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消磨时间第二次细读了《天龙八部》且仍旧是旧版,金庸的十五本小说除《越女剑》其余都已翻过,它无疑是最让人荡气回肠的。虽然看完五味杂陈思绪激荡但若真想写下一些对此书的独到见地实为一件难事,一则数十年来各种评论浩瀚,再者此书本身鸿篇巨制,以数个国家民族互相纵横为背景的数百个鲜活人物因两代的恩怨及诡异的命运安排从而牵扯出的复杂关系,以及再深层次的也是金庸想真正表达的对于人性和感情略带佛家和道家色彩的理解。孔庆东称天龙八部为佛学的入门教材,而天龙八部这个书名正是取自于佛经以暗示人的各种非人面目和命运。
至于哪八个人能典型代表天龙八部便有许多说法,正如形形色色的武功排名都是个人所见,且因新旧版本而不同。比如关于萧峰和段誉两人武功的高低,虽二人未曾交手但可根据书中内容参照比较,在少林寺藏经阁中,扫地僧在拍死萧远山时受了萧峰一掌后说“好俊的功夫!降龙十八掌果然天下第一!”,扫地僧是何等样的人物,这么说自是说明至少萧峰不输于六脉神剑,但在新版中好像这句话被删掉了,这便增加了比较的难度,段誉体内有超级变态的内力又有莽轱朱蛤百毒不侵再配以六脉神剑北冥神功一阳指,但是战斗经验值很低,且书中说段誉这一生都未完全掌握六脉神剑都是“时灵时不灵”,萧峰虽是硬汉形象但纵观全书却是粗中有细,让我想到德罗巴踢球时候还会玩点花哨细巧的技术呢,这就是经验,而萧峰若不是最后折箭自杀实在是一个无解的人物。
当然如果仅把此书当做消遣的武侠读物就因小失大了,至少它是一次对各种感情的经历。它并非像其它书中一般宣扬大是大非,也没有明确的正反派,它要表现的只是世人皆有的“贪痴嗔”。书中人物各怀绝艺并非凡人,因贪因痴因嗔而所受的煎熬也超出凡人,这是一出悲剧,正如陈世骧对《天龙八部》的评价“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从书的内容结构上讲有三个较主要的主人公,段誉、萧峰和虚竹,因为书中所有人物关系都可由这三点发散连结,而段誉又起串联三人的作用,最后义结金兰。乍看很不合理,因为他们在社会上完全是不同的圈子而且人生乐趣生活目标大相径庭,但其实他们都是至情至性之人都是极品。
段誉是名符其实的高富帅,但在王语嫣面前就是一副吊丝样。他以大理王子之尊却在无量山洞中对玉像磕了一千个头后来又给阿朱磕头都是心安理得,为了能与王语嫣在一起宁愿永远困在枯井之下,为了让她开心又宁愿舍己幸福而撮合她与慕容复。他对王姑娘的痴迷更像是一种对美的崇拜。虽然熟读佛经但他始终参不透对美的贪痴。当然如果要讲《天龙八部》中真正的吊丝非游坦之莫属,他对阿紫的感情已经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了。
很多人包括我都认为萧峰是金庸武侠中的第一英雄,因为他太完美了,这种完美在我高中看这本书时还不能理解,那时不讨厌他但也不喜欢。他侠骨柔情豪放不羁为人正直,可惜一出生便带着那个时代的原罪,他是契丹人是夷狄。虽然七岁时便杀过人但随着武艺的增强武德抑制了他的血性,但这种血性又在屈辱和复仇中被唤醒,一直到阿朱舍身相劝之前他都被这种复仇的嗔念所控制。
除了个人恩怨,金庸主要通过萧峰这个人物将故事铺展到民族国家的高度,以致让萧峰直面忠和义的选择,而忠义两难全让他最后不得不死。其实他只想和阿朱去雁门关外驰马打猎牧牛放羊,这是书中最让我感动的地方,但这小小的愿望永远都无法企及,这就是天生英雄的悲哀和代价。
至于虚竹,表面看是一个穷丑挫碰到狗屎运翻身又娶了白富美的故事,但其实在他身上才最明显地体现出金庸的一些佛家观点。书中说万物众生皆可成佛。虚竹连破五戒又因各种机缘想做和尚而不得,但在大家心目中他仍然是一个好和尚。他破解珍珑棋局得无崖子毕生功力又成逍遥派掌门,有段延庆暗中相助的功劳,但这也是段延庆为了报答之前虚竹出手相助。天山童姥心狠手辣却对虚竹毫无戒备且传他天山折梅手等逍遥派功夫是因为她知道虚竹的本性。虚竹得西夏公主的芳心也全靠他自己在冰窖中的本色表现。
所以破戒和成佛并不矛盾。虚竹的父亲方丈玄慈即带头大哥,受江湖人士的敬仰最后却也是个破戒和尚,只可惜未能参破所以选择自杀,使虚竹从喜剧变为悲剧。
书中没有明确的正反面人物也没有明确的加害者和受害者,但因人人皆悲剧再究其原因,不难发现其实每个人都兼具加害和受害这两个角色。《天龙八部》涉及两三百个人物且都具有鲜活的个性,不能逐个解析,虽然如段誉所说“各有各的缘法”,但终究都难以勘破“贪痴嗔”而摆脱心魔的纠缠。
想到当下中国社会被冠以“互害”实在毫不为过。我们当中能有多少人能摆脱贪痴嗔的心魔而洒脱生活,也许曾几何时会有逃避的念头,但终究无法对抗这世俗的力量。而我们的沉默和叹息正在为这违背人性的世俗添砖加瓦。

