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

从前有个父亲,他有三个女儿,美丽得就像三朵玫瑰花。其中最小的那个女儿也最漂亮、最厚道、最勤劳。有一回,父亲要到京城去赶集,问三个女儿想让他带点什么回来。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要衣服、珍珠之类的东西,最小的女儿什么也不要,直到她父亲再次问她想要点什么时,她才说:我什么别的也不想要,爸爸,只要一个玫瑰花苞,可它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苞。
我一定给你捎来!父亲许完诺,和女儿们道了别,便上路了。
他在集上给女儿们买了衣服,珍珠,到最后,又去找玫瑰花苞,他跑遍了整个集市,又到各个花园里去找了一通,可是不见玫瑰花苞影子,因为已经过了开花期,她们的父亲即使拿金子去买,也没有人帮得了他这个忙。他因不能满足小女儿这个微小的愿望而感到非常难过,心情沉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心不在焉地走着走着,迷了路,来到一座大森林中。他穿过密密的丛林,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小块谷地,各地正中央长着一丛玫瑰,上面长着唯一的一个漂亮极了的玫瑰花苞。他高兴得叫喊起来,连忙跑到玫瑰丛前把花苞摘下来。刹那间,整个林子一片吼声,仿佛暴风雨已来临。地一摇晃,从玫瑰刺丛下面伸出来一个怪兽脑袋:你怎么敢把我心爱的花,这朵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苞摘走?!这怪兽像打雷似地吼道,吓得这位老父亲的膝盖直发抖。他用颤抖的声音解释说,他是为谁来摘这个花苞的。接着想把身边所有钱财和贵重物品都交给它。
我什么别的也不想要你的,只想要你回家时那第一个出来迎接你的人怪兽说着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他。可怜的老头有什么办法呢,为了活命,只得暂且答应怪兽的要求。
三天之内,怪兽说,你把回家时最先遇到的人交到这里来;否则的话,饶不了你!它说完这些话便消失不见了。父亲悲伤地朝家走去,他只希望谁也别出来迎接他。可是,最小的女儿一见父亲朝家走来,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飞跑出去迎接他。父亲多么希望最先出来迎接他的是一只猫或者一条狗,而不是他的女儿啊!尤其不希望是他最小的孩子。可是事与愿违,毫无办法。
爸爸,您给我带来玫瑰花苞了吗?小女儿迎接父亲时间道。带来了,带来了,非常美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朵花能比得上它,可是亲爱的孩子,代价太大了!父亲哭着说,女儿愣住了,开始责怪父亲不该买这么贵的花苞。父亲摇摇头说:我的孩子,只要能保住你,我就是把全部财产拿出去换取这个花苞也心甘情愿!于是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小女儿,并说三天之内女儿必须到怪兽那里去。女儿吓了一跳,可是由于她又善良又勇敢,便对父亲说:别难过,爸爸,既然上帝作了这种安排,我只好去。
我不管受什么苦,都能熬过来。她把玫瑰花苞别在腰上,同父亲一道走进了家门。
第三天一大早她和家里人告了别,由哭得死去活来的父亲领着上森林去了。到了林子边,她又告别了父亲,一个人沿着一条小路径直朝那块小谷地走去。她看见了谷地中央的那丛玫瑰,便一步步朝那玫瑰丛走去。她四下里一瞧,不见一个人影。她把花苞拿到手里,勇敢地走到玫瑰丛跟前,碰了它一下,大声嚷道:我来了!顿时,全森林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地一摇晃,裂了个大缝。小姑娘一个倒栽葱便掉进了深深的地底下。等她清醒过来,瞧瞧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非常美丽的大花园中的黑色大理石宫殿前,在她右边站着一头怪兽。她吓得直哆嗦,可是怪兽却用一种温和的声音对她说:
