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城官方app,蔡风不经意地向那人望了一眠中等身材,四十岁上下一身蓝色的披风使那张温和儒雅的脸更具一种成熟的韵味,那人并不畏惧蔡凤的目光昂然而立嘴角边挂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看上去极为亲切。
“在下王仆见过蔡公子、”那人恭敬地行了一人“哦们见过面吗?”蔡风有些意外地问道。
王仆坦然地望着蔡风笑道:“现过!”
蔡风一愕,禁不住微微有些迷茫他接肠括肚仍然无法找到这么一个人的影子不由反问道:“是吗?恕我眼拙无法记起在哪里见过阁下,”活毕向一旁的入吩咐道:“摆座,上茶!,“谢谢!”王仆说了声便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接着道;“蔡公子当然不记得我是谁,因为那时候你才一个月,是被抱在怀中!”
蔡凤一惊问道:喻从哪里来?” “正阳关!”王仆说出三个字。
“原来是故入,蔡风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蔡风慌忙立身还礼。
“蔡公于不必客气今尊大入可还好?”王仆问道。
“家父一切如昔,不知阁下如何称呼?”蔡风再次问道。
“哈哈我乃正阳关王通老爷子的书憧!”王仆再次说道。
“王通老爷子?”蔡凤道,王通他自然听说过,更不止一次地听父亲提过知道王通乃是他父亲的莫逆之交当初杀死吴含,王通出力不少而且天下问也只有三人知道他父亲归隐于太行阳邑,一个是葛荣,另外便是王通兄弟二人。
“老爷叫我来向蔡大将军问声好!其实早在四日之前我就已找到了公子,但由于某些原因,直到此刻才敢来面见公子。”王仆认真地道。
“你何出此言?”蔡凤奇问道。
“四日前见公于匆匆追赶什么,我不想误了公子的时间,后来见公子与高车王子及尔朱兆请入相斗,我本想出手,但是公于大展神威竟震慑住了他们也就未加插手公子的武功比之当年的大将宰犹有这之真是可喜可贺呀。”王仆这“过奖了!”蔡凤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若是在别人面前,他定不会谦虚但对方算起来却是自家人,他自然不好意思直认不讳。
王仆并十多作解释,只是静静地道:“我见公子武功如此高绝也便放心了,可是后来知道公子竟去对付叔孙家族的人便道一些兄弟跟了去,只是想在必要时助公子一臂之力再后来,却发现公子所住的地方起火于是便飞速赶回,但那时大势已去,四处都找不到赋人的踪影。大尽之时,公子也赶了回来当时我怕引起误会,也就没有现身从你们的对话中得知公子有几位朋友失踪了。”
蔡凤眸子中闪出一丝喜色,急切地问道:“你知道是什么人干的?”王仆仍是没有直接回答蔡风的话只是淡淡地道:“公子上了入家的当。
“什么?” “我想让公子见一个人。”王仆说着立身而起。 拉开窗子吹了一下尖哨。
片刻过后,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名汉子进来道:“公子,外面又有人求见。
“让他们进来!”蔡风吩咐道心头却涌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门口进来三人。
蔡风的脑中“嗡”地一声,身子禁不往直立而起。
木耳回来之时,石中天背向着他。
“已经达了他们一程,连那锭金子也一起理进了他们的坟墓!”木耳禀道。
“干得好,那茅屋也烧掉了吗?”石中天问这“烧掉了,里面的东西不会有一件留在世上。
木耳阴冷地答道。 加我者木耳也,现在我们前去鲁境的抱犊固!”石中天淡然道。
木耳大惊,骇然问道:“少主要回药他?”
“不错!”石中天吸了口气连“少主伤得有这么严重吗?”木耳心惊地问道。
“只会比你想象中更严重我的不灭金身已经被破,甚至连五脏也几乎碎裂,经脉错乱淤血内塞伤势之重便是药池的灵性也不一定能痊愈,所以我才迫不得已招回你们,现在真正可以绝对信任的就只有你们2!”石中天并没有担过头来,他不想看见那起火的茅屋,是以,不知他脸上是何表惊木耳朵立了半晌,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世上居然有人能够破持不灭企身?这怎么可能?”
石中天苦涩地一笑,道:“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投有想到罢了,今后切忌让与你同一个等级的高手硬击三掌,不灭金身最大的承受能力也只能达到这种境界,以前是从未曾尝试过,所以人们都以为不灭金身是真的不灭,那完全是一种错误的理解或许真正载于邪宗最高宝典之上的不灭金县能够永久不灭,但我们所得的不灭金身却是次入。
“是什么人子的?”木耳语调之中充满杀机地问道“烦难的大弟子蒙伤与他的儿子!”
石中天吁了口气道。
“又是禅宗的人!”木耳恨惧地连“你不要去找他们,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你们三人联手或许能够胜过他们中的一人但最好不要尝试特别是蔡伤,他的刀道纶对不会输于当年的领难!”石中天提醒道。
木耳呆立2片刻,恨恨地问道:“那少主的伙就不用报了吗?”
“仇当然要报,却不是现在,等我伤势好了之后再一个个对付他们,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石中天冷酷地道,顿了一顿,又接着道:“我们也该走了,到时候相信他们也会赶到抱犊自,在这段时间中不能有任何人打扰我,你们须得负起护法之责!
木耳望了望茫茫的雪原,再一次背起石中天向前走去。
干枯的两只手,犹如自古墓中爬起的干尸。
这两只手,比慈魔的想象更要干枯,但却有着无可抗拒的魔力。
干枯的手竟像是两张大网或是来自冥界夺命的巨大魔爪。 快!犹如闪电!
