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术由北固山逃回,对哈密量说:“我只说北固山离此只有十里,可以远望焦山,特地轻骑简从,前往窥探。哪知虚实未得,反被宋军擒去两员大将。我军地理不熟,粮草又缺,情势可虑。军师有何高见?”哈密量说:“照此情势,实难久持。好在后日便是双方交战的约期,我军细软金银,昨夜均已移往大小民船,今晚可以出其不意,照殿下昨日所说,兵分两路,连夜抢渡长江,免得坐以待毙。”
兀术立命大将粘没诃率领百多条战船、二百多条民船、三万金兵,往攻宋兵焦山大营,自己在后督队。哈密童带了众将和三万多金兵、七百多条大小民船,由侧面抢渡长江,再改走龙潭、仪征的旱路,命在五更以前出动。好使宋军首尾不能兼顾。金兵全都急于北归,一个个磨刀弄箭,互相谈话,五更前把饭吃饱。兀术一声令下,金兵便分头往焦山大营进发。
韩世忠早在半夜里就把水军战船分列开来,梁红玉也早有三层炮架,后面再设强弓硬弩,外用芦席遮盖,静悄悄准备迎敌。兀术在船上,眼看相隔已近,见宋军方面全无动静。正在猜疑,忽听一声炮响,数十道五色火花,冲空直上。跟着宋兵的箭暴雨一般迎面射来,同时又有大炮打到,金将粘没河所带兵船竟被打了一个七零八落。料知不妙,连忙下令将船拨转,往西方逃走。
红玉站在战船桅楼之上,一目了然,先将桅杆上号灯升起,指点方向,一面领头击动战鼓。各船上的兵士也一起擂鼓相应,轰如雷鸣。韩世忠带领轻舟战船,照着号灯所指,分头截杀。打到天明,帅舰上红旗高起,擂鼓更急。
阮良、董-、苏德、刘宝等各领水军,分驾着百十条大“浪里钻”,都是八桨齐飞,两边分列着十名精通水性、背插钢钻腰刀的水军,远者箭射,近者跳上敌船,举刀就斫。
再不,便跳下水去,用钢钻将船穿透,使其沉水。这一阵,只杀得金兵人倒船翻,江水皆赤。金兵连淹死带被杀伤的两万多,哈密量所带金银细软,被宋军截去了一大半,并还伤了几员大将。兀术率领残军往西败逃,韩彦直、韩彦古、解元、陈桶、呼延通等伏兵突起,两下夹攻,竟将兀术残兵逼进黄天荡内。
世忠知道敌人成了瓮中之鳖,忙命众将将荡口封住,轮流把守,准备弩箭炮石,以防突围,下余将士苦战了一日夜,俱都分班歇息,然后回转大营,与梁红玉商讨犒赏三军,奏报朝廷之事。这便是宋史所载“韩世忠大败兀术于金山,妻梁氏自击梓鼓”的故事。
梁红玉见丈夫得胜回来,苏德生擒兀术女婿龙虎大王霍武,斩得番将何里闼首级。
便连先前所擒二金将,一齐斩首,号令于桅杆之上。擒获的金兵金将、战船民船,也都处置。由焦山起到黄大荡,宋军战船排成了一条长蛇阵,夜里灯火通明,照漾江波,全军将士欢声雷动。世忠更是兴高采烈,断定生擒兀术,不过数日之事。
红玉劝道:“自来骄兵必败,何况兀术那样劲敌。元帅大功未成,切不可因一时小胜,便自疏忽。我想兀术有谋有勇,万一被他漏网,他日定要卷土重来。我们一时纵敌,后患无穷,悔无及了。”世忠虽觉红玉所说有理,因兀术业已投入死地,宋军水陆两面均有防备,不会被他逃走。只传令将士多加小心,又将大营水师调了两千精锐,往黄天荡相助困敌,并未想到别的。
红玉两次劝世忠亲率水军冲入黄天荡,消灭残敌,生擒兀术。世忠均说:“兀术虽然大败,还有两万多精锐在他部下,困兽犹斗。何况我军人少,虽获大胜,也有一些伤亡。水军非步兵可比,教练不易,金兵粮将用尽,又无逃路。我军只将黄天荡困住,饿也把他饿死。此时进攻,金兵定必群起拼命,我军难免又有伤亡。就能保其必胜,也是不值。”红玉便未再劝。