你别怕,美丽的小姑娘,什么事也不会发生,谁也不会欺侮你,你到花园里去走一走,到宫殿各处去看一看,你会在那儿找到床铺和饭菜。可是你不要出声,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都忍着不说一句话,如果你能百般忍耐,你就能得到幸福。
怪兽说完这番话便消失了。姑娘惊讶得目瞪口呆。她先在花园里转了转,转到宫堡前,便走了进去。宫堡里面也是黑色的,就连家具、墙壁也都是黑的。有一间房里铺了个单人床,桌上摆了几道菜。小姑娘尝了尝味道,不错,便吃得饱饱的,然后到井边去喝水。天快黑时,她便上床睡觉了。她一声不响地睡着,到了半夜,突然一声巨响,大门哗地一下敞开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蚊虫进到屋里,纷纷落到睡着了的姑娘身上,咬她,扎她,撕扯她,疼得她眼泪直流,可是她连一个字也没说。这些怪物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了。姑娘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她看到三分之一的宫堡已变成白色的。
那头怪兽在花园里等着她,问她昨天夜里的情况怎么样。姑娘已经不再害怕这头怪兽,甚至并不觉得它太丑了,她告诉他,那些蚊虫是怎么叮咬她的,怪兽因她昨夜一言未发而衷心地感谢她,又用亲切的声音对她说,假如夜里碰到更可怕的情况,求她也千万别出声。怪兽说完就不见了。
姑娘在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便又回到宫堡里去吃饭,到井边去喝水,晚上又躺到那张床上。到了半夜,比昨夜更可怕更大的吵嚷声把她闹醒了,大门敞开,又闯进一群怪物,像一群野马闯进草地似的扑向小姑娘,它们敲她,打她,扯她的头发,使尽了坏。姑娘却像鱼一样地一言不发。等它们放过她走掉之后,她全身疼得几乎不能动弹,眼泪直流,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她刚一走到花园里,那头怪兽已在那里等着她。它十分怜悯这位姑娘,又一次恳求她第三夜仍然要忍耐着,哪怕要她的命也别说一句话。姑娘已经不觉得这头兽有多么丑,甚至乐意听见它悦耳的声音,也很高兴和它交谈,怪兽一消失,她几乎有些舍不得。她瞅了一眼宫堡,发现又白了三分之一。白天,她在花园里休息,然后到宫堡去吃饭,到井里去喝水,一直到黑夜来临。她怀着恐惧躺到床上,可是睡不着,心里暗暗下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次也一定不说一句话。半夜里窜进来一些凶恶无比的怪物,一个劲儿地折磨她,把她拖下床,又是打又是拽,又是扎,姑娘开始一直默不作声,可是在她实在无法忍受这残酷的折磨时,不禁轻声叹息道:唉,我真不幸!
刹那间,宫堡摇晃了一下,怪物不见了,一位非常英俊的青年站在姑娘面前吻着她的手。他说他是一个公国大公的儿子,是这座宫堡和这一个地区的主人,说他被一个恶魔巫婆施妖术而变成了一头怪兽,直到他能遇上一位能够无言地忍受一切苦难的纯洁姑娘,才能得以解救。你,美丽的姑娘,解放了我,请你作我的妻子,这个公国的女主人吧!姑娘当然更愿意成为一位英俊的大公的妻子,而不是同一头怪兽在一起过日子,于是立即定了亲。
第二天早上,她看到宫堡里侍从来来去去,整座建筑也变得洁白明亮。
几天之后,大公让侍从套上最漂亮的马车,带上仆从,前呼后拥地去看望老父和姐姐们。当老父亲重又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并找到一个善良可靠的女婿时,他是多么地高兴啊!

