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来了?”谢文东弄不懂。这个赤军的家伙经常神出鬼没的,而且消息灵通的很,自己回H市没几天他就找上门来了。李爽不认识无名,疑惑道:”东哥,你认识这个无名的?”“恩!”谢文东点点头,并未答话,对大汉一笑,道:“兄弟,请他进来吧。”“是”。大汉爽快的答应一声,转身跑出大厅。不一会,他和一位二十多岁,面容冷峻,身材偏瘦的的年轻人走进来。“哈哈。”没等无名到前,谢文东已仰面而笑。张臂迎上前去,无比亲密的拍拍无名肩膀,欣喜道:“好久没见,你老兄在日本的日子应该不错吧?”没想到谢文东如此的亲热,无名受宠若惊,客气道:“谢君的风采还是依然。”
“呵呵。”谢文东轻笑。招呼无名坐下,他自己在无名对面姗姗落座,下面的小弟上前倒了来两杯茶水。分放到二人面前。“无兄别客气。”谢文东一挥手道,“你是打哪来?”“上海。”无名一向很少废话,他的中国话岁流利,但毕竟是日本人,话说多了时常走调,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的话尽量简洁。到现在,已经成习惯了。“上海?”谢文东眉毛皱一皱,悠悠道:“上海离这里十万八千里,无兄不会无缘无故的大老远跑到H市来吧?”
无名点点头,道:“我来,是因为你在。”“呵!”谢文东笑问到:“你怎么只我的H市?”无名笑了,道:“我自然有我的门路。”谢文东到:“赤军的门路我不过,也不像知道。如果有事就直说吧,我们也不是泛泛之交了吧?!”“谢君还是那么直接了当。”无名叹息,顿了好一会,才为难开口道:“我这次来确实有事求助谢君。”
果然!谢文东用头发猜也能想到无名不会只是来探望自己,没说话,等他下文。无名继续道:“有些难以开口,每次都要麻烦谢君,”谢文东喝口茶,打个哈哈道:“只要你能把你那日本人的客气省略掉,我想我会更舒服一些。”无名尴尬的挠挠头,直接了当道:“我们的组织现在很困难。和魂组正式开战以来,打掉他们一些势力,但魂组有政府中右翼集团支持维护,借国家力量制裁和打击赤军,我们现在举步为艰,支持组织运转的企业纷纷被查封,资金空前紧张。”他一顿,为难的看着谢文东,后者丝条慢理的喝着茶,脸上依然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见他停顿,谢文东举目道:“继续。”
无名叹口气到:“谢君应该了解,没有经费,对于一个庞大的组织的生存是何等艰难。”
谢文东心有所感,点头道:“这点我明白,所以……”“所以我此次前来希望能得到谢君的援助,资金上的援助。”无名刚开始说到点子上,一提钱,李爽无法保持沉默,从二人对话中他也听出一些端口,这无名可能是日本最大的恐怖组织——赤军成员。东北人对日本人没什么好印象,当然,有些地方的人除外。李爽自然也是如此,加上一直和文东会作对的魂组,他更是对其保有很深的仇视。他突然发问道:“你知道你老兄准备让我们‘援助’多少?”
无名看了看笑到,不知道他的身份,转头看向谢文东,后者一笑,道:“他是我兄弟,他说的话可代表我的话。”无名沉思片刻,道:“两千万。”“噗!”谢文东没什么反应,继续喝茶,而李爽却差点吐血,以前没见过狮子大开口,现在算是见识了。他继续说:“多……多少钱?”“两千万。”“日元?”“人民币。”李爽喝口吐沫,急忙拉住姜森,道:“快帮我合合,两千万人民币相当于多少日元?”不用细想,姜森脱口道:“将近一亿七千万日圆吧。”“妈的。”李爽腾的站起身,吼道:“就凭你一张嘴,让我们拿出……”谢文东一摆手,拦住李爽下面的话。
对无名笑道:“两千万,我能出的起,不过,你要让我知道我能得到什么?”无名振声道:“谢君会成为我们赤军的朋友,而且我们也会帮助你打击魂组。”
“这不够!”谢文东摇头道:“就算没有你们赤军这个朋友,我依然活的很好。再则,你们和魂组之间的矛盾不要扯到我身上,记住,那是你们的事。不要说是为了帮助我而和魂组开战的。而且,魂组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就像是在大象面前跳来跳区的猴子,虽然讨厌,却够不成威胁。无兄,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无名脸色瞬间变了数次,最后,默默摇摇头,精神颓然道:“看来,谢君是不会答应我的请求了。”说着,他向谢文东一弯腰,打算起身。谢文东呵呵一笑,挥手道:“无兄别急嘛,就算这方面我帮不上忙,我们私下还是朋友嘛,既然来我这里,不款待一番实在说不过去了!何况,我也没说肯定不帮你,你要知道,文东会是有资金,而且拿出几个两千万也不是做不到,可这些钱都是下面成百上千兄弟用血汗打拼回来的,如果收不到相应的利益,”他眯起眼睛,接道:“下面的兄弟也不会信服!”
