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东拍拍三眼的肩膀,道:“我去找彭书林。”三眼道:“我也去一趟。”谢文东摇头:“你还是留在家里压阵,我怕下面的兄弟闹出事来。”三眼了解点头道:“那东哥小心一些。”谢文东微笑一下,道:“放心,没事。”
由于彭书林是中央特别的,在地方的待遇比正厅级干部还要高,他所住的地方自然也非常人可比。谢文东并没有找彭玲,而是选择直接去彭书林家,他不想把自己与警方的关系牵扯上彭玲,更何况对方是她的父亲。X区,坐落在住宅区的小型别墅,不是很大,两层楼,内部使用面积在二百平米左右,虽算不上豪华,但也够普通人一辈子可望不可求的了。这就是彭书林的家,别墅内只有他和一位中年保姆居住,有时,彭玲也会回来住上一两天。
谢文东到时已经十一点多,别墅内还有灯光。看来彭书林还没有睡!谢文东坐在车内暗忖。和他同来的有姜森,高强和任长风。四人下了车,冷风习习,冰寒刺骨,天上飘起鹅毛大雪片,打在脸上麻秫秫的,瞬间融化,冰水从面庞滴滴滑落。谢文东抹了一把脸,走到别墅门前,轻按门铃。“叮咚!”铃声刚落,里面传来女人的问话声:“请问你找谁?”
谢文东声音柔和道:“彭厅长在家吗?”“你是……?”“我叫谢文东,彭厅长应该知道我。”里面声音明显停顿一下,半晌才道:“哦!那你稍等一会。”
隔了五分钟,房门打开,门旁站了一位不到五十的中年妇女,相貌平平,鬓角已有些斑白的痕迹。谢文东颔首一笑,道:“彭厅长在家吧!?”中年妇女上下打量他一番,眼中闪过一丝惊奇,愕阃罚溃骸霸冢肽憬ァ!毙晃亩俅蔚佬唬砩系母⊙┡母删唬呕翰阶呓ァ=私羲嫫浜螅追赘耄溉诵闹型泵俺鲆痪浠埃汉么蟮拿孀影。?p>
“谢……谢先生请随我来。”中年妇女在前引路,对于谢文东的称呼她还真有些为难,最后只有叫他先生,虽然这个称呼和他的样子不相匹配。她在一处房间前停下,轻轻敲了敲门,转头道:“请进吧!”谢文东也不客气,推门而入。房间不小,好像特别为接待客人所准备的,打眼一瞧,里面或坐或站,不下八九人之多。其中有一个人谢文东认识,而且姜森和他也很“熟”,只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也会在这里出现。这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英俊的脸庞青一块紫一块,额头包扎着白色纱布,坐在轮椅上,腿部打着石膏,他正是被姜森好一番照顾的杜庭威。在他旁边还坐有一中年人,五十多岁,头发却依然乌黑而浓密,面容刚毅,一双明亮而大的眼睛仿佛刻在脸上,只是眼角已有条条尾纹。谢文东心中感叹一声,这人年轻时,只是这双眼睛就不知道可以迷死多少女孩,而且和彭玲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不用问,这中年人一定是彭玲的父亲彭书林了。周围还站了几名身材魁壮的汉子,一个个虽然看着谢文东杀气腾腾,但他丝毫没放在心上。对于向他直咬牙的杜庭威,他看也没看一眼,只是怀疑他的身份,看样子,好像与彭书林的关系非比寻常,但他没记错的话,杜庭威以前应该不认识彭玲,这又有些说不通。他想不明白,干脆就不去想,走到中年人近前,展颜一笑道:“想必您就是彭伯父吧,第一次见面,以后还要请伯父多加照顾。”他和彭书林确实是第一次见面。
在谢文东打量彭书林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他。看了良久,彭书林有些泄气,他实在搞不懂就这么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能搞出文东会这样大的黑道组织,更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女儿竟然也会对这种毛头小伙子动心。彭书林忍不住心中疑问,确认道:“你是谢文东?”没等谢文东说话,一旁的杜庭威抢着道:“彭叔,就是他,他就是谢文东……”一着急,振动脸上挂伤的肌肉,痛得他眼泪差点流出来,下面的话也没说完,只是用一双快要吃人的眼睛盯着谢文东。只可惜目光不能杀人,不然谢文东可能已经变成肉块。谢文东没理他,面不更色,对彭书林说道:“彭伯父,我是谢文东。”
彭书林往椅背一靠,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虽不是宝殿,但你恐怕没事也不会来的。还有,不要叫我伯父,我承担不起。”我靠!你神气个什么劲啊?!任长风一听气大了,如果不是姜森一个劲的拉他袖子,早上前给彭书林两嘴巴。谢文东不为所动,笑脸依然,道:“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我尊敬你是应该的,叫你一声伯父并不过分,至于你接不接受那是你的事,该我叫的我会叫,而且……”谢文东顿了一下,眼睛一眨不眨的对上彭书林的双目,接着道:“而且,该我做的我也会去做。”说着,谢文东打个指响,高强一声不吭的从旁边提过一把椅子放在谢文东身后,后者大咧咧坐下,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现在,彭伯父,我们谈谈正经事吧!”
