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方app,  (7)终是做不到    {最终一切的繁华热闹成为过去,没有她的份,无论她曾经怎样的追赶。}    南宫千雅放下书,凝望窗外的天空,曾几何时,就像这样趴在窗台上,看着皎洁的天空,细数着天空最大最亮的星星。    最近,千雅又读了张爱玲的文字,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对张爱玲这么着迷。    她是喜欢张爱玲的,喜欢一个人,无需原由,不问因果。喜欢她年少时的孤芳自赏,喜欢她遭遇爱情后的痴心不悔,亦喜欢她人生迟暮的离群索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在风起云涌的上海滩,不费吹灰之力,便舞尽了明月的光芒。浮沉几度,回首曾经沧海,然后华丽转身,远去天涯。清绝如她,冷傲如她,从不轻易爱上一个人,亦不轻易辜负一个人。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不让千雅喜欢呢。    在会诊室外,病人们排起了长长的队,他们都是来找南宫千雅看病的。    千雅精通西医和中医以及心理学。此时正忙得不可开交。    这时进来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女子面容姣好,就是脸色苍白,看上去格外的瘦弱。    千雅示意她坐下。见她微低着头,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别紧张,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既然你来找我,就说明你信任我,相信我,我会帮你的。”千雅说道。    她见千雅人很随和,便放下了心来,说出了自己的难言之隐,原来是她今年才刚过二十岁,和男朋友在一起没几个月,却有了身孕,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她想打掉孩子,想请千雅帮帮忙。    千雅听到这个有些让她意外震惊的消息,她擅长帮人治病,帮人解开心结,可是,堕胎这件事,她做不了主,她这么一个热爱生命的人,怎么可能帮别人做这样的事。    千雅有些为难的说:“你年龄还这么小,堕胎对身体伤害很大,有可能导致你不会再怀孕,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病人很激动:“他不要我了,听说我怀孕了,就扔下我了,我能怎么办,这个孩子,我一定不能留,我瞒着家里人来到医院,我不能让父母为我蒙羞,这要是传出去了,我还怎么活。”说着,便要给千雅跪下来,请求她一定要帮这个忙。    千雅有些无奈,虽然自己一项秉持着救人生命的原则,可是,她必须知道,作为一个女孩,她能够了解她的苦衷,如果自己不帮她,她将面临更加艰难的境地,此时,答应她才是真正的帮她。她知道,自己是下不了这个手的,因为那是生命,如果让生命断送在自己的手上,亲手毁了他,她一定会恨自己的。    她拿出一张纸,写了电话号,递给她:“别担心,你要是真的想好了,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帮你处理的。”    她高兴地擦擦眼角的泪,颤抖着声音说道:“南医生,是你吗?是你来帮我吗?”    千雅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是我,作为医生,我下不了这个手。”    她小心翼翼的把纸条揣进大衣兜里,向千雅道了声谢,离开了会诊室。    下一位病人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人,身体瘦弱,可瘦削身子骨反到给人一种格外硬朗的精神,老人患上了支气管炎,在这个烟雾浓重的工业化时代,人们的肺早就被熏得面目全非了。    老人说他格外注重身体锻炼和养生,每天早晨都出去跑步锻炼,只是最近,发觉身体有些不舒服。    千雅给老人开了药,关切地说:“现在天冷了,出门都要做好防寒准备,要是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就来医院检查一下,没事也放心。”    老人点了点头:“就我和我老伴两人,以后感觉不舒服啊,得赶紧看看。”    千雅很奇怪,没有多想,便问了句“叔叔,那您的孩子呢?”    老人接过药,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你和我的女儿很像,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她也像你这么大。”    千雅没想到,这世间,竟有这么多不幸的家庭。    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触到了老人的伤心之处。    “叔叔,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千雅心里也有些难过。    老人摆摆手,爽朗地说着,:“没事没事,这不怪你。”    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千雅忽然想起了爸爸,不知道,爸爸身体好不好,她在想,此时,爸爸会不会也在想念她呢。    心里的柔软被轻触了一下,可是,她知道,这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胡思乱想罢了,终究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想法。    如果,爸爸会想念她,爱她,就不会在她十岁的时候离他们母女而去,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时候可有曾想过她们母女二人正过着清贫的日子,他们这些年受的苦,他想过吗?    