慈魔闭上眼睛,在阴风四起的刹那间。击出了那鸟沉沉的钝水刀。
不需要任何招式,信手而出,信手而收,清闲优雅中又生出无限惨烈的气势。
若寒潮顿生,若玄冰乍破,雪花纷飞,那不协凋的一抹黑芒,准确无比地迎向两只若天网般的鬼爪。
费天,心中骇然,对方闭上眼睛竟然仍能如此清楚地捕捉到他的攻势如此利落地出招,这样一刀无论是在气势抑或在劲道之上,都使他不得不退。
费天并不怕刀的锋利,但慈魔的黑木刀本来就不是靠锋利取胜、木刀无锋,完全是以那种巨大的爆发力致敌,正成了费天的克星。
费天退!进如疾电,退如狂风但慈魔的动作绝对不慢!雪花轻舞之间,身形旋飞,犹如滑雪而过,激起散雪漫天飞舞。
虚空之中幻出一片迷茫的雪雾,就像是一道沉沉的白幕。
费天大惊,他竟在刹那之间让慈魔消失在视线。 中,眼前惟有一片迷乱的雪雾。
正当他惊愕之时,雪雾又裂成两片,就像是被撕裂的布。
裂开雪雾的是一柄刀,黑沉沉的纯术刀,若挥出乌云的龙爪,拖起一路的风雪向费无胸膛上撞去。
费无大骇,他没想到慈魔的刀如此诡秘,而更利用地形及天象之利出刀,他对自己的武功的确太过自信了。
遥无可退,惟有以重拳相击,寺!”费天重重地撞在身后的一棵树上。
“叶酸!叶啤!”费天和慈魔各撞断一棵你雪花更激射而起,若被飓风扫过,费天只觉得手指僵硬发麻,刚才那一击,自黑水刀上传来的动气并不能伤他,但那种寒意却让他无法承受心头之震验自是难以想象,想不到自己搭隐江湖数十载,初涉江湖就遇到如此棘手的对头,禁不住人叹倒霉。
慈魔也同样吃惊,他那重重的一刀,对方竟然全凭肉掌就接下了,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他的吃惊也只是一刹那,瞬即就恢复了平静,但却并未再进攻。
费天在浓浓的雪雾之中,视线极为模糊只见到那巨大的黑影倒下,却是被撞倒的大树。
十还要战吗?”慈魔冷冷地问道。
“他XX的,以为老夫怕了你吗?”费天气恼地吼道同时向声音传出之处扑去慈魔根本就不用眼睛也可清晰知道费天的动态,他自小就在暗无天日的沼泽中长大早已习惯了黑暗,更将鼻子和耳朵的所有潜能激发出来可以说当世之电能拥有地这种超常生存能力的人,一个都找不出来。同时在耳朵和鼻子灵敏度上也无人能与之相匹。可是他的眼睛却是极为薄弱的一环,和一般的武林高手差不多,是以。在遇到真正的高手之时,他反而闭上眼睛,那样更能找到自己的感觉。
在草原之上,骑马狩猎或与敌交锋,他也多是凭着绝世的听力去放出要命的一箭,不用眼的箭反而更准更狠!
在这种条件下,费天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比,因此处处受制。
西部的高原之上气候极寒,冰天雪地对慈康来说更像是回到了家中一般,他的神刀得自念青唐古拉峰,他的刀法也是在那极寒极险的峰顶大成。那里完全是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气闷慈魔却是在那种环境中一步步将自身的成就报至高峰,是人他的刀法,在冰天雪地之中,更是炫见威力,几乎是神出鬼儿费无击了个空,而寒意又自助下升起,狂涌的劲风如潮水般涌到,几乎让他来不及细想,便伸臂挡击。
“轰!”费天一声闷哼,被击得斜跌而出,整条手臂竟结了一层冰,痛得发麻。
“叶!”一棵树被慈魔横腰踢断。这是慈魔藏子刀后的一脚无声无息。
这一脚本来完全可以踢在费天的身上但是慈魔却被葬天以手臂挡刀之举感到愕然因此脚便偏了,费天竟像具有铜皮铁骨般的不死之身,这样凶猛的一刀,居然不能新下他的手臂。
不过费天心中的惊骇是无与伦比的慈魔的刀的确神出鬼没完全无法捉摸,更是奇寒无比,力量也大得惊人费天心中暗想:“诺非我已将不灭金身修至第七重境界,只怕就此一刀就足以让自己身死此地了。”越想越心寒却在此时传来了慈康的声音。
“好硬的皮肉,连刀子都斩不烂那我的牙齿自然更咬不动7”
费天心中气苦不堪今日竟然在两三招之中便已失利,对方的武功也的确可怕,不过他相信,若非慈魔仗着一柄黑木刀,定然不是他的对手,至少自己在功力之上不会输给慈魔。但这只是想想而已,他的一县武功全部没浮在手上,手臂本就是他的兵器,而别人用兵器,自然也是无可厚非的。
“费天,我想咱们不用再打了,你两天没吃东西,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们还得保存实力。冲出这片鬼林子否则就算你吃了我,过一段时间也仍会饿死的!”慈魔突然改口道。
费天心想:“事实也的确如此,自己饿了两天,功力大打折扣,自然比对方要差上一等、”而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他更是对慈魔那神出鬼没的刀无从把握,如果真要分出个胜负的话。今日死的人只怕真的是他,至少慈魔比他年轻,且身强力壮。又是他着肚子,只是他弄不清楚,对方怎么连蜈蚣和蚯蚓也敢吃,而且像是吃糖果一般。
费天深深地吸了口气,雪雾渐降他已经能清楚看到慈魔那种神闲意轻的样子,心头虽然有些恼限,但不得不敢作强横地道:“好,今日就放过你一次!”