2005年金庸对《天龙八部》进行了一次大修,其中改动最大的是段誉与王语嫣的结局,新版中段誉为了维护父母清誉,隐瞒了自己的身世,而王语嫣对自己与段誉之事心灰意冷,一心痴于寻求长春不老的法门。后来段誉再回到无量山石洞之中,见到“神仙姐姐”的石像:

六道轮回,世间万象。朗朗乾坤下鬼蜮横行,然而佛法无边,终能度人。

“前代仇怨愤恨、化为现世的业报冤孽,且冤冤相报,仇仇相连,辗转反复,了无尽头,不仅祸及他人,自己亦在网中。”(
《金庸小说赏析》 )

书以段誉、乔峰、虚竹三人为主线,编制出一张充满痛苦与无奈的俗世之网。段誉初涉江湖遇到钟灵、木婉清,后来遇到令他如痴如颠的王语嫣,但由于其父段正淳的风流成性,这几个女子却都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匪夷所思却又无可奈何,然而最后一切被推翻,段誉并非段正淳所生,乃是刀白凤为了报复段正淳与江湖中人人不齿的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生下的孩子,对段誉而言,人生不止是悲剧,更是笑话。乔峰是全书最具悲剧色彩的人物,他的身上背负了民族矛盾,武林恩怨,家族仇恨,身为契丹人,却在大宋成长,他的养父养母是宋人,授业恩师是宋人,兄弟朋友是宋人,然而他的仇人却也是宋人,这让他的一生都无比矛盾痛苦,心心念念要报仇,却因此亲手害了最心爱的女人阿朱,当得知父亲没死时却又知道他的养父母与恩师玄慈都被生父萧远山杀害,萧远山还逼死了义弟虚竹的父母。虚竹从小生活在少林寺,与亲生父亲玄慈尽在咫尺却互相不知,母亲是四大恶人之一的叶二娘,他是武林不齿的孽种,好不容易与亲生父母相认却在转眼间失去父母,天下令人心痛的事莫过于此。

“那乔氏夫妇冒充是你的父母,既夺了我的天伦之乐,又不跟你说明真相,那便该死。”