[非洲]

  从前有个父亲,他有三个女儿,美丽得就像三朵玫瑰花。其中最小的那个女儿也最漂亮、最厚道、最勤劳。有一回,父亲要到京城去赶集,问三个女儿想让他带点什么回来。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要衣服、珍珠之类的东西,最小的女儿什么也不要,直到她父亲再次问她想要点什么时,她才说:“我什么别的也不想要,爸爸,只要一个玫瑰花苞,可它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苞。”

  我要给你们讲的这个故事,连到托卡伊城堡参加过七次要会的巫婆都不知道。从前有一个父亲,他有一个儿子,人家都管这个儿子叫大胆汉,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叫可怕。只要一听说哪儿闹鬼,哪怕是深更半夜,他也要跑去看看。不管听多么恐怖的故事,别的人连头发根儿都吓得竖了起来,可是他却若无其事,笑眯眯地听得津津有味。

  “我一定给你捎来!”

  人们可以随便打发到他到哪里去,比方说偏僻无人的教堂啦,骨殖房啦,绞刑架那儿啦,他去哪儿都不害怕。有一次,他突然想到要出去见见世面。“既然家乡没有任何可以使我害怕的东西,那我就得到世界上去闯闯,不认识什么是恐怖决不回来!”

  父亲许完诺,和女儿们道了别,便上路了。

  他暗自想道,也立刻把这个心思告诉了父亲。父亲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当然不因为他的儿子要离开他出去闯世界而感到高兴。他担心儿子的大胆会给他带来什么灾难,便一个劲儿地劝他还是别出远门,还答应教会他害怕,只要他肯留在家里。“这您恐怕办不到,父亲!”

  他在集上给女儿们买了衣服,珍珠,到最后,又去找玫瑰花苞,他跑遍了整个集市,又到各个花园里去找了一通,可是不见玫瑰花苞影子,因为已经过了开花期,她们的父亲即使拿金子去买,也没有人帮得了他这个忙。他因不能满足小女儿这个微小的愿望而感到非常难过,心情沉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心不在焉地走着走着,迷了路,来到一座大森林中。

  大胆汉表示怀疑。

  他穿过密密的丛林,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小块谷地,各地正中央长着一丛玫瑰,上面长着唯一的一个漂亮极了的玫瑰花苞。他高兴得叫喊起来,连忙跑到玫瑰丛前把花苞摘下来。刹那间,整个林子一片吼声,仿佛暴风雨已来临。地一摇晃,从玫瑰刺丛下面伸出来一个怪兽脑袋:“你怎么敢把我心爱的花,这朵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苞摘走?”

  “我要是教不会你,那时你再走我也不拦你。”

  这怪兽像打雷似地吼道,吓得这位老父亲的膝盖直发抖。他用颤抖的声音解释说,他是为谁来摘这个花苞的。接着想把身边所有钱财和贵重物品都交给它。

  父亲说。儿子同意了,等着父亲教他学会害怕,父亲跑去找教堂看守,答应给他许多钱,只要他能想出个办法来使他儿子害怕。

  “我什么别的也不想要你的,只想要你回家时那第一个出来迎接你的人”怪兽说着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他。可怜的老头有什么办法呢,为了活命,只得暂且答应怪兽的要求。

  “这很容易嘛!”

  “三天之内,”

  教堂看守说,“你今天晚上把他打发到我这儿来,我要吓得他头发竖起来。”

  怪兽说,“你把回家时最先遇到的人交到这里来;否则的话,饶不了你!”

  父亲高高兴兴回家了,晚上便打发儿子去找教堂看守。教堂看守从骨殖室找了一具尸体,爬到教堂的塔顶上,把它拴在钟绳上面。大胆汉来到教堂,问教堂看守给他什么活儿干,并说是他父亲派他来的。教堂看守对他说,让他替有病的撞钟老人到钟楼上去敲响九点。“那有什么?我去!”

  它说完这些话便消失不见了。父亲悲伤地朝家走去,他只希望谁也别出来迎接他。可是,最小的女儿一见父亲朝家走来,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飞跑出去迎接他。父亲多么希望最先出来迎接他的是一只猫或者一条狗,而不是他的女儿啊!尤其不希望是他最小的孩子。可是事与愿违,毫无办法。

  大胆汉说,立即爬进钟楼。钟楼里一片漆黑,他走着走着摸到了钟。伸手去抓撞钟绳,却摸到一双冰冷的脚;再往上摸,摸出来是一个人的躯体。

  “爸爸,您给我带来玫瑰花苞了吗?”

  “我的老天爷,”

  小女儿迎接父亲时间道。“带来了,带来了,非常美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朵花能比得上它,可是亲爱的孩子,代价太大了!”

  大胆汉嚷道,“你既然有病,干吗不躺在炕上?你还要往钟上爬?可你又没劲儿撞响这钟啊,快下来吧!”