慈魔有些好笑,但却并不想说些什么,因为他的敌人已在外面恭候着他他必须保存实力去对付那些人,而费天虽然是个恶入。却不必为他去伤脑筋。何况他们之间并无冤仇,两人相争,总会耗去不少的体力,又何必要让赋人得利呢?
费天那不怕重击的硬功,倒也的确给慈魔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至少费无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其功力甚至更胜于自己这一点慈魔C中十分明白,想要杀死费天绝对不会如手枪王一般简单。
“你究竟是什么人?”费天对透着无限神秘的慈魔也起了一丝好奇之C,他只觉得慈度有时候像野兽一般,甚至比野兽更可怕无论是生存习惯,还是那种忍耐力。都像是雪原上的野狼,卧雪、哈虫,这种人的生存能力之强一定比平常人更要可怕十倍。
慈魔拢了一下那散开的头发,淡淡地道:“这一点你没有必要知道!”
蔡天竟在慈魔拢发的一刹那间,竟然发现一点鲜艳的翠绿,在耳垂之上。
费无禁不住更是讨体,慈魔竟然像个女人一般在耳朵上戴着一只精巧细致的翠绿形耳环,“你不是中原之入?”费无奇问道。
慈魔有些惊讶地望了费无一眼,反问道:“你怎知我不是中原之入?”
费天想了想道:“中原之人很少有男人戴耳环的,”
慈魔笑了,不置可否地道:“那也不一定!”但旋即又转口道:“你想不想出去?”
“这还用问?”费天不屑慈康这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那就跟我一起杀出去如何?”慈魔微带挑衅的语气问道。
“你能出去?”费天奇问道。 “以前不可以,但今天却可以!”慈魔坚决地道。
“那是为什么?”费夫不解其故……早在两天前,我就已经知道如何破解这个阵法!天下间根本没有可以困住我的阵法,R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一切的阵法都会不堪一击。即使是天下间最恶劣的沼泽之地,也无法让我迷路,因为我的心会自动导向,你说这小小的树林又岂能困得住我?”慈魔自信地道“那你为什么不冲出去?还要在这里吃蜈蚣蚯蚓!”费天有些恼怒地道他气恨慈魔怎么不早点引他出阵,害得他饿了两天不说,更担误了他的正事。
“哦在等待,等待机会!”慈魔解释克呼待机会?难道前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吗?”
费天又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同,我早就算准这两天会有大雪降下,而当地上满是积雪之时,就是我出阵时机到来之日!”慈魔淡淡地道。
费天似有所悟,在雪地之中的慈度的确太可怕了,他既然是被人逼人阵中的,那么他的敌人定是更可怕。即使冲出阵去。也许还会被逼进来,那样反而会让对方又想出新方法来对付自己,因此在没有把握冲出包围之前;他反而不想闯阵了,费天楞了半晌,问道:“你难道懂得五行之术?”
慈庭并不做作地道:“我不懂!”
“可你怎么知道破阵之法?”费天奇向道,“其实这也不能算是破阵,我只是能够走出这个阵法而已、”慈应望了望天空中飘降的雪花,淡然遭。
费天不由得更奇,若是不懂五行之术又怎能走出这种五行之阵?
“你感到很奇怪吗?”慈魔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接着道:“其实也并不值得奇怪,我听说过五行之术可以将空间扭曲使人方向感混乱甚至连天空中的境物都有些改变但是任何降法。都无法阻止毛毛虫或蚯蚓之类的小虫,这些地面之下的小生命并不受到影响,例如蜈蚣吧,它在地下的洞穴依然有其方向感、五行之术可让人产生幻觉,只要你不用眼睛这些幻觉就对你不产生任何作用,当然如果你思想不能集中的话同样会产生幻觉、所以只要人不用眼睛,集中思想就可以走出这片林子了。”——
幻剑书盟扫描,逸云OCR

哈鲁日赞并不是一个傻子,更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入是以他在愣了半晌之后,认真而肃然地问道:“如果我说这不是我干的,你会不会相信?”
蔡风沉默深深的沉默,位立如风中脱光了叶子的老树。
“如果你认为是我干的,我也没有办法既然证入已经全都死了我也无法搬释但是我只想说一句,这件事绝对不是我所为!也不是我的入所为!”
哈鲁日赞深深地吸了口气以无比平静的语调道。
蔡风望着哈鲁日赞的眼睛,空气似乎在刹那间凝结,变重,那细碎的雪花使得栈道更添了几分静避。
哈风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只等蔡风一句话。
其实担心的入并不只哈凤一个,包括那些高车的武士他们亦同样心中十分紧张,此刻巴颜古国师并不在队伍中否则他也不会例外蔡风那身神鬼莫测的武功早在昨天他们就见识过,在场的所有人,却没有~人是其对手包持巴颜古国师。若是蔡凤不相信哈鲁日赞的话,高车国众人就惟有拼命一战,他们自然不希望与蔡凤这般可怕的高手对阵。
场中惟有一人似乎有些尖灾乐祸那人就是尔朱4匕。
良久蔡凤才缓缓将目光移向天空,对着昏黄的天幕,任由冰冷的雪花轻轻拂落脸面。长长地吸了口气,他仍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转过身向栈道的另一头行主。
“蔡风,你要去哪里?”哈风一急,呼道。
哈鲁日赞微微松了口气刚才他若是有半点异样的表情。换来的一定是车风无情的攻击,但此刻他却知道,蔡风相信了他,因此心中禁不住对蔡凤微微有些感激,蔡凤居然相信了他的话,这的确算是对他的一种信任。
“审公子,如果有用得着我哈鲁日赞的地方不妨吩咐一声、”哈鲁日赞深具漠外中入粗扩豪爽的个性,说这话倒是极为诚恳。
“二王子,中原的事情极为复杂我们不宜插手其中,这对我们都不会有好处的、”尔朱兆在一旁插口道,语气难以掩饰对蔡风表现的失望。
“尔朱公子怎说这种话?蔡公子既然相信了我所百,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事,怎能袖手旁观?”哈鲁日赞豪迈地武“皇兄说得对!”哈风忍不住向哈鲁日赞抛了一个媚眼,才转向蔡凤道:“蔡凤,你就这样走了吗?”