不管谢文东年纪多大,身份怎样,不管对何人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的这种大将之风确实让人心折。杜庭威比他大很多,但也不得不服气,不过谢文东表现得越自如他越加有气,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指着谢文东的鼻子破口大叫道:“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想在这里撒野……”谢文东心烦的一皱眉,杜庭威的存在让他觉得一只苍蝇在自己眼前飞来转去,他随手一弹,香烟脱手而飞,不偏不正,打进杜庭威大张的嘴里,舌头顿时麻成一团,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房间中那六七名大汉见谢文东突然动手,纷纷晃动肩膀准备上前。姜森等人见事不妙,伸手入怀,随时准备迎战。双方箭上弦,刀出鞘,一触即发。这时,彭书林脸色一沉,重咳了一声,转头看向数名大汉,凝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汉明显畏惧彭书林,退后一步,转头看杜庭威,后者捂着嘴,一张白脸憋成酱紫色,看了看谢文东,又看看彭书林,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最后重重闷哼一声,向几位大汉轻摇摇头。大汉们这才退回到原位,只是一个个暗加小心。彭书林看着谢文东道:“年轻人,做事不要太过分,别忘了,这是我家!”谢文东点点头,认真道:“正因为这样,他到现在还活着。”
不用问,房间中每个人都知道谢文东口中的这个他是指谁。彭书林呵呵一笑道:“你很自信,自信是好事,但有时也会害人。年轻时我也很自信,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总是经常碰壁。”
谢文东道:“我也经常碰壁,可能是我的运气很好,一直到现在我的自信仍然没有丝毫减少。”他又拿出一根烟,递给彭书林,后者摇头,他一笑,叼在口中点燃,话入正题,又道:“最近H市的治安不错,但是听说今晚警方查封了好几家歌舞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彭书林知道他是明知故问,笑道:“治安是不错,但平静下的罪恶也是一样该铲除的。”杜庭威可算抓住机会,看着谢文东得意一笑,马上接话道:“对,犯罪就是犯罪,不及时治理,以后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大乱子。”
谢文东多聪明,一看他的样子心中便猜到一二,这次彭书林动文东会,十有八九和这个杜庭威有关联。他不敢肯定,试探性问道:“可以前罪恶也是有的,警方没铲除,也是一样未出乱子,有时,相安无事总是好的。每个城市,都会有黑白两道,白道,大家都有自己的浅规则,一旦被打乱,反而会适得其反,彭伯父,你说呢?”
