汁

桑根白皮

味辛,温,无毒。主温中,心腹痛,呕吐,去口臭气。生南海。

大寒。主目热赤痛,止渴。

味甘,寒,无毒。主伤中,五劳六极,羸瘦,崩中脉绝,补虚益气,去肺中水气,唾血热渴,水肿腹满胪胀,利水道,去寸白,可以缝金疮。采无时。出土上者杀人。续断、麻子、桂心为之使。叶,主除寒热,出汗。汁解蜈蚣毒。桑耳,味甘,有毒。黑者主女子漏下赤白汁,血病症瘕积聚,阴痛,阴阳寒热,无子,疗月水不调。其黄熟陈白者,止久泄,益气,不饥。其金色者,治癖饮积聚,腹痛,金疮。一名桑菌,一名木麦蜀本麦作夋诠荀切。

《图经》曰:豆蔻,即草豆蔻也。生南海,今岭南皆有之。苗似芦,叶似山姜、杜若辈,根似高良姜。花作穗,嫩叶卷之而生,初如芙蓉,穗头深红色,叶渐展,花渐出,而色渐淡,亦有黄白色者,南人多采以当果实,尤贵。暴乾者,煎汤服之,极能除冷气,止霍乱,消酒食毒,甚佳。

《药性论》云:田螺汁,亦可单用。主治肝热,目赤肿痛。取大者七枚,洗净,新汲水养去秽泥,重换水一升浸洗,仍旋取於乾净器中,着少盐花於口上,承取自出者,用点目。逐个如此用了,却放之。

五木耳,名檽音软,益气不饥,轻身强志。生犍为山谷。六月多雨时采,即暴乾。

《药性论》云:草豆蔻,可单用,能主一切冷气。

陶隐居云:生水田中及湖渎岸侧,形圆大如梨、橘者,人亦煮食之。煮汁,亦疗热,醒酒,止渴。患眼痛,取真珠并黄连纳其中,良久汁出,取以注目中,多差。

《图经》曰:桑根白皮,《本经》不着所出州土,今处处有之。采无时。不可用出土上者,用东行根益佳。或云:木白皮亦可用。初采得,以铜刀剥去上粗#1皮,取其里白切焙乾。其皮中青涎,勿使刮去,药力都在其上。恶铁及铅,不可近之。桑叶以夏秋再生者为上,霜后采之。煮汤淋渫手足,去风痹殊胜。桑耳,一名桑黄。有黄熟陈白者,又有金色者,皆可用,碎切,酒煎,主带下。其实椹,有白、黑二种,暴乾。皆主变白发。皮上白鲜,花亦名桑花,状似地钱。刀削取炒乾,以止衄、吐血等。其柴烧灰淋汁,医家亦多用之。桑上有虫,主暴心痛,金疮肉生不足。皮中白汁主小儿口疮,、傅之便愈。又以涂金刃所伤燥痛,须臾血止,更剥白皮裹之,令汁得入疮中,良。冬月用根皮皆验。白皮作线,以缝金疮肠出者,更以热鸡血涂上。唐˙安金藏剖腹用此法,便愈。《仙经》云:一切仙药,不得桑煎不服。出《抱朴子》本方。

陶隐居云:味辛烈者为好,甚香,可常含之。其五和糁中物皆宜人。廉姜,最温中下气;益智,热;枸橼,温;甘蕉、麂目并小冷尔。糁,素感切。枸,音矩。橼,音沿。麂,音几。

《唐本》注云:《别录》云:壳,疗尸疰,心腹痛;又主失精。水渍饮汁,止渴#1。

陶隐居云:东行桑根乃易得,而江边多出土,不可轻信。桑耳断谷方云:木檽,又呼为桑上寄生,此云五木耳。而不显四者是何木。按老桑树,生燥耳。有黄者、赤白者,又多雨时,亦生软湿者。人采以作菹,皆无复药用。

《唐本》注云:豆蔻,苗似山姜,花黄白;苗、根及子赤似杜若。枸橼,性冷,陶云温,误尔。

今按:陈藏器《本草》云:田中螺,煮食之,利大小便,去腹中结热,目下黄;脚气冲上,小腹急硬,小便赤涩,脚手浮肿。生浸取汁饮之,止消渴,碎其肉,傅热疮。烂壳烧为灰末服,主反胃。

陈藏器云:桑叶汁,主霍乱腹痛吐下。冬月用乾者浓煮服之,研取白汁合金疮,又主小儿吻疮。细锉,大釜中煎,取如赤糖,去老风及宿血。叶桠者名鸡桑,最堪入用。椹,利五脏、关节,通血气。久服不饥。多收暴乾。捣末蜜和为丸。每日服六十丸,变白不老。

今注:此草豆蔻也,下气止霍乱。

陈藏器云:在水田中,圆大者是。小小泥有棱名螭螺,亦止渴,不能下水。食之当先米泔浸去泥,此物至难死,有误泥在壁中,三十年犹活,能伏气饮露,唯生穿散而出即死。烂壳烧为灰末服,主反胃,胃冷,去卒心痛。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桑白皮,使,平。能治肺气喘满,水气浮肿,主伤绝,利水道,消水气,虚劳客热,头痛,内补不足。桑耳,使。一名桑巨#2,又名桑黄。味甘、辛,无毒。能治女子崩中带下,月闭血凝,产后血凝,男子痃癖,兼疗伏血,下赤血。

《日华子》云:豆蔻花,热,无毒。下气,止呕逆,除霍乱,调中补胃气。消酒毒。又云:山姜花,暖,无毒。调中下气,消食,杀酒毒。

日华子云:田螺,冷,无毒。治手足肿及热疮,生研汁傅之。

孟诜云:桑根白皮煮汁饮,利五脏。又入散用,下一切风气,水气。又桑叶炙煎饮,止渴,如茶法。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苗似杜若。春花在#1穗端,如#2芙蓉,四房,生於茎下,白色,花开即黄。根似高良姜。实若龙眼,而无鳞甲,中如石榴子。茎、叶、子皆味辛而香。十月收。今苑中亦种之。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生水田中,大如桃、李,状类蜗牛而尖长,青黄色,夏月采之。

《日华子》云:桑白皮,温。调中下气,益五脏,消痰止渴,利大小便#3,开胃下食,杀腹脏虫,止霍乱吐泻,此即山桑根皮。又云:桑耳,温,微毒。止肠风泻血,妇人心腹痛。

《海药》云:豆蔻,生交趾,其根似益智,皮壳小厚,核如石榴,辛且香。蒳草,树也,叶如芄兰而小。三月采其叶,细破阴乾之。味近苦而有甘。

《食疗》云:大寒。汁饮疗热、醒酒、压丹石。不可常食。

雷公曰:凡使,六#4年已上向东畔嫩根,采得后,铜刀剥上面黄薄皮一重,只取第二重白嫩青涎者,於槐砧上用铜刀锉了,焙令乾。勿使皮上涎落,涎是药力。此药恶铁并铅也。

《千金方》:治心腹胀满,短气。以草豆蔻一两,去皮为末,以木瓜生姜汤下半钱。

《圣惠方》:治连月饮酒咽喉烂,舌上生疮。水中螺、蚌肉、葱、豉,椒、姜煮,饮汁三两盏,差。

《圣惠方》:治大风,头面髭发脱落。以桑柴灰热汤淋取汁,洗头面。以大豆水研取浆,解泽灰味,弥佳。次,用熟水,入绿豆面濯之,取净。不过十度良。三日一沐头,一日一洗面。

《衍义》曰:豆蔻,草豆蔻也,味极辛,微香。此是对肉豆蔻而名之。若作果,则味不和。不知前人之意,编入果部,有何意义?性温而调,散冷气,力甚速。花性热,淹置京师,然味不甚美,微苦。必为能消酒毒,故为果。花乾则色淡紫。

《食医心镜方》:主消渴,饮水日夜不止,口乾,小便数。田中螺五升,水一斗,浸经宿,渴即饮之。每日一度易水换生螺为妙。又方:以水三升,煮取汁,冷即饮之,螺即任吃。

《外台秘要方》:治偏风及一切风。桑树枝锉一大升,用今年新嫩枝,以水一大斗,煎取二大升。夏用井中一沉,恐酢坏。每日服一盏,空心服尽。又煎服,终身不患偏风。若预防风,能服一大升佳。又方:五痔,以桑耳作羹,空心下饭饱食之,日三食之。待孔卒痛如乌啄,取大小豆各一升,合捣作两囊蒸之,及热更互坐之,即瘥。