蔡风愣了一愣。驻足转身,神情依然有些淡漠,但,L”中却有了少许的暧意造:“谢谢各位,中原并非漠外,人心险恶,步步危机我不想你们插手其中,这对你们没有好儿”
哈鲁日赞和哈风都呆了一呆,显然对蔡凤的回绝有些意外,但哈风仍坚持道:哦们不怕危险!”
“哈姑娘乃千金之躯,何必为一些毫不关己之事而劳J心呢?何况人家既然不领情,也犯不着去浪费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听。”尔朱兆有些不悦,更满怀嫉妒地道。
哈风有些不满但却无法说什么,蔡风这样拒绝他们的相助,使她也有些气恼,对方竟像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但正是因为蓝风这种不尽人情的表现,让哈风更感兴趣,她所遇到的男人,无不是对她阿泱巴结,讨她欢心这种入她见得太多了,但像蔡风这般对地漫不经心的男人却是少见,也便更具另一番魁力。
尔朱兆望着蔡凤远去的背影禁不住露出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
石中天神情极度委顿自城内行至野外,竟然用了整整四个时辰,平日只需半盏热茶的功夫,此刻却用了这么多时间,使他禁不住,心中苦笑。
四野苍茫,天空在下着雪,虽然不是很大,但却使路变得更滑他竟然也会有摔跤的一天,可是却没有什么可以磨灭他的意志。
放出了千里飞箭他只有等,静静地等、不过,此刻他并不着急,因为尔朱荣、黄海及彭连虎等绝世宿敌全都被深埋地底已经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也就不必怕谁追击了。虽然此刻连一个不会武功的大娃娃都可以欺负他,但他仍是笑了,更暗自为自己那无人能敌的智慧而感到骄傲对于蔡伤的估计失误,那并不是他智计的疏忽,而是输给了天意。人自然无法与天相比,石中天怎么也不会想到,蔡艳龙竟然心脏偏右一寸这是他致败的原因,蔡艳龙的存在的确是一个意外,而蔡风身具佛道两家的神功又是一个意外,他的失算与智慧无关只是他仍在盼着对付萧衍的那些后着能够派上用场,而且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实行、他绝对相信自己的安排,更相信萧衍此刻一定活不了,要么便是已经被擒。
这是一家茅舍,低矮压抑,住着的只是一对老夫老妻。低矮的茅舍,凄原的夫妻,的确显得很冷底石中天已受不了外面的寒冷,此刻他己浑身是痛,更无法运功护体,和普通人一样,怕冷怕热。
蔡伤最后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在他心头烙上了极深的印痕也让他伤上加伤。
本以为自己的武功足以扫平天下,可是蔡伤那大“苍海无量”却让他失去了信心,他总感觉到那式所潜藏的威力是无穷的。
蔡伤和蔡风联手的那五击让他伤得的确太重,若非如此他绝对不会输给蔡伤,至少不会被击得重伤而逃。
石中天并不知道蔡伤也受7伤若是他知道这一点,定然会再一次充满自信。
这对老夫老妻所过的日子虽然有些清苦,但对入部甚是热情,虽然石中天浑身是伤,样子极为惨几但他们对他仍是十分关心端热水,拿火炉,倒让石中天有些受宠之感。
入世间的冷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的,石中天一生游历江湖,处处算计别人,却没想到在一个小小的农户家中能享受到如此待遇,而且又是在他落难之时。入并不是没有感情的石中天竟难得地被感动了一回,或许是因为人在落难的时候特别容易产生感慨的原因吧。
石中天在老夫老妻的低矮茅屋中住了一天,老俩口杀了惟——只下蛋的老母鸡。
休息了一天,石中天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快过中午之时一阵敲J!之声惊醒了他。
“谁呀?”那老姐低哑而温和地问道。 “哄哄——”又是几下敲门之声。
“吱叶!”茅屋的水门被拉开,一阵寒冷的风自门缝挤了进来,石中天微微打了一个哆唁外面下着雪,似乎很大。满地都是一片素白,厚厚的,像为大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的棉花。
茅屋中的光线有些暗淡,那是因为挡在门口的一个人,一个打扮有些怪异的人。
这个人并不高大,甚至有些轻小,但却戴着一个极为不相称的大斗笠,斗笠几乎有门那么宽,看上去倒像是一个特大的磨菇。
老枢有些迟疑地望了这人一眼,用老运而慈祥的声音道:“寸k面冷得很,进来烤烤火吧,我老头子不在家、”
那怪人并没有望向老抠,只是将目光投向静坐在炕上的石中天,冷冷地答道:“俄不是来找你家老头子的!”
老姐愣了一楞,似乎明白了什么,侧身一让,目光也落在石中天的身上。
“你是木耳?”石中天眸子中闪出一丝亮光,问道。
那怪人摘下大斗笠,露出一个秃了顶的脑袋,再一次打量着石中天,缓缓地念道:“龙脱浅滩傲四海!”