“哦……”彭书林沉吟半响,没有说话。杜庭威以为他犹豫,急忙道:“彭叔,你别听他的。什么潜规则,你看我这身伤,就是被他……被那些社会无赖打的,这也叫治安好吗?如果我爸爸知道我在这里受到暗害,不知道会对H市的情况作何感想?”见彭书林犹豫,生怕他改变主意,急忙将自己的爸爸搬出来。杜庭威并不傻,他的家世也不一般,他知道谢文东的身份,政治部里的红人,也是文东会的幕后大哥。他更知道政治部不好碰,就连大如他父亲的权利都左右不了,说出自己是让谢文东打的于事无补,不如算在谢文东下面的文东会身上,打击黑势力理由正当合理,又可以去掉谢文东的膀翼,没了文东会,谢文东也就只是个光杆司令,没有了爪牙的狮子。那时,他对政治部已没有价值,除掉他,轻而易举。杜庭威的小算盘打得不错,他看着谢文东嘿嘿冷笑。谢文东叹了口气,实在搞不懂他笑什么,因为他已经看见彭书林的眉头在随着杜庭威的话慢慢皱起。不管是谁,受到别人的威胁终究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就算事实上确是这回事,说出来,面子上终究过不去,更何况彭书林是堂堂一个中央下派的副厅长。谢文东看出苗头,淡淡道:“你没有被打死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世界上没有比强xx更可耻的了。”杜庭威老脸一红,偷眼观瞧旁边的彭书林,后者也正一脸惊奇的看着他,急忙大声反驳道:“你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谢文东冷笑道:“你做的事不需要我细说吧。”
他转头又对彭书林道:“彭伯父,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杜庭威自然不肯,忙道:“彭叔,别听他的……”杜庭威激烈的反应,傻子也能看出来不正常。彭书林不留痕迹的下了逐客令,揉着额头道:“好了,我累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你们都走吧。”说完,对门外的中年妇女道:“小刘,送客。”他摸摸口袋,对谢文东道:“烟抽完了,请给我一根烟。”
谢文东一笑,将整盒烟放在桌子上,起身道声告辞,和姜森等人走出房间。杜庭威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起身说道:“彭叔,那我也走了,你多休息,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就是一流氓混混!”见彭书林不耐烦的点点头,心中暗骂一句,领着一干大汉走出房间。他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来后,谢文东已经坐在车上,缓缓启动。他眼珠一转,多个心眼,对身后一名汉子道:“你留下,给我暗中盯着彭书林,看他有什么动静。”大汉点头称是。这时有人上前扶他,他一把将那人推开,从轮椅上站起,一瘸一拐的走向轿车,狠声嘟囔道:“谢文东,你给我记住,这个仇没完!”
真被他预料对了,谢文东坐在车上在市中打个转,又命令姜森往回开。任长风等人不解,问道:“东哥,人家已经赶咱们走了,还回去干什么?”谢文东一笑,道:“回去拿我的烟。”“什么烟?”“彭书林只向我要一根,我却给他一盒,多余的自然要要回来!”谢文东老神在在道。“不是吧,东哥!一盒烟而已,还用斤斤计较吗?”“做事要认真嘛!”三人听后同时摇头。
汽车又缓缓开回小区,在别墅前停下。谢文东下了车,再次来到别墅门前,还没等敲,门已经开了,这回开门的不是那中年妇女,而是彭书林本人,他见到谢文东回来,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笑道:“你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年轻人。”

谢文东淡然一笑,客气道:“和彭伯父比起来还差得远呢!”他回头对姜森等人道:“你们在车里等我吧,我一会就出来。”说完,二人并肩进了别墅。别墅不远处阴暗的角落中隐藏着一位,把一切看得清楚,眼珠转了转,默不作声的悄悄溜走了。谢文东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个人,有些事情他也有预想不到的地方,杜庭威在眼中如同棒槌,可他确实也有自己机灵的时候。
谢文东说是“一会”,但他和彭书林在房中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两人说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他出来时,是彭书林送到门外的,二人挥手道别。坐在车上,任长风打着呵欠问道:“东哥,你和他谈什么了,一谈就是两小时。”
谢文东一笑,道:“该谈的都谈了。”姜森疑问道:“那个叫杜庭威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那几个随从,不像是一般人呢!”谢文东点头:“确实不是一般人,那些人都是特务连的精英。”“特务连?不会吧!”姜森沉吟,他自己同样也是特务连出身的,心中多少有些惊讶,他问道:“那杜庭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调动特务连,可怕!”谢文东嘴角上挑,道:“他的身份很一般,高干家庭的公子哥,不过,他的爸爸确实很了不起,说出来,全国得有六成以上的人听说过这人的名字!”