藕实茎

贝子

《千金方》:治口疮白漫漫。取桑树汁,先以发拭口,次以汁傅之。

味甘,平、寒,无毒。主补中养神,益气力,除百疾。久服轻身耐老,不饥延年。一名水芝丹,一名莲。生汝南池泽。八月采。

味咸,平,有毒。主目翳,鬼疰,蛊毒,腹痛下血,五癃,利水道,除寒热温疰,解肌,散结热。烧用之良。一名贝齿。生东海池泽。

《肘后方》:治人少小鼻衄,小劳辄出。桑耳无多少,熬令焦,捣末。每衄发,以杏人#5塞鼻,数度即可。

《图经》曰:藕实茎,生汝南池泽,今处处有之。生水中,其叶名荷。谨按:《尔雅》及陆机疏谓:荷为芙蕖,江东呼荷。其茎茄;其叶蕸加遐二音或作葭;其本蔤,茎下白蒻在泥中者;其华未发为菡萏,已发为芙蓉;其实莲,上谓房也;其根藕。凡此数物,今人皆以中药。藕,生食其茎,主霍乱后虚渴烦闷,不能食及解酒食毒。花,镇心,益颜色,入香尤佳。荷叶,止渴,杀蕈毒。今妇人药多用荷叶者。叶中蒂,谓之荷鼻。主安胎,去恶血,留好血。实,主益气。其的至秋表皮黑而沉水者,谓之石莲。陆机云:可磨为饭,如粟饭,轻身益气,令人强健。医人炒末以止痢,治腰痛。又治哕逆,以实人六枚,炒赤黄色,研末,冷热水半盏,和服,便止。惟苦薏不可食,能令人霍乱。大抵功用主血多效。蒻音若。

《图经》曰:贝子,生东海池泽,今南海亦有之。贝类之最小者,又若蜗状。《交州记》曰:大贝出日南,如酒杯;小贝,贝齿。善治毒,俱有紫色是也。洁白如鱼齿,故一名贝齿。古人以饰军容服物,今亦稀用,但穿与小儿戏剃头,家以饰鉴带,画家亦或使砑物。采无时。珂亦似此而大,黄黑色,骨白,可以饰马。

《葛氏方》:卒小便多,消渴。入地三尺取桑根,剥取白皮,炙令黄黑,锉,以水煮之令浓,随意饮之,亦可内少米,勿入盐。又方:产后下血不止,炙桑白皮煮水饮之。

《药性论》云:藕汁亦单用,味甘,能消瘀血不散。既#3捣汁,主吐血不止,口鼻并皆治之。

《药性论》云:贝子,使。能破五淋,利小便,治伤寒狂热。

《梅师方》:治水肿,坐卧不得,头面身体悉肿。取东引花桑枝,烧灰淋汁,煮赤小豆。空心食令饱,饥即食尽,不得吃饭。又方:治金疮止痛。取桑柴灰研傅疮上,佳。

陶隐居云:此即今莲子,八月、九月取坚黑者,乾捣破之。花及根并入神仙用。今云茎,恐即是根,不尔不应言甘也。宋帝时,大官作血
,庖人削藉皮误落血中,遂皆散不凝,医用藕疗血多效。

陶隐居云:此是今小小贝子,人以饰军容服物者,乃出南海。烧作细屑末,以吹眼中,疗翳食#2。又真马珂捣末,亦疗盲翳。

《经验方》:治咳嗽甚者,或有吐血殷鲜。桑根白皮一斤,米泔浸三宿,净刮上黄皮,锉细,入糯米四两,焙乾。一处捣为末。每服米饮调下一二钱。

《唐本》注云:《别录》云:藕,主热渴,散血,生肌。久服令人心喜。

《日华子》云:贝齿,良#3。治翳障并鬼毒,蛊气,下血。又名白贝。

《经验后方》:治肺毒疮如大风疾。绿云散:桑叶好者,净洗,熟蒸一宿后,日乾为末。水调二钱#6。

陈藏器云:荷鼻,味苦,平,无毒。主安胎,去恶血,留好血,血痢,煮服之。即荷叶蒂。又叶及房,主血胀腹痛,产后胎衣不下,酒煮服。又主食野菌毒,水煮服。郑玄云:芙蕖茎曰荷。的中薏,食之令人霍乱。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蜗类也,形若鱼,齿洁者良。

《广济#7方》:治泻血不止。桑耳一大两,熬令黑,水一大升三合,煎取六大合,去滓。空心分温三服。

陈士良云:莲子心,生取为末,以米饮调下三钱,疗血、渴疾。产后渴疾,服之立愈。

《海药》云:云南极多,用为钱货易。主水气浮肿及孩子疳蚀,吐乳。并烧过入药中用。

《钱相公方》:治蜈蚣及蜘蛛毒。取桑白皮汁傅之,效。

《日华子》云:藕,温。止霍乱,开胃消食,除烦止闷,口乾渴疾。止怒,令人喜。产后血闷,生研服亦不妨,可及金疮并伤却#4,止暴痛。蒸煮食,大开胃。节,冷。解热毒,消瘀血。产后血闷,合地黄生研汁,热酒并小便服,并得。又云:莲子,温,并石莲。益气止渴,助心,止痢。治腰痛,治泄精,安心,多食令人喜,又名莲的。莲子心,止霍乱。又云:荷叶,止渴,落胞,杀蕈毒,并产后口乾,心肺燥,烦闷,入药炙用之。又云:莲花,暖,无毒。镇心,轻身,益色,驻颜。入香甚妙。忌地黄、蒜。

《圣惠方》:治射罔在诸肉中有毒及漏脯毒。用贝子末,水调半钱服,效。或食面臛毒,亦同用。

《子母秘录方》:治落胎下血不止。以桑木中蝎虫烧末,酒服方寸匕,日二服。

孟诜云:藕,生食之,主霍乱后虚渴、烦闷、不能食。其产后忌生冷惟藕不同生冷,为能破血故也。又蒸食甚补五脏,实下焦。与蜜伺食,令人腹脏肥,不生诸虫。亦可休粮。仙有贮石莲子及乾藕经千年者,食之至精矣。又云:莲子,性寒,主五脏不足,伤中气绝,利益十二经脉血气。生食微动气,蒸食之良。又熟去心,为末,蜡蜜和丸。日服三十丸,令人不饥。此方仙家用尔。

《孙真人方》:治食物中毒。取贝子一枚,含,自吐。

《仙方》:桑椹熟时,收之日乾。为末,蜜丸桐子大。空心酒服四十丸,长服之,良。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此生水中。叶名荷,圆径尺余。《尔雅》云: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蔤,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是也。《尔雅》释曰:芙蕖,其总名也,别名芙蓉,江东呼荷。菡萏,莲叶也。的,莲实也。薏,中心也。郭云:蔤,下#5白蒻在泥中者。今江东人呼荷叶#6为芙蓉,北方人便以藕为荷,亦以莲为荷。蜀人以藕为茄,或用其母为华名,或用根子为母叶号。此#7皆名相错,习俗传误,失其正体也。陆机疏云:莲,青皮里白,子为的,的中有青为薏,味甚苦,故俚语云苦如薏,是也。

《千金方》:点小儿黑花眼翳,涩痛。用贝齿一两烧作灰,研如面,入少龙脑,点之妙。又方:去目翳。贝子十枚,烧灰细筛,取一胡豆大,着翳上,卧如炊一石米久乃灭。瘜肉者加真珠与贝子等分。

《衍义》曰:桑根白皮条中言桑之用稍备,然独遗乌椹,桑之精英尽在於此。采摘,微研,以布滤去滓,石器中熬成稀膏,量多少入蜜,再熬成稠膏,贮瓷器中。每抄一二钱,食后、夜卧,以沸汤点服。治服金石发热渴,生精神,及小肠热,性微凉。