无名问到:“谢君像要什么利益?”谢文东眯眼盯着无名,缓缓道:“在赤军大旗的背后印上文东会的名字!”无名身子一震,他知道谢文东暗指的是什么,沉默不语,当然,你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会考虑提供更多的资金。”无名双手轻轻搓着,好一会,发问道:“在日本政府内,赤军是公认的恐怖分子,难道谢君不怕吗?这和黑社会是两个性质。”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只要你们不说,谁知道?”无名凝思道:“这,我无法做出决定,需要时间和上海沟通。”谢文东若无其事的拿出烟,问到:“我说的这个‘上面’是指谁?”无名站起身,道:“赤军的真正高层。好了,今天不打扰谢君了,我也要回タ悸强悸恰!毙晃亩膊幻闱浚牌鹕恚档溃骸笆奔洳灰艹ぃ以贖市的时间并不多。”
“恩!”无名点头一笑,到:“我想以后和谢君的合作的机会决不会少。”说完,告辞离开。谢文东送到门口,等无名的背影远远淡去,他向姜森抛个眼色,后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对站在不远处的手下一甩头,带上两人悄悄跟了出去。
等姜森走后,谢文东靠坐在沙发,仰首,眯眼盯着天花板。高强心中不解,问到:“东哥,为什么要和赤军拉上关系?”
谢文东苦笑道:“魂组!”“魂组?”高强迷惑道:“魂组怎么?”谢文东道:“你认为魂组和我们的仇深不深?”李爽抢先道:“如果我们突然都死了,魂组一定比过年还高兴。”“所以,”谢文东道:“他们现在虽没在中国有什么大动静,也看不见踪影,不过我知道有一天还会突然出现的,在背后狠狠插我们一刀,这是隐患。消除隐患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它消灭或使其受到牵制,但他在日本,我们鞭长莫及,而赤军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高强凝声道:“东哥想用赤军牵制住魂组?”谢文东微微一笑道:“也许,我们还能从赤军身上得到更多好处也说不定。”高强谨慎道:“东哥,正如刚才那个日本人所说,赤军是恐怖分子,在世界上也是有一号的,让他们抑制魂组固然是不错,但我们和他们连线,也如同在玩火。”“不用担心!”谢文东自信道:“只有不会玩火的人才会惹火烧身的,但那决不是我。”他拍拍高强肩膀,道:“送我去找彭玲。”高强看了看谢文东,叹了口气,他担心文东会发展太快会变成空中楼阁,好看而不坚固,他更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可转念又想,自己担心实在多余,他能想的到的,谢文东那会考虑不到,想罢,摇头而笑,与谢文东并肩走出别墅。
谢文东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倒飞而过的高楼大厦,自言自语道:“一座高楼要有坚固的地基才能屹立不倒,一个大型的组织也是一样。所以,”他抬头看向高强,问到:“强子,你准备好了吗?”高强不懂,反问道:“东哥、,准备好什么?”