“鹰扬天下独尊我。”石中无淡淡地应选“半掩门扉暗消魂、”那人义道。
“醉梦亦未忘前辱、”石中天接造,“风扬舞劲柳!” “他踏天惊时!”
“羞花半开月中月!”
“碧荷初露石中天!"那人与石中天一入一句,只听得老枢一脸茫然。
“嘿心仆木耳参见少主!”那怪人突然跪倒于地。
“花否和费天怎么仍未赶到?”石中天淡然问道。
“如果他俩仍在入世的话,一定会来,我已用心印大法召唤过他们。”木耳认真地道。
“这数十年来真是苦了你们了、”石中天极为诚恳地道。
“能为主人效力是我们的荣幸,木耳根高兴少主能有用L我们的这一天,相信花否和费天同样是如此想法”木耳一脸激动地道“起来吧。”石中天吩咐道。
“是!”木耳立起身来,望了老枢一眼,在老岖犹未曾反应过来之时,五指已经担在她的喉咙L。
“不要!”石中天忙道。 木耳一愣,忙缩回手,望了望石中天,有些不@。
老怄差点昏了过去捂住喉咙”叮”了起来,但已经骇得面如土色。
“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夫妇,又救了我,就饶他们一死好了。”石中天竟然善心大起。
“是!”
“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石中天缓缓下炕,自怀中掏出一铲宝光堪堪的金子,扔在炕上,道:“这是给你们的,好好享受晚年,否则会有人来取你们的性命!”
“少主,你受了伤?”木耳大惊问武“不错,所以我才会将你们召来!”石中天恨恨地道木耳向地上一蹲,道:“让木耳来背少主走!”
石中天并没有反对,在老岖惊诧之时已经被木耳背出了下。
雪地之上一串浅浅的履痕向前延伸。 “放下我!”石中天吩咐道。 “是!”
“去送那对夫妇一程,我不想这个世上还有对我有恩惠的人存在、”石中天突然以一种极冷的语调遣。
木耳一体没想到石中天竟会改变主意刚才他还阻止自己杀死那老亿此刻却又吩咐他去击手。
石中天似乎明白他的心思一般,淡淡地道:“我不想亲眼看着对我有恩的人死去、”
木耳再没说什么,身形如风一般拣了回去,白白的雪原之上,并投有再多添一道脚印。
望着木耳如风般的身形,石中天绽出了一丝笑意。
慈魔扫开身上的积雪。从深深的雪堆中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
正当准备用雪洗脸之时,竟发现有双眼睛盯着他,正是那老者。
慈魔笑了笑,随便抓起两把雪在脸上握了搓,又抓了两把放入口中。
“要不要让我抓两条蜈蚣让你尝尝?”慈座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老者邪邪地一笑,道:“要是将你给我吃了倒还可以”
慈度哑然失笑,道:“你竟想吃我?”
“人肉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老者并没有直接回答慈庭的话,慈魔心中大感好笑。
居然有人想要吃他这的确是一件极有意思的事,他从来都未曾想过吃人肉,在好笑的同时也充满了怒意。
“你经常吃人肉吗?”慈座冷冷地问道。
“偶尔会吃上一些但为数并不多、”老者有些傲意地道。
慈魔心中充满了憎恶,虽然他见过的凶入并不少,但像老者这般吃自己同类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甚至想都未曾想过,会有人吃自己同类的肉,那比粮更为凶残,怎叫他不憎恨?
“可我的肉很粗糙,吃了只怕会伤了你的牙齿!”慈魔冷冷地道。
“就因为你的肉很粗糙,才会让老夫打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吃你的内,但饥饿会使人忘性,“饥不择食这句千古名言之所以会留传至今老夫想不无道理、”老者毫不做作地道。
“你认为自己能吃得到我的肉”慈厦有些不屑地问道。
“我费天从来都未曾想过有我吃不到的人肉。”
老者自信地连“你叫费天?”慈魔畴便问了一句。
“你听过老夫的名字?”老者做讶,反问道。 “刚才听说!”慈魔极为淡然地道。
费天冷哼一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问这干什么?”慈魔意态悠闲地问道。
“海个被老夫吃的人,老夫都会为他立一块碑,如果老夫不知道你的名字。如何为你立碑?”费天道。
慈魔似乎很少见到如此可笑的入不过费天饿了两天倒也难得,粒米卡进,可能是俄糊涂了。慈魔这么想着,便道:“俄的名号比你的名号好听也比你的名号更凶,你想知道吗?”
“十么名号?”
“慈魔!慈者亦魔魔者亦慈我叫慈魔蔡宗!”慈魔冷眼望着费天,悠然遭。
费天果然一果忽又仰天大笑了起来。慈康却不屑地道:“看你的肉质干枯,皱得像鸡皮几根骨头都快变成了灰色,还想吃别人的肉?倒不如拿自己去喂狼!”
费天大怒,慈魔如此刻薄地骂他,怎叫他不怒?
禁不住怒吼道:“无知小蜚,找死!H身形若苍鹰扑兔般向慈魔扑去。
蔡风的眉头紧锁,已经两天2,都未能寻找到元定芳的踪迹,无名四也像是自世上消失了一化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桔?元定芳又在哪里?这潜伏的敌人又是谁?有何意图?