孙真人云:莲子不去心食,成霍乱。

《衍义》曰:贝子,今谓之贝齿,亦如紫贝,但长寸余,故曰贝子。色微白,有深紫黑者,治目中翳,烧用。北人用之毡帽上为饰及缀衣,或作蹀躞下垂。

□竹叶

《食医心镜》云:藕实,味甘,平,无毒。主补中养神,益气力,除百病。久服令人欢心,止渴去热,轻身耐老,不饥延年。其根止热渴,破留血,生肌。久服令人悦泽矣。

石蚕

□竹叶,□音谨味苦,平、大寒,无毒。主咳逆上气,溢筋,急恶疡,杀小虫,除烦热,风痉,喉痹,呕吐。根,作汤,益气止渴,补虚下气,消毒。汁,主风痓。实,通神明,轻身益气。生益州。淡竹叶,味辛,平,大寒。主胸中痰热,咳逆上气。沥,大寒。疗暴中风,风痹,胸中大热,止烦闷。皮筎,微寒。主呕啘,温气,寒热,吐血,崩中,溢筋。苦竹叶及沥,疗口疮,目痛,明目,利九窍。竹笋《蜀本》作诸笋,味甘,无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可久服。

《圣惠方》:治时气烦渴。用生藕汁一半#8盏,入生蜜一合,令匀,分为二服。又方:治扑打坠损,恶血攻心,闷乱疼痛。以火乾荷叶五斤,烧令烟尽,细研。食前以童子热小便一小盏,调三钱匕,日三服。

味咸,寒,有毒。主五癃,破石淋,堕胎。肉,解结气,利水道,除热。一名沙虱。生江汉池泽。

《图经》曰:□竹、淡竹、苦竹,《本经》并不载所出州土,今处处有之。竹之类甚多,而入药者惟此三种,人多不能尽别。谨按《竹谱》,□字音斤,其竹坚而促节,体圆而质劲,皮#8白如霜,大者宜刺船,细者可为笛。然今之刺船者#9多用桂竹。作笛者有一种,亦不名□竹。苦竹亦有二种:一种出江西及闽中,本极粗大,笋味甚苦,不可啖;一种出江浙,近地亦时有,肉厚而叶长阔,笋微有苦味,俗呼甜苦笋,食品所最贵者,亦不闻入药用。淡竹肉薄,节间有粉,南人以烧竹沥者,医家只用此一品,与《竹谱》所说大同小异。竹实今不复用。

《千金方》:治坠马,积血心腹,唾血无数。乾花#9根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

《图经》曰:石蚕,生江汉池泽,旧注或以为草根,生石上,似蚕者。或以为生气物,犹如海中蛎蛤辈。又《本经》云:一名沙虱。沙虱自是水中细虫,都无定论。《蜀本草》注云:此虫所在水石间有之,人取以为钩饵。马胡#4石间出此最多。彼人亦好啖之,云味咸、小辛。今此类川、广中多有之。草根之似蚕者,亦名石蚕,出福州及信州山石上,四时常有,其苗青,亦有节,三月采根,焙乾。主走疰风,散血,止痛。其节亦堪单用,捣筛取末,酒温口以。

陶隐居云:竹类甚多,此前一条云是□竹,次用淡竹、苦竹尔。又一种薄壳者,名甘竹叶,最胜。又有实中竹、篁竹,并以笋为佳,於药无用。凡取竹沥,惟用淡竹、苦竹、□竹尔。竹实出蓝田,江东乃有花而无实,而顷来斑斑有实,状如小麦,堪可为饭。

《经验后方》:主吐血咯血。以荷叶焙乾为末,米汤下二钱匕。

《唐本》注云:石蚕,形似蚕,细小有角节,青黑色。生江汉侧石穴中,坡陇间亦有,北人不多用,采者遂绝尔。今陇州采送之。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淡竹叶,味甘,无毒。主吐血,热毒风,压丹石毒,主消渴。竹烧沥治卒中风,失音不语,苦者治眼赤。又云:青竹筎,使,味甘。能止肺痿唾血,鼻衄,治五痔。

《梅师方》:治产后余血不尽,奔上冲心,烦闷腹痛。以生藕汁一#10升饮之。

《衍义》曰:石蚕,谓之为草则缪矣。《经》言肉解结气,《注》中更辨不定此物在处。有附生水中石上,作丝茧如钗股,长寸许,以蔽其身,色如泥,蚕在其中,此所以谓之石蚕也。今方家用者绝稀,此亦水中虫耳,山河中多。

《日华子》云:淡竹并根,味甘,冷,无毒。消痰,治热狂烦闷,中风失音不语,壮热头痛,头旋并怀妊人头旋倒地,止惊悸,温疫迷闷,小儿惊痫天吊。茎叶同用。又云:苦竹,味苦,冷,无毒。治不睡,止消渴,解酒毒,除烦热,发汗,治中风失音。作沥,功用与淡竹同。

《救急方》:治产后血不尽,疼闷心痛。荷叶熬令香,为末,煎水下方寸匕。

雀瓮

孟诜云:笋,寒。主逆气,除烦热,又动气发冷症,不可多食。越有芦及箭笋,新者稍可食,陈者不可食。其淡竹及中母笋虽美,然发背闷脚气。

《集验方》:治漆疮。取莲叶乾者一斤,水一斗,煮取二#11升,洗疮上,日再,即差。

味甘,平,无毒。主小儿惊痫,寒热,结气,蛊毒,鬼疰。一名躁舍。生汉中,采蒸之,生树枝间,蛅音髯蟖音斯房也。八月取。

《外台秘要方》:疗凡脱折折骨诸疮肿者,慎不可当风及多自扇,若中风则发痓,口噤杀人。若已中风,觉颈强,身中急束者,急服此方,竹沥饮二三升。若已口噤者,以物强开,内之。忌冷饮食及酒。竹沥卒烦难得,可合十许束并烧中央#10承取,投之可活。

《衍义》曰:藕实,就蓬中乾者为石莲子,取其肉,於砂盆中乾,擦去浮上赤色,留青心为末,少入龙脑为汤点,宁心志,清神。然亦有粉红千叶、白千叶者,皆不实。如此是有四等也。其根惟白莲为佳。今禁中又生碧莲,亦一瑞也。

《图经》曰:雀瓮,蛅蟖房也。生汉中木枝上、今处处有之。蛅蟖,蚝虫也,亦曰蛓。毛虫,好在石榴木上,似蚕而短,背上有五色斑,刺螫人有毒,欲老者口吐白汁,凝聚渐坚硬,正如雀卵,故名之。一名雀痈,痈、瓮声近耳,其子在瓮中作蛹,如蚕之在茧也。久而作蛾出,枝间叶上放子如蚕子,复扁#5虫。旧注以瓮为虫卵,非也。

《千金方》:治时气五六日,心神烦躁不解。用竹沥半盏,新水半盏,相和令匀。非时服。

橘柚

陶隐居云:蛅蟖,蚝虫也。此虫多在石榴树上,俗为蚝虫,其背毛亦螫人。生卵形如雀子,大如巴豆,今方家亦不用此。蚝,一作蛓七吏切。

《孙真人食忌方》:卒得恶疮不识者,烧苦竹叶和鸡子黄傅。

味辛,温,无毒。主胸中瘕热逆气,利水谷,下气,止呕咳,除膀胱留热,停水,五淋,利小便,主脾不能消谷,气冲胸中,吐逆,霍乱,止泄,去寸白。久服去臭,下气通神,轻身长年。一名橘皮。生南山川谷,生江南。十月采。

禹锡云:按《蜀本》注云:雀好食之,俗谓之雀儿饭瓮。

《食医心镜》云:理心烦#11闷,益气力,止渴。苦笋熟煮,任性食之。又苦竹笋主消渴,利水道,下气,理风热短#12气。取蒸煮食之。又□竹#13笋,主消渴,风热,益气力,发气眼,蒸煮炒任食。

《图经》曰:橘、柚,生南山川谷及江南,及江浙、荆襄、湖岭皆有之。木高一二丈,叶与枳无辨,刺出於茎间。夏初生白花,六月、七月而成实,至冬而黄熟,乃可啖。旧说小者为橘,大者为柚。又云:柚似橙而实酢,大於橘。孔安国注《尚书》:厥包橘柚。郭璞注《尔雅》柚条皆如此#12说。又闽中、岭外、江南皆有柚,比橘黄白色而大;襄、唐间柚,色青黄而实小。皆味酸,皮厚,不堪入药。

