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只是当时的情绪    {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南宫千雅坐在梳妆台上,淡淡的看着一个由红色的檀香木做成的精致的小盒子。千雅慢慢伸出手想要碰触那盒子,刚碰到就像触了电似的的迅速收回。红彤彤的檀香木好像能滴出血来,娇艳欲滴的,好像是用人的鲜血供养出来的那般耀眼。    南宫千雅慢慢地闭上眼睛,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她拿起那檀香木做的盒子,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已经两年了,檀木的香气依然还在。这香气,让她回想起曾经和他一起度过的甜蜜时光。他自从认识了她,他开始学习做饭,总是给她做最爱吃的糖醋鱼。    可是,现在环顾四周,除了空气与自己陪伴,除了与自己相依为命,她想不出还会有谁。    千雅是个骨子里就透漏着冷清的人,也这是这一点,让他爱上了她,大学四年,他几乎都没见她笑过,他发誓,他一定要好好对她,此生不再让她受任何的苦,要好好保护她。    千雅也不知怎么了,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她也不记得了,她将世界看得那么透彻,早就应该对爱情失望了。    也许,对千雅而言,这段爱情就像是在自己孤寂无聊时培养的温室花朵,一切因都是源于内心的渴望和向往,可是,由她自己培养出的爱情,却没预算到结局。    她打开盒子,熟悉的心形手链展在眼前,她拿起手链轻轻地抚摸着心形上面的纹理,上面刻着熟悉的名字——韩黎川。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蓝色宝石,他知道,她是喜欢蓝色的,所以,特意定制了蓝色的宝石,这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天蓝色的爱,纯白无暇。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天气冷得让人直打哆嗦,千雅刚下班出来。身后传来一阵局促的雪被压得嘎吱嘎吱的声响,在千雅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时,忽然就被人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    千雅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韩黎川,他又在这里等她下班,今天已经是第一百零八天了,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会准时出现,然后,把她护送回家。    对于他来说,千雅就像是一株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所以,他要好好保护她。    所以,这一晚,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夜晚。他从盒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手链。用着恳求的目光看着千雅,声音激动地甚至有些发抖:“千雅,做我女朋友好吗?”    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满满深情的目光。    终于,她在他期盼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千雅收回了思绪,往日的幸福终将一去不复返,如果时间不能倒流,那就让这一切,随风而逝吧。    她将手链从三十层的窗外扔了出去,像一阵急促的风一样,决绝的,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好像三年的感情不是她的一样。    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手链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也许将会被碾压的粉碎,也许,会被某个人捡起,这以后的事情,这不得而知了。    已经快到预约时间了,她收拾准备好,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穿行。    她故意迟到了半个小时,可终于还是到了咖啡厅,她有些无奈的走进去。迎面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早就知道是她是南宫千雅一样。    他打量着千雅,一身白净的套裙,骨子里浑然天成的气息,不需要任何粉饰和多余的装扮,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像清水出芙蓉般给人一种清爽,高贵。    他绅士的给她到了咖啡,率先说了句:“你好,南宫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她不想说多余的话,对于这场滑稽的相亲,她的内心是极其反感。每当看着别人被父母催促着去相亲,自己心灾乐祸,可是,没想到,转眼就轮到了自己。    碍于礼貌,千雅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位绅士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南宫小姐,真是厉害,不光人长得漂亮,学历高,还是个作家,你知道吗?