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帝心意的人

撒母耳记下六章

以法莲山地的拉玛琐非,有一个以法莲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苏弗的玄孙、托户的曾孙、以利户的孙子、耶罗罕的儿子。他有两个妻:一名哈拿,一名毗尼拿。毗尼拿有儿女,哈拿没有儿女。这人每年从本城上到示罗,敬拜祭祀万军之耶和华。在那里有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当耶和华的祭司。以利加拿每逢献祭的日子,将祭肉分给他的妻毗尼拿和毗尼拿所生的儿女。给哈拿的却是双份,因为他爱哈拿。无奈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毗尼拿见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就作她的对头,大大激动她,要使她生气。每年上到耶和华殿的时候,以利加拿都以双份给哈拿。毗尼拿仍是激动她,以致她哭泣不吃饭。她丈夫以利加拿对她说:“哈拿啊,你为何哭泣不吃饭,心里愁闷呢?有我不比十个儿子还好吗?”

74

# 大卫的现状

他们在示罗吃喝完了,哈拿就站起来。祭司以利在耶和华殿的门框旁边,坐在自己的位上。哈拿心里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许愿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若垂顾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赐我一个儿子,我必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

撒母耳记下6:1-4

* 非利士人被赶走

哈拿在耶和华面前不住地祈祷,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来哈拿心中默祷,只动嘴唇,不出声音,因此以利以为她喝醉了。以利对她说:“你要醉到几时呢?你不应该喝酒。”哈拿回答说:“主啊,不是这样,我是心里愁苦的妇人,清酒浓酒都没有喝,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不要将婢女看作不正经的女子。我因被人激动,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以利说:“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愿以色列的上帝允准你向他所求的!”哈拿说:“愿婢女在你眼前蒙恩。”于是妇人走去吃饭,面上再不带愁容了。

历代志上13:1-7

* 北部以色列人归顺,国家统一

次日清早,他们起来,在耶和华面前敬拜,就回拉玛。到了家里,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华顾念哈拿,哈拿就怀孕。日期满足,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说:“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

   
王宫的旁边支起了一个大帐棚。好漂亮的帐棚啊!大卫在一旁指指点点。大卫为什么支搭这个帐棚呢?为谁而用呢?

* 大卫成为整个以色列人的王

以利加拿和他全家都上示罗去,要向耶和华献年祭,并还所许的愿。哈拿却没有上去,对丈夫说:“等孩子断了奶,我便带他上去朝见耶和华,使他永远住在那里。”她丈夫以利加拿说:“就随你的意行吧!可以等儿子断了奶,但愿耶和华应验他的话。”于是妇人在家里乳养儿子,直到断了奶。

   
小朋友,留心听啊!士师时代,以色列人每年三次到示罗去守节。会幕在哪儿,约柜在哪儿,耶和华的祭司也在哪儿。示罗是以色列人敬拜上帝的地方。

* 家庭大发展

既断了奶,就把孩子带上示罗,到了耶和华的殿,又带了三只公牛,一伊法细面,一皮袋酒。那时孩子还小。宰了一只公牛,就领孩子到以利面前。妇人说:“主啊,我敢在你面前起誓,从前在你这里站着祈求耶和华的那妇人,就是我。我祈求为要得这孩子,耶和华已将我所求的赐给我了。所以我将这孩子归与耶和华,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于是在那里敬拜耶和华。

   
可是,示罗被非利士人毁了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会幕迁到基遍。约柜一度被非利士人夺去,后来又送还给以色列人。从此,约柜一直停放在基列耶琳人亚比拿答的家里。