蔡凤几乎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这些人多少与葛荣有些交情,虽不能直接响应但对蔡风的事相助一二却不成问题,而这些人大多在地方上很有势力或是家族之类,否则也不会害怕直接加入葛荣的义军。
葛家庄的财力冠绝天下那是因为葛家庄的生意网络几乎遍及大江南北,甚至蛮荒漠外,葛家庄的生辈网络是常入很难估量的,所以葛条能在二十几年中靠白手起家而富甲天下名动南北两朝生财之道,几乎没有人能够胜过葛荣地更有着常人难及的远见,这是任何生意入都不得不佩服之处。
乱世之中崇尚的惟有强者而葛荣却是不折不扣的强者,是以。他的耶友也愿意替、蔡风办事,但是仍没有结果。
狗王似乎也失去了应有的作用由于客栈被火所烧又下了一场大雪,使所有的气味都淡去,根本就无法嗅到元定芳的踪迹。
近日来,蔡风自己的心也渐渐烦躁起来、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自小蔡凤就开始修心,以佛门至高的无相神功为根底,更习练了黄海所授的合法。佛道两种修,C的武学早已使他达到天塌不惊的地步而近来心中却烦躁不安,连蔡凤自己也觉得奇怪。不过他却认为这定是与元定芳的失踪有关,让他无法找到解释的,却是经脉的异常躁动,就像是一颗毒刺扎入肉中,让他的心有些不安。蔡凤本身也是明白医理之入,但却无法弄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病症。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门外传来了一声轻极的话音:“公子有个自称王仆的人耍见你。”
蔡凤愣了一愣,脑中迅速翻转却记不起有哪位熟识的人。H王仆但却谈应了声连“让他进来!”
“吱叶!”门被推开一人摘下头顶的斗笠向后抖了科技风上的雪花,踏步而选——
幻剑书盟扫描,逸云OCR

黄海和尔朱荣不得不承认,在心计方面比之石中天,自己等人皆要稍逊一筹。
若非石中天想要得到绝惰——即如今恢复神智的蔡风,又极力对付萧衍,只怕他的身份永远无法揭破。
尔朱荣早就隐隐感觉到南朝的魔门不简单,只凭祝仙梅和韦睿诸人,根本就不可能与他分庭抗礼,若是没有强硬的后台,一定不敢与他如此公然对立。
金蛊神魔也是个聪明人,更是个心计深沉之人。只凭祝仙梅只怕也不会让他倒戈相向,反助阴癸宗与花间宗若说南朝的魔门还有一宗支持天邪宗,那才能够说得过去。也只有石中天万可慑服金蛊神魔,让南朝魔门归心。
石中天一天未死,尔朱荣的剑宗就一天不可能控制南朝的魔门,甚至会反被石中天所控制也有可能。因为石中天这个人的确太可怕了。
※※※
林间的埋伏极多。似乎潜藏着千军万马。这里的雪厚,林密,倒也是一个极好的伏击之所。
慈魔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他并不急于知道,他只需知道那是敌人即可。
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是自己的敌人就只有一个结局——死亡!绝对没有任何人情可讲,也不必讲什么人请,这是慈魔的生存原则!他知道众苦行者来自吐蕃,但面前扑来之人绝非来自西域,而是中原之人。
慈魔并不知道中原有什么敌人,或许这些人是枪王抑或碎天一伙的,他有些恼怒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麻烦,摆明要跟他过不去。
费天已经好久未曾出过手,初出江湖就被人困着饿了两天,对方又是些修行的和尚,真可谓被激得鬼火直胄,心中暗想:“他XXXX的,老子这一辈子见不得和尚,见和尚就倒霉!”
费天虽然对这些苦行者没有办法,但面对这群相继扑来的人,却根本就不放在眼中,但见他身若游龙,两手幻化成无数道魔影,见人就抓,见物就击,他本身几乎刀枪不入,根本就不怕那些废铁般的兵器,而这些人之中哪有慈魔那般可怕的钝术刀?
一时之间,对方竟被杀得毫无还手之力。慈魔本无心恋战,但见费天如此勇悍,其战意也跟着狂升,黑木钝刀每一击都带着雷霆暴响,若闷雷滚过,杀机无限。
被刀扫中之人,无不骨折兵断,即使不死,也会被震得飞跌而出,无人可以挡得住其雷霆一击。
树林之中,一时血雪溅飞,红白相间,变得一片凌乱。
这些人哪里想到慈魔会如此神勇本想这六天来,慈魔即使不死,也会饿得奄奄一息,有阵前的那几道连环机关便足以应付,又哪会想到,慈魔不仅没有饿得奄奄一息,甚至比六天前更为可怕,这的确足够震慑所有的围攻者。
“嘛——呢—一叭—一咪!”一阵闷雷般的声音滚过虚空,有若巨杵般击在众人的心头。
慈魔和费天的动作同时缓了一缓,随即有两道强横无比的气劲向他们击来。
慈魔想也不想,黑木钝刀一横。
“轰!”“轰!”两声沉重的闷响,惊得林间野鸟四散而飞。
慈魔的身形禁不住倒滑而出,在洁白的雪地上拖出两道深深的履痕。犹如马车辗过一般费天也飞退至他的身边。
慈魔与费天同时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
能够以这种功力念出神咒,并击出两道强劲绝伦的气劲之人至少是尊者级别的人物,这一点慈魔心中十分清楚。
出手的,的确是两名喇嘛!