兀术败进黄天荡,见宋军没有追来,却将港口遮断,心中惊疑,后才探知黄天荡湖面虽宽,却是一条死路,另有三面危崖绝壁,有进无出。
兀术忙和众王子、元帅、大将、平章等商计,去向世忠求和。并将所掠来的金珠细软和三百匹名马送与世忠,想买条路回去。跟着查点全军,只非金族,连生长北方、早已从军,并还立过功劳的汉人军校,全部搜去兵器,拘留起来,以防万一突围时,倒戈降宋,一面命人带了金银出去探路。
下书人回来说道:“韩世忠大骂:兀术狗贼把我当成什么人?除却交还中原,送回二圣,可以保得一命,别的全是做梦!”兀术因世忠坚不许和,粮草将尽,情急无奈,决计拼死突围而逃。哪知宋军防备甚严,刚到荡口,火炮弩箭便如雨点一般打来。兀术白死伤好些兵将,看出实在无法冲破,只得下令退回,部下又伤亡了好几千。
兀术正在万分忧急之际,忽然探出荡内有一条老鹤河,本与金陵秦淮河相通,只是年久淤塞,已不通行。万分绝望中,得此一线生机,自然不肯放过。一面命人驾上小舟,去向荡口外宋兵苦苦求和,将韩世忠稳住;一面命全军下手,挖掘老鹤河故道。只一晚上,便掘通了三十来里,兀术立率残军逃去。等到宋军看出虚实,兀术已快到达新城了。韩世忠得信,又急又怒,后悔无及。
岳飞这时已将手下八百健儿,连同太行山的忠义山兵共有六千久经训练的精锐将士,分为马步两队。骑兵称为“游奕军”,步兵称为“背鬼军”,分交牛皋、汤怀、岳云、张宪、岳亨、徐庆等带领。都是一正两副,每日率领全军,操演正勤。
黄机密忽然拿了周义的信来见。大意是说:“近由外回,才看到岳飞父于的信,得知经过。因见河北州郡相继失陷。山陕各地也不能保。父亲遗命虽未办完,但是形势日非,不得不从权行事。便往汤阴扫墓,看望岳母,不料相州一带已快被金兵侵占,岳母婆媳避难他往,不曾见到。事完,又往庐山去寻黄机密,得知岳母婆媳就在附近种了几亩山田,结茅而居,便同往访。留了几十两银子与岳母婆媳度用,并照父亲遗嘱,将前由奸细身上搜出来的金牌信符和一包地图文件,连同自己这些年所画山川形势的详图,托机密转交岳飞,请其为国家杀敌,建立功业。”
岳飞自到东京不久,先后曾请霍锐。施全和亲信可靠的军校,往汤阴河北一带寻访老母妻儿,已有二十多次,均未寻到下落。后来相州失陷,心中万分忧急。因岳母平日喜食豆腐,便专以豆腐下饭,并说:“豆腐豆腐,犹如见母。”常时忧念不已。闻信后,悲喜交集,大出意外。忙告张保、王横:“明日一早,带上二十名勇士,水陆并进,绕走小道,赶往庐山迎亲。如打听出周义的下落,连他也请了来。”二将去后,岳飞常和机密谈论军情,双方甚是投机。忽接朝廷诏旨,令其就近收复建康。岳飞听机密的话,本就有此打算,立率全军往攻建康。
当年四月二十五日,岳飞大败金兵于清水亭。杀伤甚多,伏尸十五六里不绝。杀了耳戴金银环的金将和万户。干户一百七十五名,生擒女真渤海汉儿军四十五名。所得盔甲、器械、粮草、马匹不计其数。建康还未攻下,忽听兀术兵败黄天荡,已快成擒。后将老鹤河故道掘通了三十里,觅地登岸,准备与建康金兵会合。