“和我区闯天下,去争天下,去得天下!谢文东眯眼缓缓道。他的声音不大,温柔却有力,言语中那种无与伦比的霸气与魄力足可以让人心折。高强急促呼吸两下,冰冷的血在燃烧,良久,心情渐渐舒缓,才用平淡的语气说道:“自从跟随东哥哪天起,我就从来没后悔过,这条命,早交给东哥了。”谢文东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真诚和感动,像高强这样的人,虽不擅长言表,却是可以依*,一辈子做兄弟的。他笑呵呵的贴近车窗,仰望天际,心中暖洋洋的。
转眼,轿车已到了彭玲家楼下。谢文东犹豫的徘徊两圈,还是上了楼。彭玲在价,当谢文东轻按门铃的时候,她突然拉开门,用力一甩,砰的一声巨响。铁门重重撞在墙壁,什么话都没说,彭玲转身进了屋。“那个……”谢文东尴尬的搓搓手,膳不搭的跟进去,屋内很乱,而且乱的一塌糊涂,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台风的袭击,和平时一向清洁整齐截然相反,他关心道:“吃饭嘛?”谢文东的好戏丝毫没被怒气当头的彭玲理会,坐在床上,头也没回,道:“我的事还需要你的关心吗?”
谢文东挠挠头,缓步走到彭玲身边坐下,柔声道:“看来,我们需要详谈一次。”彭玲哼笑一声,:“你终于要和我摊牌了嘛?!”无奈的摇摇头,谢文东叹道:“正因为我在乎你,才有些事情不得不隐瞒你。”
“是吗?”彭玲眯眼看着他,满脸涨红,咬牙道:“那我真希望你从来没在乎过我。”谢文东接着道:“我和金蓉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那时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被歹人捉住,深陷虎口……”这些事彭玲已听金蓉说起过,那晚,谢文东接到三眼电话匆匆走后,藏不住心事还带点炫耀的小金蓉把她和谢文东的事情都跟彭玲说了,其中不免有点添枝加叶,最要命的是金鹏为谢文东和金蓉订婚的事也大谈特谈,听到心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已有婚约,任谁都是无法忍受的,彭玲不管怎样好强,终究只是女人,内心远没有外表那样的坚强。她摇头而笑。双眼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水雾。别过头,不让谢文东看见。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到:“这些我都知道,你也不用再说了,如果你只是谈这个,那没有必要了。”
谢文东看不见她的表情,但那颤动的双肩暴露出她内心的苦涩,看到这,他感到阵阵心痛,双手按住彭玲的肩膀,缓缓道:“有些事情,就算我不愿意,但还是要去做的。”彭玲嘲笑,“你是谁啊?你是谢文东,世界上还有让你无法拒绝的人嘛?”谢文东一直对彭玲说他自己在做生意,已经不混黑道了,可她不是傻子,而且还是警察,不用刻意去打听,一些传言已飘进她的耳朵里,别人的话或许可以不信,但是彭书林哪儿得到的消息却不得不信,彭书林只所以没对他动手,一是谢文东特殊的身份,中央政治部的名头并非虎虎人而已的,再则,谢文东也不是高调的人,做事狠,但轻易不会出手,让这样做事有头脑又有威慑力的人控制一盘散沙的黑道格局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社会治安能稳定一些。这些,彭书林私下里和彭玲谈起过,他也知道自己女儿和这个带有双重极端身份年轻人的关系,但他从没有明确反对过,只是说明厉害,下一代人的事就让下一代人自己去解决。也正因为彭书林的教育方式,才养成彭玲独立,不依赖任何人的个性。

谢文东淡然一笑,客气道:“和彭伯父比起来还差得远呢!”他回头对姜森等人道:“你们在车里等我吧,我一会就出来。”说完,二人并肩进了别墅。别墅不远处阴暗的角落中隐藏着一位,把一切看得清楚,眼珠转了转,默不作声的悄悄溜走了。谢文东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个人,有些事情他也有预想不到的地方,杜庭威在眼中如同棒槌,可他确实也有自己机灵的时候。
谢文东说是“一会”,但他和彭书林在房中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两人说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他出来时,是彭书林送到门外的,二人挥手道别。坐在车上,任长风打着呵欠问道:“东哥,你和他谈什么了,一谈就是两小时。”
谢文东一笑,道:“该谈的都谈了。”姜森疑问道:“那个叫杜庭威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那几个随从,不像是一般人呢!”谢文东点头:“确实不是一般人,那些人都是特务连的精英。”“特务连?不会吧!”姜森沉吟,他自己同样也是特务连出身的,心中多少有些惊讶,他问道:“那杜庭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调动特务连,可怕!”谢文东嘴角上挑,道:“他的身份很一般,高干家庭的公子哥,不过,他的爸爸确实很了不起,说出来,全国得有六成以上的人听说过这人的名字!”