你的每一本书我都看过,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啊。”    那位绅士见千雅不说话,识相的闭了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他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说了这么多,是会招人家的反感的。    千雅故意有意无意的看看表。    那位绅士也知道无趣,知道人家可能没能看上自己,喝了杯中最后一点咖啡,有些讨好地说道:“那这样吧,南宫小姐,我看你还有事,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他本以为她会客气的说几句,或是留个电话号什么的。    只见她保持着来的姿势微笑着点了点头,优雅的离开了。    她知道,不会再有人走进自己的心了,冰封的心,不会再对任何人敞开。    当时只是自己的幼稚,自己错当了爱情,是自己没有预料到的结局,这能怪谁呢?    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    (6)我心安放    {滚滚红尘里,我心安放处便是最美的桃花源。微笑向暖,岁月就能静静得盛放成一朵莲花。}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好像你我才初次相逢。    在诺大的飞机场,千雅和佟佟紧紧相拥。他们已经七八年都没有见过面了,佟佟她从国外飞回来,只是为了要见这位日思夜想的的闺蜜。    说起来,佟佟和千雅是从十岁就认识了。    千雅觉得自己家里发生的事让她抬不起头来,自从发生这些事后,她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她变得孤僻,冷漠,不爱与人交流,不是在看书就是一个人整天皱着眉头发呆,像是有什么千年解不开的心事。    这一切都让同桌的佟佟看在眼里。佟佟安慰她,无数个日夜陪着她一起痛哭,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们的友情开始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    他们之间的友情,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他们从不会为了维系友情而主动去联系,可是,她们的友情就是那样牢牢地落地生根发芽。待在那里对你不离不弃。    可是,每当他们通电话的时候,不打到两个小时那是绝不会罢休的。    佟佟说:“我们之间呀,每次打电话,从来都不说正事,都是一边在做自己的事情一边打电话,可是,谁都不忍心挂下电话。”    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友情吧,没有刻意的维持,只有彼此真心的在乎和关心,哪怕只是为了听一听对方的声音也好。这就很满足了。    淡淡的友情,就像梅花一样,清香持久,永不凋落。    千雅觉得,佟佟才是真正了解她的人,但是,他们是不同类的人,也许,正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差异,才能够真正的从心里去了解对方,从而更加珍惜彼此。    算来,他们已经认识十七年了。    今晚在月光下,两个人席地而坐,红酒,香槟,巧克力,各种水果,摆了满满一地。    两个人一起诉说着童年的故事,一起欢声笑语,酣畅淋漓。    “闭上眼睛,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看。”佟佟用手捂住千雅的眼睛。    “什么呀,我猜猜,怎么,要向我求婚啊,喜欢我不早点说。”千雅扒开佟佟的手指,熟悉的字映在面前。    滚滚红尘里,我心安放处便是最美的桃花源。微笑向暖,岁月就能静静得盛放成一朵莲花。    这段话,是在佟佟搬家时,千雅写给她的,十多年了,她还珍藏着,纸张已经泛黄了,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破损。    “这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啊,我会一直留着它。”佟佟抑扬顿挫的说着,调皮的冲着千雅眨眨眼睛。    千雅突然紧紧抱住佟佟,声音有些颤抖。吓得佟佟有些不知所措。    “好吧,我的幸福就托付给你了,好好对我哦。”千雅在佟佟的怀里撒娇的说,除了母亲,佟佟是唯一让千雅撒娇的人。    千雅清楚地记得,每次和佟佟在一起或是打电话,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在说着高兴的事,似乎从来都没有提过伤心难过的事,不是没有,他们都明白,只是不想让对方担心罢了。    在千雅心中,她和佟佟之间早就像亲姐妹一样,他们之间是亲情,甚至更为纯粹。    他们聊了整整一夜,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也是啊,十多年来的的事,又怎么能是一朝一夕就讲述完的呢。    可是,她们有着相同的默契,那便是,从来都是只讲开心的事情。    佟佟告诉千雅她有了男朋友。    千雅真的很开心,可是却也很担心,可是她不知道要不要将这担心说出来,她害怕爱得太深会受伤。    千雅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佟佟,你一定要幸福,替我去幸福。”    冬雨,托着雪花    不紧不慢,洋洋洒洒    把冷静的温柔,耐心的下降    浮躁的尘埃,送归大地    嘈嘈切切,耳语沙沙    是天地之间,说不完的情话