岳飞忙和机密商计,命岳云、张宪带领所部“游奕军”,外加一,些步兵,共三千三百多人,迎头猛击。岳云、张宪少年英勇,兀术新败之余,兵无斗志,宋军这两员小将所带人马又是岳军精锐,如何能敌?还未赶到建康城下,便被杀得大败,兀木几被张宪枪挑马下,知道岳飞厉害,越发胆寒,又听说岳飞正以全力收复建康,不敢再去。慌不迭逃到龙湾,又改长江水路。逃往淮西。
金兵另一主帅达赉在潍州得信,忙派贝勒塔叶带领大兵来援,兀术把黄大荡一败,引为奇耻大辱,见塔叶带有新造战船甚多,意图报仇,重又赶回镇江,和韩世忠在黄天荡前相持。
世忠上来连胜好几阵,兀术、塔叶伤亡甚多,力竭势穷,几次想和世忠当面求和。
世忠只说“还我两宫,复我疆土,则可相全”。兀术无话可答,见世忠海舟乘风使篷,往来如飞,好生忧急。对部将说:“南宋使船如马,如何是好?”正在无计可施,忽有好人贪财献计,教兀术用火攻。世忠竟被打败。
兀术虽然先败后胜,兵力损伤甚多。事出侥幸,暂时不敢再往南犯。本想在六合歇息些日,引众北归,又接建康金兵告急之信。前在临安分道撤退的金兵,听说兀术连被韩、忠、岳飞杀败,也相继赶来应援,兵力又盛。以为建康江左形胜之地,若能保有,既可进攻东南,又可控制西北(指江西襄汉和江北诸州郡),已然到手,不可失去。
岳飞闻报,便领大军往建康进发。
岳飞建立战功,业己升为江淮都统制。武功大夫。昌州防御使。正带手下三万多人马攻打建康,闻报韩世忠镇江兵败,兀术进屯六合,知其要解建康之围,想命牛皋,王贵带上一部分精锐往攻六合,截杀金兵。
黄机密说:“我军人少,朝命各路接迎人马都在途中观望,一个未来。我以孤军奋战,再若分兵,其势更孤。‘游奕’、‘背鬼’二军,此时更是不宜轻动。兀术收集各路金兵,已有二三十万之众,与上次北溃不同。此贼前在镇江连败两阵,近虽得胜,怀有戒心。我若分兵往击,胜固可喜,败则容易减退我军锐气。莫若将我全军集在一处,养足士气以逸待劳。表面看去,我军似受敌人内外夹攻,实则敌散我聚,敌虚我实。只要将军详审敌情,运用得当,兀术决非我军之敌,不知将军以为如何?”
岳飞喜道:“先生之言极是,这都是我以前身居偏裨,带兵不多,惯以轻敌陷阵,又常小胜,每次攻袭敌人,最喜执锐攻坚,以少敌众,以致虑不及此。今日带兵己多,若再积习不改,遇事不知熟计,派出去的兵将为敌所陷,因而牵动全军,减弱士气,负咎无穷了。我想照先生所说在建康城外多设旌旗营垒,灶烟不断。以为疑兵。暗将全军精锐埋伏在牛头山上,等他过时,突然拦腰猛击。建康城内的敌军以为援兵将至,屡败之余,决不敢轻易出战。我却以全军之力,乘兀术喘息未定,专攻他的虚处。另派牛皋,岳亨以所部‘游奕军’,由龙湾那面袭击回援之兵。此计若成,至少可挫敌人的锐气,甚至大获全胜都在意中呢。”
机密抚掌笑道:“将军智勇双全,料敌若神,为古名将所不及。”
岳飞谦谢了几句,又和机密众将仔细商量,命吉青、霍锐守在建康城外,虚张声势,多设疑兵,命牛皋、岳亨带领两千“游奕军”和一千步兵,埋伏龙湾附近,然后把剩余不到三万人马移往牛头山,自带汤怀、张显居中,隐伏高坡之上,指挥前军,相机而动。
王贵、傅庆和新选拔的步将陈经为左翼,徐庆、董先、施全为右翼,岳云、张宪为前锋,到时看清敌人来势,突然加以猛击。后面三路人马同时暴起,冲入敌阵。不许一人后退,违令者斩!一面派人迎着敌军来路,仔细打探虚实动静。