“赤尊者!黄尊者!”慈魔的眼中微微有些震骇,来人正是蓝日法王座下的黄赤两大尊者。
“慈魔,放下你的屠刀,我佛仁慈,会渡作人轮回的。”赤尊者声若洪钟地道。
慈魔曾经与赤尊者交过手,是以,他很清楚对方的实力,虽然他比之紫尊者略胜一筹,可在五大尊者之中,以紫尊者武功最弱,其他的四大尊者,一个比一个厉害黄尊者排在五大尊者的第二位,向来极少出手,但想不到今日竟然亲自来对付他、也不知道眼前两人是什么时候赶到中原,倒让慈魔极为意外。
其实,慈魔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才是,自己如此年轻,竟然能劳动两位尊者及十二位苦行者一起赶来,他的确应该感到骄傲,显然可见华轮和蓝日是多么重视他,无奈慈魔毫不屈服。更且处处与之作对,因此华轮和蓝日不惜一切代价让他消失.而慈魔也在同时知道此次的中原之行的确没错,否则华轮也不会如此惊慌地接连派人追杀他,更如此紧张地欲置他于死地。
“佛是什么?”慈魔冷冷地问道,不卑不亢,并未被黄赤两大尊者吓着。
“佛是狗屁,天下的秃驴全都是他XX的狗屎狗屁放了,自然就拉出了狗屎!”费天这一辈子最根和尚,他本是天邪宗的人,隶属魔门,魔门却在百余年前被慧远的禅宗给击得四分五裂,慧远更组织了白莲社,使得魔门之人抬不起头来。四十多年前,魔门又因为白莲社及慧远的徒孙烦难而败退,再次退居幕后这一切无不是佛门禅宗惹的祸端,因此费天对和尚和道士可谓恨之入骨,这群喇嘛也同样信奉佛教,自然勾起了他的恨意,见慈魔也根本不将佛看在眼里,禁不住大有遭遇知音之感。忍不住怒骂了起来.慈魔竟然笑了,难得有这么一丝笑容,那是因为费天骂得很有意思。
黄尊者和赤尊者禁不住神色变了变,十二名苦行者听不懂汉语,所以显得有些茫然倒是那些中土汉子,听了却是强忍着笑。
“施主口出恶语,小心佛祖和菩萨让你下地狱!”赤尊者冷冷地道。
“放屁,老子正是从地狱中跑出来,专门找你们这些秃驴算账的!”费天毫不客气地骂道。
“华轮什么时候也来到了中原?”慈魔冷冷地问道。
“大喇嘛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赤尊者怒道。
“哼,很了不起吗?我慈魔当着他的面也敢骂,他有什么了不起,若真有本事,就接受我的挑战!”慈魔自信而不屑地道。
“原来你真叫慈魔,世问怎么有如此古怪的名字。慈与魔能互相并立吗?”费天有些意外地道。
“人的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管它并立不并立,只要能代表某个人就行了,何必在意它叫什么呢?”慈魔淡淡地道。
“这倒也是!”费天自语道。
“慈魔,你不要执迷不悟,本尊者并不想杀生,如果你愿意放下屠刀,我可以代你向大喇嘛和法王求情,或许可以免你一死!”黄尊者淡然道。
“我呸!我有今天全是用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出来的,我的一生没有半丝侥幸,也不用任何人可怜,如果你们有本事,就自己来擒下我好了。慈魔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杀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谁要杀我,都得付出沉重的代价!蓝日与华轮也不例外!”慈魔豪气干云地横刀而立道。
“好,说得好,我费天也算一份,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秃驴,其次便是假仁假义之辈,你们这些人不仅是秃驴,还是假仁假义的鼠辈,老子早就看你们不顺眼!”费天向慈魔身边靠了靠,吹胡子瞪眼道。
“慈魔,你真的不愿放下屠刀?”黄尊者并没有理会费天的话语,似乎是给慈魔最后一次机会。
慈魔冷冷一笑,不屑地将刀锋一摆,狂吼道:“来吧,让我再次见识一下密宗的高深武学!”
※※※ 蔡风并不想耽搁时间,最理想的结局当然是速战速决。
元定芳被关在财神庄之中,但蔡风并不急于知道元定芳关在何处,而是打算从头到尾,将所有财神庄的人尽歼.只要是出现的人,此刻就会立即死在乱箭之下,绝不留有余地,更不会拖泥带水!
是以蔡风等人所过之处,竟是鸡大不留,没有一个活日,就连想逃入后院之中的庄丁也难脱死劫.
或许有些残酷吧,但对待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蔡风的做法,的确出乎王仆的意料之外,蔡风行动之迅速和摧毁力之强,更出乎他的想象之外.
这一群人完全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杀手,行动之利落和那毫不拖泥带水的作风让王仆等人触目惊心,禁不住心中忖道:“难怪葛荣能在这么短短的二十年之中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实非侥幸所致!”
庄内众人似乎知道强敌来攻,竟然没有再出现庄丁,内院之中,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一层厚厚的积雪铺成一种静溢的世界。
死寂一片,连个足印也没有。
这是不可能的,刚才这些人明明都是自后院中冲出来的,但怎会没有足印呢?