千雅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他一定没有想过。”    (8)好戏上演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    但她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南宫千雅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正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对,一定要打,既然是南宫千雅决定了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在豪华五星级酒店,千雅耐心地等着自己邀请的人,她静静的看着水杯,然后缓慢地把杯中的水倒入另一个杯中。    她抬起头,看到正向这边张望的人。她忙起身,快步走过去,甜甜的叫了一声妈。    老人叫李娅慧,虽然已经将近五寻,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曾经是个大美人,老人身材保养得极好,虽说这身体不好早已退休在家,可是,忙惯了的人怎么能耐得住现在家里的寂寞呢,老人没事就去健身,现在组成一个舞蹈班,老人的生活过的是越来越有滋味了。    千雅看着现在满脸幸福的妈妈,她终于觉得,上帝是公平的,你受过的苦,终将会在另一方面完完全全的补偿给你。    李娅慧喝着女儿给倒的茶,心里乐开了花,好久都没见到女儿这么高兴了,而且,这次是女儿主动提出来的,心里别提都高兴了。    千雅想,自己曾经是不是很伤母亲的心,母亲心里的愿望就是那么容易满足,仅仅只是和孩子见一面,或是在一起吃一顿饭。    母女俩在一起欢声笑语,好像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快乐过了。    电话响了,千雅看了看,说了声:“妈,你等一下,我去接个人。”    在二楼入口处,缓缓上来一位老人,老人的头发灰白,背也有些驼了。    见到这一情景,千雅心里愁肠百转,可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说了句:“爸,您来了。”    这一声爸,老人等了太久太久了,看到十多年一直躲着自己不肯见自己的女儿,眼睛里有些湿润,用爬满了皱纹的老手擦了擦眼角。    千雅搀着爸爸走过去。;李娅慧看到南宫仕辉过来,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想到,今天女儿竟叫来了她爸爸,她一直都是不肯原谅他的,难道……。    千雅看着妈妈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解释道:“爸,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今天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好不好。”    千雅拥着爸爸坐下。给爸爸妈妈倒好酒,千雅拿起酒杯说道:“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是十七年来我们一家人第一次在一起吃饭,我以前不懂事,现在我长大了,我终于明白,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抵得过亲情,爸,妈,我敬你们一杯。”    听着千雅的话,妈妈留下了眼泪,可拿着酒杯的手却没动。    南宫仕辉也终于抬起头来,饱经风霜的眼神里写满了满满的爱,说道:“娅慧,我感谢你,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拉扯千雅长大,这其中的苦,都是你一个人挺过来的,千雅也大了,谢谢你替我们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说完,喝了手中的酒。    千雅轻啄了一口酒,眼神似在游离看别的地方,可是耳朵却在仔细的听着,她在静静地等着一场好戏的上演。    李娅慧默默地擦掉脸上的泪水,有些无奈的摇头,抬起头,对上一副期盼已久的眼睛,慢慢地开了口:“仕辉,我们早已不再一起了,这女儿只是我一个人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李娅慧的心已经被南宫仕辉伤的支离破碎了,她对他没有任何希望,只是希望他不要来打扰她安静的生活,因为,她老了,她知道,自己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伤痛了。自己当初委曲求全,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他微薄的抚养费,如今,女儿已经有了稳定的收入,她再也不用依靠他了。    南宫仕辉听到这样一番话显然很震惊,他以为女儿请他来,是一家人打算和好的打算。    南宫仕辉的心就像一只已经快要燃尽了的蜡烛,他知道,自己曾经做的错事,终将是要由自己来偿还的,他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希望他们能原谅他,只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南宫仕辉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结局是自己意料之外的,可又是自己意料之中的,他深情的看看女儿,又看看低头不语的李娅慧,说了句“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临走前只留下一句:“千雅,好好照顾妈妈。”    千雅看着爸爸离去的身影,瘦削的身影早已没有当年的挺拔,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经不起一丝一毫的风吹雨打,那么的脆弱。    千雅有些后悔,她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她承认,看到爸爸失望痛苦的样子,内心的确充满了快感,她希望让爸爸体验一下当年她们母女承受的痛苦和不堪,寄人篱下的生活,可当这一切真正上演的时候,她竟有些犹豫了。    可是,只要是她决定了的事情,又怎么能不做呢?

