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大哥哥不要你了呗!“金蓉越想越得意,大大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幼稚!”彭玲哼了一声,虽然这么说,不过她不得不承认,金蓉确实是一个天真迷人的女孩,身上有她不具备的活泼与纯真。金蓉像是没听见,走到她身前,装做很老道的样子,翘起脚拍拍彭玲肩膀,老气横秋道:“算了,看你挺可怜的,我就听大哥哥的话,耐耐心陪你看冰灯吧!”
彭玲虽对金蓉有种出于女人本能的排斥感,但也被她小大人的模样逗笑了,摇摇头,认真问道:“小家伙,你成年了吗?”
“你不会自己看吗?”说着,金蓉一挺胸脯,不过她的含苞未放在厚厚的羽绒服下面丝毫也显示不出来“威力”,再看彭玲修长而成熟丰满的身材,顿时泄气了,肩膀一塌,默默无语,只是不时的眼角余光在彭玲身上乱瞄。彭玲看她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金蓉像是被大人抓住偷吃糖果的孩子,一张脸顿时红成一片,不满的大声嘟嚷道:“有什么好笑的?!又哭又笑的,发羊癫疯的女人!”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彭玲心中长长一叹,无论是谁,和金蓉在一起都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魅力。难怪文东会对他如此亲热!她心情平静了一些,看着一张孩子般的小脸非要摆成一副大人的样子,突然想逗逗她,在金蓉脸上掐了一下,笑道:“我真奇怪你的父母是什么人,竟然能培养出你这样的小孩。”说完,向一旁快步走去。“别碰我!”金蓉像是被人踩到尾巴,跳起多高,只有大哥哥才能掐她的脸。她怒气冲冲的鼓着腮,张牙舞爪的向彭玲冲去。“你别跑,再敢掐我的脸我和你没完没了!”两人一前一后,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谢文东又从远处绕回来,他怎么芊判慕礁鐾源盘旁谝黄鹉?他正为解决二人之间的矛盾犯难时,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看着渐渐远去的二人,他得出一个结论,同性磁铁也是可以相互吸引的。
他抬手打个指响,暗中,人群里顿时闪出数条人影,谢文东也不说话,向二女消失的方向一仰头。这些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齐齐向他一点头,若无其事的纷纷向彭玲金蓉的方向追去。这时,谢文东才长长出了口气,没时间从正门走出去,他来到墙根,顾不上引起他人的注目,猛的一跳,手掌扒住墙头,双臂一用力,翻身跃了出去。他刚跳出来,身后唰唰两声,又飞出两条黑影,动作干脆利落。这二人一高一矮,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高的是任长风,矮个的是姜森。任长风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冰灯,觉得很新鲜,东瞧西看,长了不少见识,出来后,意犹未尽,不满的嘟囔道:“红颜祸水啊!”
谢文东一挑眉毛,任长风又道:“如果不是蓉丫头突然杀出来,或许还能多玩一会!怎么那么巧,这么多人也能碰上。”谢文东笑了笑,道:“就算蓉蓉不出现也待不下去了。”“怎么?”姜森不解,他也以为是因为巧遇金蓉,谢文东才落荒而逃的。谢文东眼睛一眯,悠悠道:“我们有几家场子被人封了。”“啥?”姜森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文东会的场子在家里让人封了?“开什么玩笑!如果警察想做样子也不用非赶到元旦这天吧!?”