“哧!”姜森等人同时吸了口气,凝声问道:“中央的?”谢文东点头,并未说话。“哎呀,糟糕!”姜森突然怪叫一声,忙道:“杜庭威的老头子如此厉害,我们把他儿子打得那么惨,恐怕随时会来找我们算帐啊!”任长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发笑,可看到一直稳如泰山的姜森也有焦急的时候,忍不住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面带轻蔑道:“军方的能怎样?中央的又能怎样?如果真是欺人太甚,大不了一拼罢了,打不过,我们就跑,国内待不下去就出国,就算再惨,大不了一死,碗大个疤瘌嘛!”
“我靠!”姜森用眼角上下看了看他,点头道:“你说得到轻松,真看出你是混江湖的了。”
“嘿嘿!”任长风一挺胸脯,自信满满道:“再说,谁想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凭东哥的文东会加上洪门,就算军队打来咱们也能挺一阵呢!”姜森对任长风这种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无可奈何,他还想说什么,被谢文东挥手打断,他问二人道:“你俩别争了,一句话,中央对付我们了吗?”
“哦……”姜森和任长风同时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暂时还没看出来有这样的苗头。”“这就是了,”谢文东笑道,“这说明杜庭威还是有顾忌的地方,但绝不是我们那自认为了不起的帮会,在中央眼中,真想除掉洪门和文东会,与踩死两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那他们顾忌什么?”任长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谢文东轻搓腮膀,眯眼道:“如果我没料错,十有八九是政治部的原因。”一提到政治部,任长风反而更加糊涂,眉头紧锁道:“东哥,政治部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叹道:“它的权利有多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一直没说话,默默开车的高强突然问道:“东哥,警方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查封我们的场子了?”他不关心杜庭威的靠山是谁,也不想研究政治部是何机构,只想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事。谢文东仰面而笑,道:“会,还会再查一阵子。”高强面无表情,只是眉毛抖了抖,冷道:“真是这样,我会给彭书林点苦头。”姜森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这高强越来越像冰块了,不懂感情,难道他不知道彭书林实际上如同谢文东的岳父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谢文东马上接道:“好,强子,只要别太过分了。”他拍拍高强肩膀,细心叮嘱。
“嗯!”高强点点头,从倒车镜看眼谢文东,嘴角抽动一下,说道:“东哥我明白。”
“明白?”姜森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二人,好一会才道:“东哥,他是彭玲的老爹啊!”谢文东哈哈大笑,半晌,他笑眯眯道:“那又怎样,我说过,不管是谁,挡住我路我都会把他搬倒。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不会变!”“好!”任长风连连点头,挑起大拇指,赞道,“出来混,就要做到六亲不认!”姜森看了一圈三人,摸出烟,吸上一口,吐出个烟圈:“你们这帮人,疯了。”
谢文东会疯,连疯子都不会相信。汽车开回郊区别墅,这时聚集的帮众大多已散了,几个小时前院里院外还人满为患,现在可冷清得很。看来三眼的舌头并不比他的刀差。谢文东赞叹的点点头。黑铁打制的院门被两名大汉缓缓拉开,汽车直行而入。进了屋内,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男二女。男的是满脸赌气样的李爽,两女则是凑到一起让谢文东头痛的人,彭玲和金蓉。见他回来,房中三人只有李爽有气无力的说句:“东哥,你回来了。”
“啊!”谢文东看眼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紧盯着电视的彭玲和金蓉,心中叹了口气,问李爽道:“张哥他们人呢?”
“喝酒泡妞去了!”李爽赌气囊腮道。“哦?”谢文东笑道,“有这样的好事小爽还能不去,真是新鲜。”
李爽扬了扬脖,没说话。高强和李爽关系最熟,一看他的样子已然明白个大概,边脱掉外套边道:“一定是三眼哥没带他去,有些人,酒品太次。”“喂!”李爽本来一肚子气,被高强说个正着,老脸挂不住,拍案而起,大声喊道:“你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高强对他的虚张声势完全不放在眼中,往沙发上一坐,淡然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来吧!”