就连小孩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后院之中的确没有足印,半个都没有,就像是所有足印都被这场大雪给覆盖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后院之中另藏有机关。
更让人觉得奇怪的,却是后院之中并没有几栋房子。这的确很古怪,偌大的一个财神庄,若只有这几栋房子,真让人难以相信,可事实上也的确透着一种莫名的神秘。
天空仍在下着雪,但并不是太大,众人散集于后院的门口,目光游戈于雪上,只想寻得一点点珠丝马迹。
“你们在这里等着,一切都要小心,让我过去看看!”蔡风说着伸手摘下头上的竹笠,甩了出去身形也在同时若惊鸟一般,追逐而去。
竹笠落地的前一刻,蔡风准确无比地踏在竹笠之上。
竹笠竟若一片破浪而行的踏板,在雪面之上拖过一道浅得几乎让人无法辨认的痕迹,向那边的几栋房子靠去。
众人不由得暗暗心惊,蔡风这等轻功的确惊世骇俗。
三子的脸上却绽出了一丝笑意,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
蔡风冲天而起,脚下的竹笠有若一朵云彩托起他的整个身躯,斜斜落入一栋楼阁之中。
蔡风的行动并未曾触动机关,即使这后院的地面之上布满了机关,也不可能对他构成威胁,蔡风就像是一片雪花,根本不会让地面承受什么压力,只是在雪面上滑行,便是有机关也没有关系。
“仆爷曾探过此地,不知初来之时,可是这个样子?”三子极为客气地问道。
“我当时潜入庄中还未能进入这后院.”王仆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仆爷对这后院又有什么感觉或看法呢?”三子又问道.“依我看来这后院之中一定布满了机关,听说曾有数股盗寇进来,而全军覆没,可能就是因为这些机关的原因。”
三子忖道:“说到机关土木之术,天下又有谁能比得上马叔呢?”不由得游目四顾,向身后的一名葛家庄弟于伸手道:“拿弓来、”
“你发现了什么吗?”王仆有些疑惑地问道。
三子点了点头,向身后众人道:“退后五步。”这才张弓搭箭,向一处看起来极为平静的雪堆之中射去。
“轰!”一声暴响,雪底之下似乎起了一阵翻天覆地的变化,积雪四散而飞,犹如有一条狂龙翻涌于其中。
地面之下箭雨蜂涌而出,向四面纷射,众人早有准备。何况又是在院墙之外,根本不能造成伤亡。
三子大弓一挥那飞射而至的劲箭竟然尽数被绞碎,但他却并未停手。
雪层被翻开,埋于雪下的景况一目了然。
三子不再迟疑,身形再次退出后院的门外,劲箭连发,却是射在门口不远处。
“哧哧……”一阵轻响,一柄柄尖长的利刺白雪底冒出,若探出头的春笋。
众人禁不住骇然,刚才若是不明就理地踩进去,不被捅死才怪。”哼,这点小机关想难住我,真是小巫见大巫!’三子不屑地道,同时箭矢自他手上连发,或远或近,但每一箭皆能使地面发生一些变化,有网,有钉板,有毒箭,也有陷阱,整个后院竟有三十七处机关之多但却尽数为三子所识破。
王仆禁不住心下骇然,想不到蔡风的属下还有这等机关高手。
他哪里知道,自小三子便与蔡凤、长生一起学习马叔的机关巧器之学,就连阳邑的每一个猎人都是设置机关的好手,在马叔的众多弟子中,唯蔡风天分最高。其次便是三子。再次是长生、但长生的武功却比三子高,这全因两人的性格所定,是以,三子这一刻能轻松破除机关。
蔡风收起竹笠,目光极为敏锐地扫了一下楼阁之中的景物,后院这时传来暴响。他便知道此乃三子在破除机关,他相信三子有这个能力。
楼阁之中竟然极为幽静,甚至有一丝阴森的感觉。
偌大的一座楼阁,竟然没有一个人,似乎这些人知道强敌来犯,全都躲了起来。
蔡风之所以不待机关全破再入阁楼之中,就是不想浪费时间。
时间是宝贵的,绝对是!可是楼阁中的一切让他感到意外,因为太幽静了,静得有些不会常理。
蔡风并不在意这些,他更不会害怕天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害怕,这是他的自信!
有几幅画吸引了蔡风,那是名家的手笔,但蔡风并不在意这些玩意儿,此时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正事,几幅画几当然无法与元定芳相比。
王仆诸人很快就跟了上来,他们也同样感到惊愕。偌大一个财神庄竟然是空荡荡的几座楼阁,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财神庄传说单单奴仆就有百余人,再加上庄丁、内眷及招募来的人。少说也有两三百之众,即使那些招募来的人有一部分已送走,但应该仍有近两百人,现在这些人哪里去呢?既然有这么多奴仆,就不可能不养马,不可能连膳房也没有,可这些地方又在哪里?众人的心头禁不住一阵疑惑。
“哧……”一溜旗花冲天而起。 蔡风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沉声道:“向西院去!”
王仆诸人一惊。蔡风今次出动的并不止这一批人,还有另外一批人马,看来他的确得重新对蔡风进行估计了。
西院,守在一条地道口的却是无名五,无名五的神色极为坚定,眸子之中始终透出一种淡漠的神色,朴素而又简单的打扮。看上去是那么普通。但蔡风却知道,无名三十六将当中,没有一个是可以让敌人轻视的人物,虽然他们不如十杰那般突出,但却不会比十杰逊色多少。
葛家庄十杰是葛荣对付外敌的利刃,是以,每个人无论是智计抑或武功都极为超卓,更具大将风范,皆是能独档一面的杰出人物,而无名三十六将却是葛荣的秘密武器,不为外人所知,更是他的杀手班底,这些人都是经历了无数次磨炼之后才能排入无名三十六将之列,这是代表着一种领导的主导地位,绝对没有人敢小觑!
葛荣也极欣赏无名三十六将,更是极为满意,然而天下能让葛荣满意的人却不多。
无名五望着赶到的蔡风,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众兄弟都进去了吗?”三子问道。 “嗯!”无名五点了点头道.
‘很好!”蔡风极为满意。
“若非元姑娘聪明,只怕我们也找不到这里。”无名五道。
蔡风触动了一下鼻子,竟嗅到了一缕熟悉无比的淡香,禁不住亦露出了微笑。王仆也吸了吸鼻子,却什么也没有嗅到,但看到蔡风脸上那莫测高深的笑容他心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幻剑书盟扫描,逸云OC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