《日华子》云:蛓,毛虫窠,有毒。

《简要济众方》:头疮。大笋壳叶烧为灰,量疮大小,用灰调生油傅,入少腻粉佳。

陶隐居云:此是说其皮功尔。以东橘为好,西江亦有而不如。其皮小冷,疗气,乃言胜橘。北人亦用之,并以陈者为良。其肉,味甘、酸,食之多痰,恐非益也。今此虽用皮,既是果类,所以犹宜相从。柚子皮乃可服,而不复入药。用此应亦下气。

《衍义》曰:雀瓮,多在棘枝上,又名棘刚子。研其间虫汁,灌小儿,治惊痫。

《产书》云:治妊娠误#14有失坠,忽推筑着疼痛。新青竹筎二合,好酒一升,煮筎三五沸,分三度服。

《唐本》注云:柚皮厚,味甘,不如橘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今俗人或谓橙为柚,非也。按《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郭璞云:柚似橙,而大於橙。孔安国云:大曰柚,小日橘,皆为甘酸。

白花蛇

《衍义》竹叶,凡诸竹与笋,性皆微寒,故知叶其用一致。《本经》不言笋及苦竹性,若#15取沥作油,亦不必强择也。张仲景竹叶汤,用淡竹笋,难化,不益脾。邻家一小儿,方二岁,偶失照管,壮热、喘粗、不食、多睡、仰头、呻吟、微呕逆、瞑目、多惊,凡三五日,医作慢惊治之;治不对病,不愈。忽然其母误将有巴豆食药作惊药,化五丸如麻子大,灌之。良久,大吐。有物噎於#16中,乳媪以指摘出之,约长三寸,粗如小指,乃三日前临阶曝者乾箭笋。是夜诸证皆定,次日但以和气药调治,遂安。其难化也如此。《经》曰:问而知之者谓之工。小儿不能问,故为难治,医者当审谨也。

今注:自木部今移入此。

味甘、咸,温,有毒。主中风,湿痹不仁,筋脉拘急,口面喎斜,半身不遂,骨节疼痛,大风疥癞及暴风瘙痒,脚弱不能久立。一名褰鼻蛇,花者良。生南地及蜀郡诸山中。月、十月采捕之,火乾。

吴茱萸

陈藏器云:橘、柚本功外,中实冷。酸者聚痰,甜者润肺。皮堪入药,子非宜人。其类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沙柑。橘类有朱橘、乳橘、塌橘、山橘、黄淡子。此辈皮皆去气调中,实总堪食。就中以乳柑为上。《本经》合入果部,宜加实字,入木部非也。岭南有柚,大如冬瓜。

《图经》曰:白花蛇,生南地及蜀郡诸山中,今黔中及蕲州、邓州皆有之。其文作方胜白花,喜螫人足,黔人有被螫者,立断之。补养既愈,或作木脚续之,亦不妨行。九月、十月采捕之,火乾。治风速於诸蛇。然有大毒,头尾各一尺尤甚,不可用,只用中断。乾者以酒浸,去皮骨,炙过收之,不复蛀坏。

味辛,温、大热,有小毒。主温中下气,止痛,咳逆寒热,除湿血痹,逐风邪,开腠理,去痰冷,腹内绞痛,诸冷实不消,中恶,心腹痛,逆气,利五脏。根,杀三虫。根白皮,杀蛲虫,治喉痹,咳逆,止泄注,食不消,女子经产余血,疗白癣。一名藙。生上谷川谷及冤句。九月九日采,阴乾。蓼实为之使,恶丹参、消石、白垩,畏石英。

《日华子》云:橘,味甘、酸。止消渴,开胃,除胸中膈气。又云:皮,暖,消痰止嗽,破症瘕痃癖。又云:核,治腰痛,膀胱气,肾疼#13,炒去壳,酒服,良。橘囊上筋膜,治渴及吐酒。炒,煎汤饮,甚验也。又云:柚子,无毒。治妊孕人吃食少并口淡,去胃中恶气,消食,去肠胃气。解酒毒,治饮酒人口气。

雷公云:凡使,即云治风。元何治风?缘蛇性窜,即令引药至於有风疾处,因定号之为使。凡一切蛇,须认取雄雌及州土。有蕲州乌蛇,只重三分至一两者妙。头尾全,眼不合,如活,头上有逆毛,二寸一路,可长半分已来,头尾相对,使之入神#6。后#7处若得此样蛇,多留供进,重二两三分者,不居别处。

《图经》吴茱萸,生上谷川谷及冤句,今处处有之,江浙、蜀汉尤多。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橘皮,臣,味苦、辛。能治胸膈间气,开胃,主气痢,消痰涎,治上气咳嗽。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白花蛇,君。主治肺风鼻塞,身生白癜风,疬疡斑点及浮风瘾Z。

木高丈余,皮青绿色。叶似椿而阔厚,紫色。三月开花红紫色。七月、八月结实似椒子,嫩时微黄,至成熟则探紫。九月九日采,阴乾。《风土记》俗尚九月九日谓为上九,茱萸到此日,气烈熟色赤,可折其房以插头,云辟恶气御冬。又《续齐谐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学。长房谓曰:九月九日汝家有灾厄,宜令急去,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上,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消。景如言,举家登高山,夕还见鸡、犬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代之矣。故世人每至此日,登高饮酒,戴茱萸囊,由此耳。世传茱萸气好上,言其冲膈,不为服食之药也。张仲景治呕而胸满者,茱萸汤主之。吴茱萸一升,枣二十枚,生姜一大两,人参一两,以水五升,煎取三升。每服七合,日三,乾呕吐涎沫而头痛者亦主之。

孟诜云:橘,止泄痢。食之下食,开胸膈痰实结气。下气不如皮。穰不可多食,止气。性虽温,止渴。又,乾皮一斤,捣为末,蜜为丸。每食前酒下三十丸,治下焦冷气。又,取陈皮一斤,和杏仁五两,去皮、尖,熬加少蜜为丸。每日食前饮下三十丸,下腹脏间虚冷气。脚气冲心,心下结硬#14,悉主之。

《太平广记》曰:赵延禧云:遭恶蛇所螫处,贴蛇皮,便於其上炙之,引去毒气,即止。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吴茱萸,味苦、辛,大热,有毒。能主心腹疾,积冷,心下结气,疰心痛,治霍乱转筋,胃中冷气,吐泻腹痛不可胜忍者可愈,疗遍身□痹,冷食不消,利大肠拥气。削皮能疗漆疮,主中恶,腹中刺痛,下痢不禁,治寸白虫。

《食医心镜》云:主胸中伏热,下气消痰,化食。橘皮半两,微熬作末,如茶法,煎呷之。

《衍义》曰:白花蛇,诸蛇鼻向下,独此蛇鼻向上,背有方胜花文,以此得名。用之去头、尾,换酒浸三日,弃酒不用,火炙,仍尽去皮、骨。此物毒甚,不可不防也。

孟诜云:茱萸,主心痛,下气,除呕逆,脏冷。又皮止齿痛。又患风瘙痒痛者。取茱萸一升,清酒五升,和煮,取一升半去滓,以汁暖洗。中贼风口偏不能语者。取茱萸一升,清酒一升,和煮四五沸。冷服#17之半升,日三服,得少汗瘥。谨按杀鬼疰气。又开目者不堪食。又鱼骨在人腹中刺痛,煮一盏汁服之止。又骨在肉中不出者,嚼封之,骨当烂出。脚气冲心,可和生姜汁饮之,甚良。

《肘后方》:治卒失声,声咽不出。橘皮五两,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顿服。

乌蛇

雷公云:凡使,先去叶、核并杂物了,用大盆一口,使盐水洗一百转,自然无涎,日乾,任入丸散中用。修事十两,用盐二两,研作末,投东流水四斗中,分作一百度洗,别有大效。若用醋煮,即先沸醋三十余沸,后入茱萸,待醋尽,晒乾。每用十两,使醋一镒为度。

《经验后方》:治膈下冷气及酒食饱满。常服青橘皮四两,盐一两,分作四分,一分无用,汤浸青橘皮一宿,漉出去穰,又用盐三分,一处拌和匀,候良久,铫子内炒微焦,为末。每服一钱半,茶末半钱,水一盏,煎至七分,放温常服,不用入茶,煎沸汤点亦妙。