“呵呵!”谢文东冷笑道:“刘德欣没这个胆量,不过,也得去问问他,毕竟他是堂堂的市局局长嘛。”
谢文东三人来到市局长家的时候,里面宾朋满座,过年了,作为一个掌控实权的局长,上门讨好,拉关系的人数不胜数,大礼小礼,加在一起何止万元。刘德欣忙里忙外,满头大汗,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疲倦之色,怀中满满的红包让他开怀。刚刚送走一个客人,迎面又来了三位黑衣人,身带肃杀之气,让他心中一寒,等定睛仔细一看,哈哈大笑,急忙上前迎道:“谢老弟,回来好几天怎么才想起到我这来。”以前,他和谢文东还以长辈自居,可现在,已经平辈而论。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刘局长的消息真是灵通啊!”“得了吧!”刘德欣挥挥手,面容一板道:“你刚回来就被人追杀,下落不明,为了找你我快把全市的警察都出动了。”谢文东叹道:“真是让刘兄费心了,看来我没一回来就上门孝敬是我的不对了。”“哎呀,咱们之间还用这样客气嘛!”刘德欣边说边将谢文东等人请到内室,把门紧紧关严。他知道谢文东无事绝不会轻易到自己家来,他们之间的事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谢文东缓缓坐下,故意为难道:“不客气怎么行?刚刚收到消息,我有五家场子让警察查封了,刘兄不会连这么大的动作都不知道吧?!”“啊?”刘德欣大吃一惊,嘴咧得老大,连鸡蛋都能轻易塞进去,他惊疑道:“竟然有这样的事,谢兄弟,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谢文东一耸肩,微微一笑,眯眼道:“可你是市局长啊!”刘德欣心中一颤,谢文东的笑容比他生气更令人觉得恐怖。“老弟,你先别急,我问问是怎么回事?”刘德欣拿起电话,快速向局里打了电话,和接电话之人秘密私语,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当他把电话挂断后,沉沉吸了口气,才缓声说道:“这次,是省厅下来的人查的。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省厅的人?”谢文东一皱眉,问道:“省厅里的谁?”“这个人你也应该认识的。”刘德欣摇头苦笑。谢文东没耐性听他拐弯抹角的,凝声问道:“到底是谁?““彭玲的父亲,省厅厅长——”刘德欣正容道,“彭书林。”
“是他?!”若是别人,谢文东还能使些手段,连哄带吓的搞定,就算对方再软硬不吃,大不了让其永远消失也不是一件难事,可对彭书林,有彭玲这层关系在,他能吗?谢文东眯着眼,默默不语。房间内鸦雀无声,寂静得让人心闷。刘德欣尴尬一笑,打个哈哈,转移话题道:“老弟,查出来想你的人是谁了吗?”谢文东一挑眉毛,道:“你知道?”
刘德欣连忙摇头,说道:“连你老弟都查不出来,我就更不用说了。我只是奇怪,在H市还有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姜森在旁接道:“刘兄还记不记得,在D区有个不小的帮会,名叫火帮。”刘德欣点头道:“当然记得。火帮是古董级帮会,老大关德麟也曾呼风唤雨好一阵子,后来让谢老弟做了,怎么?这事和他有关系?”“嗯!”姜森一笑,道:“他有个儿子叫关裴。”“现在在哪?”刘德欣老脸一沉,问道。姜森摆摆手,悠然道:“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手段解决了。”“哦!”刘德欣长叹一声,道:“看来我出不上力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谢文东突然长笑一声,道:“想出力,简单,一定会有让你出力的地方。”
车上,姜森边启动边问道:“东哥,我们去哪?”谢文东闭目平静道:“回别墅。”任长风虽对H市的情况只是一知半解,但平下里姜森没少和他介绍,知道谢文东和彭玲之间的关系,也知道彭玲是彭书林的女儿,后者更是中央委任的特派员,他搞不懂刘德欣能帮上什么忙,百思不解,随即问道:“东哥,那个局长能起到什么作用?”
谢文东指指自己的脑袋,笑而不语。任长风更是弄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急道:“东哥,你倒是说啊!”谢文东揉着脑袋无奈道:“你没看到吗,我也正在想。”“扑!”任长风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谢文东又道:“虽然我不知道能在什么地方用到他,但他是市局长,无论我们有什么动作都离不开他的帮忙,事前吹个风,以后做起事来也方便。”
“唉!”任长风叹气,忍不住道:“东哥,你想得可真远啊。”谢文东笑道:“眼光远点,寿命也能长点。”顿一下,面容一整,若有所思道:“其实,在黑道是很累的。”开车的姜森心有感触的点点头。
回到别墅,没进屋,只见院子内外已是人满为患。门口轿车、面包车、货车快把道路堵死,空隙中站满了黑色长衣着装的汉子,之间不时还能发现夹杂着年轻女郎。一见谢文东所坐的车牌号,众人纷纷让路,站在两旁行注目礼,在无数道兴奋,好奇,还有点惧怕的目光中,轿车缓缓驶进别墅大院。院内的人也不少,只是和外面比有秩序得多,三五成群,秘密私语。见谢文东回来,急忙甩掉手中烟头,整齐站好,躬身齐声道:“东哥!”