“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我这几天感冒,早把你踢成猪头了。”李爽咒骂一句,又坐了回去。真和高强打,他十有九输,这也是他之所以在高强面前“忍气吞声”的主要的原因。见任长风发呆,姜森解释道:“别奇怪,你习惯就好,吵架是他两人增进彼此感情的主要途径。”谢文东无奈摇摇头,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很少有不吵的时候。他又看向彭玲和金蓉,两人好像很默契,谁都没主动起来和他搭话,甚至至始至终也没瞥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广告联翩的电视。他走上前,自顾自的从茶几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指着电视若无其事的道:“好像它比我有吸引力得多。”
“至少它不会脚踏两条船,勾引别人。”彭玲头也没抬,语气冰冷。
“咕噜!”谢文东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挑着双眉,疑问道:“这话怎么讲?我勾引谁了?”
“我!”彭玲腾的站起身,对谢文东怒目而视。“哦……”当彭玲真一较真时,谢文东心中还真有些没底,事实上她说得不是毫无道理,他确实有理亏的地方。难道是小美和小玉的事彭玲知道?自己和彭玲认识之前只对这两姐妹动过感情。他心中暗忖,可这事又有谁会告诉彭玲呢?他眼角无意中瞥到正一脸看戏,就差没带出幸灾乐祸表情的李爽,转头看了过去。李爽明显是误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以为他指的是彭玲和金蓉之间,见他看自己,连连摆手道:“东哥,这可不是我说话,是人互相之间沟通出来的。”
谢文东暗暗一跺脚,心说要坏事,以彭玲的脾气,今天这关算是难过了。他聪明的选择沉默,这时候说什么都属无用。他往下一坐,肩膀下垂,低着脑袋,一副“我认错”的模样。见他这个样子,彭玲差点爆走,低头四下查看,希望能找到一样够硬的东西把谢文东耷拉的脑袋砸到地面以下。她怒火中烧,金蓉却是笑容满面,心中像是揣了小兔子似的,腾腾乱跳,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飞身扑进谢文东怀中,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道:“我就知道,你心中一定是有我的!”
“啊?”谢文东被她抱得莫名其妙,茫然道:“我心中一定是有你的?有你的什么?”“扑哧!”姜森和任长风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怕自己会得内伤,二人别过头,捂嘴偷笑。彭玲见谢文东和金蓉“亲密”在一起,头脑一热,双手将茶几搬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李爽急忙上前拦住她,同时不忘替谢文东解释道:“大嫂,大嫂别生气,男人都这样。”
“啪嚓!”彭玲被李爽宽大身躯挡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抡起茶几砸在他脑袋上,近一厘米厚的有机玻璃碎个稀烂,她眼角挂泪,气冲冲夺门而出。金蓉连忙起身,焦急道:“其实玲姐很不错,大哥哥,你应该去追她,我不在乎你和她……还有我……”谢文东脑中乱哄哄的,木然的看着金蓉,纹丝未动。“哎呀!大哥哥,你好笨啊!”金蓉无奈的一跺脚,跟着跑出房门,同时喊道:“玲姐,你等等我,听我说,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良久,谢文东才反应过劲来,头脑平静了一些,仰面长叹道:“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和什么,”李爽甩甩头道,“我只知道我的脑袋很硬,这么厚的玻璃砸在我头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头不昏,眼不花的,嘿嘿!”“是吗?”高强担忧的看看李爽,往他头上一指,悠然道:“你的头很硬吗?那为什么脑袋上还立着一块玻璃,好像还在流血呢!”“不可能!”李爽半信半疑的小心摸摸额头,手心粘粘的,暗叫不好,低头一看,手心红通通的一片,顿时,他瘫软在沙发上,发出高分贝叫声:“医生!快叫医生来!”
谢文东木头一样做在椅子上,李爽倒在沙发上大呼小号,任长风摇头叹气,长叹一声道:“女人啊!”
本来以为元旦之夜可以好好狂欢一下,可李爽只能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第二日三眼等人回来时,一见李爽的衰样,无不捧腹大笑。谢文东这一宿睡得并不安宁,早晨起来眼睛红红的,洗罢一番,穿戴整齐,打算找彭玲细谈。有些事情他不想再隐瞒下去,比如金蓉,比如他和高慧美、高慧玉两姐妹之间模糊不清的关系,维持现状,他自己也有一种负罪感,也感觉很累,说出来彭玲是打是骂随她便了。谢文东着装完毕,从二楼缓缓走下来。大厅人不多,一夜的狂饮大多已醉得一塌糊涂,回各自住所呼呼大睡去了。李爽脑袋系着一圈白纱布,和姜森二人手舞足蹈的聊着什么。见他下楼,二人停止对话,起身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嗯!”谢文东点头说道:“我去找彭玲谈谈。”
“我也去!”李爽姜森异口同声道。谢文东看了看二人,淡然道:“不用了,这事还是我一个人出面的好。”正说着话,“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李爽扭头,扯脖子大声叫道:“进来!”