无毒。主诸风瘙瘾Z,疥癣,皮肤不仁,顽痹诸风。用之炙,入丸散,浸酒、合膏。背有三棱,色黑如漆。性善,不噬物。江东有黑梢蛇,能缠物至死,亦是其类。生商洛山。

《圣惠方》:治阴毒伤寒,四肢逆冷,宜熨。以茱萸一升,酒和匀湿,绢袋一只盛,蒸令极热,熨脚心,候气通畅,匀暖即停熨。累用验。

《孙尚药方》:治诸吃噫。橘皮二两,汤浸去瓤,锉,以水一升,煎之五合,通热顿服。更加枳壳一两,去瓤炒,同煎之服,效。

《图经》曰:乌蛇,生商洛山左#8,蕲州、黄州山中有之。背有三棱,色黑如漆。性至善,不噬物。多在芦丛中嗅其花气,亦乘南风而及#9。最难采补,多於芦枝上得之。至枯死而眼不陷,称之重三分至一两者为上,粗大者转重,力弥减也。又头有逆毛,二寸一路,可长半分以来,头尾相对,用之入神,此极难得也。作伪者,用它蛇生熏之至黑,亦能乱真,但眼不光为异耳。

《外台秘要方》:《集验》熨症法:茱萸三升碎之,以酒和煮熟,布裹熨症上。冷更炒,更番用之。症移走,逐熨之,候消乃止也。又方:治痈疽发背及发乳房。茱萸一升,捣之,以苦酒和,贴病上。

《集验方》:治腰痛不可忍。橘子仁炒研为末。每服一钱,酒一盏,煎至七分,和滓空心服。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乌蛇,君,味甘,平,有小毒。能治热毒风,皮肌生疮,眉髭脱落,瘑痒疥等。

《千金方》:治寸白虫。茱萸根洗去土四两,切,以水、酒各一升,渍一宿。平旦分再服。凡茱萸皆用细根,东北阴者良。若稍大如指已上者,皆不任用。

《衍义》曰:橘、柚,自是两种,故曰一名橘皮,是元无柚字也。岂有两等之物,而治疗无一字别者,即知柚一字为误。后人不深求其意,谓柚字所惑,妄生分别,亦以过矣。且青橘与黄橘,治疗尚别,矧柚为别种也。郭璞云:柚似橙而大於橘,此即是识橘、柚者也。今若不如此言之,恐后世亦以柚皮为橘皮,是贻无穷之患矣。去古既远,后之贤者亦不#15以意逆之耳。橘惟用皮与核。皮,天下甚所须也,仍汤浸去穰,余如《经》与《注》。核、皮二者须自收为佳。有人患气嗽将期,或教以橘皮、生姜焙乾,神曲等分为末,丸如桐子大,食后、夜卧,米饮服三五十丸。兼旧患膀胱,缘服此皆愈。然亦取其陈皮入药,此六陈中一陈也。肾疰、腰痛、膀胱气痛,微炒核,去壳为末,酒调服,愈。

《朝野佥载》曰:商州有人患大风,家人恶之,山中为起茅屋。有乌蛇坠酒罂中,病人不知,饮酒渐差。罂底尚有蛇骨,方知其由也。

《千金翼方》:产后虚羸,盗汗,时啬啬恶寒。茱萸一鸡子大,以酒三升,渍半日,煮服。

大枣

《圣惠方》:治面上疮及~,易容方:用乌蛇二两,烧灰末,以腊月猪脂调传之。

《肘后方》:治中风不能语。豉、茱萸各一升,水五升,煮取二升,稍稍服之。

味甘,平,无毒。主心腹邪气,安中养脾,助十二经,平胃气,通九窍,补少气,少津液,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和百药,补中益气,强力,除烦闷,疗心下悬,肠澼。久服轻身长年,不饥神仙。一名乾枣,一名美枣,一名良枣。八月采,暴乾。三岁陈核中人燔之,味苦。主腹痛,邪气。生枣,味甘、辛。多食令人多寒热,羸瘦者不可食。叶,覆麻黄,能令出汗。生河东平泽。杀乌头毒。燔音烦。

《千金方》:治耳聋。以绵裹蛇膏塞耳中,神效。

《经验方》:治脾元气发歇痛不可忍者。茱萸一两,桃人一两,和炒令茱萸焦黑后,去茱萸,取桃人去皮尖,研细,葱白三茎,煨熟,以酒浸,温分三日以。

《图经》曰:大枣,乾枣也。生枣并生河东,今近北州郡皆有,而青、晋、绛州者特佳。江南出者,坚燥少脂。谨按:枣之类最多,郭璞注《尔雅》:枣,壶枣。云:今江东呼枣大而锐上者为壶,壶犹瓠也。边,腰枣。云:子细腰,今谓之鹿卢枣。櫅,白枣。云:即今枣子,白乃熟。樲,酸枣。云:木小实酢者。遵,羊枣。云:实小而圆,紫黑色、今俗呼之为羊矢枣。洗,尖#16枣。云:今河东猗氏县出大枣,子如鸡卵。蹶泄,苦枣。云:子味苦者。皙,无实枣。云:不着子者。还味,稔枣。云:还味,短味也。而酸枣自见别条,其余种类非一,今园圃皆种莳之,亦不能尽别其名。又其极美者,则有水菱枣、御枣之类,皆不堪入药。櫅,子兮切。稔,五审切。

《衍义》曰:乌蛇,尾细长,能穿小铜钱一百文者,佳。有身长一丈余者,蛇类中此蛇入药最多。尝於顺安军塘乐#10堤上,见一乌蛇,长一丈余,有鼠狼啮蛇头,曳之而去,是亦相畏伏尔。市者多伪以它蛇熏黑色货之,不可不察也。乌蛇脊高,世谓之剑脊乌稍。

《经验后方》:补水气药。赤茱萸二两,米醋煮烂,细研为膏,丸如梧桐子大,椒汤下七丸,空心。

陶隐居云:旧云河东猗氏县枣特异,今青州者,形大,核细,多膏,甚甜。郁州互市亦得之,而郁州者亦好,小不及尔。江东临欣金城枣,形大而虚,少脂,好者亦可用。南枣大恶,殆不堪啖。道家方药以枣为佳饵。其皮利,肉补虚,所以合汤皆擘之也。

蜣螂

《兵部手集方》:治醋心,每醋气上攻如醉#18醋。茱萸一合,水三盏,煎七分,顿服。纵浓亦强服。

《唐本》注云:《别录》云:枣叶散,服使人瘦,久即呕吐。揩热痱疮良。

味咸,寒,有毒。主小儿惊痫,瘈疭,腹胀,寒热,大人癫疾狂阳音羊。手足端寒,肢满贲豚。一名蛣音喆蜣音羌。火熬之良。生长沙池泽。五月五日取,蒸,藏之,临用当炙,勿置水中,令人吐。畏羊角、石膏。

《杨氏产乳方》:疗中恶心痛。吴茱萸五合,以酒三升,煮三沸,分三服。

《日华子》云:乾枣,润心肺,止嗽、补五脏,治虚劳损,除肠胃癖气,和光粉烧,治疳痢。牙齿有病人切忌啖。凡枣不宜合生葱食。又云:枣叶,温,无毒。治小儿壮热,煎汤浴,和葛粉裛痱子佳,及治热瘤。

《图经》曰:蜣螂,生长沙池泽,今处处有之。其类又#11多,取其大者。又鼻高目深者,名胡蜣螂,用之最佳。五月五日取,蒸而藏之,临用当炙,勿置水中,令人吐。小儿疳虫方多用之。蜣螂心,主丁疮。而《本经》不着。唐˙刘禹锡纂《柳州救三死方》云:元和十一年得丁疮,凡十四日,日益笃,善药傅之皆莫能知,长乐贾方伯教用蜣螂心,一夕而百苦皆已。明年正月食羊肉又大作,再用亦如神验。