这些人大多是从J市和他一起出来的兄弟,之间相对熟悉,虽不至于像外面那些新人惧怕他,但眼神中更多的是带有一种尊重和崇拜。谢文东在他们心中就是神,不死的,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神。在短短几年的时间,能在东北建立起一个最大的黑暗性质帮会,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下了车,任长风算是第一次领略到文东会的实力,他见过的世面也不少,但在这无数名大汉的注视下,他也有些不自在。谢文东习以为常,向众人点点头,快步走进别墅楼内。
强子走进去,责道:“你们抽了多少烟,快把房子点着了吧?!”“东哥,你可回来了!”大厅内不下三十号人纷纷起立,三眼一个箭步窜上前,眉毛挑起多高,问道:“东哥,咱们怎么办?警察这次有些过分。年底了,他们想捞点业绩我也赞同,可一声不响的连封我们好几间场子,太不给咱们面子了!老刘这个警察局长也做够了吧!?”三眼话音刚落,后面哗啦一声上前一个剃着光头的大汉,他是龙堂高级干部,唯三眼是从,赞同道:“三眼哥说得没错,警察大过年的来找茬,这口气不出,不是让其他帮会看热闹吗?以后我们还怎么混!”
“哦?”谢文东目光越过三眼,看向他背后的光头汉子,眯眼笑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光头汉子左右看了看其他人,无不向他暗抛眼色,以为在给自己鼓气,眼睛一瞪,震声道:“去市局,拆了他们的老家,让警察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哧!”不止谢文东笑了,房间里其他人无不哑然失笑,这家伙也真狂妄自大得可以,以为警察局是他自己家开的了。
光头见谢文东笑了,他摸摸光头,跟着傻笑。他笑得挺开心,三眼脸可挂不住了,老脸一红,回头给了他一巴掌,怒斥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滚一边去!”光头被打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楞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三眼。这时已有人笑出声来,特别是李爽,能糗三眼的机会他哪能放过,捂着肚子笑成一团,哈哈大笑道:“三眼哥,你……你找的手下真是个个都英才啊!”谢文东见三眼有些下不来台,挥挥手,步入正题道:“这次查我们的不是刘德欣,而是省厅的彭书林!”
“啊?”一句话,大家都楞了,李爽大笑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反而张得更大,疑声道:“那不是彭玲的老爹吗?”三眼也是奇怪,摇头道:“我们和彭书林虽然没打过什么交道,但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我们给他一个稳定的治安,他给我们一个安逸的环境,心照不宣的事嘛!这次怎么突然……”谢文东一笑,道:“不用猜了,我们想得再多,也比不上亲自去问问他强。”
“对!”姜森点头道:“通过彭玲,见他并不是难事,问问他到底想怎样。如果只是向上面装装样子,我们也就忍了,如果真想和我们一决到底,嘿嘿……”姜森怪笑一声,可一想起彭玲,他把闪着亮光的犬牙又收了回去。
谢文东瞅了瞅姜森,道:“嘿嘿什么,你要怎么样?”

谢文东淡然一笑,客气道:“和彭伯父比起来还差得远呢!”他回头对姜森等人道:“你们在车里等我吧,我一会就出来。”说完,二人并肩进了别墅。别墅不远处阴暗的角落中隐藏着一位,把一切看得清楚,眼珠转了转,默不作声的悄悄溜走了。谢文东再聪明,也只不过是个人,有些事情他也有预想不到的地方,杜庭威在眼中如同棒槌,可他确实也有自己机灵的时候。
谢文东说是“一会”,但他和彭书林在房中谈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两人说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他出来时,是彭书林送到门外的,二人挥手道别。坐在车上,任长风打着呵欠问道:“东哥,你和他谈什么了,一谈就是两小时。”
谢文东一笑,道:“该谈的都谈了。”姜森疑问道:“那个叫杜庭威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那几个随从,不像是一般人呢!”谢文东点头:“确实不是一般人,那些人都是特务连的精英。”“特务连?不会吧!”姜森沉吟,他自己同样也是特务连出身的,心中多少有些惊讶,他问道:“那杜庭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调动特务连,可怕!”谢文东嘴角上挑,道:“他的身份很一般,高干家庭的公子哥,不过,他的爸爸确实很了不起,说出来,全国得有六成以上的人听说过这人的名字!”
