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着在,飞着在,跳着在,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啊啊!我眼前来了的滚滚的洪涛哟!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春潮涨了,

  我们飞向北方,

  他的死期已近了!

凤起舞,低昂!

  3、《立在地球边上放号》

  火便是火。

来得如飘风,

  去了!去了!去了!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宇宙呀,宇宙,

  晨安!你坐在Pantheon前面的“沉思者”呀!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啊啊!

  有什么意思?

  左也是漶漫,

我们飞向北方,

  香木集高了,

  哈哈,凤凰!凤凰!

有什么意思?

  序曲

  楫已飘流,

一的一切,芬芳。

  足足!足足!足足!

  死期已到了。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火便是“他”。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凤啄香木,

  来如风,

  凰已扇倦子,

请了!请了!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火便是你。

  晨安!大西洋呀!

  一切的一切!

生潮涨了,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翱翔!翱翔!

我们年轻时候的光华哪儿去了?

  请了!请了!

  哈哈,凤凰!凤凰!

哈哈,凤凰!凤凰!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便是把金钢石的宝刀也会生锈!

(氐鸟)枭:

  2、《晨安》

  欢唱!

翱翔!翱翔!

  (三)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即即!即即!即即!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一切的一,芬芳。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我嚼我的血,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后不见海岸,

  晨安!太平洋呀!太平洋上的诸岛呀!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只有欢唱!

  大都会的脉搏哟!

  生潮涨了,

你到底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你坐在那儿在?

  去如烟,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夜色已深了,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

  自然与人生的婚礼呀!

  啊啊!

群鸟歌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帆已破,

一切都要去了。

  孔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晨安!平匀明直的丝雨呀!诗语呀!

  一刹那的风烟。

眠在后,

  欢唱!欢唱!

  浇不熄的情炎,

欢唱!欢唱!

  睡在前,

  欢唱!欢唱!

生潮涨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低头我问地,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凤凰,凤凰!凤凰!

  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有什么意思?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火便是你。

  左也是漶漫,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火便是火。

  我们年青时候的新鲜那儿去了?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哈哈,凤凰!凤凰!

  火便是凤。

  凤啄香木,

凰又扇,

  凤起舞,低昂!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

  飞来在丹穴山上。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啊啊!

  太平洋上的扶桑呀!扶桑呀!扶桑呀!

  身外的一切!

香木集高了,

  除夕将近的空中,

  啊啊!

一切的一,芬芳。

  哈哈,凤凰!凤凰!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

  火光熊熊了。

鸡鸣

  伸头我问海,

  洗不净的污浊,

他从哪里来?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哀哀的凤凰!

  一切的一切!

  生在这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右也是漶漫,

  一九二○年六月

  从今后该我为空界的霸王!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凤便是火。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洗不净的污浊,

  我们年青时候的光华那儿去了?

  后不见海岸,

凤便是火。

  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

  昂头我问天,

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欢唱在歌唱!

  火便是凰。

凤又啄,

  火便是火。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天色昏黄了,

  我啮我的心肝,

  凤凰同歌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火便是我。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我飞奔,

  我们飞向北方,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五百年来的眼泪沐漓如烛。

  凰唱歌,悲壮!

《序曲》

  家鸽

  有什么意思?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晨安!自然学园里的学友们呀!

  天色昏黄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的我要爆了!

  哈哈,凤凰!凤凰!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只有欢唱!

  一的一切,芬芳。

帆已破,

  你们也要去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你自从哪里来?

  鸱枭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晨安!情热一样燃着的海山呀!

  鹦鹉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一切的一,芬芳。

  火便是我。

荡不去的羞辱,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自天外飞来观葬。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火便是“他”。

  凰扇火星,

《凰歌》

  墙已断,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近代文明的严母呀!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得

  凤已啄倦了,

  啊啊!

你坐在哪里在?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昕潮涨了,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啊啊!

  前不见灯台,

夜色已深了,

  哀哀的凤凰!

  一切的一,悠久。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打着在,吹着在,叫着在,

  家鸽

我们新鲜,我们净朗,

  晨安!万里长城呀!

  香木已燃了,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凰又扇,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火便是我。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一群的凡鸟,

  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鸡鸣

欢唱!

  眠在后,

  一切的一,和谐。

欢唱!欢唱!

  啊啊!力哟!力哟!

  来如风,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凰已飞倦了,

  香气蓬蓬了。

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后也是睡眠,

西方同是一座屠场。

  晨安!梳人灵魂的晨风呀!

  只有欢唱!

一切的一,和谐。

  哈哈,凤凰!凤凰!

  我们更生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飞向南方,

  郭沫若(1892~1978),现、当代诗人、剧作家、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原名开贞,笔名郭鼎堂、麦克昂等,四川乐山人。

  火便是他。

自天外飞来观葬。

  即即!即即!即即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你为什么存在?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伸头我问海,

我们也要去了,

  流不尽的眼泪,

  请了!请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晨安!恒河呀!恒河里面流泻着的灵光呀!

  五百年来的眼泪淋漓如烛。

凤已啄倦了,

  时期已到了。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我们飞向西方,

  他从那儿来?

  柁已腐烂,

睡在前,

  晨安!大西洋畔的新大陆呀!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时期已到了。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地已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四面的天郊烟幕朦胧了!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凤歌》

  山上是寒风凛烈的冰天。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

我们更生了。

  夜色已深了,

  飞来在丹穴山上。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

  即即!即即!即即!

痴!痴!痴!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一的一切,和谐。

  火便是你。

哈哈,凤凰!凤凰!

  晨安!华盛顿的墓呀!林肯的墓呀!Whitman的墓呀!

  樯已断,

流不尽的眼泪,

  凤又舞,

  啊啊

火便是他。

  火便是“他”。

  凤便是火。

山上的火光弥满。

  黄河呀!我望你胸中的冰块早早融化呀!

  去得如轻烟,

好像那大海里的孤舟,

  人的生命便是箭,正在海上放射呀!

  身内的一切!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足足!足足!足足!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4、《笔立山头展望》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火便是火。

  凰又扇,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好像那大海的孤舟。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凰和鸣

凰扇火星,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足足!足足!足足!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我们青年时候的甘美哪儿去了?

火便是凰。

  我们更生了。

  岩鹰

一切都已去了,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身外的一切!

  5、《凤凰涅盘》

  你便是我。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凤又啄,

  流不尽的眼泪,

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孔雀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