《衍义》曰:吴茱萸,须深汤中浸去苦烈汁,凡六七过,始可用。今文与注及注中药法皆不言,亦漏落也。此物下气最速,肠虚人服之愈甚。

禹锡云:按孟诜云:乾枣,温。主补津液,强志。三年陈者核中人,主恶气,卒疰忤。又,疗耳聋、鼻塞,不闻音声、香臭者,取大枣十五枚,去皮核,草麻子三百颗,去皮,二味和捣,绵裹塞耳鼻。日一度易,三十余日闻声及香臭。先治耳,后治鼻,不可并塞之。又方:巴豆十粒,去壳生用。松脂同捣,绵裹塞耳。又云:洗心腹邪气,和百药毒。通九窍,补不足气。生者食之过多,令人腹胀。蒸煮食,补肠胃,肥中益气。第一青州,次蒲州者好。诸处不堪入药。小儿患秋痢,与虫枣食,良。

《药性论》云:蜣螂,使,主治小儿疳虫蚀。

槟榔

《食疗》云:枣和桂心、白瓜人、松树皮为丸,久服香身,并衣亦香。软枣,温。多食动风,发冷风咳嗽。

陶隐居云:《庄子》云:蛣蜣之智,在於转丸。其喜入人粪中,取屎丸而却推之,俗名为推丸。当取大者,其类有三四种,以鼻头扁者为真。

味辛,温,无毒。主消谷逐水,除痰癖,杀三虫、伏尸,疗寸白。生南海。

《圣惠方》:令发易长。东行枣根三尺,横安甑上蒸之,两头汗出,收之傅发,即长。

《唐本》注云:《别录》云:捣为丸,塞下部,引痔虫出尽,永差。

《图经》曰:槟榔,生南海。今岭外州郡皆有之。大如桄榔,而高五七丈,正直无枝,皮似青桐,节如桂竹。叶生木巅,大如楣头,又似甘蕉叶。其实作房,从叶中出,傍有刺若棘针,重迭其下。一房数百实,如鸡子状,皆有皮壳。肉满壳中,正白。味苦涩,得扶留藤与瓦屋子灰同咀嚼之,则柔滑而甘美。岭南人啖之以当果实。其俗云:南方地温,不食此无以祛瘴疠。此有三四种,有小而味甘者,名山槟榔。有大而味涩核亦大者,名猪槟榔。最小者名蒳子。其功用不说有别。又云:尖长而紫文者名槟,圆而矮者名榔,槟力小,榔力大。今医家不复细分,但取作鸡心状、存坐正稳心不虚、破之作锦文者为佳。其大腹,与槟榔相似,但茎、叶、根、干小异,并皮收之,谓之大腹槟榔。或云:槟榔难得真者,今货者多大腹也。

《外台秘要方》:痔发疼痛。肥大枣一枚剥去皮,取水银掌中,以唾研令极熟,傅枣瓤上,内下部,差。

《日华子》云:能堕胎,治疰忤,和乾姜傅恶疮,出箭头,其粪窒痔瘘出虫。入药去足炒用。

陶隐居云:此有三四种。出交州,形小而味甘。广州以南者,形大而味涩。核亦有大者,名猪槟榔。作药皆用之。又小者,南人名蒳子,俗人呼为槟榔孙,亦可食。

《梅师方》:治妊娠四五月,忽腹绞痛。以枣十四枚,烧令焦,为末,以小便服。

葛洪《肘后方》:主箭镞入骨不可拔者,微熬巴豆与蜣螂并研匀,涂所伤处,斯须痛定必微痒,且忍之,待及痒不可忍,便撼动箭镞拔之立出。

《唐本》注云:槟榔生者极大,停数日便烂。今入北来者,皆先灰汁煮熟,仍火熏使乾,始堪停。其中仁主腹胀,生捣末服,利水谷道。傅疮,生肌肉止痛。烧为灰,主口吻白疮。生交州、爱州及昆仑。

《衍义》曰:大枣,今先青州,次蒲州,此二等可晒曝入药,益脾胃,为佳,余止可充食用。又御枣甘美轻脆,后众枣熟。以其甘,故多生虫。今人所谓扑落酥者是。又有牙枣,先众枣熟,亦甘美,但微酸,尖长。此二等,止堪啖,不堪收曝。今人将乾枣去核,於铛锅内微火缓逼,乾为末,量多少,入生姜末为汤,点服,调和胃气。又将煮枣肉,和治脾胃丸药尤佳。又青州枣去皮核,焙乾为枣圈,达都下,为奇果。

《圣惠方》:治一切恶疮及沙虱弓#12弩,恶疽,并治之。将蜣螂十枚,端午日收乾者佳。杵末油调傅之。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白槟榔,君,味甘,大寒。能主宣利五脏六腑拥滞,破坚满气,下水肿,治心痛,风血积聚。

《外台秘要方》:治疬疡风。取涂中死蜣螂杵烂之,当揩令热,封之,一宿差。

《海药》云:陶弘景云:向阳曰槟榔,向阴曰大腹。味涩,温,无毒。主贲豚诸气,不消#19。《脚气论》云:以沙牛尿一盏,磨一枚,空心暖服,治脚气壅毒,水肿浮气。

味咸,温,无毒。主益气,厚肠胃,补肾气,令人耐饥。生山阴,九月采。

《子母秘录方》:小儿大肠头得恶疮痈热识者#13。取蜣螂用,绞取汁,傅其上。又方:治小儿重舌。烧蜣螂末,和唾傅舌上。

雷公云:凡使,取好存坐稳、心坚文如流水,碎破内文如锦文者妙。半白半黑并心虚者,不入药用。凡使须别槟与榔,头圆身形矮毗者是榔,身形大紫文粗者是槟。槟力小,榔力大。欲使先以刀刮去底,细切。勿经火,恐无力效。若熟使,不如不用。

《图经》曰:栗,旧不着所出州土,但云生山阴,今处处有之,而兖州、宣州者最胜。木极类栎,花青黄色,似胡桃花。实有房,汇若拳,中子三五,小者若桃杏,中子惟一二,将熟则罅拆子出。凡栗之种类亦多,《诗》云:树之莘栗。陆机疏云:栗,五方皆有之,周、秦、冀#17、扬宣#18饶,吴越彼#19城表里皆栗,惟濮阳及范阳栗,甜美味长,他方者悉不及也。果中,栗最有益。治腰脚宜生食之,仍略曝乾,去其木气。惟患风水气不宜食,以其味咸故也。壳煮汁饮,止反胃及消渴。木皮主疮毒,医家多用。莘音榛。

《刘涓子方》:治鼠瘘。死蜣螂烧作灰为末,苦酒和傅之,数过即愈,先以盐汤洗。

《圣惠方》:治胎动腰痛抢心,或有血下。用一两为末,非时水煮葱白浓汁,调下一钱匕。

陶隐居云:今会稽最丰,诸暨栗形大,皮厚不美。剡及始丰,皮薄而甜。相传有人患脚弱,往栗树下食数升,便能起行,此是补肾之义,然应生啖之。若饵服,故宜蒸曝之。暨音既。剡,时冉切。

《衍义》曰:蜣螂,大小二种:一种大者为胡蜣螂,身黑光,腹翼下有小黄,子附母而飞行,昼不出,夜方飞出,至人家庭户中,见灯光则来。一种小者,身黑暗,昼方飞出,夜不出。今当用胡蜣螂,其小者研三十枚,以水灌牛马,治胀结,绝佳。狐遇而必尽食之。

《外台秘要方》:若脚气,非冷非热,老人、弱人胀满者。槟榔仁为末,以槟榔壳汁或茶饮、或豉汁中调服方寸匕,甚利。

《唐本》注云:栗作粉,胜於菱芡。嚼生者涂疮上,疗筋骨断碎,疼痛肿瘀血,有效。其皮名扶,捣为散,蜜和涂肉,令急缩。毛壳,疗火丹,疗毒肿。实饲孩儿,令齿不生。树白皮水煮汁,主溪毒。断音段。

五灵脂

《经验方》:治金疮。白槟榔、黄连少许为末,傅之即瘥。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树高二三丈,叶似栎,花青黄色,似胡桃花。实大者如拳,小如桃李。又有板栗、佳栗,二树皆大。又有茅栗,似栗而细,其树虽小,然叶与诸栗不殊,惟春生、夏花、秋实、冬枯。今所在皆有之。