头一天刚刚布置停当,埋伏牛头山山腰树林之中,将营扎好。第二日早起,便听探敌的健儿回报说,兀术行军机密,极少人知,本难探出他的动静,后来遇到两个被金兵虏去、又逃出来的乡民,说起兀术昨夜传令全军,收拾辎重粮草,还要多杀牛羊犒赏三军。照着金兵平日行军以前的举动,只恐当日便要杀来等情。
岳飞知道兀术并非易与,六合离建康才六十里,照此情势,分明是恐白天赶到,金兵难免疲劳,打算稳扎稳打,一队接一队,轻悄悄从容上路。以为下弦时期,梅雨季节,大多阴沉,宋军攻城正急,决想不到金兵会大举而来。等到发觉,他已将营扎注。即使事前被宋军知道,照他那样行军,双方只一交战,后面的接应便和后浪催前浪一样,越来越多。免得和以前那样,将人马全往横里展开,表示兵多势盛,结果宋军不曾吓倒,却被宋军精锐冲破他的弱点,以致杀得大败。又欺岳飞孤军奋战,难于兼顾。若还像上次新城一样,再命勇将领兵迎击,却正中了他的圈套,非败不可。
岳飞洞烛敌好,不由笑骂:“兀术狗贼!任你多么胆大狡猾,也难逃我掌握。”又和机密众将商计,将傅庆、施全由左右两翼抽出,再调两千人马,偷袭金兵后路,夺取他的粮草辎重。算计兀术兵到,最快也在黄昏以后。传令全军将士,白日枕戈而眠,吃完早饭,各自安歇,到了申西之交,才许起身。然后饱餐战饭,准备杀敌。众将士全部摩拳擦掌,踊跃应命。到了午后,又连接两次探报,兀术果以全军赶来,相隔只有三四十里。
岳飞料出兀木恐宋军以逸待劳,上来缓缓前进,到了黄昏左近,忽改急行,准备一到便可将营扎住,明早再与城内金兵里应外合。其当头兵将,必是全军精锐无疑。宋军若不先动手,兀术尚还不致轻易出战。万一敌军先动,吉、霍二将死战不退,难免伤亡。
岳飞一念至此,忙传急令,命人飞骑往告吉青、霍锐,说金兵多半夜间才到,正好多张灯火,添设疑兵。万一金兵来攻,上来不许迎敌,先分成数小队,急速退走,一个不留。金兵知道我军攻城正急,不料扑了个空。在未知虚实以前,虽看出我军灯火旌旗全是虚设,也必心惊,误认中了诱敌之计,有些观望。等到三更左右,遥望牛头山顶发出第二次号炮火花,那连营而来的金兵已被我军切断,前队金兵必然回救。二将再将这四小队人马突然发动,由后追击。除不许先和金人交阵而外,特许便宜行事。
岳飞发令之后,天已将近黄昏,探报兀术前锋离此只有十多里,便和黄机密等幕僚部将赶往山顶,朝前一看,兀术二三十万金兵穿行于山野树林之间,暮色苍茫中,宛如一条黑龙,正朝自己这面缓缓游来。估计金兵到时,天刚黑透,主将中军扎营所在,必就在山脚不远。因恐还有遗漏,又赶往山坡埋伏之处,分别仔细查看了一回。刚回中军坐定,金兵前锋已由山前经过,连人带马都是静悄悄的,行列十分整齐。内中只有数十名轻骑往来飞驰,似在传送消息。那样多的人,竟听不到一句呼喝之声。
岳飞不禁眉头一皱,对汤怀、张显说:“兀术不去,真乃中国未来大患!看他这样来势和行军之法,连我军乘他未定之时拦腰猛击似都防到。此时攻他中部虽可得胜,但是敌人尚有一股锐气未消,我军就拿一个拼他十个,也觉不值。反不如乘他把营扎定,准备安歇,气势衰退之时,选出一千名‘背鬼军’,穿着以前夺来金兵的衣服,带上新近赶制的腰牌,乘黑夜混到金营之内,一听号炮,便在里面放火呐喊,使敌人不战自乱,再以大军三路夹击,首尾都有呼应,减少伤亡,才能期于必胜呢,这些健儿,就烦二位将军挑选去吧。”二将传令去了。
黄机密在旁笑说:“不战而胜,善用谋也;战则必胜,善用兵也,机密不才,也曾熟读兵书,周览天下形势,平居自命,并不后人,比起将军,相去远矣。”