“哧!”姜森等人同时吸了口气,凝声问道:“中央的?”谢文东点头,并未说话。“哎呀,糟糕!”姜森突然怪叫一声,忙道:“杜庭威的老头子如此厉害,我们把他儿子打得那么惨,恐怕随时会来找我们算帐啊!”任长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发笑,可看到一直稳如泰山的姜森也有焦急的时候,忍不住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面带轻蔑道:“军方的能怎样?中央的又能怎样?如果真是欺人太甚,大不了一拼罢了,打不过,我们就跑,国内待不下去就出国,就算再惨,大不了一死,碗大个疤瘌嘛!”
“我靠!”姜森用眼角上下看了看他,点头道:“你说得到轻松,真看出你是混江湖的了。”
“嘿嘿!”任长风一挺胸脯,自信满满道:“再说,谁想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凭东哥的文东会加上洪门,就算军队打来咱们也能挺一阵呢!”姜森对任长风这种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无可奈何,他还想说什么,被谢文东挥手打断,他问二人道:“你俩别争了,一句话,中央对付我们了吗?”
“哦……”姜森和任长风同时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暂时还没看出来有这样的苗头。”“这就是了,”谢文东笑道,“这说明杜庭威还是有顾忌的地方,但绝不是我们那自认为了不起的帮会,在中央眼中,真想除掉洪门和文东会,与踩死两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那他们顾忌什么?”任长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谢文东轻搓腮膀,眯眼道:“如果我没料错,十有八九是政治部的原因。”一提到政治部,任长风反而更加糊涂,眉头紧锁道:“东哥,政治部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叹道:“它的权利有多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一直没说话,默默开车的高强突然问道:“东哥,警方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查封我们的场子了?”他不关心杜庭威的靠山是谁,也不想研究政治部是何机构,只想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事。谢文东仰面而笑,道:“会,还会再查一阵子。”高强面无表情,只是眉毛抖了抖,冷道:“真是这样,我会给彭书林点苦头。”姜森无奈的揉揉太阳穴,这高强越来越像冰块了,不懂感情,难道他不知道彭书林实际上如同谢文东的岳父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谢文东马上接道:“好,强子,只要别太过分了。”他拍拍高强肩膀,细心叮嘱。
“嗯!”高强点点头,从倒车镜看眼谢文东,嘴角抽动一下,说道:“东哥我明白。”
“明白?”姜森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二人,好一会才道:“东哥,他是彭玲的老爹啊!”谢文东哈哈大笑,半晌,他笑眯眯道:“那又怎样,我说过,不管是谁,挡住我路我都会把他搬倒。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不会变!”“好!”任长风连连点头,挑起大拇指,赞道,“出来混,就要做到六亲不认!”姜森看了一圈三人,摸出烟,吸上一口,吐出个烟圈:“你们这帮人,疯了。”
谢文东会疯,连疯子都不会相信。汽车开回郊区别墅,这时聚集的帮众大多已散了,几个小时前院里院外还人满为患,现在可冷清得很。看来三眼的舌头并不比他的刀差。谢文东赞叹的点点头。黑铁打制的院门被两名大汉缓缓拉开,汽车直行而入。进了屋内,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男二女。男的是满脸赌气样的李爽,两女则是凑到一起让谢文东头痛的人,彭玲和金蓉。见他回来,房中三人只有李爽有气无力的说句:“东哥,你回来了。”
“啊!”谢文东看眼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紧盯着电视的彭玲和金蓉,心中叹了口气,问李爽道:“张哥他们人呢?”
“喝酒泡妞去了!”李爽赌气囊腮道。“哦?”谢文东笑道,“有这样的好事小爽还能不去,真是新鲜。”
李爽扬了扬脖,没说话。高强和李爽关系最熟,一看他的样子已然明白个大概,边脱掉外套边道:“一定是三眼哥没带他去,有些人,酒品太次。”“喂!”李爽本来一肚子气,被高强说个正着,老脸挂不住,拍案而起,大声喊道:“你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高强对他的虚张声势完全不放在眼中,往沙发上一坐,淡然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来吧!”