* 天时、地利、人和

哈拿祷告说:“我的心因耶和华快乐,我的角因耶和华高举。我的口向仇敌张开,我因耶和华的救恩欢欣!只有耶和华为圣,除他以外没有可比的,也没有磐石像我们的上帝。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语,因耶和华是大有知识的上帝,人的行为被他衡量。勇士的弓都已折断,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素来饱足的,反作佣人求食;饥饿的,再不饥饿。不生育的,生了七个儿子;多有儿女的,反倒衰微。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阴间,也使人往上升。他使人贫穷,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贵。他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得着荣耀的座位。地的柱子属于耶和华,他将世界立在其上。他必保护圣民的脚步;使恶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动;人都不能靠力量得胜。与耶和华争竞的,必被打碎;耶和华必从天上以雷攻击他,必审判地极的人;将力量赐与所立的王,高举受膏者的角。”

    以色列第一位国王扫罗,对敬拜上帝的事不关心,自然不理会约柜的事。

撒母耳记下 5:13 大衛離開希伯崙之後、在耶路撒冷又立后妃、又生兒女。

以利加拿往拉玛回家去了。那孩子在祭司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

   
现在大卫是王,上帝在各方面祝福他,使他富强,又在耶路撒冷建都。慢慢地,他想:“我的百姓若是有个固定的地方敬拜上帝,那有多好啊?”

# 约柜的历史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他愈想愈决心改进敬拜的方式。如何改进呢?首先得把约柜接到耶路撒冷。大卫在富强之中,并不忘记上帝。

* 流浪记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或作“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我们又如何呢?生病有困难就祈求上帝医治和解救。当上帝听了我们的祈祷后,下一步呢?很可惜,我们常常忘记祂的恩惠,对不对?

* 约柜与人同在好不好?

那时,撒母耳还是孩子,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他母亲每年为他作一件小外袍,同着丈夫上来献年祭的时候带来给他。以利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说:“愿耶和华由这妇人再赐你后裔,代替你从耶和华求来的孩子。”他们就回本乡去了。耶和华眷顾哈拿,她就怀孕,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然而,大卫没有忘记上帝,他全心敬畏祂,诚心爱祂。因此,他在王宫旁边支搭帐幕,为要迎接约柜。一切准备就绪,差人到全国各地报信,请首领和老百姓到耶路撒冷一聚,然后把计划向他们说明。

* 非利士人发明了无人驾驶的牛车,成功运输了约柜

以利年甚老迈,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他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然而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孩子撒母耳渐渐长大,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

    “好,好极了。我们都同意!”是众人的回答。大家都很兴奋。

# 为什么要迎接约柜?

有神人来见以利,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仆的时候,我不是向他们显现吗?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我不是拣选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烧香,在我坛上献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将以色列人所献的火祭都赐给你父家吗?我所吩咐献在我居所的祭物,你们为何践踏?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将我民以色列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因此,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说:‘我曾说,你和你父家必永远行在我面前;现在我却说,决不容你们这样行!因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老年人。 在上帝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时候,你必看见我居所的败落。在你家中必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你眼目干瘪,心中忧伤。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证据: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我要为自己立一个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为他建立坚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来叩拜他,求块银子,求个饼说:求你赐我祭司的职分,好叫我得点饼吃。’”

    “好吧!”大卫说:“我们这就去迎接约柜。”

  1. 将国家至于神的掌管之下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上帝的灯在上帝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他就去睡了。

   
他们特别制造一辆新车。约柜何等神圣,绝不能用旧车拉。不论花多少费用,大卫都在所不惜。大卫带着三万人浩浩荡荡离开耶路撒冷往基列耶琳去。

> 历代志上13:1-4 1
大卫与千夫长、百夫长,就是一切首领商议。2大卫对以色列全会众说:“你们若以为美,见这事是出于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我们就差遣人走遍以色列地,见我们未来的弟兄,又见住在有郊野之城的祭司利未人,使他们都到这里来聚集。3我们要把上帝的约柜运到我们这里来;因为在扫罗年间,我们没有在约柜前求问上帝。”
4全会众都说可以如此行;这事在众民眼中都看为好。5于是,大卫将以色列人从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马口都招聚了来,要从基列耶琳将上帝的约柜运来。

耶和华又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的儿,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那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也未得耶和华的默示。

 