“哧!”姜森等人同时吸了口气,凝声问道:“中央的?”谢文东点头,并未说话。“哎呀,糟糕!”姜森突然怪叫一声,忙道:“杜庭威的老头子如此厉害,我们把他儿子打得那么惨,恐怕随时会来找我们算帐啊!”任长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发笑,可看到一直稳如泰山的姜森也有焦急的时候,忍不住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面带轻蔑道:“军方的能怎样?中央的又能怎样?如果真是欺人太甚,大不了一拼罢了,打不过,我们就跑,国内待不下去就出国,就算再惨,大不了一死,碗大个疤瘌嘛!”
“我靠!”姜森用眼角上下看了看他,点头道:“你说得到轻松,真看出你是混江湖的了。”
“嘿嘿!”任长风一挺胸脯,自信满满道:“再说,谁想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凭东哥的文东会加上洪门,就算军队打来咱们也能挺一阵呢!”姜森对任长风这种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无可奈何,他还想说什么,被谢文东挥手打断,他问二人道:“你俩别争了,一句话,中央对付我们了吗?”
“哦……”姜森和任长风同时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暂时还没看出来有这样的苗头。”“这就是了,”谢文东笑道,“这说明杜庭威还是有顾忌的地方,但绝不是我们那自认为了不起的帮会,在中央眼中,真想除掉洪门和文东会,与踩死两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那他们顾忌什么?”任长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谢文东轻搓腮膀,眯眼道:“如果我没料错,十有八九是政治部的原因。”一提到政治部,任长风反而更加糊涂,眉头紧锁道:“东哥,政治部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叹道:“它的权利有多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一直没说话,默默开车的高强突然问道:“东哥,警方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查封我们的场子了?”他不关心杜庭威的靠山是谁,也不想研究政治部是何机构,只想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事。谢文东仰面而笑,道:“会,还会再查一阵子。”高强面无表情,只是眉毛抖了抖,冷道:“真是这样,我会给彭书林点苦头。”姜森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这高强越来越像冰块了,不懂感情,难道他不知道彭书林实际上如同谢文东的岳父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谢文东马上接道:“好,强子,只要别太过分了。”他拍拍高强肩膀,细心叮嘱。
“嗯!”高强点点头,从倒车镜看眼谢文东,嘴角抽动一下,说道:“东哥我明白。”
“明白?”姜森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二人,好一会才道:“东哥,他是彭玲的老爹啊!”谢文东哈哈大笑,半晌,他笑眯眯道:“那又怎样,我说过,不管是谁,挡住我路我都会把他搬倒。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不会变!”“好!”任长风连连点头,挑起大拇指,赞道,“出来混,就要做到六亲不认!”姜森看了一圈三人,摸出烟,吸上一口,吐出个烟圈:“你们这帮人,疯了。”
谢文东会疯,连疯子都不会相信。汽车开回郊区别墅,这时聚集的帮众大多已散了,几个小时前院里院外还人满为患,现在可冷清得很。看来三眼的舌头并不比他的刀差。谢文东赞叹的点点头。黑铁打制的院门被两名大汉缓缓拉开,汽车直行而入。进了屋内,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男二女。男的是满脸赌气样的李爽,两女则是凑到一起让谢文东头痛的人,彭玲和金蓉。见他回来,房中三人只有李爽有气无力的说句:“东哥,你回来了。”
“啊!”谢文东看眼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紧盯着电视的彭玲和金蓉,心中叹了口气,问李爽道:“张哥他们人呢?”
“喝酒泡妞去了!”李爽赌气囊腮道。“哦?”谢文东笑道,“有这样的好事小爽还能不去,真是新鲜。”
李爽扬了扬脖,没说话。高强和李爽关系最熟,一看他的样子已然明白个大概,边脱掉外套边道:“一定是三眼哥没带他去,有些人,酒品太次。”“喂!”李爽本来一肚子气,被高强说个正着,老脸挂不住,拍案而起,大声喊道:“你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高强对他的虚张声势完全不放在眼中,往沙发上一坐,淡然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来吧!”