门一开,进来一位黑色西装的青年大汉,前向谢文东一探身,恭敬道:“东哥,外面有人找你。”“哦?”谢文东一楞,在H市谁能指名点姓的找自己?认识他的人下面兄弟也都基本认识的。李爽问道:“叫什么名?”“无名!”“我靠。”李爽气笑了,皱眉道,“你白痴啊!这年头还有没名字的人吗?”“不不……”大汉连忙解释道,“爽哥你误会了,那人说他叫‘无名’。”

笑大哥哥不要你了呗!“金蓉越想越得意,大大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幼稚!”彭玲哼了一声,虽然这么说,不过她不得不承认,金蓉确实是一个天真迷人的女孩,身上有她不具备的活泼与纯真。金蓉像是没听见,走到她身前,装做很老道的样子,翘起脚拍拍彭玲肩膀,老气横秋道:“算了,看你挺可怜的,我就听大哥哥的话,耐耐心陪你看冰灯吧!”
彭玲虽对金蓉有种出于女人本能的排斥感,但也被她小大人的模样逗笑了,摇摇头,认真问道:“小家伙,你成年了吗?”
“你不会自己看吗?”说着,金蓉一挺胸脯,不过她的含苞未放在厚厚的羽绒服下面丝毫也显示不出来“威力”,再看彭玲修长而成熟丰满的身材,顿时泄气了,肩膀一塌,默默无语,只是不时的眼角余光在彭玲身上乱瞄。彭玲看她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金蓉像是被大人抓住偷吃糖果的孩子,一张脸顿时红成一片,不满的大声嘟嚷道:“有什么好笑的?!又哭又笑的,发羊癫疯的女人!”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彭玲心中长长一叹,无论是谁,和金蓉在一起都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魅力。难怪文东会对他如此亲热!她心情平静了一些,看着一张孩子般的小脸非要摆成一副大人的样子,突然想逗逗她,在金蓉脸上掐了一下,笑道:“我真奇怪你的父母是什么人,竟然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小孩。”说完,向一旁快步走去。“别碰我!”金蓉像是被人踩到尾巴,跳起多高,只有大哥哥才能掐她的脸。她怒气冲冲的鼓着腮,张牙舞爪的向彭玲冲去。“你别跑,再敢掐我的脸我和你没完没了!”两人一前一后,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谢文东又从远处绕回来,他怎么芊判慕礁鐾源盘旁谝黄鹉?他正为解决二人之间的矛盾犯难时,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看着渐渐远去的二人,他得出一个结论,同性磁铁也是可以相互吸引的。
他抬手打个指响,暗中,人群里顿时闪出数条人影,谢文东也不说话,向二女消失的方向一仰头。这些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齐齐向他一点头,若无其事的纷纷向彭玲金蓉的方向追去。这时,谢文东才长长出了口气,没时间从正门走出去,他来到墙根,顾不上引起他人的注目,猛的一跳,手掌扒住墙头,双臂一用力,翻身跃了出去。他刚跳出来,身后唰唰两声,又飞出两条黑影,动作干脆利落。这二人一高一矮,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高的是任长风,矮个的是姜森。任长风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冰灯,觉得很新鲜,东瞧西看,长了不少见识,出来后,意犹未尽,不满的嘟囔道:“红颜祸水啊!”
谢文东一挑眉毛,任长风又道:“如果不是蓉丫头突然杀出来,或许还能多玩一会!怎么那么巧,这么多人也能碰上。”谢文东笑了笑,道:“就算蓉蓉不出现也待不下去了。”“怎么?”姜森不解,他也以为是因为巧遇金蓉,谢文东才落荒而逃的。谢文东眼睛一眯,悠悠道:“我们有几家场子被人封了。”“啥?”姜森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文东会的场子在家里让人封了?“开什么玩笑!如果警察想做样子也不用非赶到元旦这天吧!?”