  1. 回归是政治的需要

耶和华第三次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又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才明白是耶和华呼唤童子。因此,以利对撒母耳说:“你仍去睡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撒母耳就去仍睡在原处。

撒母耳记下6:5-10

* 政权合法性的宣告

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撒母耳啊!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

历代志上13:8-11

* 将敬拜的中心移至首都,增加稳定性

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不敢将默示告诉以利。以利呼唤撒母耳说:“我儿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我在这里!”以利说:“耶和华对你说什么,你不要向我隐瞒;你若将上帝对你所说的隐瞒一句,愿他重重地降罚与你。”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诉了以利,并没有隐瞒。以利说:“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

   
新车停在亚比拿达的家门口。他的两个儿子乌撒和亚希约把约柜抬出来,小心放在车上。大卫和同行的人在旁安静观望。

#抬约柜的条例

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

   
亚希约在车前套牛,他的兄弟则在车旁照顾约柜。一切安排妥当,开动了。大卫和随从跟在车后。这真是神圣的一刻。大卫带着琴、瑟、喇叭和鼓,不停地作乐赞美上帝。队伍向耶路撒冷前进。

# 约柜回归的预备

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摆阵。两军交战的时候,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他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里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上帝的约柜同来。

   
忽然牛失前蹄,车子一歪,车上的约柜跟着摇幌要倒。走在一旁的乌撒立刻伸手扶约柜,不料……?他立刻倒地死了。

# 第一次的结果

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众人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非利士人听见欢呼的声音,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缘故呢?”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非利士人就惧怕起来说:“有上帝到了他们营中。”又说:“我们有祸了!向来不曾有这样的事。我们有祸了!谁能救我们脱离这些大能之上帝的手呢?从前在旷野用各样灾殃击打埃及人的,就是这些上帝。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奴仆,如同他们作你们的奴仆一样。你们要作大丈夫,与他们争战。”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音乐遽然停止,众人都被眼前发生的事吓得不知所措。大卫闷闷不乐,欢乐的气氛转眼化为愁云惨雾,他本是一番好意。此行不是为了荣耀上帝吗?不是为了敬拜上帝吗?不是为了让百姓能有固定的场所敬拜上帝吗?

# 第二次的预备

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为上帝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以利听见呼喊的声音,就问说:“这喧嚷是什么缘故呢?”那人急忙来报信给以利。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不能看见。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我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样?”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上帝的约柜被掳去。”

   
可是,谁知道会有这种下场!……乌撒躺在地上,已经断气了。不,乌撒不该死。他只不过是怕约柜倒下来啊!

  1. 三个月后

他一提上帝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他年纪老迈,身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

   
圣经说:“大卫心里不高兴‘中文合和本翻译为:愁烦’。”意思是他生气了。在悲伤中,他摇头纳闷,难道他的计划应该就此停止了吗?……

# 第二次的准备

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见上帝的约柜被掳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产。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她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上帝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上帝的约柜被掳去了。”

   
小朋友,你们认为如何?这是不是太严厉了?看来似乎是的,对不对?可是,事实并非如此!上帝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正确的,祂不可能不公义。

# 大卫和米甲

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抬进大衮庙,放在大衮的旁边。次日清早,亚实突人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就把大衮仍立在原处。又次日清早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并且大衮的头和两手都在门槛上折断,只剩下大衮的残体。因此,大衮的祭司和一切进亚实突大衮庙的人,都不踏大衮庙的门槛,直到今日。

   
大卫的确有心,可是他做得不对。约柜不能放在车上拉,应当扛着走。上帝原是这样吩咐以色列人的。

  1. 米甲爱大卫

  2. 米甲被强行给了别人

  3. 米甲被大卫要回

  4. 米甲与大卫

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败坏他们,使他们生痔疮。亚实突和亚实突的四境,都是如此。亚实突人见这光景,就说:“以色列上帝的约柜不可留在我们这里,因为他的手重重加在我们和我们神大衮的身上。”就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聚集,问他们说:“我们向以色列上帝的约柜应当怎样行呢?”他们回答说:“可以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迦特去。”于是,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那里去。运到之后,耶和华的手攻击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惊慌,无论大小都生痔疮。他们就把上帝的约柜送到以革伦。上帝的约柜到了,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说:“他们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运到我们这里,要害我们和我们的众民。”于是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说:“愿你们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送回原处,免得害了我们和我们的众民。”原来上帝的手重重攻击那城,城中的人有因惊慌而死的;未曾死的人都生了痔疮。合城呼号,声音上达于天。