味甘,温,无毒。主疗心腹冷气,小儿五疳,辟疫,治肠风,通利气脉,女子月闭。出北地,此是寒号虫粪也。

《梅师方》:治酸心。槟榔四两,橘皮二两,细捣为散。空心生蜜汤下方寸匕。

孟诜云:栗子,生食治腰脚。蒸炒食之,令气拥,患风水气,不宜食。又,树皮,主瘅疮毒。谨按:宜日中曝乾,食即下气补益。不尔犹有木气,不补益。就中吴药大,无味,不如北栗也。其上薄皮,研,和蜜涂面,展皱。又,壳,煮汁饮之,止反胃,消渴。今所食生栗可於热灰火中煨令汗出,食之良。不得通热?热则拥气。生即发气。故又#20煨杀其木气耳。

《图经》曰:五灵脂,出北地,今惟河东州郡有之。云是寒号虫粪,色黑如铁,采无时。然多夹沙石,绝难修治。若用之,先以酒研飞炼,令去沙石,乃佳。治伤冷积聚及小儿、女子方中多用之。今医治产妇血晕昏迷,上冲闷绝,不知人事者。五灵脂二两,一半炒熟,一半生用,捣为细末,每服一钱,温熟水调下。如口噤者,以物斡#14开口灌之,入喉即愈,谓之独胜散。又治血崩不止。五灵脂十两,捣为细末,以水五大盏,煎至三盏,去滓澄清,再煎为膏,入神曲末二两,合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温酒下,空心服便止。诸方用之及#15多。

《孙真人食忌方》:治呕吐。以白槟榔一颗,煨,橘皮十分,炙为末。水一盏,煎半盏服。

《肘后方》:丹者,恶毒之疮,五色无常。治之,煮栗皮有刺者,洗之佳。

禹锡云:今据号#16虫四足,有肉翅不能远飞,所以不入禽部。

《简要济众方》:治诸虫在脏腑久不差。槟榔#20半两,炮,捣为末。每服一钱至二钱,葱、蜜煎汤调下,空心服。又方:治脚气冲心。白槟榔一个,鸡心大者为末,童子小便、生姜汁、温酒共半盏调,作一服。

《经验后方》:治肾虚,腰脚无力。生栗袋盛,悬乾。每日平明吃十余颗,次吃猪肾粥。

《经验方》:治丈夫、妇人吐逆,连日不止,粥食汤药不能下者,可以应用此候#17效。摩丸,五灵脂不夹土石,拣精好者,不计多少,捣为细末,研狗胆汁和为丸,如鸡头大。每服一丸,煎热生姜、酒,摩令及#18细,更以少生姜、酒化以汤,汤药令极热,须是先做下粥,温热得所,左手与患人药吃,不得漱口,右手急将粥与患人吃,不令太多。

《广利方》:治脚气冲心腹,闷乱不识人。白槟榔子二分,为末。分三贴,空心暖小便五大合调服,日再服。

《衍义》曰:栗,欲乾莫如曝,欲生莫如润,沙中藏至春末夏初,尚如初收摘。小儿不可多食,生者难化,熟即滞气,隔食,生虫,往往致小儿病疳亦不知。所谓补肾气者,以其味咸,又滞其气尔。湖北路有一种栗,顶圆末尖,谓之旋栗。《图经》引《诗》言莘栗者,谓其象形也。

《经效方》:治妇人心痛,血气刺不可忍,失笑散:五灵脂净好者,蒲黄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用好醋一杓熬成膏,再入水一盏同煎至七分,热服,立效。又方:治妇人经血不止。五灵脂末,炒令过熟,出尽烟气。每服大两钱,用当归两片,酒一中盏,与药末同煎至六分,去滓热服。连三五服效。

《御药院方》:治痰涎。槟榔为末,白汤点一钱。

葡萄

《衍义》曰:五灵脂,行经血有功,不能生血。常有人病眼中翳,往来不定,如此乃是血所病也。盖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则能视,目病不治血为背理。此物入肝最速。一法,五灵脂二两,没药一两,乳香半两,川乌头一两半,炮去皮,同为末,滴水丸如弹子大,每用一丸,生姜温酒磨服,治风冷气血闭,手足身体疼痛,冷麻。又有人被毒蛇所伤,良久之间已昏困,有老僧以酒调药二钱灌之,遂苏。及以药滓涂咬处,良久,复灌二钱,其毒皆去。问之,乃五灵脂一两,雄黄半两,同为末,止此耳。后有中毒者用之,无不验。此药虽不#19甚贵,然亦多有伪者。

《衍义》曰:槟榔,二书所说甚详。今人又取尖长者入药,言其快锐速效。屡尝试之,果如其说。

味甘,平,无毒。主筋骨湿痹,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可作酒。逐水,利小便。生陇西五原、敦煌山谷。

栀子

《图经》曰:葡萄,生陇西五原,敦煌山谷,今河东及近京州郡皆有之。苗作藤蔓而极,长大,盛者,一二本绵被山谷。开花极细而黄白色。其实有紫、白二色,而形之圆锐亦二种。又有无核者。皆七月、八月熟。取其汁,可以酿酒。馑按《史记》云:大宛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十数岁不败。张骞使西域,得其种而还,种之,中国始有。盖北果之最珍者。

味甘、辛,有毒。疗诸风瘾疹及中风,半身不遂,口眼喎斜,语涩,手足抽掣。形紧小者良。出青州者良。

味苦,寒、大寒,无毒。主五内邪气,胃中热气,面赤酒疱,鼻白癞,赤癞疮疡,疗目热赤痛,胸心大小肠大热,心中烦闷,胃中热气。一名木丹,一名越桃。生南阳川谷。九月采实,暴乾。

《药性论》云:葡萄,君,味甘、酸。除肠间水气,调中,治淋,通小便。

《图经》曰:按旧#20蝎,旧不着所出州土,注云出青州者良,今京东#21西及河、陕#22州郡皆有之。采无时。用之欲紧小者。今人捕得,皆火逼乾死收之。方书谓之蛜蜥。陶隐居《集验方》云:蝎有雌雄,雄者螫人痛止在一处,雌者痛牵诸处。若是雄者,用井泥傅之,温则易。雌者当用瓦屋沟下泥傅之。治中风抽掣手足,及小儿惊搐方,多用蝎。《箧中方》治小儿风痫,取蝎五枚,以一大石榴割头,去子,作瓮子样,内蝎其中,以头盖之,纸根#23和黄泥封裹,以微火炙乾,渐加火烧令通赤,良久去火,待冷去泥,取中焦黑者细研。乳汁调半钱匕,灌之便#24定。儿#25稍大,则以防风汤调服之。

《图经》曰:栀子,生南阳川谷,今南方及西蜀州郡皆有之。木高七八尺。叶似李而厚硬,又似樗蒲子。二三月生白花,花皆六出,甚芬香,俗说即西域詹匐也。夏秋结实如诃子状,生青熟黄,中仁深红。九月采实,暴乾。南方人竞种以售利。《货殖传》云:卮茜千石,亦比千乘之家。言获利之博也。此亦有两三种,入药者山栀子,方书所谓越桃也。皮薄而圆小,刻房七棱至九棱者佳。其大而长者,乃作染色。又谓之伏尸栀子,不堪入药用。张仲景《伤寒论》及古今诸名医治发黄,皆用栀子、茵蔯、香豉、甘草等四物作汤饮。又治大病起劳复,皆用栀子、鼠矢等汤,并小利而愈。其方极多,不可悉载。

陶隐居云:魏国使人多赍来,状如五味子而甘美,可作酒,云用其藤汁殊美好。北国人多肥健耐寒,盖食斯乎?不植淮南,亦如橘之变於河北矣。人说即此间蘡薁,恐如彼之根类橘耶。

禹锡云:按《蜀本》云:蝎,紧小者名蛜蜥。段成式《酉阳杂俎》云:鼠负虫巨者,多化为蝎。蝎子多负於背,尝见一蝎负十余子,子色犹白,才如稻粒。陈州古仓有蝎,形如钱,螫人必死。江南旧无蝎,开元初尝有主簿,竹筒盛过江,至今江南往往有之,俗呼为主簿虫。蝎常为蜗所食,先以迹规之不复去。蝎前谓之螫,后谓之虿。