  (9)地老天荒的诺言    {曾经许诺了地老天荒的人,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曾经说好了永不相见的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    这一天,南宫千雅没有出门,一个人窝在家里看了一天的电视剧偶像剧、言情剧、抗日剧,这一天下来,看得她有些头晕目眩,看来看电视倒真是个苦差事,感觉比写一天的稿子还累。无论如何,自己是做不成一个追剧的人了。    她在书房里慢慢徘徊。然后闭上眼睛走到书架前正对着哪本书就读哪本书,这是对于有选择纠结症的她来说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睁开眼睛,看到一本杂志,名为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看这名字,应该就是写爱情的吧,随手一翻,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张维桢和罗家伦的爱情故事。    一九一九年,在全国学生的爱国热情中,罗家伦作为北平学生得代表,前往上海开展学生团体串联。在这里,在充满异域情调的美丽黄浦江畔,他邂逅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张维桢。    张维桢被台上激昂演讲的的罗家伦深深吸引,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让她如醉如痴。    就这样,他们美丽的爱情从一张纸条开始。可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靠着一封封漂洋过海的锦书,七年之间,他们仅此就见过两面。    千雅闭上眼睛,都说,时间是爱情的毒药,空间是爱情的杀手,但是罗家伦和张维桢的传奇之恋却用行动证明了,有一种爱,一旦开始了,便注定是一辈子。    也许,这就是传奇吧,但是,这种传奇是绝不会发生在南宫千雅的身上的。    她回想起两年前的那天,那一天,是她生命中永远都忘却不了的日子。    三年的努力,她终于拿到了硕士证,并且成功被医院录用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她打电话给韩黎川,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然而这通电话,是千雅答应做韩黎川女朋友以来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没想到,却也竟成了最后一次。    电话打出去,没有人接,因为韩黎川一直是一个很心细的人,他不会不带手机在身边,更不会不接她的电话,这么一想,千雅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    千雅打着车来到韩黎川住的地方。到了五楼,韩黎川的房门是锁着的。千雅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    千雅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迫使她强烈的想要进去。她从包里拿出韩黎川给她的房门钥匙,这是韩黎川为了表达对千雅的爱,对千雅忠贞不二的心,他把自己房门的钥匙给了千雅一把。    拿着钥匙的千雅手里有些发抖,她该进去吗?在门外徘徊了一会,终于,门锁被打开了。    千雅慢慢的走进去,一个卧室的门是半掩着的,她听到里面有一些琐琐碎碎的声音,她以为是屋子里闹耗子,拿起立在门边的拖布冲进了卧室。    可没想到,刚推开卧室的门,她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给震住了,她手里握着拖布的手不知该怎么放才好,时间停滞了几秒。那两个人似乎也没料到这时会有人进来,惊讶加慌张的穿上衣服。    千雅忙转过脸去,脸羞得通红通红的,仿佛被捉到的人是她一样。她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扔下了那把韩黎川给她的钥匙,飞快地逃了出去。    她知道,再待下去,她会疯掉的。    她不介意,她真的不介意,她从没想过世界上会真的有男子能全心全意只爱一个女子,她从来没指望过,更没奢求过。    伤心到了极度,她反到笑了。她不是没想过会被男朋友背叛,她深知没有一个男人是能靠的住的。千雅并没有在这场爱情里付出全部,她从来都是,对于男人,她从来都是有所保留,早已看透了世俗的她,受自己家庭影响那么严重的她,怎么会轻易交付真心呢。她绝不会,可是,这是她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的恋爱,她没料到,背叛她的,不是只有她的男朋友,还有她的好姐妹。    尹天一,她和千雅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千雅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她,千雅不是没有留意到她刻意对韩黎川的接近,可是,她以为,他们是好朋友,所以,她连想都没想。    一天之中,两个人的背叛,一个是说爱自己一生一世要守护自己一辈子的男朋友,一个是惺惺相惜学习上生活中互相帮助的好姐妹。    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很计较的得到爱的是不是十足十的赤足金诚。    千雅无助的望向夜空,她不知该怎么办,但她知道了一点,更加确定了一点,就是,除了自己,谁也不要再爱了,谁也不要再相信了。    