“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我这几天感冒,早把你踢成猪头了。”李爽咒骂一句,又坐了回去。真和高强打,他十有九输,这也是他之所以在高强面前“忍气吞声”的主要的原因。见任长风发呆,姜森解释道:“别奇怪,你习惯就好,吵架是他两人增进彼此感情的主要途径。”谢文东无奈摇摇头,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很少有不吵的时候。他又看向彭玲和金蓉,两人好像很默契,谁都没主动起来和他搭话,甚至至始至终也没瞥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广告联翩的电视。他走上前,自顾自的从茶几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指着电视若无其事的道:“好像它比我有吸引力得多。”
“至少它不会脚踏两条船,勾引别人。”彭玲头也没抬,语气冰冷。
“咕噜!”谢文东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挑着双眉,疑问道:“这话怎么讲?我勾引谁了?”
“我!”彭玲腾的站起身,对谢文东怒目而视。“哦……”当彭玲真一较真时,谢文东心中还真有些没底,事实上她说得不是毫无道理,他确实有理亏的地方。难道是小美和小玉的事彭玲知道?自己和彭玲认识之前只对这两姐妹动过感情。他心中暗忖,可这事又有谁会告诉彭玲呢?他眼角无意中瞥到正一脸看戏,就差没带出幸灾乐祸表情的李爽,转头看了过去。李爽明显是误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以为他指的是彭玲和金蓉之间,见他看自己,连连摆手道:“东哥,这可不是我说话,是人互相之间沟通出来的。”
谢文东暗暗一跺脚,心说要坏事,以彭玲的脾气,今天这关算是难过了。他聪明的选择沉默,这时候说什么都属无用。他往下一坐,肩膀下垂,低着脑袋,一副“我认错”的模样。见他这个样子,彭玲差点爆走,低头四下查看,希望能找到一样够硬的东西把谢文东耷拉的脑袋砸到地面以下。她怒火中烧,金蓉却是笑容满面,心中像是揣了小兔子似的,腾腾乱跳,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飞身扑进谢文东怀中,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道:“我就知道,你心中一定是有我的!”
“啊?”谢文东被她抱得莫名其妙,茫然道:“我心中一定是有你的?有你的什么?”“扑哧!”姜森和任长风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怕自己会得内伤,二人别过头,捂嘴偷笑。彭玲见谢文东和金蓉“亲密”在一起,头脑一热,双手将茶几搬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李爽急忙上前拦住她,同时不忘替谢文东解释道:“大嫂,大嫂别生气,男人都这样。”
“啪嚓!”彭玲被李爽宽大身躯挡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抡起茶几砸在他脑袋上,近一厘米厚的有机玻璃碎个稀烂,她眼角挂泪,气冲冲夺门而出。金蓉连忙起身,焦急道:“其实玲姐很不错,大哥哥,你应该去追她,我不在乎你和她……还有我……”谢文东脑中乱哄哄的,木然的看着金蓉,纹丝未动。“哎呀!大哥哥,你好笨啊!”金蓉无奈的一跺脚,跟着跑出房门,同时喊道:“玲姐,你等等我,听我说,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良久,谢文东才反应过劲来,头脑平静了一些,仰面长叹道:“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和什么,”李爽甩甩头道,“我只知道我的脑袋很硬,这么厚的玻璃砸在我头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头不昏,眼不花的,嘿嘿!”“是吗?”高强担忧的看看李爽,往他头上一指,悠然道:“你的头很硬吗?那为什么脑袋上还立着一块玻璃,好像还在流血呢!”“不可能!”李爽半信半疑的小心摸摸额头,手心粘粘的,暗叫不好,低头一看,手心红通通的一片,顿时,他瘫软在沙发上,发出高分贝叫声:“医生!快叫医生来!”
谢文东木头一样做在椅子上,李爽倒在沙发上大呼小号,任长风摇头叹气,长叹一声道:“女人啊!”