“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我这几天感冒,早把你踢成猪头了。”李爽咒骂一句,又坐了回去。真和高强打,他十有九输,这也是他之所以在高强面前“忍气吞声”的主要的原因。见任长风发呆,姜森解释道:“别奇怪,你习惯就好,吵架是他两人增进彼此感情的主要途径。”谢文东无奈摇摇头,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很少有不吵的时候。他又看向彭玲和金蓉,两人好像很默契,谁都没主动起来和他搭话,甚至至始至终也没瞥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广告联翩的电视。他走上前,自顾自的从茶几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指着电视若无其事的道:“好像它比我有吸引力得多。”
“至少它不会脚踏两条船,勾引别人。”彭玲头也没抬,语气冰冷。
“咕噜!”谢文东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挑着双眉,疑问道:“这话怎么讲?我勾引谁了?”
“我!”彭玲腾的站起身,对谢文东怒目而视。“哦……”当彭玲真一较真时,谢文东心中还真有些没底,事实上她说得不是毫无道理,他确实有理亏的地方。难道是小美和小玉的事彭玲知道?自己和彭玲认识之前只对这两姐妹动过感情。他心中暗忖,可这事又有谁会告诉彭玲呢?他眼角无意中瞥到正一脸看戏,就差没带出幸灾乐祸表情的李爽,转头看了过去。李爽明显是误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以为他指的是彭玲和金蓉之间,见他看自己,连连摆手道:“东哥,这可不是我说话,是人互相之间沟通出来的。”
谢文东暗暗一跺脚,心说要坏事,以彭玲的脾气,今天这关算是难过了。他聪明的选择沉默,这时候说什么都属无用。他往下一坐,肩膀下垂,低着脑袋,一副“我认错”的模样。见他这个样子,彭玲差点爆走,低头四下查看,希望能找到一样够硬的东西把谢文东耷拉的脑袋砸到地面以下。她怒火中烧,金蓉却是笑容满面,心中像是揣了小兔子似的,腾腾乱跳,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飞身扑进谢文东怀中,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道:“我就知道,你心中一定是有我的!”
“啊?”谢文东被她抱得莫名其妙,茫然道:“我心中一定是有你的?有你的什么?”“扑哧!”姜森和任长风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怕自己会得内伤,二人别过头,捂嘴偷笑。彭玲见谢文东和金蓉“亲密”在一起,头脑一热,双手将茶几搬了起来。离他最近的李爽急忙上前拦住她,同时不忘替谢文东解释道:“大嫂,大嫂别生气,男人都这样。”
“啪嚓!”彭玲被李爽宽大身躯挡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抡起茶几砸在他脑袋上,近一厘米厚的有机玻璃碎个稀烂,她眼角挂泪,气冲冲夺门而出。金蓉连忙起身,焦急道:“其实玲姐很不错,大哥哥,你应该去追她,我不在乎你和她……还有我……”谢文东脑中乱哄哄的,木然的看着金蓉,纹丝未动。“哎呀!大哥哥,你好笨啊!”金蓉无奈的一跺脚,跟着跑出房门,同时喊道:“玲姐,你等等我,听我说,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良久,谢文东才反应过劲来,头脑平静了一些,仰面长叹道:“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和什么,”李爽甩甩头道,“我只知道我的脑袋很硬,这么厚的玻璃砸在我头上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头不昏,眼不花的,嘿嘿!”“是吗?”高强担忧的看看李爽,往他头上一指,悠然道:“你的头很硬吗?那为什么脑袋上还立着一块玻璃,好像还在流血呢!”“不可能!”李爽半信半疑的小心摸摸额头,手心粘粘的,暗叫不好,低头一看,手心红通通的一片,顿时,他瘫软在沙发上,发出高分贝叫声:“医生!快叫医生来!”
谢文东木头一样做在椅子上,李爽倒在沙发上大呼小号,任长风摇头叹气,长叹一声道:“女人啊!”