   
你或许会说:“非利士人不是把约柜放在车上送回来的吗?”不错,可是他们是异教徒,不懂规矩。大卫应当晓得这些规矩,不是都记载在律法书上吗?大卫太过草率,竟然没有先考查清楚。

耶和华的约柜在非利士人之地七个月。非利士人将祭司和占卜的聚了来,问他们说:“我们向耶和华的约柜应当怎样行?请指示我们用何法将约柜送回原处。”他们说:“若要将以色列上帝的约柜送回去,不可空空地送去,必要给他献赔罪的礼物,然后你们可得痊愈,并知道他的手为何不离开你们。”

   
我们不能随自己的意愿敬拜上帝,乃当照上帝的吩咐而行,否则讨不了祂的喜悦。为此,乌撒伸手扶约柜,被上帝击打。其实,这对大卫是一个警告。

非利士人说:“应当用什么献为赔罪的礼物呢?”他们回答说:“当照非利士首领的数目,用五个金痔疮,五个金老鼠,因为在你们众人和你们首领的身上都是一样的灾。所以,当制造你们痔疮的像和毁坏你们田地老鼠的像,并要归荣耀给以色列的上帝。或者他向你们和你们的神,并你们的田地,把手放轻些。你们为何硬着心像埃及人和法老一样呢?上帝在埃及人中间行奇事,埃及人岂不释放以色列人,他们就去了吗?现在你们应当造一辆新车,将两只未曾负轭、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使牛犊回家去,离开母牛。把耶和华的约柜放在车上,将所献赔罪的金物装在匣子里放在柜旁,将柜送去。你们要看看:车若直行以色列的境界到伯示麦去,这大灾就是耶和华降在我们身上的;若不然,便可以知道不是他的手击打我们,是我们偶然遇见的。”

   
今天,很多人都喜欢按照自己的心意敬拜上帝,千万别与他们同夥,否则,上帝的怒气也会临到你。切记!切记!

非利士人就这样行,将两只有乳的母牛套在车上,将牛犊关在家里,把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老鼠并金痔疮像的匣子都放在车上。牛直行大道,往伯示麦去,一面走一面叫,不偏左右。非利士的首领跟在后面,直到伯示麦的境界。

   
大卫心里愤怒。他这样生气是不应该的。他理当感谢上帝,没有像上次在伯示麦时一样,下手杀了五万擅自观看约柜的人。

伯示麦人正在平原收割麦子,举目看见约柜,就欢喜了。车到了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就站住了。在那里有一块大磐石,他们把车劈了,将两只母牛献给耶和华为燔祭。利未人将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物的匣子拿下来,放在大磐石上。当日,伯示麦人将燔祭和平安祭献给耶和华。非利士人的五个首领看见,当日就回以革伦去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大卫不敢再往前走,恐怕还有麻烦。总不能把约柜留在路上吧!当然不能。其实用不着担心,离这地不远是敬畏上帝的利未人俄别以东的家,他愿意不顾性命的危险,把约柜接到自己家去。对他而言,以色列的上帝比自己的性命更贵重。

非利士人献给耶和华作赔罪的金痔疮像就是这些:一个是为亚实突,一个是为迦萨,一个是为亚实基伦,一个是为迦特,一个是为以革伦。金老鼠的数目是照非利士五个首领的城邑,就是坚固的城邑和乡村,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耶和华约柜的,到今日还在伯示麦人约书亚的田间。

    “把约柜搬到我家吧。”他说。

耶和华因伯示麦人擅观他的约柜,就击杀了他们七十人,那时有五万人在那里(原文作“七十人加五万人”)。百姓因耶和华大大击杀他们,就哀哭了。伯示麦人说:“谁能在耶和华这圣洁的上帝面前侍立呢?这约柜可以从我们这里送到谁那里去呢?”于是打发人去见基列耶琳的居民说:“非利士人将耶和华的约柜送回来了,你们下来将约柜接到你们那里去吧!”