陶隐居云:解玉支毒。处处有。亦两三种小异,以七棱者为良。经霜乃取之,今皆入染用。

《唐本》注云;蘡薁与葡萄相似,然蘡薁是千岁蔂。葡萄作酒法,总收取子汁酿之自成酒。蘡薁、山葡萄,并堪为酒。陶云:用藤汁为酒,谬矣。蘡,於庚切。薁,於六切。

《经验方》:治小儿惊风。用蝎一个,不失头尾,薄荷四叶裹合,火上炙令薄荷焦,同碾为末,作四服,汤下。大人风涎只一服。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山栀子,杀□虫毒。去热毒风,利五淋,主中恶,通小便,解五种黄病,明目,治时疾,除热及消渴口乾,目赤肿病。

《衍义》曰:葡萄,先朝西夏持狮子来献,使人兼赍葡萄遗州郡,比中国者皆相似。最难乾,不乾不可收,仍酸澌不可食。李白所谓胡人岁献葡萄酒者是此。疮疱不出,食之尽出。多食皆昏人眼。波斯国所出,大#21者如鸡卵。

《杜壬方》:治耳聋。因肾虚所致,十年内一服愈。蝎,至小者四十九枚,生姜如蝎大四十九片,二物铜器内,炒至生#26姜乾为度,为末。并作一服,初夜温酒下,至三更尽,尽量饮酒至醉,不妨。次日即效。

雷公云:凡使,勿用颗大者,号曰伏尸栀子,无力。须要如雀脑,并须长有九路赤色者上。凡使,先去皮、须了,取仁,以甘草水浸一宿,漉出焙乾,捣筛如赤金末用。

鸡头实

《衍义》曰:蝎,大人、小儿通用,治小儿惊风,不可阙也。有用全者,有只用稍者,稍力尤功。今青州山中石下捕得,慢火逼,或烈日中煦,蝎渴热时,乃与青泥食之,既满腹,以火逼杀之,故其色多赤,欲其体重而售之故也。医家用之,皆悉去土。

《食疗》云:治下鲜血。栀子仁烧灰,水和一钱匕,服之,量其大小多少服之。

味甘,平,无毒。主湿痹,腰脊膝痛,补中除暴疾,益精气,强志,令耳目聪明。久服轻身,不饥,耐老神仙。一名雁喙实,一名芡。生雷泽池泽。八月采。芡音俭。

蝼蛄上音娄,下音姑

《千金方》:治火疮未起。栀子仁灰,麻油和封之,厚乃佳。已成疮,烧白糖灰粉之燥,即瘥。

《图经》曰:鸡头实,生雷泽,今处处有之,生水泽中。叶大如荷,皱而有刺,俗谓之鸡头盘。花下结实,其形类鸡头,故以名之。其茎□之嫩者,名蔿□,人采以为菜茹,八月采实。服饵家取其实并中子,捣烂暴乾,并捣下筛,熬金樱子煎和丸服之。云补下益人,谓之水陆丹。经传谓其子为芡。

味咸,寒,无毒。主产难,出肉中刺,溃痈肿,下哽噎,解毒,除恶疮。一名蟪蛄,一名天蝼,一名螜音斛。生东城平泽,夜出者良,夏至取,暴乾。

《肘后方》:治霍乱,心腹胀痛,烦满短气,未得吐下,若转筋。烧栀子二七枚研末,熟水调服。

陶隐居云:此即今蔿子形上花似鸡冠,故名鸡头。仙方取此并莲实合饵,能令小儿不长,正尔。食之亦当益人。蔿音苇。

《图经》曰:蝼蛄,生东城平泽,今处处有之。穴地粪壤中而生,夜则出求食,人夜行忽见出,多打杀之,言其为鬼所使也。夏至后取,暴乾,以夜出者良。其自腰以前甚涩,主止大小便,或云止小便。自腰以后甚利,主下大小便。若出拔刺,多用其脑,此一名螜。《尔雅》云:螜,天蝼。《夏小正》篇云:三月螜则鸣是也。《广雅》云:一名硕鼠,《易》晋如硕鼠。孔颖达《正义》云:有五能而不能成技之虫也。又引蔡邕《劝学篇》云:硕鼠五能不成一技术。注云:能飞不能过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度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免人。《荀子》云:梧鼠五技而穷。并为此蝼蛄也。今方家治石淋导水,用蝼蛄一#27枚,盐二两,同於新瓦上铺盖焙乾,研末。温酒调一钱匕,服之即愈。

《梅师方》:治热毒下血,或因食物发动。以三十枚擘,水三升,煎取一升,去滓服。又方:治热病新瘥,早起及多食复发。以十枚,水三升,煎取一升,去滓。温服。卧令微汗,若食不消,加大黄三两。又方:治伤寒瘥后交接发动,因欲死,眼不开,不能语。栀子三十枚,水三升,煎取一升,服。

《唐本》注云:此实去皮作粉,与菱粉相似,益人胜菱。菱音陵。

陶隐居云:以自出者,其自腰以前甚涩,主止大小便。从腰以后甚利,主下大小便。若出拔刺,多用其脑。此物颇叶神鬼,昔人狱中得其蟪力者。今人夜忽见出,多打杀之,言为鬼所使也。

《胜金方》:治妇人临产痢。不限多少烧灰,细末。空心熟水调一匙头,甚者不过五服。

《日华子》云:鸡头,开胃助气。根可作蔬菜食。

禹锡云:按《蜀本》注云:《尔雅》曰:螜,天蝼是也。《图经》云:夏至取,今所在有。

《孙尚方#21》:治伤寒下痢后更烦,按之心下软者,虚烦也。栀子十四枚,擘破,豉四合,二味以水四升,煎栀子取二升半,内豉更煎取一升,去滓,分再服,得吐余勿服,呕有痈脓者不可服,呕脓尽乃愈。

《淮南子》云:鸡头已瘘颈疾,幽人谓之雁头。

《日华子》云:冷,有毒。治恶疮水肿,头面肿,入药炒用之。

《衍义》曰:栀子,仲景治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覆颠倒#22,心中懊憹,栀子豉汤治之。虚,故不用大黄,有寒毒故也。栀子虽寒无毒,治胃中热气,既亡血、亡津液,腑脏无润养,内生虚热,非此物不可去,张仲景《伤寒论》已着。又治心经留热,小便赤涩,去皮山栀子火炮、大黄、连翘、甘草炙,等分末之,水煎三二钱匕,服之无不效。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此生水中,叶大如荷,皱而有刺,花、子若拳大,形似鸡头,实若石榴,皮青黑,肉白,如菱米也。

雷公云:味咸,无毒。

紫矿骐驎竭

孟诜云:鸡头作粉食之,甚妙。是长生之药,与小儿食,不能长大,故驻年耳。生食动风冷气,蒸之,於烈日晒之,其皮即开。亦可舂作粉。

《圣惠方》:十种水病,肿满喘促不得卧。蝼蛄五枚,乾为末。食前汤调半钱匕至一钱,小便通,效。

味甘、咸,平,有小毒。主五脏邪气,带下,止痛,破积血,金疮生肉,与骐驎竭二物大同小异。

陈士良云:此种虽生於水,而有软根名□菜。主小腹结气痛,宜食。

《外台秘要方》:治鲠。蝼蛄脑一物吞,亦治刺不出,傅之,刺即出。

禹锡云:按《日华子》云:紫矿,无毒。治驴马蹄漏,可熔补。又云:骐驎竭,暖,无毒。得密陀僧良。治一切恶疮疥癣,久不合者傅此药,性急亦不可多使,却引脓。

《经验后方》:治益精气,强志意,聪利耳目。以鸡头实三合,煮令熟,去壳,研如膏,入粳米一合煮粥,空心食之。

孙真人:治箭镞在咽喉,胸膈及针刺不出。以蝼蛄捣取汁滴上,三五度箭头自出。

《图经》曰:骐驎竭,旧不载所生州土,今出南蕃诸国及广州。木高数丈,婆娑可爱。叶似樱桃而有三角。其脂泪从木中流出,滴下如胶饴状,久而坚凝乃成竭,赤作血色,故谓之血竭。采无时。其味咸而气腥者,是海母血,不可用。真竭微咸而甘,作栀子气味。旧说与紫矿大都相似,而别是一物,功力亦殊。今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紫矿出真腊国,国人呼为勒佉。亦出波斯国。木高丈许,枝干繁郁,叶似橘柚,冬不凋落。三月花开,不结子。每有雾露微雨沾濡其枝条,则为紫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