  (9)地老天荒的诺言    {曾经许诺了地老天荒的人,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曾经说好了永不相见的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    这一天,南宫千雅没有出门,一个人窝在家里看了一天的电视剧偶像剧、言情剧、抗日剧,这一天下来,看得她有些头晕目眩,看来看电视倒真是个苦差事,感觉比写一天的稿子还累。无论如何,自己是做不成一个追剧的人了。    她在书房里慢慢徘徊。然后闭上眼睛走到书架前正对着哪本书就读哪本书,这是对于有选择纠结症的她来说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睁开眼睛,看到一本杂志,名为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看这名字,应该就是写爱情的吧,随手一翻,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张维桢和罗家伦的爱情故事。    一九一九年,在全国学生的爱国热情中,罗家伦作为北平学生得代表,前往上海开展学生团体串联。在这里,在充满异域情调的美丽黄浦江畔,他邂逅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张维桢。    张维桢被台上激昂演讲的的罗家伦深深吸引,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让她如醉如痴。    就这样,他们美丽的爱情从一张纸条开始。可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之间的爱情,是靠着一封封漂洋过海的锦书,七年之间,他们仅此就见过两面。    千雅闭上眼睛,都说,时间是爱情的毒药,空间是爱情的杀手,但是罗家伦和张维桢的传奇之恋却用行动证明了,有一种爱,一旦开始了,便注定是一辈子。    也许,这就是传奇吧,但是,这种传奇是绝不会发生在南宫千雅的身上的。    她回想起两年前的那天,那一天,是她生命中永远都忘却不了的日子。    三年的努力,她终于拿到了硕士证,并且成功被医院录用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她打电话给韩黎川,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然而这通电话,是千雅答应做韩黎川女朋友以来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没想到,却也竟成了最后一次。    电话打出去,没有人接,因为韩黎川一直是一个很心细的人,他不会不带手机在身边,更不会不接她的电话,这么一想,千雅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    千雅打着车来到韩黎川住的地方。到了五楼,韩黎川的房门是锁着的。千雅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    千雅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迫使她强烈的想要进去。她从包里拿出韩黎川给她的房门钥匙,这是韩黎川为了表达对千雅的爱,对千雅忠贞不二的心,他把自己房门的钥匙给了千雅一把。    拿着钥匙的千雅手里有些发抖,她该进去吗?在门外徘徊了一会,终于,门锁被打开了。    千雅慢慢的走进去,一个卧室的门是半掩着的,她听到里面有一些琐琐碎碎的声音,她以为是屋子里闹耗子,拿起立在门边的拖布冲进了卧室。    可没想到,刚推开卧室的门,她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给震住了,她手里握着拖布的手不知该怎么放才好,时间停滞了几秒。那两个人似乎也没料到这时会有人进来,惊讶加慌张的穿上衣服。    千雅忙转过脸去,脸羞得通红通红的,仿佛被捉到的人是她一样。她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扔下了那把韩黎川给她的钥匙,飞快地逃了出去。    她知道,再待下去,她会疯掉的。    她不介意,她真的不介意,她从没想过世界上会真的有男子能全心全意只爱一个女子,她从来没指望过,更没奢求过。    伤心到了极度,她反到笑了。她不是没想过会被男朋友背叛,她深知没有一个男人是能靠的住的。千雅并没有在这场爱情里付出全部,她从来都是,对于男人,她从来都是有所保留,早已看透了世俗的她,受自己家庭影响那么严重的她,怎么会轻易交付真心呢。她绝不会,可是,这是她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的恋爱,她没料到,背叛她的,不是只有她的男朋友,还有她的好姐妹。    尹天一,她和千雅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千雅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她,千雅不是没有留意到她刻意对韩黎川的接近,可是,她以为,他们是好朋友,所以,她连想都没想。    一天之中,两个人的背叛,一个是说爱自己一生一世要守护自己一辈子的男朋友,一个是惺惺相惜学习上生活中互相帮助的好姐妹。    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很计较的得到爱的是不是十足十的赤足金诚。    