    约柜立刻就安放在他的家里。大卫失望地回到耶路撒冷,一路无言。

基列耶琳人就下来,将耶和华的约柜接上去,放在山上亚比拿达的家中,分派他儿子以利亚撒,看守耶和华的约柜。

 

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倾向耶和华。撒母耳对以色列全家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地侍奉他。他必救你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人就除掉诸巴力和亚斯他录,单单地侍奉耶和华。

撒母耳记下6:11-23

撒母耳说:“要使以色列众人聚集在米斯巴,我好为你们祷告耶和华。”他们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当日禁食,说:“我们得罪了耶和华。”于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审判以色列人。

历代志上15-16

非利士人听见以色列人聚集在米斯巴,非利士的首领就上来要攻击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听见,就惧怕非利士人。以色列人对撒母耳说:“愿你不住地为我们呼求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救我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撒母耳就把一只吃奶的羊羔,献与耶和华作全牲的燔祭,为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撒母耳正献燔祭的时候,非利士人前来要与以色列人争战。当日,耶和华大发雷声,惊乱非利士人,他们就败在以色列人面前。以色列人从米斯巴出来,追赶非利士人,击杀他们,直到伯甲的下边。

   
过了三个月,上帝赐福俄别以东和他全家的消息传到大卫耳中。不错,上帝祝福利未祭司的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撒母耳将一块石头,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间,给石头起名叫以便以谢,说:“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从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内。撒母耳作士师的时候,耶和华的手攻击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所取以色列人的城邑,从以革伦直到迦特,都归以色列人了。属这些城的四境,以色列人也从非利士人手下收回。那时,以色列人与亚摩利人和好。

   
大卫听说之后又动心了。同时,上帝也告诉他乌撒的死因并非祂不乐意大卫接约柜回耶路撒冷,乃是因为他们没有照上帝的吩咐抬约柜。

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师。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这几处审判以色列人。随后回到拉玛,因为他的家在那里;也在那里审判以色列人,且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大卫再度召集国人迎接约柜。这回他们没有用车,乃是请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以及利未人肩抬约柜。

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大卫,这才是迎接约柜的正确方式。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侍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无疑地,祭司先用布盖住约柜,然后小心扛抬在肩上,一路没有任何意外。图片 1

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大卫心里高兴,在约柜前踊跃跳舞。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进了耶路撒冷的城门,以色列人夹道欢迎,大声欢呼,在歌唱声和音乐中将约柜安置在大卫预定的地方。

有一个便雅悯人,名叫基士,是便雅悯人亚斐亚的玄孙、比歌拉的曾孙、洗罗的孙子、亚别的儿子,是个大能的勇士(或作“大财主”)。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扫罗,又健壮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

   
队伍经过王宫时,一位女子站在窗旁观望,她是扫罗的女儿,大卫的妻子米甲,她看见大卫又跳又舞,就轻视他。

扫罗的父亲基士,丢了几头驴,他就吩咐儿子扫罗说:“你带一个仆人去寻找驴。”扫罗就走过以法莲山地,又过沙利沙地,都没有找着;又过沙琳地,驴也不在那里;又过便雅悯地,还没有找着。