本来以为元旦之夜可以好好狂欢一下,可李爽只能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第二日三眼等人回来时,一见李爽的衰样,无不捧腹大笑。谢文东这一宿睡得并不安宁,早晨起来眼睛红红的,洗罢一番,穿戴整齐,打算找彭玲细谈。有些事情他不想再隐瞒下去,比如金蓉,比如他和高慧美、高慧玉两姐妹之间模糊不清的关系,维持现状,他自己也有一种负罪感,也感觉很累,说出来彭玲是打是骂随她便了。谢文东着装完毕,从二楼缓缓走下来。大厅人不多,一夜的狂饮大多已醉得一塌糊涂,回各自住所呼呼大睡去了。李爽脑袋系着一圈白纱布,和姜森二人手舞足蹈的聊着什么。见他下楼,二人停止对话,起身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嗯!”谢文东点头说道:“我去找彭玲谈谈。”
“我也去!”李爽姜森异口同声道。谢文东看了看二人,淡然道:“不用了,这事还是我一个人出面的好。”正说着话,“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李爽扭头,扯脖子大声叫道:“进来!”
门一开,进来一位黑色西装的青年大汉,前向谢文东一探身,恭敬道:“东哥,外面有人找你。”“哦?”谢文东一楞,在H市谁能指名点姓的找自己?认识他的人下面兄弟也都基本认识的。李爽问道:“叫什么名?”“无名!”“我靠。”李爽气笑了,皱眉道,“你白痴啊!这年头还有没名字的人吗?”“不不……”大汉连忙解释道,“爽哥你误会了,那人说他叫‘无名’。”

太阳集团城官方app,金蓉意识到谢文东说错话了;纠正道:”他不是东西。”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接道:”他是东西”说来说去都是错,急得金蓉直挠头。谢文东仰面而笑,摸摸她小脑袋瓜,心中感叹,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金蓉总是能逗他开心。他扶着金蓉头发,发丝很细又光滑,软软的,如同锦缎,他问道:”快过年了,想要大哥哥送你什么礼物?”
金蓉认真的考虑起来,她抬目想了半天,才道:”要什么都可以吗?”谢文东笑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有你能说得出来,我都会给你””真的?”金蓉心里甜丝丝的,小丫头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高兴的抱住谢文东的胳膊,笑得合不拢嘴,说道:”我暂时还没想好,等以后再告诉你”谢文东脸一板,道:”过期不补”他眼神一晃,猛然间又想起什么,转头问姜森道:”李英男怎么样了?””
李英男?”姜森没听过这个名字,脸上带满疑惑。
谢文东一拍脑袋,道:”就是李根生的妹妹,和小玲一起被我们带回来的女孩。”一听女孩两字,金蓉的耳朵马上支了起来,眼睛故意看向别处,但小脑袋慢慢向谢文东这边*。”啊”姜森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他答道:”我把她安置在一楼的卧室,找医生看过,没什么大碍,只是悲伤过度加上身体虚弱,暂时昏迷而己。”他看了看表,又道:”她现在可能还在昏睡。”
谢文东叹口气,很是内疚,李根生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他没再说话,起身向一楼卧室走去。打开门,房间内一片黑暗,借着走廊灯光,隐约瞧见床上躺着的女孩,他走上前,低身将女孩凌乱的头发顺到两旁,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在他印象中,李英男的皮肤是小麦色,黑黑的,健康而活泼,反观现在,苍白得吓人,毫无血色。她睡得并不安宁,秀眉不时皱起,呼吸时缓时快。谢文东看罢,一阵阵心痛,突然,他笑,苦笑,站真身,象是对昏睡的李英男又象是对他自
己轻声说道:”做好人有什么用?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现在的社会,你不踩着别人的头就会让别人踩着你的肩膀往上爬,我不甘心平庸,那我不做坏蛋我还能做什么?好人有好报,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骗人的鬼话”他一握拳头,冷冷道:”信天不如信自己。””信自己什么?”金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谢文东身后钻了出来,看看他,又看看床上的女孩,语气不善道:”她是谁?”
谢文东阴沉的表情顿时换成一脸漠然,眯眼看着李英男,缓缓道:”她的哥哥曾经救过我!””啊?”金蓉一楞,疑问道:”大哥哥你这么厉害还用别人救吗?那救你的人一定更厉害,他在哪,我要看看他!”