千雅无助的望向夜空,她不知该怎么办,但她知道了一点,更加确定了一点,就是,除了自己,谁也不要再爱了,谁也不要再相信了。    曾经许诺了地老天荒的人,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曾经说好了永不相见的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缘分这条河流,从流飘荡,从来就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了的。    (10)梦一场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往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也要自己安静地走完。}    南宫千雅每次下班的时候,都发现有人在她身后鬼鬼祟祟的尾随她,但是,却没对她做什么。这一点令她很奇怪。可是,直觉告诉她,这帮人一定是在做什么和千雅有关的事,所以,以后出门的时候,她都会带上电棍,以备不时之需。    从信箱里拿到匿名的邮件。千雅看着这封邮件,满意地笑了,要知道,这封邮件,她等的太久了。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邮件。南宫千雅调查的这个人叫南宫少谦,没想到,爸爸把这个人藏得这么好,十七年了,她们母女二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不是,千雅秘密派私人侦探花高价钱去调查,还不知道爸爸要骗他们骗到什么时候。    千雅仔仔细细地看着调查,南宫少谦,曾英国留学,现在是英美合资的股东,B公司的总裁,年龄27岁,千雅仔细地看着这个数字,二十七岁,按理来说,应该比千雅小才对,怎么能和千雅同岁呢。    难道是在爸爸和妈妈结婚时,爸爸就已经在外面又有另一个家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的,在十年后,毅然决然的离开她们母女。    “南宫仕辉,我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的爱,为什么你把你的爱全部给了他。”千雅狠狠地用手紧紧的捏着南宫少谦的照片,大滴大滴的眼泪留了下来,都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南宫少谦。    这些恨意满满的堆积在她心里,她原以为她可以不在乎,她可以放下,可是,她那么爱自己的母亲,想到母亲为她吃过的苦,她又怎么能放下。    在手术台上,南宫千雅正紧张而又焦急的忙着为病人做手术,可是,在手术中由于她的分心,拿着手术刀的手一抖,就那么一点点的失误,导致了整个手术的失败。    这场手术,是南宫千雅作为医生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手术。她无法原谅自己,作为一名医生,任何一名医生多多少少都会失过手。可是,因为她是南宫千雅,她知道,自己犯了医生最大的忌讳,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病人才是最主要的,怎么能在做手术的时候分心呢。    第二天,她主动提出辞职,离开了医院。    她看着拿着手术刀的手,她知道,这辈子,她再也拿不起手术刀了,这刀的分量太重,太沉,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所以,她只好放弃。    正因为她太害怕失误,她对每一个生命都那么尊重,她不允许自己犯错,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会原谅自己。    南宫千雅离开了医院,整日关在家里写稿。她想忽然到三毛,一生传奇的女子,这个令她羡慕的人。    也许在异国他乡旧病乡愁一并袭来的时候,可是一份天长地久的承诺是永恒的,无价的,它是这样令三毛深深地感动着,感激着。    她也想要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三毛曾说过,她被感情逼出了国。而于南宫千雅而言,在她的世界里,本就不需要感情,她需要的,仅仅是心情而已,因她早已没有了心。    坐在列车上,一位十多岁左右的小男孩,拿着破了一角的碗,向千雅走过来,千雅拿出钱放在碗里,小男孩感激的直说谢谢。看着小男孩远去的弱小的背影,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医生了,再也不能去救人了,可是,这何尝不也是在帮助别人呢。    千雅觉得,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无论她多么的平凡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总有一个角落会将她搁置,总会有人需要她的存在。    千雅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来给男子送行,车开走了,那位女子挥洒着眼泪还站在原地看着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肯离开。    这让千雅想起了一首诗《生查子》: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千雅摇了摇头,多情自古伤离别,女人总是情深如海,韧如蒲草,痴情的绝美。可,男人呢?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角落,每天都会有很多心灵流离失所的人们,生活不会主动献上慰藉,人们只好自己寻求心安,有时,独立的世界相互交融,碰撞出或好或坏的情节,那是生活的一片碎片,既偶然,也寻常。    然而,在千雅眼中,终究是梦一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