   
她心里想:“哟!这哪里像个王?我的父亲绝不会这样做。他比大卫成熟得多。”于是,米甲生大卫的的气,蔑视他。还好,大卫没有看见她,否则会令他心里难过。

到了苏弗地,扫罗对跟随他的仆人说:“我们不如回去,恐怕我父亲不为驴挂心,反为我们担忧。”仆人说:“这城里有一位神人,是众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说的全都应验。我们不如往他那里去,或者他能将我们当走的路指示我们。”扫罗对仆人说:“我们若去,有什么可以送那人呢?我们囊中的食物都吃尽了,也没有礼物可以送那神人,我们还有什么没有?”仆人回答扫罗说:“我手里有银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可以送那神人,请他指示我们当走的路。”(从前以色列中,若有人去问上帝,就说:“我们问先见去吧!”现在称为先知的,从前称为先见。)扫罗对仆人说:“你说的是,我们可以去。”于是,他们往神人所住的城里去了。他们上坡要进城,就遇见几个少年女子出来打水,问她们说:“先见在这里没有?”女子回答说:“在这里。他在你们面前,快去吧!他今日正到城里,因为今日百姓要在邱坛献祭。在他还没有上邱坛吃祭物之先,你们一进城必遇见他,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后请的客才吃。现在你们上去,这时候必遇见他。”二人就上去。将进城的时候,撒母耳正迎着他们来,要上邱坛去。

   
约柜终于放进帐幕。祭司献上平安祭,百姓在耶路撒冷大大庆祝,不是世俗的欢宴,乃是庆祝迎接约柜到耶路撒冷,安放在帐幕里,将荣耀归给上帝。

扫罗未到的前一日,耶和华已经指示撒母耳说:“明日这时候,我必使一个人从便雅悯地到你这里来,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他必救我民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声上达于我,我就眷顾他们。”

    我们过节时是否将荣耀归给上帝呢?

撒母耳看见扫罗的时候,耶和华对他说:“看哪!这人就是我对你所说的,他必治理我的民。”扫罗在城门里走到撒母耳跟前说:“请告诉我,先见的寓所在哪里?”撒母耳回答说:“我就是先见。你在我前面上邱坛去,因为你们今日必与我同席,明日早晨我送你去,将你心里的事都告诉你。至于你前三日所丢的那几头驴,你心里不必挂念,已经找着了。以色列众人所仰慕的是谁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吗?”扫罗说:“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悯人吗?我家不是便雅悯支派中至小的家吗?你为何对我说这样的话呢?”

   
大卫王赏给老百姓一人一个饼、一块肉和一个葡萄饼,然后开心地回宫。米甲出来迎接他,一点儿笑容都没有,满面怒容,她看不起自己的丈夫。

撒母耳领扫罗和他仆人进了客堂,使他们在请来的客中坐首位,客约有三十个人。撒母耳对厨役说:“我交给你收存的那一份祭肉,现在可以拿来。”厨役就把收存的腿拿来,摆在扫罗面前。撒母耳说:“这是所留下的,放在你面前吃吧!因我请百姓的时候,特意为你存留这肉到此时。”

   
“你是个王吗?”她责备地说:“我简直想不到你会这么不知羞耻,居然跟普通老百姓一起又跳又舞。没有王会这么做的。你这样会失去以色列人对你的尊敬,他们会看不起你的。”

当日,扫罗就与撒母耳同席。

    大卫马上感到妻子的自大、不敬虔和丑陋,他的心伤痛。

众人从邱坛下来进城,撒母耳和扫罗在房顶上说话。次日清早起来,黎明的时候,扫罗在房顶上。撒母耳呼叫他说:“起来吧!我好送你回去。”扫罗就起来,和撒母耳一同出去。 二人下到城角,撒母耳对扫罗说:“要吩咐仆人先走(仆人就先走了);你且站在这里,等我将上帝的话传给你听。”

   
“不是的,米甲。”他郑重地说:“你错了。上帝选我代替你父亲为王,祂帮助我打了不少胜仗,难道我不该感谢祂吗?米甲,但愿上帝保守我的心不致骄傲。我不是天上的王,但是我愿意同贫苦的大众一起欢喜,永远赞美祂。”