“呵呵!”谢文东冷笑道:“刘德欣没这个胆量,不过,也得去问问他,毕竟他是堂堂的市局局长嘛。”
谢文东三人来到市局长家的时候,里面宾朋满座,过年了,作为一个掌控实权的局长,上门讨好,拉关系的人数不胜数,大礼小礼,加在一起何止万元。刘德欣忙里忙外,满头大汗,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疲倦之色,怀中满满的红包让他开怀。刚刚送走一个客人,迎面又来了三位黑衣人,身带肃杀之气,让他心中一寒,等定睛仔细一看,哈哈大笑,急忙上前迎道:“谢老弟,回来好几天怎么才想起到我这来。”以前,他和谢文东还以长辈自居,可现在,已经平辈而论。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刘局长的消息真是灵通啊!”“得了吧!”刘德欣挥挥手,面容一板道:“你刚回来就被人追杀,下落不明,为了找你我快把全市的警察都出动了。”谢文东叹道:“真是让刘兄费心了,看来我没一回来就上门孝敬是我的不对了。”“哎呀,咱们之间还用这样客气嘛!”刘德欣边说边将谢文东等人请到内室,把门紧紧关严。他知道谢文东无事绝不会轻易到自己家来,他们之间的事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谢文东缓缓坐下,故意为难道:“不客气怎么行?刚刚收到消息,我有五家场子让警察查封了,刘兄不会连这么大的动作都不知道吧?!”“啊?”刘德欣大吃一惊,嘴咧得老大,连鸡蛋都能轻易塞进去,他惊疑道:“竟然有这样的事,谢兄弟,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谢文东一耸肩,微微一笑,眯眼道:“可你是市局长啊!”刘德欣心中一颤,谢文东的笑容比他生气更令人觉得恐怖。“老弟,你先别急,我问问是怎么回事?”刘德欣拿起电话,快速向局里打了电话,和接电话之人秘密私语,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当他把电话挂断后,沉沉吸了口气,才缓声说道:“这次,是省厅下来的人查的。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省厅的人?”谢文东一皱眉,问道:“省厅里的谁?”“这个人你也应该认识的。”刘德欣摇头苦笑。谢文东没耐性听他拐弯抹角的,凝声问道:“到底是谁?““彭玲的父亲,省厅厅长——”刘德欣正容道,“彭书林。”
“是他?!”若是别人,谢文东还能使些手段,连哄带吓的搞定,就算对方再软硬不吃,大不了让其永远消失也不是一件难事,可对彭书林,有彭玲这层关系在,他能吗?谢文东眯着眼,默默不语。房间内鸦雀无声,寂静得让人心闷。刘德欣尴尬一笑,打个哈哈,转移话题道:“老弟,查出来想你的人是谁了吗?”谢文东一挑眉毛,道:“你知道?”
刘德欣连忙摇头,说道:“连你老弟都查不出来,我就更不用说了。我只是奇怪,在H市还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姜森在旁接道:“刘兄还记不记得,在D区有个不小的帮会,名叫火帮。”刘德欣点头道:“当然记得。火帮是古董级帮会,老大关德麟也曾呼风唤雨好一阵子,后来让谢老弟做了,怎么?这事和他有关系?”“嗯!”姜森一笑,道:“他有个儿子叫关裴。”“现在在哪?”刘德欣老脸一沉,问道。姜森摆摆手,悠然道:“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手段解决了。”“哦!”刘德欣长叹一声,道:“看来我出不上力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谢文东突然长笑一声,道:“想出力,简单,一定会有让你出力的地方。”
车上,姜森边启动边问道:“东哥,我们去哪?”谢文东闭目平静道:“回别墅。”任长风虽对H市的情况只是一知半解,但平下里姜森没少和他介绍,知道谢文东和彭玲之间的关系,也知道彭玲是彭书林的女儿,后者更是中央委任的特派员,他搞不懂刘德欣能帮上什么忙,百思不解,随即问道:“东哥,那个局长能起到什么作用?”