  父亲哭着说,女儿愣住了,开始责怪父亲不该买这么贵的花苞。父亲摇摇头说:“我的孩子,只要能保住你,我就是把全部财产拿出去换取这个花苞也心甘情愿!”

  大胆汉以为是那个有病的撞钟老头。可是当那个撞钟的既不说话,也不动弹时,大胆汉便叮嘱他抓稳点儿,接着便撞起钟来。尸体跟着一晃一晃的,月亮透过乌云照射着。

  于是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小女儿,并说三天之内女儿必须到怪兽那里去。女儿吓了一跳,可是由于她又善良又勇敢,便对父亲说:“别难过,爸爸,既然上帝作了这种安排,我只好去。

  大胆汉看见那个躯体泛青色,便停止了撞钟。“现在下来吧,松手!”

  我不管受什么苦,都能熬过来。”

  他喊了一声,“你的手肯定疼了,”

  她把玫瑰花苞别在腰上,同父亲一道走进了家门。

  可是听不到回答,那身体一动也不动。

  第三天一大早她和家里人告了别,由哭得死去活来的父亲领着上森林去了。到了林子边,她又告别了父亲,一个人沿着一条小路径直朝那块小谷地走去。她看见了谷地中央的那丛玫瑰,便一步步朝那玫瑰丛走去。她四下里一瞧,不见一个人影。她把花苞拿到手里,勇敢地走到玫瑰丛跟前,碰了它一下,大声嚷道:“我来了!”

  “你既然不想下来,那你就待在哪儿吧,我管那么多闲事干吗!”

  顿时,全森林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地一摇晃,裂了个大缝。小姑娘一个倒栽葱便掉进了深深的地底下。等她清醒过来,瞧瞧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非常美丽的大花园中的黑色大理石宫殿前,在她右边站着一头怪兽。她吓得直哆嗦,可是怪兽却用一种温和的声音对她说:“你别怕,美丽的小姑娘,什么事也不会发生,谁也不会欺侮你,你到花园里去走一走,到宫殿各处去看一看,你会在那儿找到床铺和饭菜。可是你不要出声,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都忍着不说一句话,如果你能百般忍耐,你就能得到幸福。”

  大胆汉嘟哝一声便离开钟楼走了。

  怪兽说完这番话便消失了。姑娘惊讶得目瞪口呆。她先在花园里转了转,转到宫堡前,便走了进去。宫堡里面也是黑色的,就连家具、墙壁也都是黑的。有一间房里铺了个单人床,桌上摆了几道菜。小姑娘尝了尝味道,不错,便吃得饱饱的,然后到井边去喝水。

  “怎么样?”

  天快黑时,她便上床睡觉了。她一声不响地睡着,到了半夜,突然一声巨响,大门哗地一下敞开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蚊虫进到屋里,纷纷落到睡着了的姑娘身上,咬她,扎她,撕扯她,疼得她眼泪直流,可是她连一个字也没说。这些怪物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了。姑娘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她看到三分之一的宫堡已变成白色的。

  教堂看守问他。

  那头怪兽在花园里等着她,问她昨天夜里的情况怎么样。姑娘已经不再害怕这头怪兽,甚至并不觉得它太丑了,她告诉他,那些蚊虫是怎么叮咬她的,怪兽因她昨夜一言未发而衷心地感谢她,又用亲切的声音对她说,假如夜里碰到更可怕的情况,求她也千万别出声。怪兽说完就不见了。

  “什么怎么样?那个疯老头爬到撞钟绳子上,死活不肯下来,我让他还待在那儿。”

  姑娘在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便又回到宫堡里去吃饭,到井边去喝水,晚上又躺到那张床上。到了半夜,比昨夜更可怕更大的吵嚷声把她闹醒了,大门敞开,又闯进一群怪物,像一群野马闯进草地似的扑向小姑娘,它们敲她,打她,扯她的头发,使尽了坏。姑娘却像鱼一样地一言不发。等它们放过她走掉之后,她全身疼得几乎不能动弹,眼泪直流,久久不能入睡。