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扫罗的头上,与他亲嘴说:“这不是耶和华膏你作他产业的君吗?你今日与我离别之后,在便雅悯境内的泄撒,靠近拉结的坟墓,要遇见两个人。他们必对你说:‘你去找的那几头驴已经找着了。现在你父亲不为驴挂心,反为你担忧说:我为儿子怎么才好呢?’你从那里往前行,到了他泊的橡树那里,必遇见三个往伯特利去拜上帝的人:一个带着三只山羊羔,一个带着三个饼,一个带着一皮袋酒。他们必问你安,给你两个饼,你就从他们手中接过来。此后你到上帝的山,在那里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时候,必遇见一班先知从邱坛下来,前面有鼓瑟的、击鼓的、吹笛的、弹琴的,他们都受感说话。耶和华的灵必大大感动你,你就与他们一同受感说话,你要变为新人。这兆头临到你,你就可以趁时而作,因为上帝与你同在。你当在我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里献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里,指示你当行的事。”

   
上帝看见米甲对丈夫的不敬,听见她讽刺伤人的话语,就惩罚她,使她不孕。这在以色列人眼中是极大的羞辱。跌倒之前,心先骄傲。

扫罗转身离别撒母耳,上帝就赐他一个新心。当日这一切兆头都应验了。扫罗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见他,上帝的灵大大感动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说话。素来认识扫罗的,看见他和先知一同受感说话,就彼此说:“基士的儿子遇见什么了?扫罗也列在先知中吗?”那地方有一个人说:“这些人的父亲是谁呢?”此后有句俗语说:“扫罗也列在先知中吗?”扫罗受感说话已毕,就上邱坛去了。

 

扫罗的叔叔问扫罗和他仆人说:“你们往哪里去了?”回答说:“找驴去了。我们见没有驴,就到了撒母耳那里。”扫罗的叔叔说:“请将撒母耳向你们所说的话告诉我。”扫罗对他叔叔说:“他明明地告诉我们驴已经找着了。”至于撒母耳所说的国事,扫罗却没有告诉叔叔。

撒母耳记下7

撒母耳将百姓招聚到米斯巴耶和华那里, 对他们说:“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领你们以色列人出埃及,救你们脱离埃及人的手,又救你们脱离欺压你们各国之人的手。’你们今日却厌弃了救你们脱离一切灾难的上帝,说:‘求你立一个王治理我们。’现在你们应当按着支派宗族,都站在耶和华面前。”

历代志上17,22:1-5

于是,撒母耳使以色列众支派近前来掣签,就掣出便雅悯支派来;又使便雅悯支派按着宗族近前来,就掣出玛特利族;从其中又掣出基士的儿子扫罗。众人寻找他却寻不着,就问耶和华说:“那人到这里来了没有?”耶和华说:“他藏在器具中了。”众人就跑去从那里领出他来。他站在百姓中间,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撒母耳对众民说:“你们看耶和华所拣选的人,众民中有可比他的吗?”众民就大声欢呼说:“愿王万岁!”

   
有一天,大卫坐在宝座上回想往事,过去与今日如同天壤之别。他曾经是个牧童,被哥哥们轻视,如今他是个大国的君王。以前他被扫罗追赶如受惊的小鹿,性命无时不在危险中,成日被人通缉,不能同妻子儿女共同生活,东奔西逃,住在荒山洞穴中,有时甚至连遮头蔽体的一席之地都没有。现在,上帝赐他平安,没有敌人的搅扰,住在华丽的皇宫,随时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从前他是牧羊人,只有几只羊,如今,他是多少人的王,倍受爱戴与尊敬。

撒母耳将国法对百姓说明,又记在书上,放在耶和华面前。然后遣散众民,各回各家去了。扫罗往基比亚回家去,有上帝感动的一群人跟随他。但有些匪徒说:“这人怎能救我们呢?”就藐视他,没有送他礼物;扫罗却不理会。

   
大卫想到这儿,深感不配,他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这么祝福他。上帝到底为什么这么爱他?因为他是个人上人?因为他配吗?……不,都不是的!他常做傻事、错事,他曾经说谎,骗过人,他还多次怀疑上帝的信实。