谢文东指指自己的脑袋,笑而不语。任长风更是弄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急道:“东哥,你倒是说啊!”谢文东揉着脑袋无奈道:“你没看到吗,我也正在想。”“扑!”任长风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谢文东又道:“虽然我不知道能在什么地方用到他,但他是市局长,无论我们有什么动作都离不开他的帮忙,事前吹个风,以后做起事来也方便。”
“唉!”任长风叹气,忍不住道:“东哥,你想得可真远啊。”谢文东笑道:“眼光远点,寿命也能长点。”顿一下,面容一整,若有所思道:“其实,在黑道是很累的。”开车的姜森心有感触的点点头。
回到别墅,没进屋,只见院子内外已是人满为患。门口轿车、面包车、货车快把道路堵死,空隙中站满了黑色长衣着装的汉子,之间不时还能发现夹杂着年轻女郎。一见谢文东所坐的车牌号,众人纷纷让路,站在两旁行注目礼,在无数道兴奋,好奇,还有点惧怕的目光中,轿车缓缓驶进别墅大院。院内的人也不少,只是和外面比有秩序得多,三五成群,秘密私语。见谢文东回来,急忙甩掉手中烟头,整齐站好,躬身齐声道:“东哥!”
这些人大多是从J市和他一起出来的兄弟,之间相对熟悉,虽不至于像外面那些新人惧怕他,但眼神中更多的是带有一种尊重和崇拜。谢文东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不死的,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神。在短短几年的时间,能在东北建立起一个最大的黑暗性质帮会,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下了车,任长风算是第一次领略到文东会的实力,他见过的世面也不少,但在这无数名大汉的注视下,他也有些不自在。谢文东习以为常,向众人点点头,快步走进别墅楼内。
强子走进去,责道:“你们抽了多少烟,快把房子点着了吧?!”“东哥,你可回来了!”大厅内不下三十号人纷纷起立,三眼一个箭步窜上前,眉毛挑起多高,问道:“东哥,咱们怎么办?警察这次有些过分。年底了,他们想捞点业绩我也赞同,可一声不响的连封我们好几间场子,太不给咱们面子了!老刘这个警察局长也做够了吧!?”三眼话音刚落,后面哗啦一声上前一个剃着光头的大汉,他是龙堂高级干部,唯三眼是从,赞同道:“三眼哥说得没错,警察大过年的来找茬,这口气不出,不是让其他帮会看热闹吗?以后我们还怎么混!”
“哦?”谢文东目光越过三眼,看向他背后的光头汉子,眯眼笑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光头汉子左右看了看其他人,无不向他暗抛眼色,以为在给自己鼓气,眼睛一瞪,震声道:“去市局,拆了他们的老家,让警察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哧!”不止谢文东笑了,房间里其他人无不哑然失笑,这家伙也真狂妄自大得可以,以为警察局是他自己家开的了。
光头见谢文东笑了,他摸摸光头,跟着傻笑。他笑得挺开心,三眼脸可挂不住了,老脸一红,回头给了他一巴掌,怒斥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滚一边去!”光头被打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楞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三眼。这时已有人笑出声来,特别是李爽,能糗三眼的机会他哪能放过,捂着肚子笑成一团,哈哈大笑道:“三眼哥,你……你找的手下真是个个都英才啊!”谢文东见三眼有些下不来台,挥挥手,步入正题道:“这次查我们的不是刘德欣,而是省厅的彭书林!”
“啊?”一句话,大家都楞了,李爽大笑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反而张得更大,疑声道:“那不是彭玲的老爹吗?”三眼也是奇怪,摇头道:“我们和彭书林虽然没打过什么交道,但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我们给他一个稳定的治安,他给我们一个安逸的环境,心照不宣的事嘛!这次怎么突然……”谢文东一笑,道:“不用猜了,我们想得再多,也比不上亲自去问问他强。”
“对!”姜森点头道:“通过彭玲,见他并不是难事,问问他到底想怎样。如果只是向上面装装样子,我们也就忍了,如果真想和我们一决到底,嘿嘿……”姜森怪笑一声,可一想起彭玲,他把闪着亮光的犬牙又收了回去。
谢文东瞅了瞅姜森,道:“嘿嘿什么,你要怎么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