  “好,好,谢谢你的帮助,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早上,她刚一走到花园里,那头怪兽已在那里等着她。它十分怜悯这位姑娘,又一次恳求她第三夜仍然要忍耐着,哪怕要她的命也别说一句话。姑娘已经不觉得这头兽有多么丑,甚至乐意听见它悦耳的声音,也很高兴和它交谈,怪兽一消失,她几乎有些舍不得。她瞅了一眼宫堡,发现又白了三分之一。白天,她在花园里休息,然后到宫堡去吃饭,到井里去喝水,一直到黑夜来临。她怀着恐惧躺到床上,可是睡不着,心里暗暗下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次也一定不说一句话。半夜里窜进来一些凶恶无比的怪物,一个劲儿地折磨她,把她拖下床,又是打又是拽,又是扎,姑娘开始一直默不作声,可是在她实在无法忍受这残酷的折磨时,不禁轻声叹息道:“唉,我真不幸!”

  教堂看守对他说。大胆汉答应明天还来,说完就回家了。父亲在家里急不可待地等着他,心想他这一回总该知道什么叫可怕了吧,可是大胆汉对“恐怖”二字毫无印象。

  刹那间,宫堡摇晃了一下,怪物不见了,一位非常英俊的青年站在姑娘面前吻着她的手。他说他是一个公国大公的儿子,是这座宫堡和这一个地区的主人,说他被一个恶魔巫婆施妖术而变成了一头怪兽,直到他能遇上一位能够无言地忍受一切苦难的纯洁姑娘,才能得以解救。“你,美丽的姑娘,解放了我,请你作我的妻子,这个公国的女主人吧!”

  第二天晚上,教堂看守把死人所需要的棺材、蜡烛等一切都找齐了,让他老婆告诉大胆汉,要他到教堂里去守死人,守到半夜再由教堂看守来接替他。天黑时,教堂看守把脸抹得死白,用一块被单裹着身体躺到棺村里。没多久,大胆汉来了,他瞅了一眼死人,坐到棺材旁边,然后站起来,在教堂四处转了转,又坐了下来。到深夜十一点的时候,这个假死尸坐起身来说:“你干吗来打扰我?躺到我这地方来吧,要不你别想无病无灾地活着出去!”

  姑娘当然更愿意成为一位英俊的大公的妻子,而不是同一头怪兽在一起过日子,于是立即定了亲。

  “这算怎么回事呀,你乖乖地给我躺着吧,我跟死人没有任何瓜葛,”

  第二天早上,她看到宫堡里侍从来来去去,整座建筑也变得洁白明亮。

  大胆汉说。死人慢慢地站起身来,两手伸向这位年轻人。“你这个该雷打火烧的!我看你准是在告别人世时没死利索,让我来帮帮你是不是?”

  几天之后,大公让侍从套上最漂亮的马车,带上仆从,前呼后拥地去看望老父和姐姐们。当老父亲重又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并找到一个善良可靠的女婿时,他是多么地高兴啊!

  大胆汉举起长柄连枷朝那假死人挥去,这倒霉的便又躺到棺村里了。钟楼敲响了十二下,大胆汉把教堂门一锁,把钥匙交给了看守的老婆。

  “您在那儿过得怎么样?”

  看守老婆问他。

  “相当不错,我只是很生那个死人的气。他突然开始七翻八滚的,还坐了起来,喊我到他那个世界去。把我气得往他的脑袋上揍了一下,免得他再爬起来。”

  大胆汉说完就回家了,看守的老婆连忙跑进教堂她那不省人事的丈夫那儿,好不容易才把他救活过来。教堂看守再也不敢教大胆汉学习害怕了。

  父亲见儿子在家里学不会害怕,便尽最大的努力给儿子作好了上路的准备,大胆汉便启程了。他走了好几天,也没走出那黑悠悠的冷杉林。他爬山岗,过陡坡,越磐石,淌水洼,不知走过了多少草地,高原和牧场,可是却没见到一个人影。只听得狗熊叫声和鸟鸣。他母亲给他带在路上的吃的粮食:面包、点心和腌肉也早已吃光。饿了时,就像狗熊一样以野果充饥。他想大概得死在这座林子里了。