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对着基列雅比安营。雅比众人对拿辖说:“你与我们立约,我们就服侍你。”亚扪人拿辖说:“你们若由我剜出你们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众人,我就与你们立约。”雅比的长老对他说:“求你宽容我们七日,等我们打发人往以色列的全境去,若没有人救我们,我们就出来归顺你。”使者到了扫罗住的基比亚,将这话说给百姓听,百姓就都放声而哭。

   
那么,上帝为什么偏偏祝福他呢?为什么呢?……?大卫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不配,得来的祝福完全是恩典。上帝祝福他不是因为他好,乃是因为上帝好,他的心充满了感谢之情。

扫罗正从田间赶牛回来,问说:“百姓为什么哭呢?”众人将雅比人的话告诉他。扫罗听见这话,就被上帝的灵大大感动,甚是发怒。他将一对牛切成块子,托付使者传送以色列的全境说:“凡不出来跟随扫罗和撒母耳的,也必这样切开他的牛。”于是,耶和华使百姓惧怕,他们就都出来如同一人。扫罗在比色数点他们:以色列人有三十万,犹大人有三万。众人对那使者说:“你们要回复基列雅比人说:‘明日太阳近午的时候,你们必得解救。’”使者回去告诉雅比人,他们就欢喜了。于是,雅比人对亚扪人说:“明日我们出来归顺你们,你们可以随意待我们。”

   
这时,他往窗外看看,见到帐幕,里面安放着约柜。约柜表明上帝的同在,上帝的荣耀住在其中。

第二日,扫罗将百姓分为三队,在晨更的时候入了亚扪人的营,击杀他们直到太阳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没有二人同在一处的。百姓对撒母耳说:“那说扫罗岂能管理我们的是谁呢?可以将他交出来,我们好杀死他。”扫罗说:“今日耶和华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所以不可杀人。”撒母耳对百姓说:“我们要往吉甲去,在那里立国。” 众百姓就到了吉甲那里,在耶和华面前立扫罗为王,又在耶和华面前献平安祭。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大大欢喜。

   
忽然,一个念头进入他的心里。他移动一下身体,伸腰坐直,这个念头叫他心欢体畅。对了,就这么办!他要建造一所伟大的殿宇,安放约柜,作为敬拜上帝的场所。

撒母耳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我已年老皮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有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今日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撒母耳对百姓说:“从前立摩西、亚伦,又领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华。现在你们要站住,等我在耶和华面前对你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从前雅各到了埃及,后来你们列祖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差遣摩西、亚伦领你们列祖出埃及,使他们在这地方居住。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上帝,他就把他们付与夏琐将军西西拉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这些人常来攻击他们。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我们离弃耶和华,侍奉巴力和亚斯他录,是有罪了。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我们必侍奉你。’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比但、耶弗他、撒母耳,救你们脱离四围仇敌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上帝是你们的王。

   
他立刻召先知拿单入宫,对他说:“我住在香柏木的王宫,上帝的约柜却在幔子里。”大卫停了一下。

现在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这里。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侍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就好了。倘若不听从耶和华的话,违背他的命令,耶和华的手必攻击你们,像从前攻击你们列祖一样。现在你们要站住,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大事。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

   
拿单明白王的心意,他的眼中充满了喜乐之情。在大卫开口之前,他赶紧插嘴说:“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为耶和华与你同在。”意思就是说:“我明白你的心意,上帝肯定祝福这件事。大卫,动手去做吧!”

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在这日打雷降雨,众民便甚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上帝,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当夜,上帝对拿单说:“拿单,明天一早你就去告诉大卫,他不能为我建殿,他打的仗太多,流了许多人的血,可是,他的儿子可以为我建殿。大卫的一个儿子将接续他做王,那时没有战争,国泰民安,他可以建殿事奉我。拿单,告诉大卫,我要祝福他的后代,永远为王。”

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侍奉他。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侍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