曾经许诺了地老天荒的人,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曾经说好了永不相见的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缘分这条河流,从流飘荡,从来就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了的。    (10)梦一场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也要自己安静地走完。}    南宫千雅每次下班的时候,都发现有人在她身后鬼鬼祟祟的尾随她,但是,却没对她做什么。这一点令她很奇怪。可是,直觉告诉她,这帮人一定是在做什么和千雅有关的事,所以,以后出门的时候,她都会带上电棍,以备不时之需。    从信箱里拿到匿名的邮件。千雅看着这封邮件,满意地笑了,要知道,这封邮件,她等的太久了。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邮件。南宫千雅调查的这个人叫南宫少谦,没想到,爸爸把这个人藏得这么好,十七年了,她们母女二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不是,千雅秘密派私人侦探花高价钱去调查,还不知道爸爸要骗他们骗到什么时候。    千雅仔仔细细地看着调查,南宫少谦,曾英国留学,现在是英美合资的股东,B公司的总裁,年龄27岁,千雅仔细地看着这个数字,二十七岁,按理来说,应该比千雅小才对,怎么能和千雅同岁呢。    难道是在爸爸和妈妈结婚时,爸爸就已经在外面又有另一个家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的,在十年后,毅然决然的离开她们母女。    “南宫仕辉,我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的爱,为什么你把你的爱全部给了他。”千雅狠狠地用手紧紧的捏着南宫少谦的照片,大滴大滴的眼泪留了下来,都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南宫少谦。    这些恨意满满的堆积在她心里,她原以为她可以不在乎,她可以放下,可是,她那么爱自己的母亲,想到母亲为她吃过的苦,她又怎么能放下。    在手术台上,南宫千雅正紧张而又焦急的忙着为病人做手术,可是,在手术中由于她的分心,拿着手术刀的手一抖,就那么一点点的失误,导致了整个手术的失败。    这场手术,是南宫千雅作为医生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手术。她无法原谅自己,作为一名医生,任何一名医生多多少少都会失过手。可是,因为她是南宫千雅,她知道,自己犯了医生最大的忌讳,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病人才是最主要的,怎么能在做手术的时候分心呢。    第二天,她主动提出辞职,离开了医院。    她看着拿着手术刀的手,她知道,这辈子,她再也拿不起手术刀了,这刀的分量太重,太沉,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所以,她只好放弃。    正因为她太害怕失误,她对每一个生命都那么尊重,她不允许自己犯错,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会原谅自己。    南宫千雅离开了医院,整日关在家里写稿。她想忽然到三毛,一生传奇的女子,这个令她羡慕的人。    也许在异国他乡旧病乡愁一并袭来的时候,可是一份天长地久的承诺是永恒的,无价的,它是这样令三毛深深地感动着,感激着。    她也想要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三毛曾说过,她被感情逼出了国。而于南宫千雅而言,在她的世界里,本就不需要感情,她需要的,仅仅是心情而已,因她早已没有了心。    坐在列车上,一位十多岁左右的小男孩,拿着破了一角的碗,向千雅走过来,千雅拿出钱放在碗里,小男孩感激的直说谢谢。看着小男孩远去的弱小的背影,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医生了,再也不能去救人了,可是,这何尝不也是在帮助别人呢。    千雅觉得,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无论她多么的平凡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总有一个角落会将她搁置,总会有人需要她的存在。    千雅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来给男子送行,车开走了,那位女子挥洒着眼泪还站在原地看着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肯离开。    这让千雅想起了一首诗《生查子》: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千雅摇了摇头,多情自古伤离别,女人总是情深如海,韧如蒲草,痴情的绝美。可,男人呢?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角落,每天都会有很多心灵流离失所的人们,生活不会主动献上慰藉,人们只好自己寻求心安,有时,独立的世界相互交融,碰撞出或好或坏的情节,那是生活的一片碎片,既偶然,也寻常。    然而,在千雅眼中,终究是梦一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