三、破孽化痴

金庸的境界不止于刻画人性,不止于描绘一个荒诞痛苦的世界,他的境界是佛家大慈大悲的境界,因为慈悲,所以懂得人性本无善恶,各人且自为之。他不忍心众生永活于这轮回不息的冤孽之中,因此要“破孽化痴”。《天龙八部》之所以超越一般武侠小说甚至其他小说的原因在于,它描绘苦难但能超越苦难,是悲剧却又超越悲剧,“非人”的世界背后笼罩着的是无边超脱的佛法,世间万般苦,而佛确始终不曾放弃你。

那老僧转向慕容博道:“你呢?”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庶民如尘土,帝王亦如尘土。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那老僧哈哈一笑,道:“大彻大悟,善哉,善哉!”慕容博道:“求师父收为弟子,更加开导。”那老僧道:“你们想出家为僧,须求少林寺中的大师们剃度。我有几句话,不妨说给你们听听。”当即端坐说法。

突然间只听得那老僧喝道:“咄!四手交握,内息相应,以阴济阳,以阳化阴。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消于无形!”

马夫人恶狠狠的道:“你难道没生眼珠子么?凭他是多出名的英雄好汉都要从头到脚的向我细细打量。有些德高望重之人,就算不敢向我正视,乘旁人不觉,总要偷偷向我瞧上几眼。只有你,只有你……哼,百花会中一千多个男人就只有你自始至终没瞧过我。你是丐帮的大头脑,天下闻名的英雄好汉。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我为第一。你竟不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

扫地僧是书中的真佛,他使萧远山和慕容博由死到生又由死到生走了一遭,两人才真正大彻大悟,往日仇怨尽归于尘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为复国,一为报仇,两人大半生奔波劳碌,害人害己,然最后终于了悟,为时未晚。

萧远山道:“弟子空在少林寺做了三十年和尚,那全是假的,没半点佛门弟子的慈心,恳请师父收录。”那老僧道:“你的杀妻之仇,不想报了?”萧远山道:“弟子生平杀人,无虑百数,倘若被我所杀之人的眷属皆来向我复仇索命,弟子虽死百次,亦自不足。”

慕容博是造成萧远山和萧峰父子悲剧的根源,一切都缘于他精心策划的阴谋。可以说,萧远山的一生都毁于慕容博手中,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最终两人却是“血海深恨,尽归尘土”:

金庸小说的伟大之处在于虽是武侠却超越武侠,仅凭一部《天龙八部》已使得所有武侠小说望尘莫及。小说以北宋宋哲宗时代为背景,通过宋、辽、大理、西夏、吐蕃等之间的民族矛盾和江湖武林恩怨,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段誉以前对王语嫣苦苦追求,到最后终于觉悟乃是“心魔”作祟,最后结局处有一段:

萧远山和慕容博的四手本来交互握住,听那老僧一喝,不由得手掌一紧,各人体内的内息对方涌了过去,融会贯通,以有余补不足,两人脸色渐渐分别消红退青,变得苍白;又过一会,两人同时睁开眼来,相对一笑。

金庸通过对世间众生的描写,将武侠小说的境界提高到了对整个人类命运终极关怀的高度,包含着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感。书中处处浸透着佛家的哲学与美学思想,它描绘了众生皆苦的世界,刻画了被贪、嗔、痴紧紧裹住的人性,然笼罩以“破孽化痴”的超越与慈悲。

书中将“嗔”这一境界发挥到极致的当推康敏,即马大元之妻马夫人。康敏是段正淳的情妇之一,但她和其他人如甘宝宝、秦红棉等不一样,她虽爱段正淳,却也恨他。因为她无法得到段完整的爱,因此想杀死他,对她而言,得不到就要毁掉。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她杀害马大元,失身白世镜、全冠清,以陷害萧峰,揭穿他的身世之谜,竟然是因为萧峰从没有看过她一眼:

著名文学批评家陈世骧在《陈世骧致金庸函》中将《天龙八部》的主题概括为“无人不冤,有情皆孽”,此一评语可谓一语中的,再恰当不过。

一、人生之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