本来以为元旦之夜可以好好狂欢一下,可李爽只能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第二日三眼等人回来时,一见李爽的衰样,无不捧腹大笑。谢文东这一宿睡得并不安宁,早晨起来眼睛红红的,洗罢一番,穿戴整齐,打算找彭玲细谈。有些事情他不想再隐瞒下去,比如金蓉,比如他和高慧美、高慧玉两姐妹之间模糊不清的关系,维持现状,他自己也有一种负罪感,也感觉很累,说出来彭玲是打是骂随她便了。谢文东着装完毕,从二楼缓缓走下来。大厅人不多,一夜的狂饮大多已醉得一塌糊涂,回各自住所呼呼大睡去了。李爽脑袋系着一圈白纱布,和姜森二人手舞足蹈的聊着什么。见他下楼,二人停止对话,起身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嗯!”谢文东点头说道:“我去找彭玲谈谈。”
“我也去!”李爽姜森异口同声道。谢文东看了看二人,淡然道:“不用了,这事还是我一个人出面的好。”正说着话,“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李爽扭头,扯脖子大声叫道:“进来!”
门一开,进来一位黑色西装的青年大汉,前向谢文东一探身,恭敬道:“东哥,外面有人找你。”“哦?”谢文东一楞,在H市谁能指名点姓的找自己?认识他的人下面兄弟也都基本认识的。李爽问道:“叫什么名?”“无名!”“我靠。”李爽气笑了,皱眉道,“你白痴啊!这年头还有没名字的人吗?”“不不……”大汉连忙解释道,“爽哥你误会了,那人说他叫‘无名’。”

金蓉意识到谢文东说错话了;纠正道:”他不是东西。”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接道:”他是东西”说来说去都是错,急得金蓉直挠头。谢文东仰面而笑,摸摸她小脑袋瓜,心中感叹,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金蓉总是能逗他开心。他扶着金蓉头发,发丝很细又光滑,软软的,如同锦缎,他问道:”快过年了,想要大哥哥送你什么礼物?”
金蓉认真的考虑起来,她抬目想了半天,才道:”要什么都可以吗?”谢文东笑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有你能说得出来,我都会给你””真的?”金蓉心里甜丝丝的,小丫头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高兴的抱住谢文东的胳膊,笑得合不拢嘴,说道:”我暂时还没想好,等以后再告诉你”谢文东脸一板,道:”过期不补”他眼神一晃,猛然间又想起什么,转头问姜森道:”李英男怎么样了?””
李英男?”姜森没听过这个名字,脸上带满疑惑。
谢文东一拍脑袋,道:”就是李根生的妹妹,和小玲一起被我们带回来的女孩。”一听女孩两字,金蓉的耳朵马上支了起来,眼睛故意看向别处,但小脑袋慢慢向谢文东这边*。”啊”姜森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他答道:”我把她安置在一楼的卧室,找医生看过,没什么大碍,只是悲伤过度加上身体虚弱,暂时昏迷而己。”他看了看表,又道:”她现在可能还在昏睡。”
谢文东叹口气,很是内疚,李根生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他没再说话,起身向一楼卧室走去。打开门,房间内一片黑暗,借着走廊灯光,隐约瞧见床上躺着的女孩,他走上前,低身将女孩凌乱的头发顺到两旁,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在他印象中,李英男的皮肤是小麦色,黑黑的,健康而活泼,反观现在,苍白得吓人,毫无血色。她睡得并不安宁,秀眉不时皱起,呼吸时缓时快。谢文东看罢,一阵阵心痛,突然,他笑,苦笑,站真身,象是对昏睡的李英男又象是对他自
己轻声说道:”做好人有什么用?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现在的社会,你不踩着别人的头就会让别人踩着你的肩膀往上爬,我不甘心平庸,那我不做坏蛋我还能做什么?好人有好报,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骗人的鬼话”他一握拳头,冷冷道:”信天不如信自己。””信自己什么?”金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谢文东身后钻了出来,看看他,又看看床上的女孩,语气不善道:”她是谁?”
谢文东阴沉的表情顿时换成一脸漠然,眯眼看着李英男,缓缓道:”她的哥哥曾经救过我!””啊?”金蓉一楞,疑问道:”大哥哥你这么厉害还用别人救吗?那救你的人一定更厉害,他在哪,我要看看他!”
