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成绩未能完全满意,还是因为恨基问题。将来多多修养,把技术克服,再把精神训练得容易集中,一
定可大为改善。钱伯伯前几天来信,因我向他提过,故说“届时当作牛听贤郎妙奏”,其实那时你已弹过了,可见他根本没知道。旦钱伯母最近病了一星期,恐校内消息更隔膜。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借钱是在2002年,那时我读初中。

  麦子和女儿步出商场门口。
  两岁半的女儿指着前面,招呼她道:“妈妈快看,乞丐!”
  麦子看了看,弯下腰,对她轻声道:“宝贝儿,不可以这样讲话,要有礼貌”
  女儿点点头,重复道:“要有礼貌!”
  “对了,这样就乖”。麦子从购物袋里取出一袋苹果,袋上标着:四元钱五个。麦子取出其中的一个,鼓励女儿,说:“你看这个伯伯多可怜啊,咱们送个苹果给他解解渴。”
  “好”女儿拿起苹果,迈着小碎步去了。一会儿,带着满意的笑容回来了,扬起脸说:“那个伯伯夸我了,说我是好孩子”
  “可不是吗?宝贝儿,咱们妞妞可是个最好的孩子呢…”
  
  过了两天,同一条街。
  女儿指着前面,说:“妈妈,伯伯…”
  麦子往前看了看,弯下腰,对女儿说:“妞妞认错了,那不是伯伯。”
  “是伯伯。妈妈,苹果…”
  麦子刚好提了袋苹果,袋子上写着:十二元三个。
  麦子皱皱眉,对女儿说:“伯伯今天不口渴,不吃苹果”
  女儿扬起小小的脸,充满期盼的看着麦子,说:“妈妈,钱…妞妞是好人…”
  麦子无语,从口袋摸出一元钱,递给女儿。
  女儿高兴的去了,一会儿,带着满足的笑回来了,对麦子说:“妈妈,伯伯又夸我了…”
  
  过了三天,同一条街。
  女儿指着前面,又对麦子说:“妈妈,伯伯…”
  麦子看也不看,弯下腰,对女儿说:“妞妞不可以多嘴的”
  “妞妞不多嘴,妞妞要苹果”
  麦子的袋子里有两个苹果,袋子上写着:十五元两个。
  麦子说:“妞妞不可以要苹果,苹果是留给外婆的”
  “妈妈,钱……”
  “妞妞不可以要钱的,钱是要留给奶奶的”
  麦子想走,妞妞拉住她的衣服,“妈妈,伯伯在看我,伯伯可怜……”
  麦子有些火了,麦子对女儿说:“伯伯不可怜,伯伯可以自己挣钱,自己挣苹果…”
  说完,麦子拖着女儿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仍照样忙,正课未开场,旧译方在校对;而且打杂的事也多得很。林伯伯③论歌唱的书稿,上半年一定要替他收场,现在每周要为他花四、五小时。柯灵先生写了一个电影剧本又要我提意见。

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借钱了,只记得跟一个平时相处得比较好的女同学借了两块钱,没错,就是两块钱。

我自诩记忆力不错,但是偏偏把这两块钱给忘记了,直到这位女同学开口跟我说,我还欠她两块钱。她还跟我解释说她是真的很需要才开口的,要不然两块钱就算了。

我当时相当不好意思,我想我的脸是红的。因为我是真的忘记了,也连忙告诉她,是我忘记了,对不起,还好你提醒我。然后我们还是好朋友,相处也没有任何尴尬。

从那次以后,再遇到借钱已经是在读大学了,虽然借的金额很小,但是我都会记在本子上,而且尽快归还。

最近父亲跟我提起A伯伯跟他借钱的事情,A伯伯是父亲的叔伯堂哥,从小和父亲关系很好。

A伯伯告诉我父亲,之前帮人卖长途汽车票的生意已经做不了了,没客源。他需要借点钱在老家开个店,并且承诺半年后还。

其实自从母亲重病之后,父亲就没有再做生意了,家底也空空的。可以说,父亲没有什么积蓄,但是看在两人比较铁的份上,还是掏出了仅有的一万块借给A伯伯。

拿到钱之后,A伯伯在电话里说会补利息给我父亲,还说过年的时候要拿礼物送给我父亲等等。

半年后,父亲打电话给A伯伯,A伯伯说那一万块要晚半年再还,家里那个店没什么生意,资金周转不过来。

只是再过半年后,已经没有任何电话联系了。

父亲回老家过年,到A伯伯的店里去坐,算是亲戚往来,只是父亲说,两个人坐着明显无话可说,有的只是一句“喝茶”。

再接下来的半年,A伯伯也没有再提那一万块钱的事情了。以往每年A伯伯都会去我们家做客,但是自从借钱之后,就一次也没来过。

后来父亲试探性地在电话里问A伯伯那笔钱可以还没。父亲说,他借钱给A伯伯,但是他却感到底气不足,毕竟曾经两人的关系那么好,感觉实在太糟糕。

这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文章,借钱的人比借钱给他的人更“理直气壮”。所以向人借钱才显得越来越难,毕竟人家得考虑你的还款能力,以及值不值得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