岳飞答道:“用兵之道最重审机应变,知己知彼,丝毫疏忽不得。这次虽蒙先生提醒,先有戒备,毕竟功还未成,兀术又非弱者。是否尽如人意,还不可知呢。”
说罢,便同去歇息了个把时辰。起来闻报,金兵安营初定,前锋离城不远,相隔吉、霍二将设伏之处才得数里。跟着又有两个奉命探敌的偏校,归途遇到两个取水的金兵,当时杀了一个,生擒了一个,由山路小径绕了回来。
岳飞问知二校被金兵看破才动的手,又问:“死敌的尸首何在?”二校答说:“业已藏起。”方始点头命退。一面传令,到了三更,全军人马开往坡下,再发号炮火花,分三路冲杀。隔上顿饭光景,再将第二次号炮火花升起。随往高处观望。见金兵业已连营二三十里,远望过去,一路灯火不断。暗忖:“兀术真是将才。若非事前先有准备,照他这样声势,胜败尚难料呢。”
一晃已是三更。先是几道火花信号,流星赶月也似直上天空,隔了不多一会,山顶号炮一响,全军将士一齐出击。岳飞居中,手持长枪,一马当先。左有汤怀,右有张显,连同三千军校,直攻金兵中军大营,手起两枪,先将头两座帐篷挑起,甩出老远。汤怀、张显跟着施威,一路刀斫枪挑,锐不可当。部下三千军校又都养足锐气,均能各自为战,人人奋勇,个个当先。
金兵刚睡不久,没想到宋军突然来攻,这样厉害。彼时上阵,全仗兵强将勇,善于料敌,不在兵多。刘备为陆逊所败,苻坚为刘牢之所败,全坏在这个“多”上。因为兵数越多越难带领,能胜而不能败。遇到敌人偷袭,或是遇见劲敌勇将突来冲杀,一个抵挡不住,不管他是多少万人,决不能都涌上前,只被冲破一个紧要所在,便难免牵一发而动全身,减低了全军的斗志了。
岳飞这一支人马,金兵本就难于抵敌,岳云、张宪又由金兵空隙之处,先往中腰冲杀进来,金兵稍微挨着,不死必伤。二人先在山头遥望,看出内中一座大帐篷像是主帅所在。互相商计,意欲生擒兀术,一到便冲杀进去。不料兀术诡诈,并不在内,无意中却杀了两名最凶悍的敌将。
岳飞等也自杀到,那假扮金兵混入敌营的“背鬼军”,又在到处呐喊放火,见了金兵就杀。黑夜之间,好些地方的金兵,急切间分不出谁是敌我,互相残杀起来。宋军左右两翼同时出动,转眼便将敌人切成好几段。
前队金兵得信来援,刚往回抢,吉青、霍锐突然由后追击。后队金兵刚往前进,施全、傅庆又分左右来攻。牛皋、岳亨再一乘机偷袭,竟将大部粮草夺去。兀术得信大惊,连忙下令,一面撤退,一面迎敌。无奈连营二三十里,阵势拉得太长,全军业已混乱。
四方八面都是宋军喊杀之声,震撼山野。军心大乱,连军令也无法传布了。
兀术知道不妙,只得带了哈密蚩和身边几员勇将残兵,在乱军中夺路往淮西逃去。
这一战只杀得金兵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宋军杀死秃发垂环的金兵将校三千余名,所得马匹器械旗鼓之类以数万计,牛驴辎重为数更多。
城内金兵先见兀术援兵赶来,正在兴高采烈,准备里应外合。忽听金兵竟被宋军杀得大败,前些日派将出战,又曾尝过岳飞的厉害,哪里还敢停留?想由静安逃经六合县南,再由宣化渡江时,岳飞早已料到,大败兀术之后,便自率轻骑,前往截杀。
又将金兵杀了个落花流水,淹死江中的不计其数,城中搜抢来的财物也被夺回。等到回转建康,居民早就开城出迎。黄机密已照昨日所说,带了幕僚和少数人马先进城去。便将兵扎城外,单骑入城安民,所过之处,城中百姓各