谢文东眼神一黯,摇头道:”他死了。而那是我的错,所以,我有责任照顾他唯一的亲人。”虽然我是坏蛋,可惜我终究变不成畜生!他心中又默默加了一句。
他现在完全可以弃李英男而不管,但是,他却做不出来。谢文东是重情义的人,当初,金鹏救过他,也帮过他,现在,他差不多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洪门身上,这样做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对金鹏救命之恩的回报。秋凝水也救过他,而当他听说她有危险的时候,只带数人前往相救,胆量之大令人佩服,当然这也是对秋凝水情义的回报。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的人,谢文东从来没有吝音过。金蓉听他说完之后认真的点点头,背着手,人小鬼大,故意装做一副老成模样,说道:”恩!
大哥哥,于情于理,你是应该好好照顾她的。”
谢文东轻拍一下她的小脑袋,笑道:”小丫头一个,你懂什么丫!?”金容按看脑袋,味牙咧嘴道:”讨厌!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小丫头啦!”怕把李英男吵醒,谢文东连忙捂住金蓉放出高声贝的小嘴,连推带拽,把她拖出房间,临出门前,见床上的女孩一动没动,睡得很沉,他才放心的把房门关严。生气的转过头,正准备教训金蓉几句,发现自己的半根手指正不知道何时滑进她嘴里,而且后者还在瞪眼努力咬着。这时,他才感觉到专心的疼痛,连忙把手收回来,低头一看,中指上下两颗红色牙印清晰可见。他还没说话,金蓉反气嘟嘟道:”看你还敢不敢捂我嘴不让我说话了,哼哼!”谢文东哑然失笑,看来小丫头是长大了,柔弱的小兔子也长出锋利的牙齿唆。这时,姜森眉头微皱走过来,看了看金蓉,伏在谢文东耳边细语道:”东哥,刚刚接到消息,军区出来有数辆军车正往医院的方向开去,可能是有什么变故了?!”声音太小,金蓉听不清楚,菱形小嘴一撅,把头扭到一旁,大声嘟嚷道:”神秘西西的,谁稀罕啊?!”话是这么说,她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准备避让的意思。
谢文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疑问道:”军区出来的车?l去哪间医院?”姜森急道:”当然是彭书林所住的那间医院了。””恩?”谢文东一震,喃喃道:”军方去是什么意思,没道理啊。”猛然,他看向姜森,说道:”难道杜庭成的爸爸想借军方力量除去彭书林,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姜森摇头道:”不是吧?!现在彭书林开不开口都一样,杜庭成不是己经把一切都承认了。””不对!”谢文东眼珠连转,说道:”承认也是可以翻供的,只要彭书林一死,他就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了,到时,他想怎么说都可以。再说,你认为那个黄师长会帮咱们做证吗?他不是傻子,他知道明智保身的道理。”他用手指敲敲脑袋,又道:”没有时间了,得马上将彭书林送往别处,老森,你通知强子,让他按我的意思办!””恩!”姜森不敢耽搁,点头道:”明白!”谢文东一挥手,道:”直接把车准备好,我去会会军方那些家伙。”他穿上外套,向金蓉歉然一笑,道:”看来大哥哥不能陪你了,早点回家,别让爸妈担心你。”说着,他系紧大衣腰间的布带。
金蓉霎时间没了精神,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道:”大哥哥,我能陪你一起去吗?”谢文东扭头眨眼道:”你说呢?”金蓉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谢文东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问话好象管家婆啊l”说完,在一阵大笑声中,消失在门外。无意中的一句话,顿时让金蓉面容排红一片,心跳加速,过了好一会,她才平静一些,对着房门大声喊道:”我就是要做你的管家婆!”
刚喊完,外面传来,光当,一声响,接着,人声顿起,纷纷嚷嚷道:”东哥,你怎么来了?