  有一天,他爬到一个高高的秃山顶上,朝四下里了望,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个村庄、城堡或庄园什么的,可是没有看到。他又爬到一棵大像树上,看见一块盆地中有所类似房子的东西。他下了树,朝这方向走去。来到这块盆地,只见一座漂亮的宫堡耸立在他面前。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院子里没有人,前厅里,房间里都没有人,到处死寂得象一座坟墓。小伙子走遍了整个宫堡,没有找到一个活物,只发现在一间最漂亮的房子里,摆着一张铺了一块小桌布的桌子,上面摆着鲜美的饭菜和一瓶葡萄酒。

  “管它是谁的,我来得正是时候!”

  大胆汉说着便坐到桌子跟前,吃得肚子饱饱的,也喝了个痛快,心里美滋滋的。吃饱之后,他四下里环顾了一下,立刻看到铺好的床。这就怪了!他心里想,这宫堡里准有一个什么人把他照顾得周周到到。于是他又四处寻找了一遍,他东走西走,发现一扇小门,这是他在这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他打开小门,发现里面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花园。

  他想进去好好瞧瞧,于是进到里面,看到许多奇花异草,名贵树木,可是就连这里,也跟在宫堡里一样,不见一个活物。他终于走到一个小湖边。瞧!小湖中间水面下有一个美丽女郎的身影,被妖术控制着不能动弹。大胆汉的目光不舍离开这位女郎,便对她说:“美丽的姑娘,你从湖中出来吧,帮我消除孤寂吧!”

  女郎回答他说:“亲爱的小伙子,我不能到你那里去。”

  “为什么不能呀?你已经早就困在这里受罪了吗?这是怎么回事?谁照看你呀?为什么宫堡里没有人?”

  小伙子一个劲儿地向她提问。

  姑娘回答说:“我的父亲本是这个地区的国王,直到现在还在三座山峰之间的黑海那边当王。有一次,外国国王们侵犯了他的国土,抢走了他的财产,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宫堡,他们想杀害我的父母,可是没能伤害他们,因为我的父母都在善神保护之下,只是对我施了妖术,已经过去十二年了,我还留在这里受罪,谁也没法把我救出来。”

  “唉,可怜的人啊,”

  小伙子说,“他们给你施的什么妖术?怎样才能把你救出来?我为你献出生命也心甘情愿。”

  公主高兴地听到了他的话语,立刻告诉他必须怎么做,才能救出她。“我亲爱的朋友,你若想救我,必须接连三天,每天受一个小时的苦难折磨,你要是能把我救出来,也就能救活这座宫堡,你要是不成功,得付出自己的生命。可是我相信,只要你能耐心地忍受一切,你一定能经受起磨难。你要是决定一试,今天晚上,所有地狱怪兽都会来找你,对你表示欢迎。你不要去管它们说些什么,你一个字也别说;不管它们耍些什么花样,你都不要害怕,你只管用剑砍它们,但是嘴里别出声。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会停止对你的折磨,自动走掉。你便去躺到床上,那张床的上面挂着一个杯子,杯子里面是油,你用它抹到身上,马上会消疼痊愈。你得这样连续干三次。”

  “为了你,我一切照办,上帝会帮我忙的。”

  小伙子说完便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他坐下来吃晚饭,毫无畏惧地吃饱喝足之后,又点起一根香烟,等待着那一个钟头的到来。十一点钟左左,宫堡里突然猛地一晃摇,吓人的

  一声巨响,仿佛整座宫堡就要毁灭。小伙子站起身来,手里紧握着剑,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不一会儿十二个怪物拿着棍子冲了进来。第一个长着一只狮子脑袋,第二个长着两只脑袋,第三个长着三只脑袋,以此类推,第十二个长着十二个狮子脑袋。开始,热烈地欢迎了他,给他提了各式各样的问题,接着便向他进攻,“那么说,是你想消灭我们的权力和我们的王国啦?是你想解放公主?好啊,小东西,要你的好看,你是逃不出我们的手心的!我们要把你的骨头抽出来,磨成粉末,好啊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