谢文东眼神一黯,摇头道:”他死了。而那是我的错,所以,我有责任照顾他唯一的亲人。”虽然我是坏蛋,可惜我终究变不成畜生!他心中又默默加了一句。
他现在完全可以弃李英男而不管,但是,他却做不出来。谢文东是重情义的人,当初,金鹏救过他,也帮过他,现在,他差不多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洪门身上,这样做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对金鹏救命之恩的回报。秋凝水也救过他,而当他听说她有危险的时候,只带数人前往相救,胆量之大令人佩服,当然这也是对秋凝水情义的回报。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的人,谢文东从来没有吝音过。金蓉听他说完之后认真的点点头,背着手,人小鬼大,故意装做一副老成模样,说道:”恩!
大哥哥,于情于理,你是应该好好照顾她的。”
谢文东轻拍一下她的小脑袋,笑道:”小丫头一个,你懂什么丫!?”金容按看脑袋,味牙咧嘴道:”讨厌!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小丫头啦!”怕把李英男吵醒,谢文东连忙捂住金蓉放出高声贝的小嘴,连推带拽,把她拖出房间,临出门前,见床上的女孩一动没动,睡得很沉,他才放心的把房门关严。生气的转过头,正准备教训金蓉几句,发现自己的半根手指正不知道何时滑进她嘴里,而且后者还在瞪眼努力咬着。这时,他才感觉到专心的疼痛,连忙把手收回来,低头一看,中指上下两颗红色牙印清晰可见。他还没说话,金蓉反气嘟嘟道:”看你还敢不敢捂我嘴不让我说话了,哼哼!”谢文东哑然失笑,看来小丫头是长大了,柔弱的小兔子也长出锋利的牙齿唆。这时,姜森眉头微皱走过来,看了看金蓉,伏在谢文东耳边细语道:”东哥,刚刚接到消息,军区出来有数辆军车正往医院的方向开去,可能是有什么变故了?!”声音太小,金蓉听不清楚,菱形小嘴一撅,把头扭到一旁,大声嘟嚷道:”神秘西西的,谁稀罕啊?!”话是这么说,她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准备避让的意思。
谢文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疑问道:”军区出来的车?l去哪间医院?”姜森急道:”当然是彭书林所住的那间医院了。””恩?”谢文东一震,喃喃道:”军方去是什么意思,没道理啊。”猛然,他看向姜森,说道:”难道杜庭成的爸爸想借军方力量除去彭书林,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姜森摇头道:”不是吧?!现在彭书林开不开口都一样,杜庭成不是己经把一切都承认了。””不对!”谢文东眼珠连转,说道:”承认也是可以翻供的,只要彭书林一死,他就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了,到时,他想怎么说都可以。再说,你认为那个黄师长会帮咱们做证吗?他不是傻子,他知道明智保身的道理。”他用手指敲敲脑袋,又道:”没有时间了,得马上将彭书林送往别处,老森,你通知强子,让他按我的意思办!””恩!”姜森不敢耽搁,点头道:”明白!”谢文东一挥手,道:”直接把车准备好,我去会会军方那些家伙。”他穿上外套,向金蓉歉然一笑,道:”看来大哥哥不能陪你了,早点回家,别让爸妈担心你。”说着,他系紧大衣腰间的布带。
金蓉霎时间没了精神,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道:”大哥哥,我能陪你一起去吗?”谢文东扭头眨眼道:”你说呢?”金蓉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谢文东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问话好象管家婆啊l”说完,在一阵大笑声中,消失在门外。无意中的一句话,顿时让金蓉面容排红一片,心跳加速,过了好一会,她才平静一些,对着房门大声喊道:”我就是要做你的管家婆!”
刚喊完,外面传来,光当,一声响,接着,人声顿起,纷纷嚷嚷道:”东哥,你怎么来了?