轿车中,姜森和任长风都在扭头偷笑。谢文东揉着泛红的脑门,自语道:”这小丫头……”任长风突然认真道:”东哥,我想说两句,不是由于老爷子的原因,我一直都觉得你和小蓉很般配,甚至,比你和彭玲更般配。她毕竟是警察,而且是警察世家,和我们不是同路人,现在她或许可以忽略不计较你的身份,可谁知道以后又会是怎样呢?“
这点谢文东也考虑过,但他己陷得太深,想脱身出来又谈何容易。他摇摇头,淡淡道:”小玲是我喜欢的女人,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任长风一张嘴,还想解释什么,被姜森拉住,向他微微摇摇头。以前三眼李爽高强不也同样劝过谢文东嘛,可他根本听不进去,更别说任长风了。他叹口气,黯然摇头。感觉大腿痒痒的,他低头一瞧,姜森正在他腿上画道道,仔细一看,原来他是在写一个字,杀!任长风吓得一吐舌头,怀疑自己看错了,他木然的看向姜森,后者点点头,意思你没看错。见他要发问,姜森摇头,拍拍他肩膀。谢文东想着心事,没注意到二人的小动作,他把玩亮银火机,在手指间翻转。
他们赶到医院时,军方的大解放军车还没到,谢文东边往里走边给高强打电话,问彭书林的情况怎样。高强早己把彭书林从医院中撤走,安置到一家规模极小的医院。这间医院面积虽不大,但里面的医生和医疗设备都远胜于H市中任意一家大型医院,这是文东会投资成立的,专门为会中受伤兄弟所准备,本意是想避开警方,没想到这次却给堂堂一省厅厅长用上了。
姜森和任长风远远跟在谢文东后方,任长风再也忍不住了,碰了碰姜森,急切的小声道:”老森,到底怎么回事?你写的,杀,是什么意思?”姜森瞄了瞄前方的谢文东,细语道:”以前我就和三眼高强商议过此事,我们毕竟是黑社会,和彭玲的距离太远,一旦东哥因为她而迷失方向时,我们会……会不通过东哥的允许而直接把她除掉!””呀!”任长风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可是……”姜森打断他的话,接道:”虽然这样做未必会得到东哥的原谅,可为了帮会,没有选择。现在的文东会己经不是以前东哥中学时代的文东会了,那时,可能觉得帮会好玩,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聚在一起,一时兴起,帮会就成立了。而现在,帮会势力涉及三个省,帮众何止千百,一个错误,不知道会连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所以,帮会中谁都可以犯错,惟独东哥不可以,一旦彭玲影响到这一点我,三眼,高强等等帮众,都不会手软的,即使东哥不理解,骂我,打我,杀我,我都认了。””呼!”姜森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任长风才长长出了口气,拍拍他肩膀,羡慕道:”我终于明白文东会为什么在短短几年内会有这样得成就了。””哦?是因为什么?””不只因为东哥个人的原因,还因为有这一群真心实意,不阿谈奉承的兄弟!””阿谈奉承?”姜森喃喃一笑,感叹道:”以前或许没有,但现在人多了,也杂了,什么人也都有了。”
见他说得伤感,任长风摇头道:”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这也是件正常的事。”
谢文东挂断电话,见姜森和任长风在后面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玩笑道:”你两个家伙在后面合计什么鬼注意呢?”
姜森笑了,笑得阳光灿烂,小声叹道:”不管怎么说,有东哥在,文东会就不会变质,也值得我们大家去奋斗!”任长风心有感触的点点头,一个人的个人魅力真是一种不可估量的力量l这一翻交谈,让他和姜森的关系拉进很多,姜森把这样绝密的事情告诉他,说明真正把他当自己人来看待,这点,让任长风心中倍感温暖。二人笑呵呵的追上谢文东,姜森问道:”东哥,强子应该把彭书林送走了吧!””恩!”谢文东道:”在咱们自己的医院里,自己地方,相对来说安全一些。”
远处,传来阵阵轰鸣声。姜森摇摇头,叹道:”一听声音就知道军区的,牛车,终于到了。”果然,最先一辆军用吉普车开进医院大院,后面跟着的几辆大解放停在外面,车兜里,,蹦出六七名黄色军装的士兵。吉普车车门一开,一身戎装的黄震从车中走出来。刚一抬头,看见站在医院大门,正弯着眼睛笑眯眯的谢文东,他一楞,马上又面带微笑的迎上前,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又和谢先生见面了,真是有缘啊!”谢文东心中冷笑,说道:”呵呵,没想到黄师长也相信缘分。
可我一直不信,因为世界上最好的缘分是*自己创造的。”黄震不明白他的意思
打个哈哈,一笑而过,问道:”谢先生在这里有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