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原籍安徽凤阳,生于北京,湖南、江西农村长大。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
经济学讲席教授,
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管理学学士,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2011年5月初,李稻葵发表文章指责个税体制设计极其简陋,甚至弱智,他建议实施平税制。此观点甫一发布,立即引发强烈反响。

摘要:李稻葵认为,个税设计上简陋,累进率高达北欧水平,没有社会基础,部分人理直气壮漏税,事实上演变为工资税。(腾讯财经配图)
个税修正案草案正在征集公众意见,却遭到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炮轰”。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永刚  王红茹

长期关注经济改革与发展的研究,致力于从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中提炼相关的现代经济学理论。研究兴趣集中于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经济发展模式及制度变迁的跨国比较以及大国发展战略。学科为:转轨经济学、公司金融、国际经济学。

李稻葵认为,个税设计上简陋,累进率高达北欧水平,没有社会基础,部分人理直气壮漏税,事实上演变为工资税。(腾讯财经配图)

  作为学者,他用清晰说模糊,把真实信息普及给百姓;作为央行货币委员会的委员,他用学识谏国策,把问题与解决直言给政府;作为经济学家,他用英语说中文,把被误读的中国正解给世界。

中国经济讲授课程:转轨经济学、公司金融、国际经济学、中国经济。

个税修正案草案正在征集公众意见,却遭到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炮轰”。

  有人说,他是“哈佛炼就的中国经济学家”,而他自己却说,回祖国、回清华才是他人生最好的选择,是祖国、是清华这个舞台让他有更多的机会与同行交流,让他有机会与国家决策层畅通地沟通,为国家、为企业的决策提出一些意见。

李稻葵经典语录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李稻葵在刚出版的5月号《新财富》杂志上发布署名文章《个税必须全面系统改革》。在该文中,李稻葵指出,“个税体制设计极其简陋,甚至‘弱智’。”为此付出巨大的政治成本和社会代价,“很不值得”。这一“弱智”观点甫一发布,立即引发强烈反响。

  他就是李稻葵,清华毕业生,现任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1、一个经济学者在公众空间,要以一种理性的形象出现,要用理性的话语讨论问题,这是一个严肃经济学者的风范。

在署名文章中,李稻葵认为,在当前的税制下,投资回报的征收税率却比许多人工资的平均税率还要低
(比如房租所得的税率为5%)。其中,更大的问题在于,资本增值所得却不用征税。

  清华“试验品”

2、最有可能的,在一年或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出现房地产价格增速下降到和CPI基本同步的水平,这就基本达到了房地产调控的目标。
2010年11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0-2011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20日表示,明年上半年房地产价格出现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房地产市场涉及深刻的体制问题,不是简单一两个政策出台就能够调整下去的。

不过,在记者的采访中,也有专家认为,不能因个税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较小,而低估改革的长期影响,如果采取一刀切的做法,不利于社会公平。

  1980年,16岁的李稻葵考入清华园,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第一届本科生。

3、2011年5月,李稻葵在刚出版的《新财富》杂志上发布署名文章《个税必须全面系统改革》。在该文中,李稻葵指出,个税体制设计极其简陋,甚至弱智。为此付出巨大的政治成本和社会代价,很不值得。李稻葵认为,在当前的税制下,投资回报的征收税率却比许多人工资的平均税率还要低
。其中,更大的问题在于,资本增值所得却不用征税。

建议实施平税制

  当年,刚刚复建的清华大学经济系为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招收了第一届管理信息系统专业的本科生,因为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一切都是学生和老师共同摸索,李稻葵自称“试验品”。

4月25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个税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据了解,这一征集意见截止日为5月25日。

  大学五年,在李稻葵看来那是他人生记忆中最美好、精力最旺盛的时期。他每天早早起床背英文,上一天的专业课,晚上再去听英语广播,虽然日子过得很忙碌,但他觉得很充实、很快乐。好像机遇就是提供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李稻葵指出,在当前国内收入差距主要来自于财产性收入所得的背景下,这种税制毫无疑问打击了劳动所得,使得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的增长速度与GDP相比差距更大。因此,这样一个设计非常不合理,甚至可以称之为“弱智”的个人所得税制,事实上已经沦为工资税,当然会受到社会各界的诟病。

  就在他大学毕业前夕,也是“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实施的第一年,李稻葵参加了这个留学计划考试,并以第二名的成绩被推荐申请到哈佛留学。

针对目前个税改革中的弊病,李稻葵认为,当前的个人所得税税制必须全面、彻底、系统地改革,不能只是局部的修修补补。他提出,个税改革中必须要有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就是建议中国实施平税制度。

  不承想,因为这一项目进行得较晚,李稻葵错过了入学申请截止期。但哈佛大学帕金斯教授刚好来北京讲学,他建议李稻葵先去做访问学者,第二年再正式入学读书。

他提出了自己的几个观点。首先,当前中国的社会基础不支持西方式的高税额、高累进的个人所得税制,倒不如大幅度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同时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累进幅度,用一个比较平、比较低的(如上限为20%以下)的税率对百姓征税。其目的是为了引进平税制度,让全社会能够自觉地纳税,而不在乎能够征多少税。

  于是,1985年9月,刚满21岁的李稻葵走进了哈佛,成为那里年纪最小的访问学者。第二年他正式入学,在哈佛大学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主修经济理论、公司金融和比较经济学,并于1992年成为哲学(经济学)博士。

第二,在技术层面,需要统一考虑居民所有的收入,包括工资所得、资本分红(如租金、资本增值所得,如果是负增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税)以及其他所有收入,都要合并纳税。同时要考虑百姓的家庭负担,所有的身份证号,或者被认定为某一位纳税人的赡养人口进行抵税,或者成为被征收对象。

  三次选择

第三,税率要尽量地简单,减少各种非赡养人口之外的抵扣。美国等经济发达国家的一个基本教训就是,个人所得税不能成为政府执行各种具体政策的替代品,不能因为短期内政府需要鼓励或者惩罚某种经济活动,而对个人所得税进行修修补补。这势必会带来纳税成本的大幅提升。

  李稻葵曾戏称,到目前为止,在人生道路上他做过三次“非理性”的选择。他所谓的“非理性”选择是特指“执著于自己的兴趣所在,违背了经济学收入极大化原则”的选择。

他举例指出,个人所得税改革成功的例子也不乏其数,俄罗斯、新加坡、中国香港地区、爱尔兰都施行了非常简单的平税制度,它们的最高税率在15%左右甚至更低。这不仅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纳税人积极纳税,也使得政府的监管成本简化,在很多地方,最终也转化为政府的税收收入提高。

  第一次是他将要从哈佛毕业时,同时收到了纽约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和密歇根大学经济系聘请他为助理教授的邀请,当时金融系比经济系的工资整整高出一倍,但他依然选择了他所喜欢的经济学研究工作。

因此,李稻葵疾呼,个人所得税的改革,局部的修修补补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激化矛盾,浪费宝贵的公共政策讨论资源,使得一些更为重大的问题
(如土地财政、资源税费)不能及时合理解决。

  第二次是选择了离开美国,当时美国南加州大学邀请他加盟,并许以终身教职,但他那时已明白在美国研究中国经济,永远都是边缘学科,他已看好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学术环境和生活环境,最重要的是在香港研究中国经济已成为主流,于是,他选择了到香港科技大学任教,一教就是五年。这五年他学术收获颇丰,生活得也非常愉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