轿车中,姜森和任长风都在扭头偷笑。谢文东揉着泛红的脑门,自语道:”这小丫头……”任长风突然认真道:”东哥,我想说两句,不是由于老爷子的原因,我一直都觉得你和小蓉很般配,甚至,比你和彭玲更般配。她毕竟是警察,而且是警察世家,和我们不是同路人,现在她或许可以忽略不计较你的身份,可谁知道以后又会是怎样呢?“
这点谢文东也考虑过,但他己陷得太深,想脱身出来又谈何容易。他摇摇头,淡淡道:”小玲是我喜欢的女人,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任长风一张嘴,还想解释什么,被姜森拉住,向他微微摇摇头。以前三眼李爽高强不也同样劝过谢文东嘛,可他根本听不进去,更别说任长风了。他叹口气,黯然摇头。感觉大腿痒痒的,他低头一瞧,姜森正在他腿上画道道,仔细一看,原来他是在写一个字,杀!任长风吓得一吐舌头,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木然的看向姜森,后者点点头,意思你没看错。见他要发问,姜森摇头,拍拍他肩膀。谢文东想着心事,没注意到二人的小动作,他把玩亮银火机,在手指间翻转。
他们赶到医院时,军方的大解放军车还没到,谢文东边往里走边给高强打电话,问彭书林的情况怎样。高强早己把彭书林从医院中撤走,安置到一家规模极小的医院。这间医院面积虽不大,但里面的医生和医疗设备都远胜于H市中任意一家大型医院,这是文东会投资成立的,专门为会中受伤兄弟所准备,本意是想避开警方,没想到这次却给堂堂一省厅厅长用上了。
姜森和任长风远远跟在谢文东后方,任长风再也忍不住了,碰了碰姜森,急切的小声道:”老森,到底怎么回事?你写的,杀,是什么意思?”姜森瞄了瞄前方的谢文东,细语道:”以前我就和三眼高强商议过此事,我们毕竟是黑社会,和彭玲的距离太远,一旦东哥因为她而迷失方向时,我们会……会不通过东哥的允许而直接把她除掉!””呀!”任长风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可是……”姜森打断他的话,接道:”虽然这样做未必会得到东哥的原谅,可为了帮会,没有选择。现在的文东会己经不是以前东哥中学时代的文东会了,那时,可能觉得帮会好玩,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聚在一起,一时兴起,帮会就成立了。而现在,帮会势力涉及三个省,帮众何止千百,一个错误,不知道会连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所以,帮会中谁都可以犯错,惟独东哥不可以,一旦彭玲影响到这一点我,三眼,高强等等帮众,都不会手软的,即使东哥不理解,骂我,打我,杀我,我都认了。””呼!”姜森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任长风才长长出了口气,拍拍他肩膀,羡慕道:”我终于明白文东会为什么在短短几年内会有这样得成就了。””哦?是因为什么?””不只因为东哥个人的原因,还因为有这一群真心实意,不阿谈奉承的兄弟!””阿谈奉承?”姜森喃喃一笑,感叹道:”以前或许没有,但现在人多了,也杂了,什么人也都有了。”
见他说得伤感,任长风摇头道:”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这也是件正常的事。”
谢文东挂断电话,见姜森和任长风在后面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玩笑道:”你两个家伙在后面合计什么鬼注意呢?”
姜森笑了,笑得阳光灿烂,小声叹道:”不管怎么说,有东哥在,文东会就不会变质,也值得我们大家去奋斗!”任长风心有感触的点点头,一个人的个人魅力真是一种不可估量的力量l这一翻交谈,让他和姜森的关系拉进很多,姜森把这样绝密的事情告诉他,说明真正把他当自己人来看待,这点,让任长风心中倍感温暖。二人笑呵呵的追上谢文东,姜森问道:”东哥,强子应该把彭书林送走了吧!””恩!”谢文东道:”在咱们自己的医院里,自己地方,相对来说安全一些。”
远处,传来阵阵轰鸣声。姜森摇摇头,叹道:”一听声音就知道军区的,牛车,终于到了。”果然,最先一辆军用吉普车开进医院大院,后面跟着的几辆大解放停在外面,车兜里,,蹦出六七名黄色军装的士兵。吉普车车门一开,一身戎装的黄震从车中走出来。刚一抬头,看见站在医院大门,正弯着眼睛笑眯眯的谢文东,他一楞,马上又面带微笑的迎上前,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又和谢先生见面了,真是有缘啊!”谢文东心中冷笑,说道:”呵呵,没想到黄师长也相信缘分。
可我一直不信,因为世界上最好的缘分是*自己创造的。”黄震不明白他的意思
打个哈哈,一笑而过,问道:”谢先生在这里有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